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楚后之死
    谁伤她儿,她定要谁千万倍偿还。

     如今的她,不想再失去仅剩的一个孩子了。

     窦寇琼原本还是疯疯癫癫的傻笑着,可是在玉飞华说完话之后,却垂目抬头,一片凄惨暗淡之色。

     她悔到骨子里去了。

     若不是她的嫉妒,若不是她的狠毒,当年连一只蝴蝶也舍不得伤的温软女子,不会变的比她更毒更狠,不仅灭的她的国,夺了她的荣华富贵,还杀了她唯一的孩子。

     可是悔有何用?如今……她连自己的性命也要交出去了。

     命运无常,她害死云瑶华一个孩子,云瑶华亲手杀了她一个孩子,只是云瑶华来日还能再有孩子,以天凤朝来仪公主的身份会有无数人求娶于她,可是她只是化作枯骨烂肤,血泥一堆,再也无人问津,故乡回不去,也得不到自己夫君的垂怜和歉疚……在他知道,她给云瑶华下毒之后。

     她知道,他只会怪她的狠毒,毁了他的心爱人儿,毁了他的家国,害了他的嫡子。

     搂紧怀着的孩子,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冷得她心也疼了,她没有手抚摸她的孩子。

     如果救了害死她孩子的凶手,她会死,而且这个仇再也报不了。

     到底谁欠谁,怎么说得清?

     “她不过是一个贱人而已,无媒苟合而私奔,夺了我的夫君,杀了我的孩儿,凭什么要我救她?家国已灭,我的孩儿被挫骨扬灰又如何?他已经死了,我绝不救杀了我孩儿的人!”窦寇琼凄厉的哀嚎着。她不顾不管,紧紧抱着怀中死去的孩子,似浮萍抓住烟雨中唯一的栖息之地。

     云瑶华夺了她的心上人,毁了她的家国,害死她的孩子,那她就要云瑶华这一生也疯疯癫癫,沉沦在仇恨之中,心性扭曲。

     赢无双一直沉默在一旁侯立,在云瑶华晕过去之后从玉飞华的手中揽过她,听着窦寇琼的话,眼睛却越来越阴沉,甚至生出一缕杀意。

     他想杀了当年带走云瑶华,又没将她保护好的楚长笑,更想杀死将云瑶华害到这种地步的窦寇琼,哪怕她也是一个可怜人。

     立场的不同,注定冷漠的他不会换心态为这两个人考虑。

     楚长笑早已被这个消息惊呆,不言不语,目光复杂的看着昏迷中的女子,睡颜安详,神韵温软,哪里瞧得见不久之前的阴冷狠毒?

     况且那种阴冷狠毒,在真真正正的云瑶华身上,是瞧不见的,他瞧见的云瑶华,是被他后宫女子毁掉的云瑶华。

     他爱她,但他更爱江山,所以他爱着她心疼她的同时——也恨着她。

     可是如今能恨吗?

     “将你的心头血交出去。”楚长笑神色冷漠,狭长的眉眼如江山长画,俊朗无双。

     窦寇琼看呆了一瞬,之后将手中的孩子往楼下一扔,也不管她孩子支离破碎的尸身,凄厉尖叫。

     “不!”

     “不要逼我亲自取出。”楚长笑的目光沉寂,有着无法化开的墨色,那是对命运世事的哀愁,还有一分不知为何的淡然和冷漠。

     他曾意气风发,他曾至高无上,他曾是一国之君,却因为一个女人落得如此下场。

     可是他仍旧傲骨难易,不卑不亢,然而如今他却妥协示弱了,不是为了家国,而是为了一个覆灭他家国的女人。

     云瑶华郎心似铁,可是他却舍不得记忆中那个明媚温柔的笑着的少女,他为她的倾城之貌动容,却更为她的义薄云天折腰。她未必豪气,却定然心怀天下,她未必果断决绝,却定然坚守原则,生在帝王家,却内心温柔,华美的风姿只是她的外表,坚定自我才是她令人折服的风采,是他生生毁了那个倾世红颜。

     窦寇琼眼中闪过一丝心灰意冷,面如死灰,愈发的阴沉起来,闭着眼睛,神情僵硬,一副等死的模样。

     窦寇琼在告诉楚长笑,想要心头血,就自己来取。

     她在赌,赌楚长笑心中还有她这个结发妻子,还记得被云瑶华害死的嫡子,赌云瑶华覆灭了他的家国,他对云瑶华的恨胜过爱。

     血肉纷飞,心口处的皮肉无声的开了一道口子,心脏一跳一跳,窦寇琼只觉得灵魂都要扭曲崩溃的疼痛袭来。

     最后的一样,是他含着歉疚,带着冷,再无半点温情的目光。

     原来……她这一生不过是个悲剧。

     她的身体向后倒去,楚长笑也不去搂住,只是冷漠的看着她倒下,窦寇琼只觉得眼前化作黑白一瞬,一切都变得极慢极慢,最后,她看见了被她摔得支离破碎的孩童尸体。

     那是她亲生的孩子,她是怎么忍心的?

     壁儿,下辈子,别投身在帝王家了。

     一颗朱红的血珠落入云瑶华额头,没有晕开,而是诡异的没入她的皮肤,玉飞华眼中带着些许担忧,再次划破云瑶华的指尖挤出些许血丝,含入口中检查感知。

     片刻之后,她眉头一松,轻轻笑了笑,眼中的担忧花去,再次恢复了雍容华贵的绝世风采。

     “无双,将公主抱上龚鸾,我们走。”

     楚长笑站在阁楼上遥望着渐行渐远的人群,接着低头看了自己滴着血的手,目光复杂的看着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女子。

     那时他的发妻,为他生了聪颖嫡子的发妻。

     他的嫡子死在云瑶华手上,他的发妻,也因云瑶华,被他自己亲手杀了。

     可是……他此时恨的人,只有自己了。

     玉飞华带着云瑶华回到凤鸣宫后,听到消息的云盛书匆匆赶来,前来询问前因后果,玉飞华细细将因果说来之后,云盛书怒意大发,竟欲将楚长笑斩首。

     “一个小国之主,竟也敢犯我天凤王朝的公主!”男子虽然年过四十,然而除了微白的两鬓,容颜却俊朗依旧,此时怒容之态,威仪之姿直入人心,让人心生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