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宅与拖延症
        眼看着少女走到门口问了人就要下楼,丁云干脆坐在沙发上不肯走了,“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你不要这样嘛,游泳是多么好的运动项目啊,能锻炼全身肌肉,还不像跑步什么的损伤膝盖。你放心,你今天不想下水,我也不会逼你,我们就先去看看环境。”小云很少年老成的说。

         丁云翻了白眼:“你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像哄孩子上幼儿园的家长?”

         “你听出来了呀!”小云故作惊诧,“那你还学什么倒霉孩子?快起来!”

         “可我没有泳衣。”丁云赶紧找出个靠谱的借口。

         没想到小云手一指前台:“我问过了,他们卖泳衣。”

         “没带钱。”

         “可以刷卡。”

         “卡里也没钱。”

         小云:“……”她无奈的坐到丁云身旁,痛心疾首的说,“为什么你现在变得这么拖拉?简直是,用老妈的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丁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也不反驳,直接转移话题:“我们回家吧?”

         “啥?”

         “我们已经出来两个多小时了,该回家了,睡个午觉,然后休息休息。”丁云理所当然的说。

         “两个小时怎么了?我们还有很多项目没体验呢!走啦,就当你陪我去看看游泳池怎么样行不行?其实我一直还有点跃跃欲试,想再学一学游泳的,你不觉得在水里游动,看起来很自由吗?”

         “自由个头,你看不见四面的池壁吗?”

         小云转过面无表情的盯着丁云:“游泳池虽然有池壁,可游动的心是自由的,你四周虽然看不见什么阻挡,但你早就画地为牢,把自己困成了囚徒。你到底还想不想改善了?跑步跑不了一会儿就喊累,上健美操课半节课都坚持不下来,那些器械没一个能上手的,游泳已经是最好方案了吧?又凉快又舒服,你居然连去看看都不肯!”

         噼里啪啦,稀里哗啦,丁云彷佛能亲耳听到这一轮攻防战自己输得有多丢盔卸甲,她没精打采的站起身,用极为低沉的语调说:“走吧,要去就快去,看完就回家。”

         少女冷哼:“也不知道你那十几平米的小屋里有什么,让你这么满口回家回家的,要不是我已经在你那住了两天,我都要怀疑你在家藏了个美男子了!”

         丁云懒得跟少女解释什么叫死宅,径自走到电梯旁按了电梯,和少女一起下了一层楼去健身会所内的游泳馆。

         电梯停下,一出去是个小小的休息区,还有个小店卖各种游泳装备,过了休息区里面就是更衣室淋浴室,左男右女。

         丁云两个也没带泳衣,只想进去看看,就想顺着走廊走到底,过那道门探头看一眼,谁知道刚走到男更衣室门口,一个身上只穿着四角泳裤的年轻男人正好走了出来。

         男人身高腿长,宽肩细腰,身材比例极好,走动间还能看到腹部明显的肌肉线条,少女下意识往旁边让了让,正想抬头看脸,就感觉胳膊被丁云死死抓住了。她不明所以回头看丁云,却见丁云双眼发亮,正眨也不眨的看向那个男人。

         小云心说难道她认识这人,就想再看一眼那个男人,谁知丁云察觉她的动作,竟然立刻伸出双手把她眼睛遮住了。

         “你搞什么鬼?”小云用力拉开丁云的手,不悦问道。

         丁云眼睛还盯着已经走远的男人背影,口里漫不经心回道:“未成年人非礼勿视。”

         小云:“……你自己倒是看得起劲!”

         “我成年了啊!真是太可惜了,太近不能拍照,要是眼睛上能自带相机就好了,我刚才非得拍他个几十张照片不可!”眼见着帅哥已经进了那道门,再看不见身影,丁云才意犹未尽的看向小云,“没想到他身材这么好。”

         小云嫌弃的看她一眼:“收起你那色眯眯的样子!你认识他?怎么不打招呼?”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呀!他是我们隔壁写字楼的,偶尔出去吃午饭或者去买咖啡能看见他,我们公司所有女同事都知道他。哎,对了,给你看看我偷拍的照片。”丁云说着拿出手机点开相册,“你瞧,这个侧面是不是特别迷人?”

         照片背景像是在咖啡厅,男人身穿白的发光的衬衫,姿态优雅,神情怡然,右手正好把咖啡杯举到唇边,衬衫袖口拉上去一截,让他手腕上的腕表清晰可见,正是丁云一直很喜欢的那种精英男人范儿。

         “这侧面看着有点像玄彬。”小云点评,“还蛮帅的!走,进去看他游泳。”

         丁云也顿时蠢蠢欲动,跟小云手牵手往里走,结果刚到门口就被工作人员拦住了。

         “不好意思,两位小姐,你们的体验票不包含游泳项目,如果需要办卡,请到前台办理”

         闹了个乌龙,丁云很窘:“我们没注意,谢谢啊。”拉着小云就要走,小云却不甘心,问那工作人员卖不卖票。

         工作人员说他们泳池只提供给会所的年卡会员使用,要进去必须得刷卡,于是两人只能转身回去。小云边走边撺掇丁云:“你干脆办一张年卡吧!刚才那个销售不是说还可以多送你两个月吗?而且这里有帅哥耶!还是你瞄了很久的,你都不心动吗?”

         “心动啊,可是……”

         “可是什么?不会游泳正好以这个理由去搭讪,让他教你呀!”

         丁云无语:“里面有教练的,这理由太烂了!”

         “唔,就当是试探好了,他要是叫你找教练,说明对你完全没兴趣,他要是肯指点你,不就可以认识一下了吗?又没什么损失。”

         “别出馊主意了!就我这身材还穿泳装?”丁云摇着头往外走,“回家回家。”

         “就因为你是这身材,才更要进去游泳啊!”小云拖着她不让走,两人就这么僵持在走廊里。

         丁云冷了脸:“你别逼我。”

         小云脸色也很不好看:“你现在这样,不逼着你能往前走吗?”

         然后就是互相怒瞪,两个人如同复制粘贴一样的两双眼睛胶着在一起,直到一个游泳教练路过。

         “两位美女这是迷路了吗?”教练阳光帅气,一身结实的腱子肉,说话还很幽默,“那就是女更衣室。”

         小云收回目光,转头笑容甜美的说:“帅哥教练,你们教游泳多少钱啊?”

         “是按课时收费的,你们上楼问问前台,嗯,要不要我送你们去,现在办年卡,好像还送教练课时的。”

         小云看了一眼脸色很臭的丁云,说:“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就行,谢谢帅哥。”她说完拉着丁云出去,上电梯按了一楼。

         丁云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却并没有说话,两人沉默着下楼出电梯,又出了这栋楼往住处的方向走。

         “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求其下,必败。”走着走着,小云忽然开口,“你自己说,你想要什么吧?”

         “我回去就少吃,晚上还跑步,行不行?”丁云也知道小云的意思,就缓和了语气保证。

         “空口无凭,就你现在这一点意志力都没有的样子,叫我怎么相信你?其实你死活不肯办卡,就是怕你坚持不下来白花钱吧?”

         丁云开始找借口:“你刚才也伸头看到了,泳池里人不少啊,这能运动得开吗?而且这里离家里还有十分钟路程,我怕我一想这段路就不想过来了。”

         少女冲天翻了个大白眼:“十分钟路你都不想走,你跟我说你晚上出去跑步?丁云,你要是这样,我也没话好说,你自己就想在泥潭里呆着,我人小力弱拉不动你,你随便吧!”她说完就气呼呼走到前面公交车站的椅子上坐下了。

         又一次无言以对,丁云默默跟过去坐下,然后嗷的一声又跳起来:“这椅子这么烫,你坐这儿干嘛?有话回家再说。”硬拖着小云回了住处。

         小云情绪很不好,进房就发脾气:“回家回家回家,你这也能叫家?什么时候你自己买了房子,装修的和梦想中一样,你再说回家吧!就这么个地方,有什么让你念念不忘的?”

         “你那时候还不流行‘宅’吧。”丁云默默打开电脑,把宅女这个词条找出来给小云看,“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大二大三?总之就是互联网发展的特别迅猛那几年,我就开始不愿意出门了,发展到现在,除了正常上班,我只要出门超过两个小时就开始想回家,三个小时就有点焦急,无论在哪里,心里都只想着一件事:回家。”

         其实丁云也知道这一点并不太好,这让她的社交圈越来越窄,整个人活的越来越封闭,也越来越没有进取心。

         “回家干什么呢?”小云不理解,皱眉问,“就算是和朋友聚会聊得很开心,你也会这样?”

         丁云点头:“会忍不住看时间,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提出今天先这样散了吧……”

         “好,那现在如你意回来了,你跟我说说你回来以后都想做什么?”小云抱着胳膊问。

         “我说了你别骂我。”丁云面对小云已经有点怂了,“我一般是先玩手机游戏,把最近几个在玩的玩过了,就去刷微博,微博是近几年兴起的一种社交媒体,一会儿我给你看;刷完微博可能会顺手刷个朋友圈,啊,朋友圈也是近几年流行的,就是我给你找李秋实照片时看的那个东西;再然后我会用ipad找本周刚更新的各种综艺,看完就差不多很晚了吧……”

         她说完小云倒是没发动攻击,而是真的让丁云演示了一遍怎么玩微博和微信,丁云在演示的过程中,心里突然产生了点坏念头,干脆把当代移动互联网的迷人之处全都向小云展示了一遍,想看看她会怎么样。

         然后小云就也沉迷到了掌上终端之中。

         终于获得大半个下午清净的丁云悄悄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7点了,小云居然都没想着催她去慢跑,她暗自窃喜,用手机订了个外卖。

         却没想到她刚订完外卖,小云就转过头对她说:“我总算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了,原来你这是一种病,叫拖延症。”

         为什么小魔女这么快就清醒了过来!!!丁云捂着胸口无声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