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撩啊撩
        一连三天,丁云脑子里翻来覆去只想一件事:他们这种性质的公司,到底怎么样做新媒体运营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她自己写了三个开头又都被自己否了,加上周二来面试的那个策划据说很不错,今天下午就要来见江总,丁云就更着急了。周二晚上连学习都很难专心,做运动也没能带来集中精神的效果,周三早上起来,脑门立时拱出来一个痘痘。

         眼看着时间已近中午,她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丁云不由得长叹一声,站起身去茶水间倒了杯咖啡回来,刚坐下,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

         丁云百无聊赖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易行远发来的微信,而且内容居然是邀请她中午一起吃午饭!!!丁云立刻满血复活,回了一句:[好啊,不过吃什么?我刚刚为这个烦恼半天了!]

         [吃广东菜怎么样?禾夏对面开了一家正宗广式餐厅,我去过一次,各种广式小点心都不错。]

         [o(n_n)o好的]

         中午有了约,丁云顿时就充满了力量,先把方案计划放到一边,写了一篇推送,写完正好12点下班。

         她哼着歌去卫生间补了下妆,提着手包下楼,到两人约好的地方站定,刚打量了半圈,就看到了大步向她走来的易行远。

         易行远仍旧是白衬衫黑西裤——银行工服就这样,可同样的工服,易行远穿起来总是格外英俊潇洒,就连挽起袖子露出半截手臂都让人觉得性感!

         丁云笑眯眯的挥手致意,等易行远走到近前,就说:“哇,你这样走过来,看到的女生都要羡慕死我啦!肯定以为你有女朋友了!彷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听见了心碎的声音,你还笑得这么开心?”易行远一边示意丁云跟他走,一边笑着反问。

         “反正不是我心碎。”丁云两只眼睛都笑弯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其实我们公司很多女同事都留意过你。”

         易行远挑眉:“是吗?”看丁云点头,又问,“包括你吗?”

         ……小哥挺会撩啊!不过没事,她脸皮厚,“包括啊!你没发现我们第一次见面一起喝咖啡我特别害羞么?”

         “本来没发现,不过你现在一说……”易行远侧头看看丁云,“确实是比现在内敛很多啊。”

         噗!帅哥你这用词和我的差很多啊!是说我现在太奔放了吗?啊!果然还是要装得矜持一点才好,可是现在再装回去是不是晚了?

         她心里发弹幕一样发了这么一长串字符,脸上也相应随之变换表情,看得易行远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不用紧张,其实这样挺好的,我喜欢真性情的人。”

         喜欢……真……性情……的……人,你先等等,我捋一捋,你喜欢的是真性情?还是人换言之我啊?丁云眼睛一瞬间瞪圆了,觉得这种时刻自己就应该不要大意的反撩回去,可是她竟然没词儿了!没词儿了!

         于是她只能无厘头的说:“呵呵,我叫不紧张。”

         易行远脸上笑容又再扩大,并且很自然的转移话题:“我没带钱包,所以中午你请客好不好?”

         “好啊。”丁云没当回事,还想亡羊补牢的撩一把,“现在我可是整个cbd写字楼年轻姑娘们最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请个客算什么?”

         易行远开玩笑:“我怎么有种出卖了色/相的感觉?”

         丁云立刻往外迈了一步,双手抱胸:“你不要乱讲啊,我可什么都还没做呐!”

         “什么都还?”易行远重复,“这么说,你打算做什么了?”

         丁云双手上移捂脸做娇羞状:“没有啦……”逗得易行远又笑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互相调戏着到了餐厅,易行远提前订了位,所以两人不用等,就在一个靠着落地窗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商量着点好菜之后,服务员离开,丁云给易行远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柠檬水,问:“今天不忙吗?怎么想起找我吃饭了?”

         易行远笑道:“为了让你听心碎的声音啊!”他嘴里开着玩笑,手却伸到裤袋里拿出了钱包打开,“喏,运气不错,弄到了两张。”

         丁云本来还开玩笑说:“你不是说没带钱包么?”接着看到他拿出来的东西,顿时惊叫出声,“天啊!我没看错么?是周杰伦演唱会门票?”

         易行远笑着递给她:“是的。别人送我同事的,他自己不喜欢周杰伦,本来想转送给客户,但又不是vip的票,拿不出手,正好听见我问,就给我了。”

         “给你了?”丁云看见上面写的票价880,有点不相信,“你别骗我啊,你花了多少钱告诉我,我支付宝转给你。”

         “真的,骗你干嘛?我也算是学生党,哪会打肿脸充胖子?其实是我以前帮过他一个小忙,所以他非得要送给我,这样也好,免得他总觉得欠我人情。”

         “这样也不好吧。他是不欠你人情了,我欠的好大啊……”丁云拿起手机,“我还是把钱转给你吧。”

         易行远听她这样一说,立刻伸手把票抽了回去,“你要这样,票就不给你了。其实你没欠我人情啊,不是说好了今天你请客么?”

         “可是一顿午饭才多少钱啊?”丁云还是觉得过意不去。

         “那你可以多请我几顿,反正我两个月之后才走呢。”

         咦?他这是给他自己创造机会,还是给我创造机会啊?丁云荡漾了一下下,立刻恢复理智:“那也不好吧……”

         “你放心,不到2000块,我一个月就能吃出来。”

         丁云:“……”

         帅哥这么接地气真的好吗?嗯,好像还有点萌啊?“那……好吧。”反正她是不介意经常跟小鲜肉一起吃个饭的,“那就说好了呀,到吃饭时间我会叫你的。”

         易行远看她当真了,不由失笑:“也不用吧,天天让人心碎不好。”

         “谁说不好!我觉得就很好!这样她们就更会把我当成你女朋友,不敢接近你了。”丁云说着还故意露出了阴险的笑。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丁云嘿嘿笑了两声:“哎,不过这件事你要帮我保密哦,我要到周六那天直接拉她去现场,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啊,你们玩的开心点。”

         怎么会不开心?想到小云到了现场会有的表现,丁云简直迫不及待。就是她自己也非常兴奋,喜欢了周杰伦这么多年,终于能够去到现场听他的演唱会,多么幸福啊!还是和17岁的自己,圆了少女时的梦。对她而言,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普通的演唱会。

         可惜这些不能和易行远分享,她只能在心里默默感激他,然后按捺着这份激动,随便找别的话题聊,于是聊着聊着就谈到了工作。

         “……现在真有点后悔我为什么自讨苦吃去跟领导说这个,现在我没方案也得硬找到方案,不然下一个被开的就是我了。”

         “那你自己毙掉那三个方案都是什么样的?”

         “我的方案都是放弃官博的节操,一路奔放着去了远方……,我们老板肯定不会同意的。”

         易行远冷静问道:“那你为什么想这样做呢?具体怎么操作?”

         “我一开始的想法是要真正的建立公司品牌形象,可是这两天我仔细思考过后,发现我们这样一个市场份额不高、在垄断企业巨大阴影下求生存的小企业,根本做不来这么高大上的事,也不是我一个人拍拍脑袋就行的!”

         说到这里,正好服务员来上菜,丁云就停下来喝了口水,等服务员走了,又继续说:“我们这种公司现阶段的目标,其实还真跟我老板想的差不多,就是先扩大知名度,增加下载量和粉丝数。但是据我观察分析,通过抽奖活动得来的粉丝太浮了,分分钟就会取关,在新媒体时代,要想留住粉丝、赢得忠实用户,靠的还得是过硬的内容。”

         她说着拿起手机打开自己公司的公众号,“你看,我们微信上的粉丝互动就比微博好得多,这一方面是微信用户和微博用户本身存在群体差异,另一方面,通过游戏绑定微信更方便,当初我们也特意做过绑定送双倍积分卡的活动,所以公众号的粉丝更多,且基本都是我们的游戏用户,对我们的活动比较了解,参与度和忠诚度都高。

         “微博呢,当初做的时候就是跟风,发的内容都是很呆板的新闻动态和游戏更新通知,还有公众号推送的内容。可以说从开始设立官博起,都没有有针对性的做过任何一项工作。而微博运营,本身和公众号运营就是非常不同的两件事。

         “比如我们公众号的粉丝有很多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这也是我们游戏用户群体中占比比较大的年龄段,但却和微博粉丝几乎没有重合度,所以同样的内容发出去,冰火两重天的结局是注定了的。甚至我最近尝试的段子风推送写法,因为有一些太过网络化的语言,还被这些粉丝留言批评过。”

         “所以你的方案是微博和微信两套画风?微博内容单独制作?”

         丁云点头:“对!如果说微信是加强与现有用户之间的联系,维护住忠实用户,那么微博就应该向挖掘新用户的方向走。对于微博用户群体来说,他们不喜欢一成不变的官样文章,喜欢的是创意和新奇,所以如果想在微博杀出一条路来,又不舍得投入太多的话,就得各种无节操无底线。”

         说完这句,她看易行远眉头动了动,忙又解释:“不是那种无节操无底线,而是……,我这么举例吧,比如现在的热点事件是大家都在吐槽里约奥运的准备情况,那我就可以转发一下营销号的微博,发一个类似于‘里约大冒险不如在家斗地主’的话题,顺便说一下游戏有什么新活动,我只是举个例子哈,这样其实还是太简单,不够套路,但大体是这么个思路。”

         “哦,我明白了,就是用力刷存在感。”易行远帮她总结。

         丁云竖起大拇指:“就是这样!自己造话题,自己蹭热度,卖萌搞笑样样不能少,但是这样一来,作为一个公司的官博,肯定风格就不是我们老板能接受的了。”

         “我倒觉得你这个想法不错。其实之前我有个朋友还写过这方面的论文,特意做过调查,他跟我说,连联合国的官方微博都在走亲民化路线,微博的亲民路线,其实就是卖萌搞笑、泛娱乐化。而且不只是你们公司这样规模的,就连一些大企业也都在往这个方向走,我觉得你可以找一些案例作为佐证,给你们老板参考。”

         丁云想了想江总的性格,摇头:“估计他还是很难接受。”

         易行远说道:“那就是他的问题了,不能顺应时代,就要被时代淘汰。你做了你该做的就好。”

         “你说得对!”丁云眼睛一亮,“我真是一不小心想太多了,公司又不是我的,我真不必呕心沥血想这么多,反正方案我有了,他要不乐意就算了,我尽力做好我的,看着不好就跳槽呗。”

         易行远笑道:“就是这样。不过不要等看着不好了再跳,那就有点晚了。”

         “呃,我们这种不是学经济的,看不出走势啊,只能猜一猜蒙一蒙。”

         “这不用学经济,每月营收你们不公布吗?”

         “我们又不是上市公司……,为什么会公布?”

         易行远扶额失笑:“不好意思,我忘了。不公布的话,可以跟业务部门打好关系,旁敲侧击了解一下。”

         “还是算了吧,太麻烦,我等考出来n2,就立刻四处撒网。”

         丁云说这话的时候还握了握拳,感觉一顿饭没吃完,浑身已经充满了力量,果然跟好看又智商高的人吃饭就是不同,像充了个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