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温润如玉
        第七章

         感觉到自己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缪缈抬头看到了一双温润的眼。

         哪怕满是划痕的脸颊依旧不能掩盖来人的俊秀,一双明亮清秀的眼眸炯炯有神地盯着她,若是除去稍显憔悴的脸色和干裂的唇,来者算得上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古代文秀美男。

         缪缈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却被来人打断。

         文宜修紧紧地揽住怀里的缪缈,心中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十分诚恳地道谢:“多谢恩人救命之恩!”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劫后余生的欢喜之感,全然忽视了在他怀里一脸呆懵的缪缈。

         等反应过来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怀抱里待了那么久,缪缈一把推开来人,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文宜修这才察觉到自己刚刚过于孟浪的举动,默默收回悬在半空的手,后又两手合拳朝着缪缈做了一揖,诚恳道:“恩人受在下一拜,今日多亏了恩人秉文才侥幸逃离虎口,自当临表涕零感激不尽。”

         说着文宜修就要跪下行礼,却被缪缈一手硬拦着不让。

         “不用不用。”

         缪缈伸出没有手伤的那只手将人扶起,她之前就看到了这人腿上有伤,要不然他也不会傻乎乎地躺在地上成为老虎的晚餐,现在跪来跪去这人是忘记了自己的脚上的伤吗?

         可即便如此,缪缈还记得,当眼前这人看到见到躲在山丘后的她时,却是一直朝她在拼命地使眼色让她赶紧逃走。

         现在冷静下来,缪缈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把老虎打死,不久前的热血此时已经燃烧殆尽,只留下满腔满怀的后怕。

         说不定,再让她选择一次,她可能会躲在那个小丘背后,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被野兽吃掉。

         眼下这一切,都将变成未知数。

         然而不管怎样,现在她已经把老虎打死了,虽然救了一个人但自己的手却受了重伤,而眼前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也是一个伤员。

         老虎是死了,但留下了一大堆麻烦事给她。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叉戟,缪缈正头疼着的时候就听到了熟悉的系统提示音——

         【叮!虎口救人,获得功德点+1000,经验值+1000.】

         【叮!宿主自行研发出【海神三叉戟】的其他功能——献祭·海之怒。奖励宿主十点魅力点。】

         缪缈眼睛亮了亮,想不到救人系统给的奖励那么多,看着一千点功德点,缪缈莫名觉得腰板挺得更直了。

         不过,十点魅力点又是什么鬼?

         【叮!魅力点可以提升宿主个人数据哟~O(∩_∩)O】

         咦……这东西感觉没什么卵用,还不如功德点呢。

         【叮!魅力点可抵换成功功德点,魅力点:功德点=1:100,宿主需要兑换吗?( ̄O ̄)ノ】

         额,还是算了……因为我丑所以拒绝,谢谢。

         这十点魅力点她还没想到怎么用,但是眼下的耽误之急不是系统那点幺蛾子,而是面对眼前这个一脸温和笑意的男人,她……能不辞而别吗?

         文宜修似乎没察觉到缪缈眼里的抗拒,低头发现了缪缈右手臂的伤口,皱着眉道:“你的手臂受伤了。”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二话不说一瘸一拐地往树林深处走去。

         看着那人莫名离开的背影,缪缈这才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可这一看不得了,她的整个右手从肩膀到手肘被幼虎的利爪划出几道口子,其中一道甚至深可见骨。

         嘶。

         缪缈倒吸口冷气,伤口已经痛到麻木,整个右手臂已经失去知觉,如果在现代这种伤口她到不担心,但是在无论什么都落后的古代,她能不能保住这条小命都是个问题。

         想到这缪缈心里一阵凉意,早知道就不救人了,现在说不定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这样想着,远远就看到文宜修拖着病腿步履维艰地朝她走来,手里还拿着一堆不知名的植物。

         等文宜修走进,缪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文宜修微微抿唇一笑,及时整个人狼狈不堪可眼底的温润却丝毫不减,拿起手里的草药,一派文气认真地为她介绍道:“这是我之前在林子里发现的黄花地丁,黄花地丁的叶子对外伤有奇效。”

         说完,将一株黄花地丁的叶片放进嘴里嚼碎后,再小心将它敷到缪缈手臂上的伤口处,期间动作轻柔细致,眉宇间一片沉静。

         “咦?”缪缈看着文宜修手里的蒲公英,她没想到路边常见的蒲公英还能止血,不由好奇问,“你怎么知道?”

         “嗯……”文宜修微笑抿着唇点头,笑眼里含着柔波,耐心解释道:“家母久病缠绵床榻,秉文便对医药方面上心了两分。”

         缪缈视线牢牢盯着正在为她敷药的文宜修,发现他虽然灰头土脸但是难掩脸上俊秀的五官,现在认真专注为她敷药的时候,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温柔内敛的气质。

         好……好温柔啊。

         文宜修似乎察觉到对面人炽热的眼神,抬起头看向缪缈,迷惑道:“恩人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缪缈下意识摇摇头,想到了什么开口道:“你不要叫我恩人了,我叫缪……”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名字太过女性化,和她现在的身份不太相符,缪缈顿了顿继续开口道:“我叫缪大喵,你不要再叫恩人了,直接叫我名字吧。”

         文宜修嘴里嚼着黄花地丁的叶子,闻言眉眼一弯,将嘴里嚼碎的蒲公英叶子轻轻吐在手上,低头看向眼巴巴看着他的缪缈,张嘴温温润润地喊道——

         “大喵。”

         缪缈闻言却低下了头,耳根子上悄悄漫过一丝粉红,她没想到自己随口乱编的名字从眼前这人嘴里说出来那么好听。

         以前她不信有儒家所说的君子大义,可眼前这人却是堪称色思温、貌思恭的真君子。

         君子怀德,温文如玉。

         在上好了药后,文宜修又找来了她认不出名字的带状植物,细细将药连着她的伤口裹住。

         待忙完了这一切后,他才微微松了口气,眼底却升起一抹忧色,看着缪缈手臂上的伤,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该怎么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