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文家宜修
        第十章

         历尽千辛万苦,缪缈跟着文宜修一步一步终于抄小路到了永州城门口。

         经历千山万水,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大门,可耳边却不适宜地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叮!宿主使用【身高定制包】,倒计时2:59:58】

         累无爱……

         因为是黑户,所以缪缈跟在文宜修后面小心翼翼地进了城门。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永州城和她之前想象的古代城镇完全不一样。

         没有四处叫卖的小贩,四周的店铺零零散散地开着,街上偶尔飘过三两只面黄肌瘦的行人,整个永州城内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

         夏风寂静地卷起地上的黄沙,给眼前的永州城蒙上一层薄纱,灰蒙蒙地让人一眼看不到明亮。

         缪缈低着头跟在文宜修身后,时不时悄悄抬头左看看右看看,周围的行人没有一个人向突然出现在城里的他们看去一眼,每个人似乎都是行尸走肉,摇摇晃晃地走在大道上不顾生人。

         文宜修似乎对眼前这一幕见怪不怪,闷着头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绕过大街进入小巷,左拐右拐后终于找到了在一家破旧的房屋前停下。

         似乎走到这,文宜修才微微安心,重拾脸上温润的笑意,回头对身后的缪缈说道:“大喵,你在这永州城举目无亲,不如将就着在我家住下,边等你父亲边养伤,你看这样可好?”

         “啊?……”缪缈不察文宜修突然的开口,愣怔片刻后点点头,道:“那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大喵是秉文的救民恩人,秉文感激你还来不及。”没等缪缈说完,文宜修立即开口打断她的话,指着他们面前房屋,道:“这里便是寒舍,希望大喵不要嫌弃。”

         缪缈连连摆手,说道:“不会不会,秉文兄能收留无家可归的我让我在你家暂住,我心中已是十分感激,怎么会嫌弃呢?”

         文宜修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女人的尖锐的叫声——

         “宜修,你回来了?!”

         听到屋内的喊声,文宜修收起脸上的笑意,看着从屋内冲出的女子,无奈地看着她急忙忙冲到他们面前,不停地上下打量着文宜修。

         女子情不自禁牵起文宜修的手,前前后后仔细打量,发现文宜修身上并无明显伤口,终是松了口气,才埋怨道:“宜修,你可担心死我们了!”

         女子看起来不大,估摸也就二十左右,身着几处小花的浅色粗布衣,头上仅用一块碎花布巾挽着发再无其他装饰,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平民妇人。

         缪缈猜眼前这人可能是文宜修的妻子,毕竟古代人结婚早,文宜修看起来二十左右,以他的年纪在古代生儿育女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是以缪缈悄悄后退一步。让这对小夫妻有说话的空间。

         文宜修轻轻扯下女子略微粗糙的手,无奈地笑道:“云姐姐,让你担心了,有什么话我们进屋去说吧。”

         云娘闻言点点头,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刚刚的孟浪行为,微微不好意思地侧头,却发现了站在他们身后一脸好奇看着他们的缪缈。

         云娘看着文宜修身后的生面孔,不禁好奇开口道:“宜修,这位是?”

         “云姐姐,这是我的救命恩人。此时说来话长,我们进屋再说。”文宜修回头看向缪缈,微微笑道对她说:“大喵,我们进屋吧。”

         “哦……”

         缪缈顶着云娘好奇的眼神跟着文宜修进了屋,一进屋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破。

         堂屋破旧不说,窗牖脆弱得彷如一阵风就能吹散,院内的花花草草蔫不拉几的耷拉着,角落里散落着厚厚的一层灰。

         似乎也知道自家的环境不尽如人意,文宜修的耳根悄悄红了,对站在堂屋前的缪缈说道:“大喵,跟我进屋吧,屋外……屋外也没什么好看的。”说完便悄悄别过头,不看缪缈。

         缪缈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礼,赶紧开口道:“秉文兄,我们赶紧进屋吧,外面热得慌。”

         这时,云娘走到两人跟前,对文宜修道:“宜修,你既然回来了就先去看看娘吧,你消失那么久,娘……娘她一直很担心你。”

         听到这,文宜修脸上温润的笑意消失殆尽,悄悄紧了紧拳头,突然低下头往屋里冲,云娘见状也不管身旁的缪缈也跟着进去,缪缈见两人都进去了,犹豫再三也跟了上去。

         却没想到,缪缈跟着两人走进其中一间屋,却看到文宜修低垂着脑袋跪在床前,而躺在床上一脸蜡黄色的老妇人正捶胸顿足,撕心裂肺地喊道:“文宜修啊宜文修,你是我们老文家的独苗苗,若你有什么意外让我九泉之下怎么有脸见你的爹?!”

         文宜修瞬间抬起头,哀道:“娘……”

         老妇人捂着胸口大喘气,狠狠道:“你还当我是你娘?你还当我是你娘就不应该跑到城外那片虎林里取水,哪怕我渴死饿死病死怎样都好,可就是不愿看到你有任何的闪失啊!”

         文宜修紧紧抿着唇,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云娘站在一旁默默抹泪,却不敢出声帮援,若是文宜修有丝毫闪失,她们这一家老弱病残也算是没了丝毫盼头,在这乱世之中还不如一刀了解自己算了。

         缪缈听到这便悄悄退了出去,接下来大概是别人家的私事,她不好再细听。不单从这只言片语中,她约莫就能估计出事情的大概起因经过。

         在这乱世之中,无论当权者怎么折腾,最后受苦受难的还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

         无论在什么时候,活得最不容易就是老百姓。

         而她不知道,在遥远的京都,有人快马加鞭赶到了那朝代更迭的权利政治中心,正准备掀开殷朝历书崭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