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薛城
        少年两只手上各有半副手铐,中间的链子被砸断了,他留着一头短发,两只眼睛很有神,若是摘下防毒面具应该是一个美少年。

         少年走到人群中一把拽住了冯水依的胳膊,冯水依很害怕,大声叫着何旭阳的名字,但是何旭阳就所在角落里没有答话,好像不认识冯水依一般。

         冯水依见何旭阳这样的表现,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何旭阳你还是不是人,你就这样看着我被别人欺负?”

         何旭阳看装不下去了黑着脸大骂道:“你这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韩冬单独在一起两个星期,恐怕早被他睡了吧,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到现在还装清纯,拿我当傻子耍呢?今天你跟韩冬来就是想给我难看是吧?韩冬那个奸夫呢,怎么当龟孙子了,有本事让他出来呀!”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冯水依的眼泪由恐惧变成愤怒,再变成委屈,到现在已经成了绝望。“当初我瞎了眼,还以为你是真的爱我,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怎么把我也算进去了?”韩冬挠着头走出来对着冯水依尴尬一笑说道。

         刚才薛红袖在楼里看到少年站出来,眼中显出了一丝惊讶,随后就告诉韩冬放心大胆的出去,这些飞车党不会将他怎么样的。韩冬半信半疑地走了出去,脸上表情轻松还带着微笑,其实他还是有些紧张地,毕竟他们手里还有枪呢。

         “呵,你小子还挺有胆量,你就是……”少年话说道一半看到韩冬背后的薛红袖之后突然就停住了。

         “就是什么呀,怎么不说了?”薛红袖抱胸笑着说道。

         “就是……就是我来找你了。”少年有些语塞说道。

         众人见到两人这样对话都愣住了,两个人认识,而且是很熟悉。

         “你女朋友吗?”壮汉笑着问道。

         “我姐!”少年摘下了防毒面具,脸型和薛红袖确实有些相似,是一个很英俊的美少年,脸上还挂着稚嫩,似乎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姐弟重逢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显然不适合高声欢呼庆祝。在薛红袖的游说下,壮汉确保了韩冬和冯水依的安全,但是其他人并没有因此而摆脱厄运。

         壮汉也知道丧尸大军即将来袭,于是绑走了几个女生就开着摩托车离开了。韩冬、冯水依、薛红袖自然也跟着走了,临走之前冯水依恶狠狠地看了一眼何旭阳,她真的对这个人绝望了,患难见真情,而何旭阳的真情就是抛弃自己独活。

         灾难爆发是才是最能见人心的时候,只不过这种见证的代价有点高。

         壮汉名叫魏褚,薛红袖的弟弟叫做薛城,这一群人都是从一个监狱中逃出来,他们当中最少的刑期是三年,若不是末世丧尸爆发,出来见外面的太阳还是遥遥无期呢。

         果然飞车党的到来引来了无数的丧尸大军,遥望身后正在疯狂涌入丧尸的琉璃大学校门,韩冬心里没有一丝怜悯,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还是要靠自己,别人给的帮助是暂时的,心里的坚强才是永久的。

         体育中心的墙被撞开,那里也已经暴露在丧尸的视野之中,能不能躲过这一劫,看的不仅仅是造化了……

         琉璃市中心一共分为四个大区,东城区、西城区、潮河区与租借区。他们现在所在的就是潮河区,在琉璃市的偏南部,这里的房屋建筑大多数不是坐北朝南,而是依照琉璃市的主要水源——潮河而建。

         俗话有“不信神佛,莫走潮河”的说法,这里原先的宗教十分发达,自从八国联军侵华之后这里的信仰变得更为复杂起来,然而现在人们都希望真的有神佛救世,这个世界他们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

         丧尸从各个街道中走出来,开着摩托车的飞车党一刀就顺手将丧尸砍倒,他们的身手极为狠戾,浑身带着杀气、

         韩冬很看好这群人,这些飞车党办事狠辣,不留后手,但是他们行动有规划,有组织,能够做到令行禁止,体格健壮,身手不凡,在这个末世之中会活的游刃有余。

         飞车党开着来到一个大型仓库之中,看来这里就是他们的基地,这里已经快要接近郊区了,人烟稀少,丧尸不多,是个安全的场所。

         仓库内堆积着很多粮食,有人正在分类整理记录,很有一种乱世之中揭竿而起自立山头的风范,要是在古代他们就是所谓的山贼了。

         老K从摩托车上走下来,拍了拍他绑来的那个女人的屁股笑着说道:“都分配的怎么样了?”

         “K哥,这些东西够我们吃一段时间了,丧尸爆发的突然,而且琉璃市人口不少,灾情更是严重,由于军方撤离的早,我们能够找到不少食物。”作为会计的那个男人笑着说道。

         “我们活着逃出来的一共有十四个,中途遇上了一支全军覆没的军队,这些枪就是在那时候捡的,但是里面没有多少子弹了,平时也就用来吓唬人。”薛城跟薛红袖说道。

         “本来我是打算过几天去看看你死没死的,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命大。”薛红袖笑着说道。

         “喂,姐,我好歹是你亲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薛城翻了翻白眼说道。

         “你有什么打算,跟着他们一起行动吗?”薛红袖问道。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这次去琉璃大学也是我提议的,想看看你是不是还在,现在找到你了,当然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了。”薛城摊了摊手说道。“对了,唐倩还活着,一个星期前我给她打电话,她说自己在生科所,那里很安全,要不我们去找她吧?”

         薛城说道唐倩的时候感到很激动,似乎整个人都在颤抖着,韩冬真怀疑薛城是不是个癫痫。

         “你是不是还想去坐牢?”薛红袖假装生气地说道,当然现在肯定不会有警察抓人了。

         听到唐倩还与薛城入狱有关,韩冬感到薛城是个很有趣的人,一个十七八的小子,能在监狱里和一群穷凶极恶之徒打成一片,这确实能够证明他有很强的实力。

         “我终于要完全拥有唐倩了!姐,你能体会到我激动的心情吗?”薛城问道。

         “你现在都快开始跳舞了,你说我看到没?”薛红袖撇了撇嘴,“那你跟我说今天想要冯水依妹子是怎么回事?”

         韩冬看得出来薛城很喜欢那个叫唐倩的女孩,为什么他刚才会去挑选女孩,这也令他有些迷惑。

         “我……我只是太想她,想找个替代品而已。”薛城摸着后脑勺尴尬地说道。

         “鉴定完毕,绝逼是一个绅士!”直播中有人吐槽道。

         “孩子发烧感冒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要开车了!”

         “这小子很有前途,我要跟他学做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