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肺腑之言
        门很快被打开,站在门口的韩月琴比丁云略矮一点儿,身材虽然微胖,却仍有曲线。丁云跟她长得有五六分相像,她看起来却比丁云还时髦。

         棕色卷发,脸上脖子上都白白的,显然擦了粉,身上穿一条深蓝底色碎花沙滩长裙,更显得她皮肤白皙,只是韩月琴现在面布寒霜,与这一身度假打扮反差极大。

         “您好啊,韩女士,”丁云笑嘻嘻的把手上东西往前一送,“小的来负荆请罪啦!”

         韩月琴就堵在门口,也不让丁云进去,冷冷说:“你有什么罪?”

         丁云既然来了就不会硬撑着,态度极好的说:“第一条,我不该挂您电话;第二条,不该把手机扔包里不管。妈,我错了,我性格冲动,怒火上头了,什么都干得出来,您也知道我就这脾气,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韩月琴越听越生气:“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什么都干得出来’?你还想威胁我啊?”

         “妈,您别激动,小点声,让别人听见就不好了。我哪敢威胁您啊?我就是这么个性格,随您,您又不是不知道。”丁云继续心平气和的说。

         韩月琴被她这句话堵得,是骂她也不是,不骂又咽不下这口气,只能把门口让开,说:“还不给我滚进来,在外面出什么洋相?”

         丁云一句没辩驳,反正这种时候,不管什么事都是她的错,要纠结这些,她今天的正题就没法说了。

         房间是个大床房,火车站旁边的快捷酒店,条件自然比较一般,除了床,只在电视旁边有个书桌,丁云走过去把东西放下,问:“您吃饭了吗?我还没吃呢,刚从城外回来。”

         “我就知道你不玩得尽兴了,不可能有空来看你妈!我吃什么饭?我气都气饱了!”韩月琴说着走到床边去坐下,又打开电视,故意看也不看丁云一眼。

         丁云也不急着叫她,自己把东西摆好,又开了两罐啤酒,然后才走过去放到床头柜上,自己坐到韩月琴身边不远处,柔声解释:“妈,我早就跟您说了,这个周末我有计划,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已经在城外了,我抛下朋友就跑回来,这合适吗?”

         韩月琴拿起腔调来:“当然不合适了,你的朋友多重要啊!妈妈算什么?不速之客,扔到一边自生自灭就好。”

         “妈,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谈什么事就谈什么事,不要扣帽子不要联想。今天的事,本来就是您不顾我的意愿,想先斩后奏,带着那一家人来突击,让我没法躲开。可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约了人出去就是约了人出去,我有自己的生活计划,您没跟我达成一致就这样做,跟我挂您电话算是扯平了吧?”

         韩月琴越听这些越生气:“扯平?你这是来跟我负荆请罪吗?你是来气死我的吧?气死我,你就逍遥了,你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是不是?”

         “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丁云站起来,转到母亲对面,低头看着她愤怒的眼睛,“妈,我长大了,不是小孩了,我有自己的生活追求,不可能听你的指挥过日子了,就像你当初不肯听姥姥姥爷的一样。”

         她看韩月琴更加愤怒,要开口说话,忙抢先接着说:“其实您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您的指责、您给我扣的罪名是真的的话,我根本不可能自己到这里来听您定罪让您痛骂解气,恰恰相反的是,您心里知道,再怎么折腾怎么跟我吵,我也不会像您说的那样无情无义。您之所以每次折腾都能起到一定作用,都是因为……”

         说到这里,丁云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但她今天来到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把自己的所有想法跟母亲说清楚,所以她还是咬着牙,低声说:“因为我爱你。妈妈,仗着别人的爱去伤害她,这样真的好吗?”

         讲完这句话,丁云不由红了眼眶,她移开目光,看向冒着冷气的啤酒,“任何感情都会被不愉快和矛盾消磨,您小时候也对姥姥姥爷有孺慕之情,可是现在呢?提起他们,您是什么感觉?您希望我也那样吗?”

         “你这都说的什么话?”韩月琴眼睛也红了,声音跟着颤抖起来,“你姥姥姥爷是怎么对我的?我是怎么对你的?这有可比性吗?”

         “也许具体事实和目的不一样,但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你也在勉强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我还是那句话,妈妈,我长大了,我有自己的追求,我希望自己去飞,您就在旁边看着为我鼓劲加油不好吗?而且您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追求不是吗?”

         韩月琴红着眼睛冷笑:“是啊,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想丢开我们这些累赘了。”

         “您看,您又说这些。我们说句现实点的话,妈,您和我爸身体健康,您有退休金,我爸有工资,咱家还有两套房子,您的存款有多少我虽然不知道,但应该也不少,你们是累赘吗?换了另一个人,可能正啃老啃得欢快呢!您希望我也那样吗?你是想要一个可以离开父母独立闯荡的女儿,还是一个永远在身边、对你言听计从、随你心意变装的芭比娃娃?”

         韩月琴没有想到丁云今天竟然心平气和、头头是道的讲了这么多道理,她一时听不进去,却又无法反驳,急促的喘息了一会儿,忽然转头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

         丁云也伸手拿了另一罐啤酒喝了一口,并在韩月琴身边坐下来,伸手去抱她的胳膊,韩月琴连甩了好几次,丁云都不气馁的继续贴上来,最后韩月琴没办法,只能任她抱着,脸却依旧阴沉沉的,不肯看女儿。

         “妈,我最近时常想起17岁以前的事,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多好呀!就像一对好朋友。我的同学都羡慕我有一个通情达理、开放包容的妈妈,我也很为您骄傲自豪。”

         韩月琴哼了一声,没说话,丁云继续说道:“如果没有那次车祸,如果我当时顺利的去了英国,也许现在一切都不相同,我们仍然是关系亲密的模范母女,分享我在成功路上的喜悦……。其实我很后悔的,我当时不该那样倔强,不该那样不甘心,为了一个机会就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可转念再想,我的性格就是那样,17岁的我也不懂得冷静权衡利弊,没办法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让您失望了,对不起。”

         韩月琴的神色略见缓和,却仍是没有开口。丁云就把头倚在母亲的胳膊上碎碎念,“我也是过了很久之后才想到的,其实,做翻译也是您的梦想吧?没机会去实现的梦想,本来有机会在我身上得以延续,可我却……,对不起,妈妈,我这一辈子是做不到了。”

         “唉,过去的事了,还提他做什么?”韩月琴长叹一声,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其实只要你过的幸福,妈妈早就不想那些了。”

         “不想?为什么不想?”丁云抬起头来看着韩月琴,“妈,我是没办法了,但您有啊!您现在有大把的时间,为什么不把时间用在学习上呢?您年轻的时候被家庭拖累,后来结了婚生了我,就只为我考虑,也算是没有办法。可是现在不同了啊!你为什么不能为您自己活一次?为什么要把生活的目标定为要我幸福?而不是试着一心去追求您自己的梦想呢?”

         韩月琴愕然:“我?你这孩子越说越离谱,我一大把年纪了,还折腾什么?”

         “当然要折腾了!活着就是要折腾!”丁云说得斩钉截铁,“您这年纪怎么了?新闻里还有六十多岁参加高考,七十多岁本科毕业的呢!您又没有什么拖累,时间有的是,也不缺钱,这个时候用来学习多好啊!而且您还有基础,当初学英语,您可是陪着我一起学的!”

         “那都多少年了?早忘光了!”

         “忘了也可以从头学,还是那句话,您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少花一些在左邻右舍的大妈身上,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不好吗?”

         韩月琴侧过头,冷眼看丁云:“你其实是想让我忙起来,好没空管你吧?”

         丁云嘿嘿直笑:“我这么乖,还用人管吗?妈,您不想和我一起努力吗?还是怕被我比下去?”

         “别花言巧语的忽悠我。”

         “这不是忽悠,小时候你们总教育我说‘学到老活到老’,怎么您现在还没老,就放弃进步放弃学习了?”丁云说着拿出手机,上网搜了一个《73岁老人本科毕业称读书是为了提升境界》的新闻给韩月琴看,“他考五年考上的,我觉得,以您的基础,三年应该就能直接考上本科。”

         韩月琴看了几眼又推开:“我考上有什么用?这把年纪了,谁请我做翻译?”

         “翻译也分好多种啊!您可以走文学作品翻译的路线嘛,您年轻的时候不是也很喜欢读各种名著么?我记得我那本原文版《简爱》,您看了好几遍呢!”

         韩月琴有几分心动,却又觉得这种想法过于天方夜谭,摇头说:“哪有那么容易?”

         丁云叹了口气:“是啊,哪有那么容易!算了,放弃吧,梦想什么的,只是用来梦的。我们喝酒吧,妈,我还买了烤肉呢。”

         她再不提这个话,拉着韩月琴到桌边去吃东西喝啤酒,顺便说些她小时候跟妈妈一起去辅导班的趣事,母女俩之间的气氛终于越来越好。

         “最近常常想起这些来,然后就觉得,如果当初的我知道我现在过成这样,一定很生气很失望,所以我才重新开始学日语、想考级提升自己,又办了卡去锻炼想办法减肥。其实别说您了,就是我这个年纪,也有人说,你都27了还折腾什么?找个老公嫁了,然后相夫教子,踏踏实实过日子多好!”

         丁云说到这,像是和谁有仇一样的喝了一大口啤酒,“可是我不想,我不甘心!我不想将就也不想凑合,不想把自己的人生随随便便托付进一段莫名其妙开始的婚姻、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不想只为了和别人一样、为了不让人说闲话就放弃自己的追求。我想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高品质的生活,我想自由的去做我喜欢的事,想且只想找一个优秀的值得我爱的男人结婚,妈妈,我错了吗?”

         韩月琴轻叹一声:“你没错,但是云云,这条路并不容易。”

         “可是什么事容易呢?做一个家庭主妇就容易吗?跟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过一辈子就容易?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做家务就容易?因为嫁给一个男人就要应付他不知道怎么样的一家人就容易?”

         韩月琴哑然。

         “有的时候看起来,平凡似乎是非常容易的一种活法。随波逐流,随遇而安,平平淡淡过日子,无风无浪,多好,多容易。可是你也是这种日子里过出来的,真的很容易吗?您也说过,生我的时候,和姥姥关系闹得正僵,一直到我过周岁,姥姥才去看了一眼,月子里是奶奶照顾的,因为照顾我常常和奶奶争执,几乎得了产后抑郁症。”

         这确实是韩月琴跟丁云讲过的,但讲的时候,她其实是把这些苦难当做一位母亲的勋章,她为孩子受的苦,她希望孩子能记得,却没有想到在今天,会被女儿当做另一种例子举出来。

         “其实我拿您举例都不算恰当,因为您比您同龄的一般人要成功,但就算是您,生活里的困难就少了吗?妈妈,困难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路总有上坡下坡,我不怕困难,我更怕我会变成自己最不喜欢的那一类人。我不希望自己妥协于所谓的现实,抛弃自己的追求和梦想,然后再把这些寄托给我的孩子。

         “他们应该有自己的追求,我也希望他们能自由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孩子不是我的作品,不是我生活的延续,而是我想要的一个融合了我和爱人dna的……礼物,是落入凡间的精灵。所以在走进婚姻之前,我希望能从现在开始努力,自己先走向卓越,配得起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