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霸道少女丁小云
        挂断电话,小云先说:“恭喜你呀,哈利波特的片场,你很快就可以去了!”

         丁云却神情平静的摇头:“我还是希望花自己的钱去。”

         “有什么区别?老妈的钱本来不就是要给我们花的吗?”

         丁云抬手去摸少女的额头,却被少女嫌弃的躲开,她就硬按住小云的肩膀,凭借身体的优势到底在少女头上胡噜了一把,并教训道:“小朋友,这你就不懂了吧?一个经济不独立的人,永远也没办法人格独立,你把父母的钱看成自己的财产,那就得听他们的话,让他们指挥控制。”

         小云不悦的躲到床角去,皱着眉说:“你干嘛把爸妈说成对立的敌人?”

         “倒算不上是敌人,但是其实亲子关系也是人际关系的一种,你听说过那句话吧,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尤其我们是从小就听父母安排的,他们更理所当然想要指挥控制我们的生活。所以,尽管我知道回家考公务员会生活的更加舒服,却死活也不肯回去,就是不想失去这份自由。”

         小云不太懂,想了半天,最后说:“随你吧,反正你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太多。不过我说的没错吧?你开始努力生活有上进心了,老妈自然不紧张你的婚姻问题了!”

         “才不是,那是因为老妈一开始就对李秋实不太满意,她觉得我找个男朋友,不管哪方面,总得要都胜过我才好,但是李秋实太普通了。”

         “哦,原来老妈跟我看法一样啊!那你什么时候跟他说分手?”

         “你说我发个微信说分手,是不是不太好?”

         “我觉得挺好啊,除非你还想再跟他面对面不尴不尬。”

         丁云摇头:“你觉得好那肯定是不好,可我又真的不想经历那种场面……”

         小云翻了个白眼不理她了,然后丁云理所当然地拖延症再次发作,到底也没决定怎么样提分手。倒是办卡的事情丁云还是妥协了,说好明天下班回来先去办卡,并且在睡前上网给两个自己各买了一套连体式泳衣。

         然后小云也没给她任何拖延的机会,第二天晚上就在健身会所门口等着下班回来的丁云,一起去办了卡,并且就势在里面锻炼了一小时。

         星期三,书和泳衣都到了,丁云回去洗了泳衣,看书学习,中间跑了半小时圈。

         星期四,泳衣干了,她终于躲不过去,被小云押着去了健身会所。

         办卡的时候,因为销售说可以送两个月,但是年卡只限本人使用,丁云就跟他讨价还价,说不要那两个月,让销售给小云办一张可以去游泳的月卡,这样她们可以一起去,更有动力。

         销售找经理商量了一下,最后同意了,于是周四的晚上,两只丁云就一起出现在了游泳池畔。

         这个时间的泳池人不多不少,但多半都是中年人在游泳,上次丁云她们遇见过的教练正好在上班,她们就找了这个教练来教她们游泳。

         有教练在旁边指导,又是在浅水区,丁云没那么害怕,很快就进入状态,虽然因为身体协调性不如少女,被小云嘲笑了几句,但至少丁云敢下水了。

         遗憾的是,直到课时结束,丁云她们冲好澡离去,都没再遇见那天的帅哥。

         两只从健身会所出来,随便找了个小面馆吃东西,小云又开始了每日一问:“你和李秋实分手了吗?”

         丁云:“……”

         “没分手就满脑子只有别的帅哥,这算劈腿吧?”

         “……”

         “想让我不提这件事吗?”

         “想啊……,等等,你有何企图?”

         小云指指门外的公交车站大幅广告牌:“请我去看周杰伦演唱会,我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丁云探头看了一眼:“时间这么近,票肯定卖光了!而且杰伦结婚了你知道吗?”

         小云叹气:“知道了,我在网上看见了,居然还当爸爸了!居然新娘不是蔡依林!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个会再在一起呢。”

         “噗,我怎么不记得我还是个cp粉?”

         “什么?”

         丁云这会儿没心情给小云解释流行词,就摇头说:“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总之,周杰伦结婚了,新娘不是你,也不是蔡依林,他的演唱会,门票很难买。”

         “哦,那么明天就是你跟李秋实分手的最后期限。”

         丁云:“……”逻辑在哪里啊!(╯‵□′)╯︵┻━┻

         可是真到了星期五,丁云也实在无可再拖,只能约了李秋实一起吃饭。这一周她一直冷着李秋实,私心希望李秋实也能有所感觉,可一直到她快吃饱了,李秋实表现的都一如往常,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她的冷淡。

         丁云只能找个时机放下筷子,慢慢说道:“上周你跟我谈的事情,我回去仔细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可能……”

         李秋实没等丁云说完就打断了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对不起,是我考虑的不周到,毕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你放心,我已经另想办法筹钱了。”

         ……你知道个毛线啊!我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好么?被打断了的丁云,好不容易提起的那股气顿时泄了,她勉强接道:“其实不仅是这样……”

         “怎么?你觉得买二手房不好?”

         “不是……”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我们以后结婚还是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风格重新装修嘛。”

         “我不是说这个……”

         “那你是怕我父母会过来一起住?”

         丁云终于忍不了了,他们两个根本不在一个频道,没法交流,所以她干脆利落的说:“都不是!我是觉得我们两个根本不合适,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能培养出感情,我觉得不应该再浪费彼此的时间,我们分手吧。”

         李秋实完全愣住,似乎怎么也没想到丁云会说出这话。

         “你继续吃吧,我饱了,先走,我会结账。”

         丁云不想留着徒增尴尬,起身要走,李秋实却像是才醒过来一样起身拉住她,追问:“你什么意思?”

         “我……”

         “丁云你没搞错吧,我们是相亲认识的,在一起半年了,你现在说因为没有感情要分手?”

         丁云被他这出乎意料的质问弄得一愣:“对啊,怎么了?”

         “怎么了?”李秋实像是觉得很可笑,“你今年27了,不是17岁的小姑娘,当初相亲时你就应该知道这段关系不是为了培养什么感情,而是就为了结婚啊!”

         丁云被他的理所当然弄得更惊愕了:“27岁怎么了?27岁就不能追求爱情了?相亲就该是摆明条件玩一下对对碰然后结婚?天啊,你居然是这种想法。”

         两人站起来说了这几句话,已经引来其他人的注意,李秋实觉得很难堪,松开手坐了回去,“我的想法很正常,你的想法才奇怪!你要是早这么说,我们何必浪费这么长时间?算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

         丁云瞠目结舌,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最后只能憋着这口气出去结帐。直到坐上公交车还觉得气恼和不可思议,自己是怎么跟一个脑回路如此不同的人维持所谓的男女朋友关系长达半年的?!

         果然人生任何事情都不能凑合,不然你永远不知道随便的一凑合,会凑合出一个怎样可怕的结果。

         丁云神情郁郁回到家中,不等小云开口问就说:“已经分了!我当初脑子里一定是进水了!”

         小云看她这样,虽然很好奇,却知道这种状态的自己一定什么也不想说,就拿着ipad一边玩一边偷偷观察。

         丁云这种情绪自然没法看书,她三两下换了衣服就往床上一倒,捧着手机玩了起来。

         少女冷眼瞧着,整整40分钟,丁云换了三个姿势,但都没挪地方,就连手机没电了,她也只是伸长手臂捞过充电线插上,到后来甚至还想支使她:“帮我拿瓶冰水来。”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叫啥了?”小云阴森森的说,“给我起来!还想赖多久?现在已经9点10分了,今天的计划你想拖到什么时候?”

         丁云终于把眼睛从手机屏幕挪到少女脸上,弱弱说道:“可是我今天和李秋实分手了呀!”

         “我还没叫你去跑圈呢!欠了半小时运动,你还想欠2小时学习?”

         “可是我今天和李秋实分手了呀!”丁云又重复一遍,“体力完全透支了,比跑1小时还累!”

         小云冷眼看了她一会,起身出去,很快就拎着一瓶冒着凉气的矿泉水进来,丁云以为她良心发现真伺候自己了,刚要伸手去接,小云却拨开她的手,拉开她睡裙领子,就把一瓶冰凉的水扔了进去。

         丁云嗷一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拿出那瓶冰水,咬牙切齿说:“你要不要这么绝!”

         “怎么样?体力恢复了吧?”小云回手把教材拿过来往她面前一丢,“12月考试,要不要我给你每天写倒计时?”

         面对气势强大足有一米八的少女,丁云只能小媳妇一样含泪放下手机,捧起教材啃了起来。

         两小时后,霸道少女丁小云抽查了丁云的学习成果,并铁面无私的宣布:“心不在焉,明天加1小时学习时间!还有游泳,今天没跑圈,明天锻炼时间加到2小时。”

         丁云恍惚有种变身包身工的赶脚,禁不住悲愤的说:“说好了周末可以休息娱乐的呢!”

         “我没说不可以啊,你自己不会算数么?3小时学习加2小时锻炼,这才5个小时,半天而已。”少女掐腰反驳。

         丁云掩面仆倒:“可我的周末从来都是从中午开始啊啊啊啊!”

         “那也是你自己多休息了,反正明天的计划就是这样,你自己看着办。”少女撂下这句话就收拾收拾睡了。

         丁云想想悲惨的无可期待的明天,干脆也不睡了,先把这一周攒的小说看完,又狠劲刷了一回微博知乎,一直到凌晨3点才睡。

         早上8点,小云准时起床,看见身边睡得酣甜的丁云也没叫她,自己去买了早餐吃,然后开了电脑上网。

         丁云上班这5天,少女除了出门去海边转转外,多数都用来了解这十年中,她们生活的世界都发生了那些变化,其中很有些是她意想不到、无法接受的。

         比如某摄影老师的私房作品传遍全网;比如某几对明星夫妻结婚又离婚又复合;比如《海贼王》到现在都还没完结,工藤新一也依旧走到哪、哪里就要死人;再比如美帝出了一位黑人总统、她曾向往的英伦三岛居然公投脱欧;哦,还有她喜欢的英超曼联俱乐部居然在弗格森退休后连欧冠都进不去了,幸好死对头阿森纳也八年无一冠,让她勉强心理平衡。

         十年,房价不知翻了多少番,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社会更开放更自由,移动互联网成了人们赖以生存、片刻不离的虚拟新土地。

         与小云以往读过的经历过的历史一样,这十年发生了许多好事,也发生了许多坏事,可人类文明到底是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想到这里,满脑子家国天下的少女回过头,看向撅着屁股睡的正香的丁云,顿生一股恨铁不成钢之感。

         她打开电脑音箱,在网页上搜出国歌,然后将声音慢慢从小调大。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雄浑的歌声很快就把丁云叫了起来,她抱着被子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的问少女:“你到底想怎样?”

         少女把手机屏幕伸到她眼前:“9点半了,你还不起床,想睡到什么时候?”

         “可我3点才睡啊!”丁云又倒了回去。

         少女也不拉她,只问:“要不要冰水?”

         丁云:“……”是报警把这个折磨人的小魔女抓走好呢?还是让老妈领走比较好?

         她干脆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跟少女讨价还价:“你知不知道我这一个星期做的事比我以前一个月做的还多?我就不能休息哪怕一天吗?”

         “是吗?我现在一星期上五天辅导班,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十几个小时的课,周六日还要做三四套题,我说什么了吗?”

         丁云:“……呃,你那时候勤奋刻苦,不就是为的我这时候可以享受生活嘛。”

         “享受生活?就你,一个月3000多块钱,买件贵点的衣服都舍不得,你享受什么了?买两套泳衣花了100多,我穿来那一件t恤都200块钱,你还好意思说享受生活?”

         丁云:“……”

         小云却气不打一处来,继续说道:“我以为我见到十年后的自己,别的不说,起码能好好照顾我,帮我提前圆一圆我的梦,给我买漂亮衣服、带我吃好吃的、玩好玩的,能理直气壮的跟我说:看,我没辜负我们当初的努力吧!可你呢?你还得我督促着努力上进,然后还嫌我烦,你以为我愿意当个管家婆天天唠唠叨叨啊!”

         少女说着说着眼圈发红,却又不想当面落泪,转头在椅子上坐下,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略带哽咽的说:“我早就不想留在这里对着一个你这样的我了,我也想回去我的世界,可我不是回不去吗!”

         丁云灰溜溜的起床收拾,啃了两片面包后,就一丝儿脾气没有的看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