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女王陛下和小情人
        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都想过的特别点,可那天又是工作日,丁云不好因为情人节就请假,于是晚间节目只能由易行远策划。

         而易行远当然不会简单的只策划晚上的节目,上午十点,花店美女准时送到丁云公司一捧玫瑰花,丁云在满公司女同事好奇羡慕的目光中抱着花走回自己的位子,并在花束中找到一张精美的卡片,上面写着:致我亲爱的元气女神,情人节快乐。

         丁云甜丝丝美滋滋的过了一天,到晚上下班,易行远直接到她公司楼下接她,牵着她的手去了他们所住酒店18楼的一间意大利餐厅。

         这样的日子,在这样的餐厅里吃饭的多数都是情侣,大家低头细语,脸上都挂着甜蜜的笑,连小提琴的乐曲似乎都带着幸福的味道。

         “今天于姐给我发了个职位信息,一会儿我转给你看看,你要是感兴趣,周末就跟我一起回北京,过去见见。”与一般的情侣不同,易行远的开场白还是跟工作有关。

         丁云也不觉得他这是不解风情,只说:“好啊。不过我觉得我们也不用着急,你毕竟还得几个月才毕业呢!我就算去了北京,我们恐怕也不能时常见面吧?”

         易行远点头:“我也不是着急,只是希望你多看看,挑选最合适的机会。”

         “话是这样,可是去一次北京的成本好高,如果只面一家,总觉得不划算。”

         高铁虽然方便,也省时,但车票可真不便宜,易行远有心说他替她出车票,又想到无论谁出,在丁云都会觉得成本高,就想了想,才说:“你说得也对,那我再问问于姐,还有没有其他合适的机会,能一起去见见。”

         “其实我自己也开始投简历了,不过投的比较少,慢慢再看吧,有约的,就约一起去一次。”

         “要不然你干脆现在就提出辞职吧,三四月份是跳槽黄金季,再拖下去,就到了应届生的季节了。”

         丁云有点犹疑:“你说裸辞?不好吧?北京物价高房租贵,我没找好下家就跑过去,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不是还有我么?男朋友就是你最大的安全感啊!”易行远笑着说,“暂时给你找个地方住上两个月,应该没问题,到时你工作有着落了,我们平衡一下,租一个双方上班都方便的房子,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丁云没有立即同意,说:“我考虑考虑吧。”

         其实易行远知道丁云担心什么,一是经济上的原因,二呢,北京比起海城,并不算一个宜居城市,丁云对于这个陌生的城市存在排斥感和恐慌感,也是很正常的。

         他要做的,就是消除她一切的疑虑,于是他干脆开始畅想两人同居后的生活。

         “好啊,你先考虑着。我是这样打算的,我们租一个两居室正好,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书房里还可以添置一些运动器材。平常呢,你学习,我就在旁边锻炼陪你,或者我们一起学习一起锻炼,也都OK。”

         丁云立刻摇头:“你在旁边锻炼,我还怎么学习?”

         易行远一时没明白,满脸问号,丁云就说:“你看见哪个坐拥绝世美人的皇帝还理朝政了?”

         这话真是让易行远不知该作何表情,只能强调:“大王,我真的不是只有美色。”

         他这样配合,丁云还不立刻演起戏来,“是么?爱妃还有什么特长啊?说给朕听听。”

         易行远目光深沉的看着她:“晚点你就知道了!”

         好好的话题从此就歪了,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调戏,很快就吃饱了,易行远结了账,牵着丁云下楼回房间。丁云总觉得少点什么,一直等到回到房间开了门,看到床上一个漂亮的礼物盒子,她才想起忘了什么。

         “我说呢,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她笑嘻嘻的走过去,捧起盒子晃了晃,“什么东西啊?”

         易行远关好门跟过来,笑着回:“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丁云很快拆开盒子,最先看到的是一顶奇怪但很眼熟的帽子,她提起帽子上的尖尖,发现帽子上像是有一张脸,立刻大叫一声:“分院帽!”

         易行远笑着接过帽子按在她头上:“这位美丽的小姐,可以分在哪个学院啊?”然后又做倾听状,并摇头,“他说你是个麻瓜,可惜。”

         丁云一把推开他:“你才是麻瓜。”然后又去看其他的东西,有赫敏那个时间机器的钥匙扣,有四大学院的徽章,有一套葛莱芬多的帽子围巾,还有一根魔杖。

         “冬青木,凤凰羽毛,十一英寸长,要不要试试?”易行远从旁边搂住丁云的腰,笑问道。

         丁云惊呼一声:“哇!哈利波特的魔杖!”然后举起魔杖乱挥,口里念着咒语,“Lurmus!AvadaKedavra!”

         易行远很惊讶:“你居然记得这些咒语?”

         “当然了,我在家没事用筷子练过!”丁云兴致勃勃,对着易行远又一挥手,说,“一忘皆空!”

         易行远很配合:“发生什么事了?你是谁?我是谁?这是哪里?”

         丁云嘻嘻哈哈的抱住他:“你是我的小情人呀!我是你的大王,不,女王!”

         易行远做恍然大悟状:“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女王陛下,现在时间不早了,小情人是不是该伺候你睡觉了?”

         “那你先说说你要怎么伺候?”

         “当然是女王大人想叫我怎么伺候,我就怎么伺候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互相调戏了一阵,丁云才收起所有礼物,然后抱住她的小情人说:“谢谢,这份礼物我很喜欢,非常喜欢。”

         易行远指指自己脱在门口的鞋,说:“不客气,你送的礼物我也很喜欢。”

         这样一对比,连丁云也觉得自己缺少点情调,就主动送上一记甜蜜的吻,两人亲着亲着难免忘情倒在床上,丁云趴在易行远胸口,手已经不老实的摸上了小情人的腹肌。

         易行远却在这样缠绵的时刻,忽然问出一个问题:“丁云,我让你没有安全感吗?”

         “啊?”丁云一愣,抬眼看过去时,易行远正认真回望着她。

         “我总觉得,你好像并不愿意考虑我们的未来,或者说,往长远的未来考虑。”

         丁云眼珠转了转:“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谈这些?”

         易行远伸手环住她的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合适的时间。我们在一起时间不长,又聚少离多,除了工作生活,还从没有认真谈起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今天是情人节,何不认真谈谈情人之间的事?”

         “好吧。”丁云从他身上翻了下来,两个人一起坐起来倚着床头,易行远扣住她的手,等她答话。

         丁云先整理了一下思绪,“我其实还没有想过安全感这件事。不过,突然间要我离开生活了八年多的城市,去一个……就像是庞然怪物一样的陌生城市,我心里确实有点迟疑和害怕。”

         易行远抬起两人牵着的手,问:“就算有我一直在等你,有我陪着你,也会怕吗?”

         丁云又沉默了一会儿,点头:“也还是有一点。其实有你在,还让我有另一点担忧,比如说,如果真的同居,我们会不会在生活习惯上有矛盾,会不会因为失去新鲜感、反而让爱情快速降温,但这不能说是你让我没有安全感,换了别人,也是一样的。”

         “唔,那要不,我们暂时先不同居?你住你的房间,我住我的房间。”

         丁云无语:“这不还是同居吗?有什么分别?”

         易行远笑道:“有啊,也许这样你会更贪恋我的美色。”

         丁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得也对,你有美色,就足以让我无条件妥协了,可是我没有这样的武器啊!”

         “你有啊!”易行远非常认真的说。

         丁云好奇:“我有什么?”

         “你有特别迷人的精神。”易行远说着点点丁云的额头,“跟你在一起,总觉得充满了激情,好像任何看起来不可能的事,都能跟你一起携手做成。你还乐观幽默,懂得自嘲,虽然也有暴躁的时候,但很容易就能平静下来,让人觉得你那点小暴躁都特别可爱。”

         这是说情话大赛吗?!丁云一向觉得自己脸皮够厚,都被易行远夸得脸红了,“可是你不能总看优点呀,而且我其实现在是在上升阶段,你是没认识之前在低谷中的我……”

         “谁不会经历低谷呢?可是经历低谷之后,又有多少人能斗志昂扬的站起来,重新向峰顶进发?丁云,你是一个勇敢而坚韧的女孩儿,我呢,除了你所称道的‘美色’,也自觉情商智商都还OK,我相信我们在一起,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一起解决、一起走下去,只要我们用心沟通。”

         这话有道理,丁云点点头表示赞同,就听易行远又说:“你要是觉得这就赶去北京,节奏太快,令你不舒服,我们也可以慢慢来,我心里只是希望我们能多一点时间相处,但这点希望,不会成为你的压力。”

         丁云听得心里又暖又甜,就侧头靠在他结实的肩膀上,低声说:“没有的,其实我也想和你长相厮守。只是这段时间忙忙碌碌的,我还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以后的事情,也确实还没想到我们应该存在彼此的计划之中,只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对不起啊,小情人。”

         “没关系,正好我们从现在开始,一起计划。”

         “好!你不是说有个职位要给我看吗?拿来吧,我们研究研究?”

         “现在?不好吧,我觉得应该到了女王陛下该就寝的时间了。”

         “看完再睡也来得及嘛!哎,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啊!喂,再乱动我念咒语了啊!”

         “你念啊!”

         “算了,动完手再看也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