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第 29 章
        第三十章

         缪缈跟着岱川上了那辆熟悉的马车,一上车缪缈就装死地蹲在角落里思考人生。

         岱川倒也没有管上车后缪缈如何,反正知道她小家伙自娱自乐也能玩好久后,岱川便坐在一旁回想起刚刚听到的消息——

         小皇帝摆架出宫,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到汉口祭祀求雨?

         简直笑话!

         若是祭祀求雨真有用,那么他那没用的爹早就这么做了,刚刚坐上那个位置就想一步登天。

         愚蠢!

         岱川就算在心中对他那小侄子有十万分的不满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一分一毫,缪缈缩小小的角落里看着面前的岱川,完全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天生带笑的唇,就算没有在笑别人看了也会觉得岱川每时每刻的心情很好。

         可是越是这样缪缈越是害怕,怎么可能有人不会生气不会愤怒不会悲伤?

         岱川这样越让人猜不透缪缈越不敢在他面前放肆,虽然岱川现在好吃好喝地招待她,更是对她出奇的温柔。

         哪怕这样,缪缈还是冷静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岱川对她不过是一时兴趣,若是这份兴趣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褪去,那么等待她的将是不可预料的黑暗未来。

         想到这,缪缈从来没有那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一定要逃出去。

         逃出岱川的手掌心。

         岱川不知道身旁看似安分的小东西在刚刚那一刻更是坚定了离开他的决心,于是岱川伸出手朝角落里的缪缈而去。

         突然被悬在空中,缪缈整个人都是懵圈状态,待她反应过来,她已经在岱川温热的手掌心了。

         他!喵!的!她!一!定!要!变!大!

         变小后简直都没有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缪缈表示就算是袖珍版的人,也是有尊严的,怎么可以像狗一样挥之即来召之既走呢?

         岱川扯了扯小东西那头细软乌黑的长发,因为没人打理,所以缪缈也就一直让它垂在脑后,可谁知却勾起了岱川莫名的兴趣。

         岱川将缪缈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她背对着自己,不知从哪个角落抽出一条粉嫩嫩的小发带,一把抓起缪缈的乌黑长发就认真帮她织起了小辫。

         嘶!

         缪缈倒吸了口冷气,真痛!

         缪缈悄悄地往前挪了挪,动作里充满了抗拒感,岱川见了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下手的时候特地敛了劲,放轻了动作。

         岱川一下一下迅速地帮缪缈打理好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头长发被编成了一条又长又粗的麻花辫。

         缪缈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脑袋上新出炉的水油油的大麻花,在心底冷漠一笑……

         呵呵。

         岱川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心情大好一路上对缪缈格外地“兴致高昂”。

         这种兴致在缪缈看来就是岱川的恶趣味——

         缪缈跪坐在岱川的大腿上,上半身朝后弯成半圆弧装,双手撑在大腿上微微一用力,上半身像弹簧一样弹了回去。

         可没等缪缈喘口气,岱川的大手又朝她面门伸来,岱川微微一用力缪缈又像不倒翁似的朝后倒去。

         这他妈的是什么恶趣味?!

         缪缈又做了个跪下腰,好在从小练舞的柔韧性好,不只是错觉还是其他,缪缈觉得她现在就算是让她站下腰也不费力。

         这说明……她柔韧性变好了?

         岱川发现他手里的小东西不但娇小,身体还特别柔软,这一发现让岱川漫漫的赶车路上又发现了新乐趣。

         呐,路上不再无聊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