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冷暖自知
        到了下午三点人流仍旧不断,眼看着丧尸已经扑了过来,但是军队没有任何办法,他们没有接到阻拦的命令,就只能继续阻击丧尸大军。

         韩冬和冯水依跑向了通往车站的那条路,这里是相对比较安全的。

         人们在面临死亡的威胁时潜力是巨大的,他们硬生生地在丧尸的围剿下冲开了几条道路,然后四散逃走,现在只有傻子才会继续留在桥上,不仅过不了桥还会被丧尸咬死。

         桥上的军队没有了人群的牵制开始大规模射击,居高临下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这种射击是散射,而丧尸又是大脑不被破坏就不会死的存在,密集的子弹在如狂涌一般的尸潮面前起不到显著的作用。

         “妈的,十三团的人不是吸引丧尸到东边去了吗,怎么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丧尸。”十四团的团长李立爆粗口道。

         “报告团长,十三团的人失去了联络,通讯中断!”

         看着越来越多的丧尸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李立也神色凝重起来。“给我狠狠地打,让桥上的群众快速通过!”

         “可是团长,兄弟们快拦不住了!”

         “这是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士兵立正敬礼,默默留下了眼泪。

         人群逃窜丧尸自然也会跟来,有几十个人一路朝着韩冬他们这边跑来,韩冬和冯水依也只好跑路。由于已经跑了很长的一段路人群的奔跑速度明显降了下来,而不知疲倦的丧尸却紧随而来,落在后面的那些人被丧尸围起来分而食之。

         “救救我!”

         “啊……”

         恐惧便是死亡的开始。车站那边也来了十几个丧尸,这下子几十个人被围在了一起。其实他们在人数上面要多于丧尸,丧尸行动缓慢,团结起来未必打不过,但是恐惧这种东西是会传染的,惊慌之下做出的反应往往都是致命的。

         事实也是如此,无路可逃的人群惊叫,胡乱击打,不多久人群就已经减半,没有死透的人倒在地上不断抽搐,活着的人更加害怕……

         “冲过去!”韩冬不再犹豫,如果继续耗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倒不如拼死赌一把。

         “什么?”在韩冬身一个抱着婴儿的少妇有些不敢置信,在她的概念里人类怎么能打得过丧尸?

         少妇看了看旁边的丈夫,丈夫为了保护他们母子正在拼命抵抗着丧尸的啃食,但是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你难道不想救自己的孩子吗?”韩冬说道。

         “我想!”少妇没有丝毫的犹豫,孩子就是她的命,就算是她死也不能让孩子死。

         “那还等什么,再不冲出去就真的被活活围死了。”人数急剧下降,现在只剩下了二十多人,但是丧尸仍旧是四十多个,非但如此,拖得时间久了,那些地上的死人也会变成丧尸,此消彼长之下没有任何胜算。

         丈夫也关注到了这边的情况,跑过来拉起妻子,二话不说。“走!”

         韩冬一脚踹飞过来的丧尸,接着唐刀一挥将它的头颅瞬间砍了下来,丧尸体内的血液不多,但是仍旧溅射出了一道血线。

         众人看到韩冬如此勇猛,赶紧跟着他向前冲。

         众人在这里耽搁了一段时间,周边的丧尸也引来不少,韩冬一个人简直是杯水车薪,在求生的意念驱使之下,人们也开始拿起手中的武器反击起来。

         韩冬一马当先,有小路就走,目的地根本不是车站方向,车站的情况想都不用想,肯定比这里糟糕得多。

         几百米的路他们愣是走了十分钟才通过,这时所有人的身上都染了不少血,再次清点一下人数,只剩下了十几个人。

         所有人经过一场大战都累得不行,但是后面的丧尸人就紧追不舍,只能硬撑着身子继续跑路。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跑到了一处名为“锦绣兰庭”的小区附近。这个小区很出名,是典型的富人区,一般人想要在这里买一套房就算挣一辈子钱也买不起,此时却是极为萧条冷清。

         韩冬快速环视,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当他看到一间名叫“唐璜KTV”时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笑意。

         韩冬立即上前,拍着KTV的门大声喊道:“有人吗,快给我们开门,后面丧尸就要过来了!”

         从透明玻璃中可以看出大厅之内是有人的,没过多久,一个身穿名贵黑色西服挺着大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挥了挥手让人将门打开了。

         “谢了。”

         十几个人蜂拥热入,男子面带笑意说道:“大家都是共患难的朋友,互相帮助都是应该的。但是这里有一个规矩,希望大家能够遵守。”

         “什么规矩?”众人问道。

         “进来的人我要亲自检查一下大家有没有被丧尸咬伤,这也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着想。”男子说道。

         这个规矩倒不是很为难,啤酒肚男子说的也很在理,所以众人都同意了。但是有一人却瞬间变了脸色,将自己的手向后背了起来。

         这个欲盖弥彰的动作并没有骗过众人的眼睛,韩冬也顺势看了过来。这个人就是少妇的丈夫,刚才冲出尸群的时候也是最勇敢的一个,要不是他挺身而出,他们这些人中不免又要多死几个,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慎被丧尸抓伤了手臂。

         “其实我这个人比谁都心软。”啤酒肚男子看着受伤的那个人微笑着说道。“你也不用紧张,这样吧,让大家投票,只要多数人同意你留下来,我没有任何意见。”

         受伤的男子一听到这个似乎有感到了希望,现在这个情形让他出去无意就是死路一条,他哆嗦着立马跪在了地上急忙说道:“大家行行好,让我留下来吧,我只是被抓了一下,就连血都没流出来。”

         “你留下来是想害死我们吗?”

         “就是,我可不想睡觉的时候被丧尸突然间咬一口。”

         “要死赶紧去死,别拖累我们。”

         少妇看到大家都不同意,而且有的还恶语相向,她抱着孩子也跪了下去,哭着向大家求情。然后转身对着一同前来的这十几个人说道:“刚才我丈夫这么拼命地保护你们,难到你们就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吗?”

         “我们……我们也不是没出力……”

         “他被咬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大妹子你就认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