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踏上新旅程
        丁云最终还是在情人节之后的这个周末跟易行远一起去了北京面试。那是一间做数据服务的美资公司,周一面过之后,对方HR对她比较满意,又约她周三复试,正好她之前投简历的一个游戏公司也给她打了电话,约她周二面试,她就索性跟陈芳又多请了两天假。

         这间游戏公司在业内比丁云的公司有名,有两款做的很好的手机游戏,丁云以前也玩过,但该公司实际管理水平,从面试流程和他们内部交流就能看出跟丁云现在所在的这间公司差不多。所以丁云去面过一次后,对方再通知她复试,她就没有去。

         那间美资公司复试后也没有动静,丁云反正不着急,虽然觉得略失落,仍是如常工作,尽可能锻炼自己多想不同的方式运营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测试每种方法能达到的效果,并自己记录下数据,等到业余时才会挑一些心仪的公司投简历。

         这样忙到了2月底,她的N2证终于收到了,同时也有几家公司约她面试,她就又跟公司请假去了一趟北京,对陈芳请假时,只说是家中有事。

         这一轮面试很顺利,到3月初就有两家公司都给了offer,一家是留学代理机构,一家是做网游的。论待遇,两家都给的差不多,留学代理机构就在国贸附近写字楼,网游公司则在海淀中关村附近,地铁都很方便,无论选哪家,都不会存在交通上的问题。

         丁云比较倾向于网游公司,虽然面试的时候,对方就说了入职后可能会需要偶尔加班,而一般这样说的,通常可以把“偶尔”等价为“经常”,但她这种性质的工作,本来假日工作也是常事,丁云就不是很在意加班不加班了。

         易行远觉得这两家都可以,要找乐趣各自有其乐趣,要说发展,空间也都有,所以只让丁云自己考虑。

         丁云想了一天,刚要回复网游公司,那间做动漫的青苗工作室又联系她了。

         “他们还是没有招到合适的人,问我有没有找到工作,说愿意答应我的要求,让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去。”丁云在电话里跟易行远商量。

         易行远的态度很鲜明:“高碑店交通不方便,你要是加班了,我都不放心你晚上自己回来。”

         这倒是,青苗那边的办公环境显然不如另外两家,但是,“我跟方苗苗谈得挺好的,她老公又是日本人,我可以练习日语。他们那边的办公氛围相对也比较宽松。”

         “你觉得公司氛围宽松是好事,还是职责分明、照章办事更好?”

         丁云仔细思考过,最后还是婉拒了方苗苗的邀请,她心里其实也对他们这间刚成立的工作室的前景没有底,而她到北京后的第一份工作,确实也应该在一间更靠谱、更有实力的公司里,方便做积累、以后跳槽,所以她最终选择了网游公司。

         不过因为有赵晓蕊的关系,她还是跟方苗苗说,如果在运营推广方面有问题,可以来找她,并且建议他们找不到合适的人,就暂且把这块业务外包出去,叫第三方公司来做。

         决定做好了,她也就顺势向公司提出了离职申请。江总对于她忽然提出辞职很意外,因为他还没见过一个打算离职的人,还能如此认真的把本职工作做得这么好。

         其实做领导做久了,手底下的人是什么动向,不用问也知道个七七八八。人都难免有拖拉马虎之处,但如果一个下属做错了事也不遮掩,对于工作推得特别干净,三天两头请假,那么这个人肯定很快就要走了,公司有所准备,也不会很意外。

         但丁云这种,明明打算辞职,过完年回来之后还特别勤勤恳恳的工作,连之后半年的计划都做的很漂亮的人,江总还是第一次见。

         所以他听了陈芳的汇报后,不太甘心,亲自把丁云叫来,问她辞职的真正原因。

         “其实原因我都和陈经理说了,也没有别的,就是我男朋友家在北京,他在北京工作,我们不能一直两地分居,所以我也打算离职之后去北京。”

         江总更意外了:“怎么还交了个北京的男朋友?你早说,我给你介绍一个海城的多好?北京那地方,人多空气又不好,哪有咱们海城舒服?”

         话虽这么说,但他也明白木已成舟,丁云的主意是没法改变的了,到这时和平分手是最佳选择,他就让丁云等到公司招了合适人手,交接完毕后再正式离职。

         这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让人烦恼的是,她要走,这个位子,陈芳想招一个新人进来自己培养,余雪薇却想让那个男文案兼任,或者她推荐一个人来。

         两边较劲,足足折腾了两个星期,才从外面招来一个有运营经验的接手,丁云带了新人一周,将工作交接清楚,才终于能脱身。

         之后就是转移社保、提取公积金等一系列杂事。易行远在北京也没闲着,他论文已经送审,正好有空,就直接在北三环租了一套两居室,还自己重新刷了漆,添置了一些家具。

         丁云这边就把四季衣服和那一箱子书先寄了过去,她这里办好手续,退了房,只随身带着电脑,先回了一趟江源。

         韩月琴已经报名了今年高考,正全力以赴的学习,听了丁云对于新工作的交代,很难得的说了一句:“你自己高兴就好。”又因为之前易行远曾经给她寄了一套江源买不到的高考习题,还问了问易行远的近况,听说他们两个打算一起住,忍不住皱了眉,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就改了音儿。

         “他们家不就是北京的吗?他不在家里住,他父母不管?”

         丁云笑道:“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要父母管呀?而且他父母住的远,他上班也不方便。”

         韩月琴听完没说什么,在丁云临走时却嘱咐:“不要急着去见他父母,就算有机会见到,也不用太哄着他们,拿出你对我的架势来。”

         丁云失笑:“您还怕我当个受气的小媳妇被欺负吗?放心吧,不会的。”她在行李里带上了自己少女时的日记和相册,拉好背包拉链时,忽然问韩月琴,“妈,你还记得我17岁时长什么样吗?”

         “当然记得了!”韩月琴回答的理所当然,“那时候你长得多好看啊,哪像现在?”

         丁云:“……”这是亲妈吗?我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就听她妈又说:“那时谁不夸我家云云长得漂亮、学习又好,都说你准有出息,说我有福气。”

         “怎么啦?嫌弃我现在不好,那要不要退货啊?”丁云故意问。

         韩月琴没好气的看她一眼:“我倒是想退,往哪儿退啊?不过,你现在比起那些孩子来,还是有出息的。别舍不得花钱,买点贵的化妆品,脸也还能看。”

         丁云吐血了,这果然是亲妈,她看看时间差不多,背好背包,问:“妈,你真不去送我啊?”

         “我去干嘛啊?你爸送就行了呗,我还得做题呢!”

         好吧,丁云起身往门口走,换好鞋以后,还是回身给了老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学习是要抓紧的,但身体也要注意,别学的太晚,吃饭更不能随便对付,知道了吗?”

         母女俩许久不曾如此亲密,韩月琴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让女儿抱了一会儿,才推她说:“你是妈,还是我是妈呀?我自己知道,你快走吧,别一会儿晚了!到了打电话,缺钱管你爸要。”

         一直在旁边等着的丁志明:“……我哪有钱?不是都你管着么?”

         “你不是有私房钱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藏在哪了。行了,快走吧!”

         父女俩这才出了家门,由丁志明开车送丁云去了火车站,并把她送上了车。

         丁云上车后刚找到座位坐下,车就已经开始向前缓缓行驶,她向着窗外的老爸挥挥手,很快就看不到他的身影,高铁车速极快,不过一转眼就飞驰到了广阔的原野之上。

         她从窗外收回目光,打开背包取出少女时代拍的照片,与照片中的少女相视而笑。

         新的旅程开始了,我会一直保持勇气和执着,无论将面对怎样的挑战和困难,都绝不退缩绝不倒下,自信自立自强,做一个更好的自己,不让你失望,也不让我后悔。让我们一起面对未来、一起去实现所有未实现的梦吧!

         静止在纸面上的少女目光明亮、笑容灿烂,似乎正在给她加油,对她说出那句触动心灵、让人始终无法忘怀的话:“我虽然人走了,灵魂却从未远离,仍将与你一起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更绚烂的梦想,仍将随你一同乘风破浪、直达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