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性情大变之因
        早就得到消息的赢无双披盔戴甲,准备好妆容跪地等待着云瑶华一行人的到来,见到华美的仪舆从远处行来,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大声喊道:““常见皇后娘娘,来仪公主殿下。”

         他的部下心中琢磨着平日里这连皇上也不想见的鬼见愁竟然有这么热忱的一面,满脑子糊涂的随着他大声造势:“常见皇后娘娘,来仪公主殿下。”

         云瑶华时隔数年再见到这般情景,一刹那生出恍若隔世的失落,见赢无双一双眼睛眉目无邪的写满倾慕,兴奋得脸红,便忍不住为他多年不变的赤诚感到感谢和感动。

         可惜……

         忽然想到楚长笑,云瑶华忍不住心中一冷,才生出的几分旖旎心思,随即抛之脑后。人心的变迁她捉摸不透,如今她也难以相信别人的真诚以对,如今真诚,来日若是变了呢?

         她禁不起再一次的伤害。

         “起来吧。”淡漠的神情述说着女子的冷漠,仿佛世间再没有什么能让她动容,赢无双亮闪闪的眸子一暗,遵命的起身退居一侧。

         天人般的容颜携身的是天人般的风姿,淡色衣裙的绝色美人在微风浮动轻纱见生出了几分仙气,让人见之如梦,日思夜想多年,却从来只在梦中见到的女子而今重现,他舍不得放弃任何一次看她一眼的机会!

         “带我们去见楚国废王。”在天凤王朝中,任何国家的帝君只能称王不可称帝,既然楚国已灭,楚长笑自然只是废王一个。

         没有莺歌燕舞,没有花红柳绿,只有瑟瑟秋风携着宽大的长袍,映着男人清瘦的身材飞舞,云瑶华原以为自己会生出几分心痛不舍,或幸灾乐祸,可是到头来却只有空落的内心。

         仿佛过往恩爱皆如幻梦一般。

         心脏麻麻木木的跳动着没有了感觉,眼中却回闪过一片鲜红蔓延,她耳边听到女人疯疯癫癫的傻笑,只见一个没了双手,脸上依稀可见精致五官,却因一道鞭痕而毁的容颜的女子抱着一个七八岁孩子腐烂的尸身时哭时笑。

         这个孩子是谁?有些迟钝的转折脑袋,云瑶华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肚子,想起曾经也有一个小生命悄然入住在其中,便是思及欲狂。

         窦寇琼的孩子死了,还可以有尸身下葬,可是她的孩子死了,为什么只能是一盆血水,一堆血块?

         绝美的面容有些扭曲,她纤长细白的手捂住脸,察觉到湿意,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目。

         “母后……为什么我仇人的孩子是了还可以有墓碑,可是我的孩子死了,却只能扔了,找都找不到?”这一声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号过后,云瑶华死死看着楚长笑,“原来你还留着你嫡子的尸身,为的是什么?来日下葬么?”

         “无双,能帮我个忙吗?”她轻轻柔柔的唤了一声赢无双,唤得他心儿酥酥,满心激动。

         “任公主吩咐。”赢无双得令。

         “扒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肉拿去剁了喂鱼,骨头碾碎成粉末拿去喂狗。”云瑶华的声音凄厉。

         “公主……”赢无双大惊失色,这还是当年那个七彩湖宴会上温婉浅笑,令他一见倾心的仁心女子吗?可是从她的话你,他又感觉到她这些年来的苦难,可是失去一个孩子,就一定要毁了仇人的孩子才甘心吗?

         玉飞华也被云瑶华的一番话语惊呆,片刻之后,她深呼吸一口气,冷眼看着窦寇琼,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后,如今可怜得不能再可怜得阶下囚。

         刚才的信息量太大,她竟一时无法接受变成如今模样的女儿,可是比起女儿的转变,她更惊更怒的,是竟然有人害死她未出世的外孙。

         “这女人的确是活腻了,就照着来仪的话处理。”玉飞华沉着面孔吩咐道。

         “母后,我说的不是她,我可不想现在就要了她的性命,我说的是那个死了的小孩。”云瑶华淡淡的说着,狰狞的神色却透露了她的恨意。

         玉飞华沉默许久,忽然之间,抬起头,给了楚长笑一个隔空的巴掌。

         一丝血丝流露,云瑶华一时惊见,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母后,见她美丽的容颜带着乌青,显然是怒得深沉,恍然间想起当年她的教导,直道:“女人不为难女人,才是以柔克刚的最高妙处。”

         她不及母后一丝半缕。

         一时的冲动瞬间冷却,她柔软的目光看着赢无双,轻声问:“你说,该如何?”

         “此事因废王而起,当斩废王。”赢无双赞同了皇后的举动,刹那间也恨楚长笑恨得希望他生不如死。

         “你想死吗?”云瑶华问着楚长笑,那笑容冰冷而充满傲慢,哪有曾经楚长笑记忆里温柔高贵的模样?

         楚长笑抹去嘴角一丝血丝,并不说话,眼神冷沉寂寥。

         玉飞华娇若春水的容颜和云瑶华有七分相似,可是同为母女,玉飞华即使冷漠也优雅脱俗,清华自有,毫无云瑶华的戾气。

         曾经仁心仁性的柔软女子,此时已经被恨意埋葬在悠久的过往之中,难以寻回了。

         玉飞华冷凝着双目,也不知道想这说明,突然间握住云瑶华的手,指甲在云瑶华的手指上划出一道血珠,含入口中,顿时脸色一变。

         “尽是‘葬天清’!”玉飞华大惊失色,睿智无比的头脑迅速就想到了来龙去脉,也明白为何自己的女儿刚才会那般狠毒的要将一个死去孩童的尸骨剥皮拆骨。

         甚至楚国国灭,也是因此而起。

         葬天清,扰乱人神智心性的毒药,若是下重,可让人尽失灵智,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云瑶华此时尚未达到那种无药可救的程度,可是却也距离不远了。

         “楚后,我知你出生苗族,这药,想来是你下给我儿的吧!”无尽的威仪伴随着淡漠,玉飞华的神色极冷极冷,似寒透的冰雪,观之一观也感到彻骨寒冷。

         天凤帝后从来是温婉庄重的,却因女儿的委屈,少有的展现了凤临天下的威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