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道歉与体谅
        丁云说着这些话,脸上神情渐渐变得难过起来,她却又竭力克制,不想让自己表现出来,所以最后就转了头,目光看向里面正在随着音乐旋转的多彩木马,也不再说话了。

         少女看到她竭力隐忍的难过,一瞬间感同身受,似乎丁云经历过的那些痛苦,她也同时感受到了,小云不由红了眼眶,微低头,有些不自在的说:“我玩的挺开心的啊……你也没有很差劲啊,不是已经在努力了嘛。我,我也有不对啦,不应该不清楚状况就乱讲话……”

         她一边说一边悄悄偷瞄丁云,见丁云还是神情郁郁不说话,就又说:“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们隔了十年时光,肯定会发生很多事,我其实没资格质疑你的决定,对不起啊。”

         这个自尊心超强又嘴硬的少女居然道歉了!丁云努力维持表情不变,心里却已经惊讶得乐开了花——呃,惊讶着乐开了花?管她呢,反正现在少女服软了,不趁机报一下这段时间被她嘴炮的仇,她就不是丁云!

         “可我真的活得很失败,背离理想、随波逐流,要不是你骂醒了我,我现在还沾沾自喜呢。”丁云忽然影后附体,轻叹着说道。

         小云忙说:“也没有啊!你起码自立自强,没有靠父母活着了啊!而且你自己还是有进取心的,只是一时懒惰而已。嗯,我有时候说话也有点过,因为想到你就是我,就没了顾忌,如果伤害到你,那,那我跟你说一声抱歉。”

         丁云还是一副难过的神色:“无所谓了,我知道自己很失败……”

         “你干嘛这样啊!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少女受不了丁云这样子,跟着排队队伍往前走的同时,还跺着脚问她。

         丁云垂着眼摇头,要死不活的,少女想了想,正好前面又站定了排队,她就转过头来认真说道:“好啦,我知道错了,不会再插手你和老妈的事,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我领你的情,什么也不管,就开开心心的玩这一天。还有,丁云,谢谢你的心意。”

         丁云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少女,两只都有点不自在,对视一会儿后,一起笑了出来。

         “今天真的玩的很开心吗?”丁云问。

         少女点头:“是啊,很开心,云霄飞车虽然很可怕,但也很爽很刺激,如果可以,真的想再坐一次呢!”

         兔子轻易的进了套,丁云立刻说:“想玩就去啊!”

         少女晃晃手里的门票:“不行啊,已经打过洞了,不能再玩了。”

         丁云笑得无比慈爱并把自己的门票递了过去:“没关系,我的还没打,一会儿坐完木马,我陪你去排队。”

         “……”小云看着递到面前的门票,脸上神情顿时僵硬了起来,并干笑着往回推,“不用了,再去排云霄飞车就太晚了吧?我们还要去坐摩天轮看风景呢!”

         “不急,我们可以晚点上去看夜景,反正晚上8点之前出园就可以。去吧,我知道你喜欢,来一次就玩个尽兴嘛!我现在是真的恐高,上去会眩晕呕吐,否则我先前就跟你们去了。其实不能玩我真挺遗憾的,如果你替我去玩一次,我就也满足了这个小愿望,多好啊!”

         丁云眼神殷切,充满期待,小云的脸色却一变再变,似乎颇为纠结,正在这时,队伍又再移动,她就僵着脸说:“等会再说吧,先排这个。”然后立刻转回去跟着往前走。

         丁云捂着脸偷笑了好一会儿,等终于排到上木马,更是嘻嘻哈哈跟少女说笑不停,半分郁郁都没有了。

         少女看见丁云笑得开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她也很喜欢坐在木马上转圈,所以转了一圈儿就把这个怀疑忘了,还因为不满旋转木马配的音乐,自己唱起了周杰伦的《简单爱》,并伸开双手做飞翔状。

         中二而活在自己世界的少女其实蛮可爱,丁云好笑的看着她,也随她哼起了歌:“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可惜很快旋转木马就停了下来,一老、一真少女依依不舍的下来,暗搓搓商议有没有可能再上去坐一次。

         “丁云。”

         正商量的热火朝天,外面却忽然有人叫她的名字,丁云抬头一看,易行远正在外面招手,“哇,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唉,走吧,出去吧。”

         少女惋惜的跟着丁云出去,一起走到易行远跟前。

         “我给你们拍了照。”

         易行远笑着把相机屏幕送到她们面前,屏幕正中的少女张开双臂,墨镜挂在额头上,脸上的笑容纯真热烈,双眼弯弯如同月牙儿,嘴唇俏皮的撅起,十足可爱。在她身旁不远处,丁云手扶在白马脖子上,脸上也洋溢着欢快的笑,两人五官如出一辙,画面美好的,让大小两只丁云一起惊叹出声。

         “我长得真好看。”

         “你拍得真好看。”

         说完互相对看一眼,发现对方眼里都带着嫌弃,大的显然是嫌弃小的自恋,小的则嫌弃大的恭维易行远。

         丁云当然知道小云想什么,所以她立即面带笑容对易行远说:“回去发给我原片啊!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小、悠然说要再去玩一次云霄飞车,我正打算先陪她去,过会儿再去摩天轮呢!”

         易行远讶异:“是吗?还可以去?”

         “对啊,我的票没打孔!”丁云扬了扬手里的票。

         少女已经僵了脸说:“呵呵,没事的,不去了,太晚了,我们还是去玩摩天轮吧!”

         “不晚不晚,这才几点,现在云霄飞车应该不怎么排队了,走吧。”丁云说完看少女不想动,又很阴险的加了一句,“你不会是害怕了,不想再玩了吧?”

         “没有啊!”少女习惯性嘴硬,“我不想叫你们等嘛!”

         丁云就看了一眼易行远,易行远笑道:“既然还能玩一次,你就去吧,玩就要尽兴,我们在下面等你。”

         丁云立刻跟上:“是啊,你刚刚不是说很刺激很好玩,很想再去一次么?既然来了,就玩到尽兴。不过你要是怕了就算了。”

         最后这句话立刻让少女脑袋一热,夺过丁云手中的票就率先往云霄飞车那里走,“谁怕了!既然不着急,就去再玩一次。”

         丁云跟在她后面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易行远走在她旁边,一直侧脸看她,丁云发现易行远看自己,想忍笑,却怎么也忍不住,就冲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易行远摇摇头,也笑起来,却并不多话。

         三人绕了半圈才找到云霄飞车,巧的是,他们赶上了最后一波出发……。

         “哇!真是太幸运了,再晚来一点,就玩不成了呢!”丁云幸灾乐祸的说。

         小云这会儿也反过味来是上了丁云的套,可她死要面子,不可能临阵退缩,只能挂着狰狞的笑打票进去,心里想着回去以后怎么奴役丁云扳回这一局。

         眼看着小云坐上车扣好了安全带,再笑不出来,丁云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有这么高兴吗?你们姐妹俩还真奇怪。”易行远趴在栏杆上,笑着问丁云。

         丁云擦擦笑出来的眼泪,说:“不奇怪呀,相差十岁,我看不惯她,她看不惯我,一起住了半个月,早就想拿刀互砍了呀!”

         她一时得意忘形,忘了身边这位是她花了力气打算深撩的小鲜肉,说完这句才发现语言风格太奔放还特么暴露了自己年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死,所以说两分钟内撤回的功能到底能不能研发出来?!

         后悔万分的丁云也不敢看易行远,只把眼睛定在将要启动的飞车上,易行远倒像是没发觉什么异常一样的笑道:“倒也是!现在的小孩儿想什么,我也搞不太懂,总感觉代沟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这边说着话,那边飞车缓缓启动,丁云松了口气,心说总算可以把这话茬揭过去了,就说:“她其实上一次玩过已经有点害怕了,这次偏还嘴硬,她嘴硬我就要成全她呀……”

         话没说完,尖叫声已经响彻云霄,丁云再次大笑出声,易行远抬头仰望着在轨道上极速穿梭的飞车,给小云在心里点了根蜡。

         等丁云笑够了,发觉自己淑女形象已经毁成一地渣渣后,她也就放弃了矜持路线,开始和易行远闲聊。

         “你明年毕业,是不是该准备论文了?还是说中期答辩已经结束了?”

         易行远回道:“嗯,月初已经中期答辩结束了。”

         “那实习什么时候结束?”

         “我打算9月底回学校。”

         “哇,那你也挺忙的,实习经常加班不说,论文也要准备起来了吧?”丁云嘴上还镇定的说着这些,心里已经在想,卧槽?9月底就走?那她岂不是只剩一个多月可以欣赏兼撩帅哥了?悲痛欲绝!

         易行远眼睛还望着上面尖叫连连的游客,并不知道花痴他的丁云心里正默默垂泪,只随意回道:“还好,因为中期答辩过后,基本的思路和框架都出来了,只要花一定时间找资料写就行。而且我的论文题目和银行信贷也有关联,我现在的实习对论文有很大帮助。”

         “唔,那你研究生毕业后,是要工作还是读博?会留在帝都吗?”

         “我父母希望我读博。”

         丁云秒懂:“你自己不想。”

         “对。”易行远笑起来,目光也转到了丁云身上,“我其实并不喜欢做研究工作纸面文章,我希望参与到具体的经济行为中去,换句话说,我想去做具体工作。”

         “那就去啊!做人就是要做自己才好。”丁云理所当然的说。

         易行远拨开额前散落的头发,轻轻点头说:“是啊,做自己。其实……我不愿意读博,还因为我父母把学位当成一种资历,觉得资历越高,起点也越高,人身上的光环也越大,这并没有错,但我不喜欢这种想法。”

         这种比较涉及家人和内心的信息,易行远本来是没有跟外人描述的习惯的,何况他和丁云认识的时间很短,这才是第一次一起出来玩。可是很奇怪的,他有了一种倾诉*,也许,是因为丁云真诚的赞同和理解吧。

         “我明白。其实别说是两代人,就是一代人,比如,我和我表妹吧,我们也有很多时候不能相互理解,我们有不同的追求,对生活目标或者说理想有不同的定位,没办法达成统一,却也没必要对对方横加干涉。可惜的是,长辈往往没有这种求同存异的想法,也并不觉得我们的意见值得被尊重,他们只想着他们的权威和意愿不被冒犯。”

         丁云原本只是就事论事,可是说着说着,她自己的经历就浮上来,让她不由自主在话语里带上了自己的情绪。

         易行远本来想说他父母还好,并没有非得要他听从他们的意见,也尊重他自己的想法,但他随即很敏锐的发现丁云最后诉说的是她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吞回了本来要说的话,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丁云的肩膀。

         “不要难过,像你说的,做自己,他们总有一天能理解的。”

         丁云先是诧异,继而觉得温暖,还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难过了,其实习惯了。呃,你刚刚去玩了什么?怎么那么快?”

         她转移话题的技巧是如此生硬,易行远却并没有拆穿,还顺着她笑道:“就是大转盘,有些人排队却不敢上去,我就被让到了前面,回来时正好看到你们玩旋转木马玩的开心,就给你们抢拍了几张照片。”

         “唔,还有其他的吗?给我看看。”

         两人翻看着照片,指指点点的说笑着,不知不觉就等回来了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丁小云。

         “咦?下来了?好玩吗?哈哈哈。”

         小云往栏杆上一靠,直勾勾看着丁云,眼睛里有两个字在不停刷屏: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