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一言不合
        两只丁云开始了冷战。

         少女从头到尾想过,也没觉得自己哪里有错,如果非要说她“也”有错的话,那也至多是用词尖锐了点吧?可是丁云应该习惯了才对呀!自己之前比这狠的话也都说过,她也没怎样嘛!所以肯定不是自己的错,是丁云自己抽风,她要生气就生去好了。

         丁云则是觉得跟少女讲不清,反正早晚有一天,她自己会领教老妈的功力的。正好她现在工作也特别忙,每天都几乎要加班,下了班回来还要坚持锻炼和学习,已经没有力气再和少女交流,索性两人就冷战吧。

         于是周四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周五丁云下班早点,7点从公司走,到楼下7点20,她自己在附近小店吃了碗凉面才回家。

         进家门时小云正用ipad看电视剧,全神贯注的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丁云也懒得说话,坐下吹了会空调喝了杯水,就开始听日语广播,一小时后,她起来换了衣服下去跑步。

         最近丁云已经越来越感受到运动的好处了。刚开始运动时,难免都会觉得累啊肌肉酸痛啊什么的,恨不得分分钟放弃,可坚持下来之后,她就发现以前总有的一些小毛病都不见了。

         比如面对电脑久坐引起的颈椎僵硬,各种脖子疼背疼腰疼,啊,还有手疼,用鼠标用的,都莫名其妙就好了。而且她坚持运动之后,睡眠质量提高了,人也比以前有精神头,早上起早也不觉得那么痛苦了,上坡也不觉得喘了——虽然说出去挺丢人的,但丁云以前就跟个身体不好的老年人似的,稍微走段上坡路就喘。

         另外她还觉得最近注意力更集中了,做事的时候头脑清楚,不像以前总跑神;在运动时想事情还事半功倍,她有好多工作中的难题都是在运动过程中灵光一现解决的。

         虽然她游泳技术还不行,但下水游泳其实挺爽的,想象自己是一条小笨鱼,在水里慢慢扑腾,再脑补几个或玄幻或狗血的剧情,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

         所以丁云自己慢慢就加了运动时间,像慢跑,如果时间充裕,她就会跑到四五十分钟。今天她就跑了40分钟,出了一身汗,回去洗了个畅快的澡,出来时都是哼着歌的。

         小云看她一直自得其乐,也不跟自己说话,不免有点着急,说好了今天晚上要跟易行远联系定明天行程的,现在丁云跟没事儿人似的,那明天是去还是不去啊?爽约不太好吧?

         她一着急就想问丁云,但看丁云哼着歌敷面膜,理也不理她,又觉得这反正是27岁丁云的事,她何必上赶着,就又耐着性子等。

         等啊等,等到丁云洗了面膜擦了护肤品,又等到她背完1小时单词,直到她收拾好上床了,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

         少女再也绷不住了,她直接往床上一跳,冷着脸问:“明天还去不去游乐场?”

         “去啊!怎么?你不想去了?”丁云心里偷笑,面上却故意冷淡的问。

         少女哼道:“我为什么不去?那你约易行远了吗?”

         丁云莞尔一笑:“你猜。”

         少女:“……”好想打死她again!

         看到小云七窍生烟的模样,丁云心情大好,把手机解开锁递给了她,小云接过来一看,正是微信聊天界面,易行远跟丁云说他已经买好了票,叫丁云不要再买了。

         “怎么让人家买票了?”小云一边说,一边划动屏幕往上看聊天记录,结果划一下还有,划一下还有,划着划着,聊天记录最顶端的消息竟然是周二的!

         丁云看见少女在看聊天记录,伸手要去抢手机,并回道:“我没让他买,他说上次我请喝咖啡了,这次他买票,而且直接就买好了,那我也没办法,只能说明天午饭我请了。手机给我!”

         少女抱着手机就跳下床躲到了门口,飞快扫视聊天记录,只见时间显示为周二中午的第一条消息是一张照片,她看丁云没追过来,就点开了大图。

         照片是在一间餐厅拍的,里面人很多,但小云还是很快就在照片里找到了只露出半边脸的易行远。

         收到照片的易行远回:[你也在禾夏?我怎么没看到你?]

         丁云:[我已经出来啦(*^_^*),人太多了,还得排队,打算去买个手卷回去吃,正好减肥]

         易行远:[就算减肥,午餐也还是要好好吃啊,下午还得工作呢,再说你也有运动的。]

         后面两个人非常自然而顺畅的聊起了运动话题,小云啧啧称奇:“你这不是也挺会聊天的么?”

         “什么叫也挺会?手机还给我。”丁云一脸傲娇的说。

         小云抱着手机走回去,却不肯还给她,还继续往下看他们聊加班的事,并点评:“啧啧,连‘下次要是加班晚了,就问你有没有加班,这样顺路一起回去就不怕了’这种话都说得出来,还有这个表情,啧啧。”

         丁云一把把手机抢回来:“你不知道,现在单身女子晚归出事常常上新闻,我这也是为了自己安全着想,不光是为了撩他。”

         “你不觉得‘撩’这个字很……不正经么?”

         “怎么不正经了?□□撩人,你能说□□不正经吗?”

         “你这是强词夺理。”

         “嘿嘿,我觉得‘撩’这个字特别准确,若有若无的,若即若离的,有点感觉好让对方先心痒,却又不着痕迹。”

         小云懒得听她瞎掰,伸手还要去拿丁云手机,“给我看看,后面我还没看呢!”

         “看什么呀!少儿不宜。”

         “呸!你也就是自己想想吧,敢跟人家聊什么少儿不宜的?我跟你说,易行远的电话可是我给你要来的,明天你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要是不给我看,我就不帮你了。”

         丁云迫于形势,默默把手机给了少女,“其实也没什么了,上班时间没空聊,都是中午聊几句而已。”

         小云不理她,继续往下翻,发现丁云每次主动发起聊天都是先发一张照片,比如周三中午她就发了一个便当图,然后问易行远吃什么,周四则是傍晚发了一张跑步机显示的距离数字。

         易行远也有主动给丁云发过消息,周三晚上9点,他发了一条,问丁云下班没有,后面显示丁云撤回了一条消息,然后是易行远发的笑脸,还问她怎么没去健身会所。

         那时候丁云已经在楼下跑步了,她开始自觉运动以后,少女都没有跟着她,所以就好奇的问:“你撤回了什么?说在外面跑步有什么好撤回的?”

         丁云得意一笑:“我发了张自拍。”

         这是丁云使的一点小心机,易行远第一次主动给她发消息,显然是因为之前说到的加班晚归问题,他应该还在加班,可丁云已经回到家了,只单纯对答,难免干巴巴的,后继无力,所以她干脆在一个烧烤摊前面摆好姿势,拍了张自拍。

         反正现在的相机都有美颜功能,还可以多拍几张挑选,她就挑了一张能显出她脖颈细长优美、看得见她穿着运动服的发过去,并在易行远发回笑脸后撤回了,表示自己发这张自拍的目的很单纯,只是为了说明她在跑步。

         她把这里面的曲折略微给小云一讲,小云立刻就竖起了大拇指:“行啊,丁大云!不过你有这心眼儿,怎么还会找了李秋实?”

         “哎呀!我就算有七十二般本事,不也得有用武之地么?以前哪遇上过值得我用这么多心思的人啊?我工作圈里那些人,嗐,别提了,他们追我,我都得多考虑考虑。”

         “把你能的,那你都瞄了他几个月了,怎么还得等我替你要电话号码?”

         丁云:“……那不是原来没想到还能有认识的可能性么?总觉得看看过过眼瘾就好了啊。”

         少女鄙视的瞥她一眼,又看了眼手机,后面就是谈论去游乐场了,没什么特别的,这才把手机还给她,“那你明天打算穿什么?”

         丁云先是一愣,继而一慌:“我擦!对啊!我明天穿什么?我居然都没考虑到这个!”她手忙脚乱的从床上跳下去,打开衣柜开始翻,“穿裙子?”

         “穿裙子不方便吧?不管玩什么都很容易走光哦!”

         “可是我可以看着你们玩,只做一个安静的美人儿就好啊!”

         少女翻了个白眼:“那你和他还能有共同语言吗?出去玩,最重要的是一起体验啊!”

         丁云郁闷的排除了裙子,又提出一条白色轻薄面料的哈伦裤,“这个呢?穿着挺舒服的。”

         “这什么呀?好难看,裤裆这么大。”

         “哎呀,这是近年流行的,我穿给你看。”丁云很快把裤子套上,又配了一件浅紫色领口袖口镶花边的修身衬衫,“我怎么感觉裤子肥了呢,腰这里卡不住了。”

         小云前前后后打量了她一圈:“如果不是裤腰掉到了胯上,这身还行。”

         丁云:“……”她无奈的再去另找衣服,可翻着翻着她忽然眼睛一亮,回头望向少女,双眼圆睁、非常激动的说,“我瘦了!对不对!我瘦了!裤子都肥成这样了!”

         少女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一番,很冷酷无情的说:“没看出来。”

         丁云:“……”谁都别拦着我,让我打死这个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