<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楚王被救
        “我之所以会被逼到绝路,便是因为楚国势力交错的纷乱容不得一个楚国的后宫出现一个得帝王长久盛宠的女子,阴错阳差,若不是这般,我也不会偏激得只身孤影,以天凤来仪公主之名军临楚国,乱人间繁华,造杀戮无数。”唇角露出的笑容带着三分的讥讽,当初那些势力在朝堂的代表纷纷要求赐死废妃,素来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他愿意盛宠她已是稀罕事,更何况独宠?一个无心无情的男人,再如何绝色倾城的女子只怕也只是他眼中的玩物罢了。

         可是那眼中的情意却不似看待玩物。

         她仍旧还记得当年的楚长笑和云瑶华的初见。

         一个是风采翩翩的绝世佳公子,一个是一身素色独行江湖的倾城女子,都隐瞒了高贵的身份,阴错阳差的成就一段过程美妙,然而结局凄凉如深秋枝头残月的故事。

         如今两人的故事结束,她的人生却远远还未曾到达终点,然而她已然有些倦世了,若不是来仪公主的身份,只怕她早想着离开富贵荣华,隐居山野或者闹市,做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独凤飞鸟一只。

         然而有凤来仪,当顾天下。

         “这不是你的错,我天凤王朝的长公主,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国君主该奢想的。”云盛书安慰道,一句话说出,转移了云瑶华心中的注意力,顿时心情好受不少。

         帝王之家也能有温情如此的男子,为何她就不能如母后一般遇到一个既是自己心爱,也能为自己倾尽天下的男子呢?被无数人倾慕不如被一人独宠,她想一生一世都如此天真无忧的温柔下去,可是岁月不饶人,世事太弄人。当年连燕雀也不忍心射杀,任性请求父皇废除一年一度皇族狩猎的小女儿,已经不再纯粹灿漫着了。

         “我与他的恩怨且放到一边,父皇,儿臣有一意,不知可否愿听?”脑海想到部分筹谋,云瑶华微微低头沉思,想着前因后果,想着来龙去脉,想要找出一丝可行的可能,和想出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说吧,华儿。”

         “放他自由,让他回归楚国,封他楚王,赐楚地为其疆域,放言说冒犯我的首恶已诛,楚王无辜,当回归故国,以礼待之,赐婚宗室或朝中大臣之女为其王后。”

         “我要他为我,彻底折腰,以报半生蹉跎之恨。”

         ————————

         晚来风急,谢尽春景中的匆匆桃花,是谁折了枝上残梅一朵,挽在发间,生万种芳华?英豪尽折腰,只为女子眉眼间一缕惆怅,舍生忘死,再无决绝纵马江湖的豪情,只化春水一湾,妄图做了她的双瞳。

         “公主殿下,别再看花了,该到用膳的时间了。”绮月端着一碗桃花羹放在房内,看着目若秋水的女子出神的看着窗外的飞花漫天,也有些晃神,只觉得窗外的景虽然美,却也不及那倾城女子一个微颦的忧伤回眸之风情可断人肠。

         心中一叹,如今的公主娘娘虽然不复楚宫之时那般的明艳张扬艳丽逼人,可是温柔下来的她更叫人心肝都碎尽了。

         她不知道五年之前的公主为何被称为“仁心仁性”,但是却知道如今的公主虽然仁慈,却不会太过心慈手软,这也许就是在楚宫五年磨砺之后的她。

         绮月并不知道云瑶华身中蛊毒整整四年的事情。

         她觉得美貌绝色的公主是当得起世间任何一个男子的情有独钟,女子恨她,只能是纯粹的嫉妒她的好。

         云瑶华唇抿淡淡一抹微笑,拿起勺子动作优雅的吃完,一句话没说,又开始朝着窗外发愣。

         绮月轻轻一叹,端着碗走了。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风渐渐止了,云瑶华淡然的容颜忽然生出一抹顽皮,一个翻身翻出窗外,又手抓树枝,登了枝头。

         “无双哥哥,今日怎么放下繁忙事物,来看我了?”

         “想你了。”

         赢无双一副冷漠俊美的模样,可是在云瑶华面前却不自在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云瑶华笑嘻嘻的看着赢无双,一别五年,她本以为会沧海桑田,却不想旧日人依稀往日容颜风采,这让她心中好受不少,没了五年时光隔阻的生疏。

         赢无双腼腆的看着云瑶华,半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愣愣的看着她绝世倾城的容颜,着迷不已的同时又对楚长笑生无边怒意,不知为什么如此娇人儿却得不到他的珍惜,也许曾经有过痴迷,可是最后却承受不住压力想要把她交出去放弃她。

         这是将云瑶华奉为心中仙子的他难以忍受的事情。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情情爱爱的事张口就挂在嘴边。

         带着一抹笑容,云瑶华轻轻从树枝上落下,一阵清风微拂过轻纱,映着女子美玉无瑕的容颜更是仿若梦幻的神仙妃子。

         “走吧,既然来了便是客,我带你来这皇室别庄游走一番。”

         赢无双鼻音轻声发出一个嗯字,目光的柔情深藏难觉,然而却显得温润如玉,却让他不似往日里的冰冷。

         “你就不想知道平日里我不上门,今日是为什么而来?”赢无双看着她淡然冷静隐含笑意的双眸,心中担忧暗想,若是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会如何激动心急。

         “因楚国废王吗?”云瑶华平淡的略带一丝疑问,她觉得能让赢无双上门打扰她的事也只有楚长笑呢,赢无双对她的心思她知道,然而她却没有心思去回应,经历了楚长笑之后,她只觉得天下男子皆不过如此,爱与不爱也只是一线,情情爱爱的事,五年前的她狂热,五年之后的她却没有那份少女心去梦想了。

         “昨夜,一群楚国余孽,将他救走了。”赢无双也不卖关子。

         “哦。”云瑶华撩了撩头发,也不对这件事表露个态度,“这事扫兴,我倒是想在这别庄开着百花宴,请写凤都的闺秀来玩,你看如何?”

         赢无双看不懂云瑶华的用意,只能拱手低头道:“此乃小事,一切凭公主自己的意愿。”

         云瑶华却说道:“这事不说了,想去郊外踏青吗?我叫宫人备上两匹好马,别庄外三里处便是一座皇家马场。”

         赢无双心中被这个巨大的惊喜弄得开心,忍不住抬眼凝视眼前的宫装丽人,天青色的轻纱丝绸,****丰硕细腰婀娜,发鬓插着朱红色的玉簪,还有几个简单的饰品,说素净却又有七分华艳,说满身富贵色却飘逸如仙,当真是花之娇也不及美人之媚。

         这样的女子,若是她某一日眼中能看见他,便是让他死也心甘情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