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饥饿
        夜深了,个别丧尸会时不时地嚷两嗓子,但是KTV里的隔音效果相当好,什么声音也听不见,而且这里只有大门一个出口,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守住这个门就不会有任何危险,而最糟糕的也是这一点,只要丧尸突破大门谁也跑不掉。

         这一晚上韩冬睡得很轻,唐爱国会不会变成丧尸他也不确定,只要熬过了今晚就足以证明唐爱国没有受到丧尸感染。

         第二天天色刚见了鱼肚白韩冬就醒了,本来以为会相安无事,可是不好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唐爱国的伤口感染了,是细菌感染,已经开始化脓,而且他还发起了高烧。韩冬出来没有带任何药品,这是他的一大失误。

         正在几人焦急万分的时刻,外面想起了敲门声,霍天河的手下告诉他们过去,有事找他们。

         崔淑英留下来照顾孩子和丈夫,韩冬和冯水依跟着出去了。来到霍天河居住的超大包厢之内,韩冬发现昨天来这里的幸存者都到了。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霍天河疑问道,“我记得还有一对夫妇和孩子呀?”

         “唐爱国因为伤口发炎导致发烧了,他老婆留下来照顾他。”还没等韩冬张嘴冯水依解释道。

         听到冯水依的答话霍天河向她看了过去,当看到冯水依的清纯外表之后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但就是这瞬间的变化也被韩冬捕捉到了。

         昨天因为从丧尸群里冲出来,人们或多或少都沾上了血迹,爱干净的冯水依昨天晚上趁着大家都睡着了便自己清洗了一下,她那美丽的容颜,挺翘的身段展露无遗。

         但是韩冬却皱了皱眉头,有时候女孩子太漂亮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末世,如果没有强硬的实力或者坚实的靠山,最好还是不要随意展露自己的美丽为好。

         霍天河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今天找大家过来就是为了说一件事,就是这里还有个规矩,新加入的成员要把自己的一半粮食交公。”

         “凭什么?”顿时就有人不乐意了,他们昨天刚从家里带出来的口粮就因为霍天河的一句话就要上交一半,搁谁谁也不会同意。

         “凭什么?不愿意交就滚,没人拦着你们!”霍天河的手下厉声说道。

         “小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霍天河斥责道,“小徐这个人就是说话直,大家不要在意。我们这个小基地没有什么存粮,酒倒是多得是,哈哈。大家都是遇难者互相帮助,等到你们的粮食吃光了,新来的幸存者也会如此,这样会把因为饥饿而死的概率降到最低。你们不上交也没关系,但是你们手中的口粮吃完之后怎么办?别人会将他们的口粮给你?无规矩不成方圆,只有这样大家才能都活下去,你们说是吧?”

         霍天河和那个叫小徐的手下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最后还是让大家乖乖交出了一半的口粮。

         这段时间,霍天河的目光一直在冯水依的身上游走,若不是有韩冬在场,恐怕她很难走出这间屋子了。

         韩冬为了跑路方便只带了五天的口粮,吃了一天的份,再上交一半,现在他的口粮只能支撑到明天晚上,若是省着点,加上这里有酒最多可以坚持一个礼拜。

         其实最可怜是的唐爱国夫妇,他们的口粮在突围时弄丢了,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吃的东西。霍天河总算干了点人事,发给两人一人一包方便面。

         KTV中不算小孩子一共有九十多人,每天都会派人去大厅门口值班,自由结队,最少三人一组。

         事情远远没有大家预料到的那般平静,唐爱国最后还是死了,死于重度感染。他只坚持了三天就不行了,两包方便面根本不够崔淑英吃的,自己的肚子没吃饱奶水也就不充足,刚满月的孩子饿着肚子一直在哭闹。

         五天之后就已经有人饿得发疯了,最早来到这里的一批幸存者已经有人被活活饿死了,众人开始意识到一味地躲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求求你们给点吃的吧,我的孩子要被饿死了!”崔淑英哭着向大家说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撩起衣服给孩子喂奶,但是孩子吮吸了半天什么也没喝到,继续开始大哭。

         即便是如此也没有人搭理她,有最后一些口粮的也赶紧将东西藏得更深一些。

         崔淑英一直在哭泣,但是没有人搭理她,甚至人们都没有力气再去关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妈的,早晚要饿死在这里,倒不如死之前爽一下。”这时一个坐在地上的干瘦男子站了起来,他穿着一件破烂的衬衫,脚上的皮鞋也裂开了扣子。不难看出原先是一个公司职员,只是他这样的体格在末世是很难活下去的。“喂,女人,我还有半包豆干,你让我上一回就你给你,怎么样?”

         崔淑英平时养尊处优,皮肤保养的很好,体态丰满,加上是个年轻的少妇,正处在哺乳期,可谓是前凸·后翘。干瘦男人恐怕平时很难有机会和这样的女人一亲芳泽。

         看到有吃的,但是崔淑英又听到干瘦男子的条件,她犹豫了,觉得自己丈夫刚死就要被别人欺辱感到很委屈,但是为了生存她又不得不去做。通过短短的几天接触下来韩冬了解到,崔淑英这个女人很没主见,而且是那种软弱型的,一旦就此沦陷下去,将是一个没有底的深渊。

         崔淑英纠结了半天,看了看干瘦男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孩子,最终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要再这里好吗?”

         “去我的房间!”干瘦男子大喜过望,点了点头搂着崔淑英上了楼。

         冯水依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她还有最后的一小包压缩饼干,若是给了崔淑英,她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个悲剧,所以她不能,她不是天使,自己都吃不饱了更没有能力去挽救别人,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叹息。

         过了一刻钟,干瘦男子很满意的下来了,一边下楼一边提着裤子。而崔淑英就抱着孩子跟在后面,嘴里塞的满满的,很努力地在往下咽。

         “女人,我这里还有小半包花生米,你要吗?”又是一个男人朝着崔淑英喊道。

         “要。”崔淑英刚咽完东西紧接着说道,刚才的半包豆干非但没有起到填饱肚子的作用,反倒勾起了她的饿意,使她更加饥饿了。

         男人从怀里掏出花生米摇了摇,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别说是小半包了,就连四分之一也不到,但是饥不择食的崔淑英已经注意不到这些了。

         男人将花生米抛向了崔淑英,由于抱着孩子崔淑英没有抓稳,花生米从中掉了出来,她赶紧趴在地上去捡,掉落在远处的一些有人就直接放进了嘴里,而她得到的就更少了。

         趁着崔淑英趴着捡花生米,那个男人大笑着直接从后面扒掉了她的裤子就这么开始了,而崔淑英却在因为得到食物而高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