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岱川其人
        第十二章

         岱晋那番话看似是在交代身后事,看起来是大度地退步,只为了让岱家社稷能得以保全。

         可当了一辈子的皇帝,权术用得炉火纯青。

         有一招屡试不爽——以退为进。

         这招在岱晋临死前被运用得直至巅峰,他想用这招逼岱川永世不得触及那个至高位!

         岱川轻嗤一声,反问道:“岱晋,人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机关算尽一辈子,临死了还在算计不累吗?”

         被岱川的反问弄得一怔,岱晋下意识地反问自己道,一辈子机关算尽太聪明,最后落得这样一幅下场,累不累?

         显然是累的。

         他这些年不累吗,累,很累。

         从父皇手里接下这片大好河山,他的心里就没有一刻轻松过,因为最应该拥有这片河山的主人,不是他是岱川!

         只有岱川是已仙逝的皇后的唯一的嫡子,剩下的他们没有拥有最纯血脉。

         这片江山,是岱川不要,他才能接手的!

         他时时刻刻警惕着自己不能辜负父皇的期待,要让这四海升平,不能让大好河山毁在他的手里。

         可是随着一年年,他的兄弟一个个诡异逝世,他,开始慌了。

         再加上,这么些年他明显感觉力不从心,永州的旱灾,江南的水灾,边界的游牧,无一不在威胁着大殷朝的和平盛世。

         但是一旦尝试了权利巅峰的滋味,没有人能逃脱其中,权利就像duping,一旦沾染便挣脱不了。

         他不但想自己当皇帝,还想长长久久当这人间之主,更想让自己的血脉世世代代地当这片秀丽江山的主人。

         可是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外有内患之下,他只能选择先解决了内忧,剩下的……他只能相信他的儿子。

         岱珏,他会是一个好皇帝。

         哪怕岱川是唯一一个最有资格登上皇位,最纯正血脉的嫡子,他也不能让他成为岱珏称帝路上的绊脚石。

         “我答应你,不会杀你儿子。”

         似乎察觉到了岱晋心中所有的秘密,岱川突然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岱晋闻言,瞳孔紧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岱晋大恫,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十六弟……“”边说着还费力举起右手伸向岱川。

         岱川突然走近,伸出他的手被老皇帝一把握住手,紧紧地拽在手里。

         老皇帝浑浊的眼里似乎含着泪,“谢……”

         戛然而止。

         岱晋费力举着的手慢慢无力垂下。

         这时岱川轻轻抽出被老皇帝握着的手,拿出绸帕仔细擦着那双手,一下一下极致细致,仿佛眼前的老皇帝只不过是睡过去,

         擦完手,岱川微微一松手,绸帕在空中飞舞落在了老皇帝死不瞑目的脸上。

         岱川眉轻折,眼内无波无痕地看着床上的人。

         话真多。

         想着岱川扭头毫不留情地离开龙床的床前。

         他答应了不杀他儿子,但是却没答应不找他的麻烦。

         这世上,他不动手依旧有一百种方法让人生不如死。

         想用这招保他儿子周全,只能说他那老大哥还真是老糊涂了。

         这世上,没有人能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以前是,之后更是!

         这样想着,岱川大刀阔斧地朝外走去,经过太监总管刘全福的时候,淡淡开口子:“皇上驾崩了。”

         刘全福低垂着的脑袋低得更下了,肥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颤颤巍巍应道:“是……是……”

         岱川见状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咸阳宫,在门口时正好和岱珏碰上。

         岱珏没想到会碰到岱川,这个在传闻中极具传奇色彩的男人,哪怕他之前从未见过他,但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再凭借那艳侬绝色的外貌,他第一时间就猜到了眼前人的身份。

         岱珏迟疑片刻后,做了一揖:“小皇叔。”

         岱川却没说话,上下仔细打量了岱珏一眼,眉清目秀眼神中正双目迥然有神,是个好皇储。

         但是相当好皇帝,却还远远不够。

         这么些年他消失那么久,这片皇城下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新鲜物,既然回来了,那他也不打算那么快离开。

         物是人非。

         虽说物景没变,但是人却不是以前那堆人,应该会有新的乐趣……吧

         眼前这小家伙应该能给他带来新的乐趣吧,如果不能,这岱氏江山换人坐坐也行……

         这样一想,岱川心情大好,于是开口道:“你叫岱珏?”

         “回皇叔。”岱珏低着头,但是下巴却微昂,道:“皇侄岱珏见过小皇叔。”

         岱川看着岱珏微昂的下颔,勾唇无声一笑,道:“进去吧。”

         说完便提步离开,却在经过岱珏的时候微微屈身,凑到他耳边低语道:“可惜……你现在进去也见不到你父皇最后一面了。”说完潇洒离开,不顾自己刚刚丢下的话对于岱珏而是是一个怎样的冲击。

         岱珏瞳孔猛缩,耳边似乎还残留着岱川似有还无的轻笑声,内心震动,怎么也不愿相信一直疼爱他的父皇就这样离开了他。

         而此时,岱珏脑海里却不其然浮现出在他很小的时候听过的传闻——

         岱川其人,亦正亦邪,深不可测,宛若妖孽。

         岱珏倏地转身回头看向岱川离开的背影,轻狂疏放,却更有深渊般的魔性。

         而屋内刘全福在小太监们的搀扶下微微起身,不停地喘着粗气,抹了把额上渗出的冷汗,两股战战腿抖如筛。

         岱珏冲进寝宫内,正好看到刘全福这样一幅怂样,不禁怒从胆边起,吼道:“刘全福,我父皇呢?!”

         刘全福好不容易起身又被这一嗓子吼得跪下,“咚”的一声,让听者都觉得生疼。

         刘全福抹着冷汗,道:“太子殿下,请……节哀,皇上……他走了。”

         岱珏一听,如疯了似的冲进寝殿内,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的岱晋,一个箭步冲到床前,腿一软跪在了床前,忍无可忍之下发出一阵撕心裂肺地吼声——

         “啊!!!”

         而与此同时,已经上了马车的岱川却悄悄勾起一抹笑意,倾倒众生。

         希望他的小皇侄能喜欢他给他的见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