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父母的矛盾
        事后回想起来,丁云只能说自己实在是太怂了,怎么就没趁机调戏一句?可是她也对自己没办法,那一刻她有点动心,立刻就没了平时自由奔放的架势,恨不得缩回壳里不叫人看到自己的心动。

         而且她当时为毛心动啊?人家小鲜肉只是顺口安慰她而已,真是的,暧昧程度还不如昨天互撩呢!都怪他长太帅了,也怪自己说顺了嘴,把自己剖析的太干净明白,有一种不合时宜的坦诚相待,反正种种因素之下,一时脑抽而已!

         丁云把手机wifi关掉,开始心不在焉的工作,今天江总不在公司,那份方案他还不知道看没看见呢,所以丁云也没什么要紧的工作,就这样一边应付工作一边还在回想中午她跟易行远的对话,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老爸,他这时候打电话干嘛?丁云拿着手机走出去接听:“喂,爸。”

         “云云,给你发微信怎么不回?上班忙呢?”

         “啊,还行,我手机可能没联网,怎么了,老爸?”

         电话那边的丁志明长叹一声:“上次你妈去看你,你们怎么谈的啊?她回来很不对劲啊。”

         “啊,我不是微信里跟你说了吗?她被我说服,肯支持我不逼我了,她回去又怎么了?不会跟你哭了吧?”

         “那倒没有。可是她背着我去报了高考辅导班,你说你妈是不是疯了?她现在就早上出去锻炼,晚上叫我自己出去溜达,结果我昨天早回家了一点,发现你妈居然在家做高中数学题!”

         咦?老妈这是听进去了她的劝?行啊,韩月琴同志,很有行动力嘛!丁云立刻就说:“这是好事啊!说明我妈还追求进步,您怎么还不高兴?”

         “我高兴什么啊?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居然说她明年要参加高考,你说你妈……,是不是你不让她管,她受了刺激啊?一大把年纪了,瞎折腾什么?让不让人笑话?”

         听到这儿,丁云有点不乐意了,“爸,你怎么这么说话?这有什么让人笑话的?她又不是不干正事,她努力学习提升自己还不行啊?”

         丁志明语气很急:“谁不让她学习了?我早跟她说过,让她去学个毛笔字学个画画乐器什么的都好,可她都不愿意去,整天就跟着那些跳广场舞的妇女们在一起,学的跟他们一样攀比。”

         “那她不喜欢学那些,现在想学别的,不跟爱攀比的大妈们在一起了,不是正好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通?等会儿,你妈是不是先跟你说了?”

         丁云沉默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高考这事,其实是我提的。你也知道我妈一直很憧憬做翻译,她现在虽然来不及从事口译,可是笔译还是来得及的啊!”

         “胡闹!我说她怎么那么容易就让你哄回来了,自己惹的祸自己平,你现在就打电话劝她放弃!”

         “我不。”丁云有点生气了,“爸,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学什么不是学?毛笔画画就没问题、就不让人笑话,她想学高中课程、参加高考就是瞎折腾,这都哪来的道理啊?”

         “你这孩子,都让你妈惯坏了!跟她一样异想天开。也不想想你妈多大岁数了?五十好几了,退休了,就该养养花种种草颐养天年,谁没事点灯熬油的看书要参加高考?人就跟瓜果蔬菜一样,要当时应季,那高考是老年人该做的事吗?别说她瞎耽误工夫考不上,就是考上了,她还真去读?这不是浪费国家资源吗?”

         这套话丁云最不愿意听,什么叫人也要当时应季啊?想想刚开放二胎那会儿,也是很多媒体一窝蜂发些什么“在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样的事”之类的文章,鼓励大家还在育龄赶快去生。

         拜托!人为什么是人啊?为什么不是植物动物啊?就是因为人有自己的意愿、不会被本能驱使、能够自主的思考啊!哪里来的那么多理论,哪里来的那么多应该?

         考虑到电话那边的人是她亲爹,丁云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不那么尖锐的回道:“首先,我不觉得老妈现在是老年,她才五十多,按中国人平均寿命算,至少还有20年的寿命,您想让她这20年都活得跟个老年人似的养花种草颐养天年?这些事,十年后再去做都来得及!

         “何况我妈根本不是那种能安心养老的人!她本来就很有主见,现在身体也健康,有大把精力,你不让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就等着天天被她收拾吧!”

         丁志明:“……”

         “第二个,老妈考上了为什么不能去读?怎么就浪费国家资源了?我不是护短,就依照老妈那性格,她要是考上了,去上学绝对比90%的大学生都认真勤奋,而且我也相信,顺利毕业之后,她一定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为社会发挥光和热!哪怕是回江源开个培训班,她也不会浪费自己努力的成果。”

         丁志明被女儿连消带打,再多的道理也说不出了,最后只能放狠话:“反正我不同意,她要非得去考,我就跟她离婚!”

         被挂了电话的丁云气得要命,犹豫半天,最终也没有联系老妈,却在下班回家后,第一时间跟小云抱怨了整个经过。

         小云听完也很不高兴:“老爸现在怎么这样?不过你好像现在跟他的关系比跟老妈好。”

         “嗯,因为我和老妈经常闹矛盾,都是老爸在中间说和调解,所以这几年我跟老爸关系比较亲近,有事没事都能在微信上说几句。”

         “说和调解?那老妈突然跑来海城,他怎么没先给你报信?”

         丁云随口回:“因为老妈不许啊!”

         “老妈不许,他就不告诉你了?他明知道老妈这样做,你们之间会爆发一场大战的吧?那为什么不能先通知你,想办法缓冲一下?老爸现在这么听老妈的话?我记得他以前被老妈强制戒烟的时候,小动作可没少过。”

         这事儿丁云还从没细想过,但是老爸怎么也不可能是故意放任她和老妈闹矛盾,所以她想了想,最后说:“估计老爸是怕麻烦,他通知了我,老妈回去肯定会跟他闹。”

         虽然已经旁听过了盛怒下的韩月琴是怎么说话的,小云还是不太喜欢听丁云这样说老妈,“怎么你和老爸把老妈说得跟泼妇似的?她是会生气,会批评老爸,但用‘闹’这个字是不是有点过了?而且我觉得,你和老妈这些年关系一直紧张,老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丁云满脸问号,少女很老成的皱着眉解释:“其实我们从小生活学习就是老妈一手料理,老爸从来没去给我们开过一次家长会,对吧?在我们家,老爸简直是个撒手掌柜,家里大事小情都是老妈一个人管,你说他是不是习惯了不承担责任,所以当你和老妈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也束手无策、只能看着?”

         “好像是这样。”丁云想了想,“但这事老妈也有责任,每次我和老妈当面吵架的时候,他一般都不出声,因为他一说话,老妈就会叫他一边呆着去……。我和老爸越来越亲近,也是觉得我们是同一战壕的被压迫的人民。”

         这下少女也无话可说了,干脆摆摆手说:“反正这是你们的事情,我管不着。走吧,去游泳。”

         丁云却还在纠结,拿着背包跟小云出门,一边走一边说:“可是老爸第一次放狠话了啊!我要不要告诉老妈?告诉她以后,她会不会气炸、跟老爸闹个不可开交啊?其实我最怕她一怒之下离家出走,跑来投奔我。”

         少女嗤笑:“你得了吧?要出走也是老爸出走,老妈什么时候出走过?如果是我,我就告诉老妈,然后说我坚决跟她站在一边。”

         “万一闹起来呢?他俩不会真离婚吧?”

         “不会啦,老爸哪有那胆子?”

         丁云:“……”

         好吧,老爸跟她放狠话,估计就是自己怂了不敢说,才让她去传话的,丁云打好主意,就当着小云给韩月琴发语音消息:“妈,听说你报班准备高考了?厉害呀!行动力一流。不过老爸给我打电话告状了,我说我站在您这边,他说他反正不同意,你要非得考,他就跟你离婚。”

         消息发完,丁云觉得轻松不少,脚步轻快的到了健身会所,换衣服时老妈也没回复,她就先和小云进去做准备活动游泳去了。

         一小时游泳结束,没碰到易行远,丁云也不知道是失落还是松口气,回去冲澡换好衣服,看手机时,韩月琴终于回复了语音:“我跟你爸谈过了,他说你误会了他的意思,他虽然不同意我参加高考,但是愿意理解我,并保留他自己的意见。”

         丁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爸果然怂了。”

         “嗯,这下我就放心了,连老妈都在从零开始准备高考,你要是在我走了之后,不能坚持学习锻炼,那我就一直活在17岁好了。”少女傲娇的说。

         丁云嘶了一声:“又插刀!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你要不要顺便帮老妈准备一下高考复习材料?”

         “她去报了班,辅导班应该会卖给她的,我都远离高考这么多年了,教材改了不少不说,好像考试方式也改了呢,我肯定不如辅导班清楚。”

         “那你问一句会怎样?”

         丁云干脆把手机塞给小云:“你问你问,发文字,好好关怀一下她。”

         于是两人回去住处,一人负责专心学习,一人负责沟通母女感情,丁云休息的时候一想,这状态简直完美啊!要是能把小云放到随身空间不让她走就好了。

         不过她也来了很久了啊,算一算有20天了,她会不会真的不能走了?如果不能走了,要怎么安置她?怎么给她上户口呀?

         “发什么呆?到时间了,做题!”少女忽然走过来拍了拍丁云的肩膀。

         丁云回神,问道:“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比如有神秘的力量要带走你?”

         “……”

         “我认真的,你也来了20天了,难道一点迹象都没有吗?不过17岁的我应该不会凭空消失,不然现在的我就不存在了……”

         丁云念叨着陷入沉思,少女却懒得谈论这些,直接说:“哪来那么多猜测?我既然是突然来的,肯定也会突然就走!你与其想着我走不走,不如趁现在对我好一点!”

         “哦,我还是做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