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天女归
        华丽的宫殿楼阁在红花绿树之下,显得像江南水榭般清丽优雅,石凳扶梯上凤凰于飞的雕刻璀璨生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肌理生动,色泽白中有青蓝做雾色浮现。

         正好同女子艳美华丽的宫服相应得章,生出娉娉婷婷的柔美风情和秀丽无双。

         女子的容颜美得惊人,然而眼中一抹怨怼却让她显出几分沧桑,她的容颜同云瑶华竟有几分相似。

         “见过母后……离去多年,是儿臣不孝。”云瑶华分得清天凤皇后眼中的怨怼是为何,有父母在却远游的孩子,让父母担心挂念,为了所谓爱情而私奔,消失不见的孩子更让父母操心,世间的父母眼中,没有不是之儿女,是对是错,原因都在外人身上。

         云瑶华一句话,玉飞华顿时捂住嘴,眼中楚楚泪横流。

         云瑶华看得分明玉飞华眼中的情思,心中唾弃着自己当年年少轻狂,置父母不顾,让他们饱受朝臣猜疑之苦,死撑着为她留下长公主的身份,不至于因这一出皇室丑闻而被废。

         天凤王朝内世家盘根错节,皇室地位虽至高无上,却并非是绝对权倾朝野。

         当初她不在身旁,皇兄又因病离世……他们该是多么捂住彷徨?

         玉飞华眉间微颦,神色似喜似悲,柔情似水的绝色女子,此时眼中一抹苍凉划过,只叫人碎了心肠。

         她捏紧了手中的帕子,声声慢,声声泣:“你……终于回来了。”终是说不出,回来就好。

         “母后……”云瑶华一眨眼,眼睛也划下一滴泪,泣不成声,她知道错了,不该弃父母于不顾,若是她在,前朝人心可安定,不至于皇兄走了之后,父皇母后寸步难行,她在楚国后宫所经受的一切,真的是自作活该,可是该被她孝敬的父皇母后,不该如此的担忧着一个庞大王朝的未来,她的消失,皇兄的逝世,造就的是天凤王朝的人心惶惶,看似硕大的王朝,其实已经隐隐千疮百孔了起来。

         万里天光下,连绵的是万里雪色,那雪透白,却也彻骨寒冷。

         只待红尘风浪一起,便与水同做惊涛。

         这惊涛一旦拍起,便会冲垮整个王朝。

         “瑶华,我的华儿,你可知母后有多想你?”玉飞华终于是忍不住他母女天性的宽容心疼,从座上蹲下,抱着云瑶华嘤嘤而泪。

         她怎么会不知道?作为母亲,最疼的还不是自己的孩子?若是她的孩子生下来,便是没了对楚长笑的感情,可是因为孩子,她也不会如此决绝的对他。

         “母后……”又是一声低吟浅叹,泪花晶莹,顺着玉白的面庞流下。她怨自己,为何如何任性,让自己吃足苦头,还让父母牵挂。从来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虽说她也曾离家千日思故乡,却不曾有父皇母后的刻骨铭心之痛。

         “我曾让你舅舅寻遍大江南北,却不曾找到你的踪迹,却不曾想过,你竟然隐遁在楚国那偏僻小国的皇宫,你若是真心爱上那楚国国王,难道父皇母后还会拦着你吗?你父皇宠你宠得连心肝都舍得掏啊!”母女对哭许久,玉飞华才起身幽幽长叹,她也曾年少爱慕,自然懂得云瑶华那种愿意为了心上人舍弃一切的决绝心思,可是人总是会变得,经历足够多的苦难,爱也会变成恨,楚长笑从一国之主变成阶下之囚,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只是不知道她在楚国后宫到底吃了什么样的苦头,才会从原本善良的心性变成如今的冷漠狠辣。

         “母后,是孩儿错了!”听着玉飞华的哀声,云瑶华沉默片刻之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让玉飞华气得直捶她的臂膀。

         “罢了……你回来就好。”此时此刻,玉飞华的心结也算解了,“带我去看看楚国国王的囚禁之地吧,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拐了我女儿,让她爱如此之深,恨也如此之绝。”玉飞华这么说,却不怕会让云瑶华有心结,她相信自己这个被她父皇当初男儿栽培的女儿,她信女儿有这个襟胸可以撑得起命运的风雨。

         云瑶华目光一暗,把头搁在玉飞华的肩膀上,闷声闷气的说:“好的,母后。”

         玉飞华轻声一叹,她不知道华儿心中还有没有那个楚长笑,若是有,凭着她如今灭了楚国,杀了他嫡子的仇怨,也是无法在一起了。

         没有一个男人,会原谅将自己骄傲踩在地上的女人,即使这个女子容颜绝世,风华绝代,而且让他倾心不已。

         他只会折断她的臂膀,抹去她的骄傲,让她成为一个傀儡娃娃。

         云瑶华既然选择了如此的决绝,玉飞华就不可能让她回首,放下骄傲再忘却一切的让她同楚长笑在一起。

         女儿在外面受了苦,无论父母多埋怨,也要为她的难,讨回一个公道,自己都舍不得惹哭的女儿,被别人弄得伤心欲绝,她怎么不气?

         层层纱幔遮住了天凤皇后的仪容,只见华袍附身,身姿翩然,身边的宫娥装饰华美,再加上一个就不出现的云瑶华,在宫中行走之时,惹人吃惊的同时,还有不少侍卫在路过之时,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偷窥得云瑶华仿若天人之容的样貌时,瞬间忍不住屏住呼吸。

         是长风掠过天山,采了天光照射之下的雪光,做了她的玉容,千年寒潭不见底的幽深,化作了她的墨睛,唇角含笑之时的回眸多情,不知是她的风流婉约,还是他人的自作聪明,只让人觉得这绝代的人儿,眼中倒影出了他的身形。

         一行人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囚蛇院,说是院,可规模大小却不下于皇家别庄,谁说是他国囚者,但其中一人是曾经的一国国君,虽说这一国不过弹丸之大,且偏居一偶,不曾冒犯过天凤王朝,而且称臣纳贡多年不曾有过不臣之心,但是此代国主昏庸,且色迷心窍,竟诱拐了天凤王朝的当朝长公主,奔者为妾,堂堂****公主竟为一小国国王后宫之妃嫔,天凤王朝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随着云瑶华的回归,天凤王朝的众多世家暗探,也纷纷把消息传回氏族之中,虽可笑来仪公主当年的鬼迷心窍,但也有曾经倾心她的人暗探其中玄机,妄想自己是否还有机会。

         绝代的美人,从来不缺乏飞蛾扑火的追求者,可惜她心中的火焰已经燃尽,只余下一团团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