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吐槽大会
        晚上睡前,卧谈会再次开起,丁云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说:“这么励志还是我吗?”

         少女在旁笑嘻嘻的说:“多棒啊,给你点赞!”

         “哟,点赞都学会了?”

         “那是,我还会点蜡呢!”

         丁云:“噗,那个不要随便点。怎么样,我们现在的互联网是不是很有意思?”

         “是啊,我发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视频,据说他们都是什么网红?”

         “对,其实原本都是普通网友,因为做什么事情博得了关注,然后在网上红了,就有人投资,有人打赏,还有广告商找上门,这个时代想赚钱说容易也容易。还有一批做直播的,满足人们的窥伺欲,打赏的也是很大手笔。”

         少女好奇:“直播什么?”

         “什么都可以直播,电视节目后台,网络红人的日常生活,还有直播养猫养狗的。”

         “这有什么看头?”

         “不知道,但很多人喜欢。”

         “感觉你们这个时代的人很奇怪,追求新奇,可是有些事情明明很无聊,也能让你们喜欢、进而津津乐道,怎么说呢,好像特别不严肃,特别玩世不恭。”

         “这就叫‘娱乐至死’,可能是大家找到了一种新的纾解压力的方式吧,变着花样的自嘲,努力暗示自己不在乎,从一些特别普通而无聊的事情中发掘出大家共同的笑点或者痛点,大概吧……我也说不好。”

         小云总结道:“反正就是有点不严肃正经。不过我看了几天微博,发现资讯的丰富和及时程度都比我们那时候强得多。”

         丁云点头:“当然了,信息时代嘛!不管世界哪个角落发生的事,只要有人关注到,觉得有特殊的点,都会搬到微博上,这就是我喜欢微博的原因。”

         “喜欢归喜欢,可你也不用沉迷啊!毕竟就算有那么多事情发生,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呀!”少女立刻找到了打击点,“我还发现了一点,就是好多人都在说什么我也有这个毛病我也是这样,或者像你说的‘中箭了’,可他们也只是说说而已,死活不改。这是成年人的通病吗?”

         丁云摸着膝盖弱弱的说:“是懒癌患者通病。”

         “切,我想到一句诗,恰好可以描述你们这种情况,乱花渐欲迷人眼。你们的网络世界太五彩斑斓了,不管什么兴趣爱好都能在上面得到满足,于是你们就可以因为这种精神上的满足而忽略生活中的不如意,加重你们对网络的迷恋,你说的纾解压力只是某种对自己的开解,实际上网络已经成了你们逃避现实生活的乌托邦。”

         少女说完,丁云却一声儿没有,她就推了推丁云:“你睡着了?”

         “不,我已经被你用箭射成了死人。”

         小云:“……”她想了想,缓和了语气,“其实我的意思就是不要沉迷其中忘了现实生活而已,现在网络发达当然有很多好处啊,比如我就给你找到了很多学习资料和广播剧,都给你放到桌面上日语学习那个文件夹了。”

         丁云很感动:“你简直就是我的机器猫啊!不过我怎么不知道17岁的我这么犀利呢?”

         “我这叫旁观者清。纾解压力,用得着每天好几个小时在网络上吗?而且你用的方向也不对,我看了你的收藏夹,比如你总去看一些不同门类的科普,但是看完了你记住了吗?对你有帮助吗?还是你只是图一个乐?如果是这样,你真的花太多时间在娱乐上了。”

         丁云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对我写软文什么的有帮助啊……这叫培养网感,方便我们做社交媒体运营。”

         “好吧,希望是这样。反正我只有一个看法,不管你想什么,看了什么,做了什么准备,最后都是要付诸行动的,行动!”

         丁云险些说出一句“yes!madam!”来。o(╯□╰)o

         之后她就不想和少女卧谈了,因为中枪几率特别高,但是少女不知怎么爱上了这种沟通方式,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聊一聊她对这个十年后的世界的感受。

         “我发现这十年什么都在进步,就是拍电视剧的水平没进步,打开电视从头换到尾,全是垃圾电视剧!虽然画面好看了服装好看了,可是剧情都太扯了吧?演技也太烂了吧?”

         “还是有人有进步的,你看胡歌,《琅琊榜》演的多棒!嗯,你没事儿可以看看这剧,仙剑之后,这是他最出彩的剧。也是我近几年唯一看的一部国产剧。”

         “那你平常看什么?”

         “英美剧,日韩剧,最次还有港剧呢。”

         吐槽完了电视剧,少女还要吐槽歌曲,“这十年好像都没什么好听的新歌呢?”

         “唱片业不行了呀,现在歌手都去演戏做节目去了,各种音乐选秀类节目,我都有点审美疲劳了。”

         她说完节目,少女第二天就去补了很多选秀节目,然后跟她继续吐槽:“唱歌就好好唱歌嘛,干嘛总说一些私人的事情,还总说自己多么不容易,谁容易啊?还说唱歌是梦想,拜托,唱歌是最容易实现的梦想了吧?哪不能唱?想唱就拿把吉他去街上唱呗!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还不是想出名?”

         丁云摸摸鼻子,建议道:“其实你去微博开个账号,专门犀利吐槽,应该会火的。”

         “哼!我就是烦那些唱功不够、故事来凑的!”小云义愤填膺的说了半天,身边却没动静,转头时,丁云已经:呼(~o~)~zz

         等到周四晚上从健身房游泳回来,吐槽的人又换成了丁云。

         “现在微信朋友圈已经几乎变成谣言圈了,我都不愿意看,但有些人特别烦,你屏蔽她之后,她还要群发消息求赞卖东西!我真想找到那个开发出群发功能的人打一架!你不知道,老妈还好,婷表姐天天在朋友圈发一些莫名其妙的文章,充满了智障加怨妇的气息。”

         她说着拿起手机打开朋友圈给小云展示,“你看,她群发消息求赞,我点进一看,她刚转发了一个‘看清,什么才是朋友’,还有这条‘女人不讲理,都是因为太爱你’、‘嫁了什么样的老公,就是选了什么样的一辈子’,我去,你现在才发这个,来不来得及啊?”

         小云乐不可支:“她现在这样吗?以前不是很一本正经的教育我们好好读书不要贪玩早恋什么的,现在怎么画风——你们是这样说的吧——画风清奇。”

         丁云也被她逗笑了:“你学的挺快嘛!没错,就是画风清奇。反正生活圈子不同,没法沟通交流。其实她就比我大五岁,高职毕业也算正经上过班的人,可现在跟你聊天,除了老公孩子、抱怨婆婆之外,就给你煲些毒鸡汤,什么女人做得好不如嫁得好、何必那么辛苦,再成功的女人没结婚生孩子也是失败什么的。”

         “那是因为她在别的方面没法教育你吧?就是想找个高地来显示一点她做姐姐的尊严呗?不过你不理她,舅妈一定又要说我们看不起他们了吧?”

         丁云笑了笑:“我反正每年就去姥姥家一次,还是过年,她总不会那时候添堵,管他呢!”

         丁云的妈妈韩月琴只有一个亲弟弟,也就是丁云的舅舅,说起来也是一本烂帐。当年韩月琴读书时本来成绩很好,但因为父母重男轻女,只想供儿子上学,就逼着韩月琴辍学。

         韩月琴却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而且从小就有想法,就在学校向老师求助,最后好歹读完初中,考上了中专学会计。当时她还给父母立下借据借了第一年的学费,之后凭自己打工赚了后两年的学费坚持到毕业,并回到江源,自己在当地最大的一家工厂找了份工作。

         然后她还了借父母的钱,并且按月给父母交生活费,却绝不肯再多拿出一分来补贴家里和弟弟。再后来她和丁云的爸爸丁志明自由恋爱、结婚,和娘家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

         “说起来老妈真是一代奇才呀!”想起这些往事的丁云不由感叹,“你知道他们结婚的时候,姥姥姥爷不但一分钱嫁妆没出,还跟老爸要500块钱彩礼的事吗?”

         “不知道啊,老妈怎么会跟我们说这些?”

         丁云笑道:“对,她是不会跟你说的,这事儿啊,是前几年姥爷生病住院,因为谁拿多少手术费,咱妈和舅妈吵了架才说出来的。舅妈说老妈不顾娘家,不孝顺父母,老妈就说她欠父母的养育之恩,这些年早都还清了,她从她自己赚学费开始说,到结婚时为了500块钱彩礼差点断绝关系,还有后来舅舅喝醉酒摔断腿她出了所有医药费、婷表姐上高职她给托的关系、花的人情礼金……,想想这些,我又有点理解她的要强和控制欲了。”

         少女听得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呢?”

         “其实做翻译是她的梦想,她没条件、受制于环境、早早就夭折了的梦想,在有了你我之后,就从小把这梦想灌输给了我们。她特别讨厌不求上进的人也是因为舅舅,她管不了舅舅,嫌舅舅拖后腿,就更想把我和老爸管得死死的,早些年她和老爸吵架也是因为觉得他不上进,后来她就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

         说到这里,丁云很深沉的叹了口气:“我能理解她,可是并不想听她摆布。”

         “你干嘛要这样讲妈妈!”少女突然不乐意了,“什么叫‘听她摆布’?我虽然也觉得她有时候管得严,但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勉强过我们什么啊!翻译难道不是你一直憧憬的职业吗?你不能因为你没法达成这个梦想,就不承认这曾是你的梦想,还把她说成是妈妈强加给你的、最后把这一切归咎于妈妈吧?”

         丁云猝不及防,这一刀稳准狠的扎到了她心上,让她一时竟觉得无法呼吸,更说不出话来。

         少女没察觉她的异常,还在一口气噼里啪啦的继续说:“我真不懂你为什么总把老妈当成敌人,她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吗?她非得要你考研考公务员,也是为了你好啊!她当然希望你是上进的了,这又没有错,怎么就变成了控制欲?”

         丁云缓过一口气,终于有力气冷笑着插嘴:“是啊,既然你觉得她什么都好,一点错没有,那你就慢慢享受好了,我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