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细思恐极
        丁云回去用了一个下午就把“两微”运营方案写好了,还是写的ppt,打算明天上午再整理一下成功运营范例就发给陈芳和江总看。

         她正忙活着,陈芳忽然把她叫过去告诉她:“江总对新的策划很满意,已经叫hr跟她谈了,如果薪资达成一致,她下周一就会上班。而且,她还说会向公司推荐一位资深文案。”

         卧槽!这是明晃晃的抢饭碗啊!策划也就罢了,在活动策划上,丁云本来就很少掺和,基本都是陈芳自己做……等等,这不仅是抢她的饭碗,这人要带人来,是连陈芳一起抢吧?!

         “你来公司四年了吧?也不想被挤到新人排位后面去、升职加薪没你的份吧?”陈芳没察觉丁云发散的思维,还在刺激她,“不是我给你压力,你真的得好好表现了,不然就跟蓓蓓一个下场。”

         丁云皱眉:“老江真要开了蓓蓓?”

         “应该算是劝退吧。”陈芳侧头看了一眼外面,“她什么工作状态你也知道,一天8小时工作时间,她又是网购又是聊微信的,有4个小时是认真工作的就不错了。”

         丁云莫名觉得脸上*辣的,但又觉得陈芳这话好像哪里不对劲,一时想不出来,只能说:“我知道了,陈姐,我新方案写的差不多了,明天上午应该就能发给你和江总。”

         “嗯,你先发给我看看吧,我们讨论一下,然后再给老大看。”

         丁云应了之后出去,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修改ppt,改着改着,她忽然想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陈芳既然知道她和李蓓蓓以前是什么工作状态,那她作为直属领导,她为什么不管?!

         平常在她们面前从不发火,有事都是江总直接上阵开骂;还时常说为她们争取了多少福利,可是事实上她们工资涨得一直是龟速……。

         真是细思恐极!原来做中层是这么做的,两边不得罪,她如鱼得水,黑锅全是下属背着,到末了老板忍不了了要开人,开的也不是她,真是好盘算。

         不过如果真像她说的,新来的策划要推荐一个新文案来,那陈芳的好日子也就快到头了。陈芳今天才说新人会推荐文案,那就说明这事儿新人是跳过陈芳直接跟江总说的,不管这事是江总要求的,还是新人主动提出的,都说明此人很有自信、不是谨小慎微的性格、也不怕得罪陈芳。

         而且她推荐来的文案,正式上班了以后,一定会跟这人自动结成联盟,那么当陈芳和新策划在活动上面有了分歧的时候……,想想还挺激动的是怎么回事?

         算了,不想了,管他们以后怎样呢,反正自己又没有要在这间公司再干个三五年的想法,至多一年,她就会炒老江鱿鱼跳槽!

         丁云想到这儿,只觉心里一阵轻松,哼着歌继续改ppt,加班到6点才下班回家。

         第二天上午她把例证整理好,一起打包发了邮件给陈芳,跟陈芳讨论过,又简单修改了,就发给了江总。至此,她本周的重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丁云顿觉松了一大口气,回去就发微信约小鲜肉吃饭。

         [叮咚,债主同学在吗?午饭想吃什么?]

         易行远过了2分钟回:[……怎么就债主了?]

         [嘻嘻,是债主呀,不然是什么?饭主?]

         [汗,我没什么想法,你想吃什么?]

         [自古以来,中午吃什么就是一大难题,我听债主的(^o^)~]

         这次足足过了5分钟,易行远才回复:[吃面?]又提了一个店家的名字。

         丁云回复“好”,之后上网发了发软文帖子,到12点就去了面店等易行远。

         易行远比她晚到5分钟,因为丁云先帮他点好了餐,所以两人很快就吃到了面。吃饭时难免要聊些有的没的,丁云就先汇报工作:“我已经把ppt发给老板了,现在感觉一身轻松。不过哦,我发现了一件事。”

         丁云说到这里,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确信附近没有公司同事,才压低声音把自己今天想到的陈芳的套路跟易行远说了,“……真是太可怕了,你说这人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她真可以为了自己舒服,就放任手底下的人摸鱼、不求上进?而且我们部门始终不出成绩,难道我们老板就一直没发现她的真面目?”

         “如果她手腕很高,让你们老板对她本人满意、只把账记在你们身上的话,就不稀奇了。不过,稍微有点脑子的老板,应该还是会不满意她的领导能力的,她又不是普通员工,做中层两面推卸,还要老板亲身上阵批评普通员工,未免太不称职了。”

         “就是说啊!所以我觉得她好日子也快到头了。”丁云又把要来新人的事跟易行远说了一遍,“万一新人比她做得好,这个位置肯定就要让出来了。不过想想她也真是……,我那个还不知道自己要被劝退的同事来公司也快两年了,平时对她很讨好,她也总是和颜悦色的,结果现在,人性啊。”

         易行远听了倒没什么反应,反而问起另一件事:“你们公司有没有装员工上网行为管理软件?”

         丁云:“啊?什么软件?我不知道啊,我们有技术人员。”

         易行远又问:“你在公司,手机是连接公司wifi的么?”

         “对啊,不然流量不够用。”

         “以后不要了,买个流量包,也不要用公司的wifi。”

         丁云不懂:“为什么?”

         “因为你们公司只要在服务器装一个上网行为监控软件,你们在自己电脑或手机上访问了什么网站、发了什么帖子,甚至社交软件的聊天记录,软件都能全部记录下来,他们可能平时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找你们,但等到有朝一日公司和个人发生纠纷的时候,这东西一打印出来放到你面前,你就只能认栽。”

         丁云整个人懵了大概有10秒钟,“还……还可以这样,那李蓓蓓……天啊!”原来陈芳说的劝退是这个意思!如果公司真的掌握了李蓓蓓上班时间都做了什么,就是直接辞退她也完全没有问题!

         “太可怕了……”丁云喃喃出声,本来吃面吃的有点热的她,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幸好我有点莫名其妙的警觉感,从来没在公司骂过老板,上招聘网站也是在家上的……。”

         易行远一笑,安慰道:“你也不用紧张,我觉得你上司正想拉拢你呢,你现在表现的很好不是吗?如果那个新人真的推荐了文案来,你上司就会更加捧你去打压新人。你只要以后注意些就行了。”

         丁云用力点了点头:“真是幸亏我灵魂觉醒的早,不然浑浑噩噩下去,李蓓蓓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哎,你有没有过那种感觉,就是……好像不知不觉间一年就过去了,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年做了什么,但好像每天都疲于奔命,手忙脚乱的,也没时间冷静的想一想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虽然我大部分的忙乱都是因为拖延症。”

         易行远先是被她的用词逗笑,灵魂觉醒什么的,这姑娘看漫画看多了?等听到后来,他神色也不由严肃起来:“有啊,我大一时就是这样的。本来在高中时也算……用现在的话说,学霸吧,但是到了大学一看,处处都是比我牛的人,学经济学又很辛苦,第一个学期期末考低空飞过排名倒数的时候,我真的特别沮丧。

         “然后第二个学期就开始浑浑噩噩,大一结束时,甚至有一门要补考。其实现在想想,并不是功课有多难,只是自己心态不对,也不肯动脑用心去学,到大二我及时调整过来,就再也没有那样了。但偶尔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很不舒服。”

         丁云听得一拍手,响亮的动静引得周围的人都看过来,她有点讪讪,低声说:“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吧。”她结了账,拉着易行远溜出面馆,往海滩方向走,又继续先前的话题。

         “其实我现在就是,偶尔一想起以前那种状态,自己就会一身冷汗。比如我上司的事情,其实非常明显,我以前居然一点没察觉,还拿她当好人!还有工作,我也不是没脑子,也不是思想僵化,平时跟朋友逗闷子也算舌粲莲花、伶牙俐齿,可是一到工作上就成了榆木疙瘩,现在想想,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你现在看清楚了、找回自我了,已经很好了,有些人可能要到四五十岁才清醒,更多的人一辈子浑浑噩噩,这样想会不会好一点?”易行远问道。

         丁云笑了笑:“谢谢安慰。我现在倒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小说作者喜欢写重生,因为人有时候真的会当局者迷,很需要一个外力来当头棒喝,但是现实生活中很难出现这种人,于是就像你说的,可能要到晚了来不及了才彻悟,这时候如果不重生,也就真的没什么挽回机会了。”

         “那你是怎么,嗯,‘灵魂觉醒’的呢?”易行远很感兴趣的问。

         丁云停顿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说来你可能不信,是我妹。我看到她就想起了自己的17岁,想起我也曾经对未来怀抱着激情和梦想,曾经憧憬着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事业,而不是现在这种死鱼一样的状态。”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了海滩上面的栏杆边,腥咸而带着凉意的海风迎面吹来,顿时让人觉得舒爽和放松。

         易行远把小臂支在栏杆上,看着海鸥在海面上起起落落,长舒了一口气,认真说道:“你错了,如果你真的已经是一条死鱼,你就不可能轻易被别人触动,你甚至会对这种外界的刺激反感。所以不要轻视自己,也不要太执着于过往怎样,至少现在的你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不是吗?我相信你总有‘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一天。”

         他说着转回头来,好看的眼睛定定望向丁云,还向她鼓励的一笑。丁云只觉心脏像是被一只多情手用力捏了一下,又酸又疼又甜,她下意识避开易行远的目光,转头看向大海,低低说道:“谢谢,借你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