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第 33 章
        第三十五章

         缪缈自从被岱川“善意的提醒”后,就一直蔫不拉几地乖乖躲在一旁的桌角,不声不响地观察着岱川,看着他一本接一本地换着手里的案卷,她却不知道他到底一直在忙什么。

         这一路奔波,一直悬着的心在有规律的卷轴震动声中渐渐落下,缪缈的眼皮越来越沉,趴在岱川那张散发着幽香的黄花梨木案桌上昏昏欲睡。

         岱川听到身旁细小的呼吸声,侧脸看向已经睡过去的缪缈,小心将她捧在手心里,生怕他一失手将手心里的小东西给折腾没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宝贝,他可舍不得放手。

         将小人放进她的拔步小床上,随手拉上被子帮她盖上,岱川就转头处理自己的事情了,这段时间以来,小皇帝似乎没什么动静,好像只是单纯为了求雨而来,也没见什么人更不要提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了。

         他岱家人从不缺心机,就怕有心机没耐性,好比坐拥天下瑰宝却没有开启的钥匙,这一点,小皇帝做得十分不错。

         耐心等待熬出来的花朵,势必会让人惊叹痴迷。

         就好比,某个突然出现的小东西。

         想到这,岱川眼里乍起风云,天下之大,可能勾起他兴趣的东西却是少之又少,好不容易出现这样一个小宝贝,他不急。等,之后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缪缈不知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岱某人的变态程度又上升了一个等级,她自认为装哑巴糊弄过去了的事情,根本不像她想的那样,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收纳在眼底,只是某人闭一只眼又半阖一只眼罢了。

         总之,到了渭城之后,岱川就没有再出去一步,每天呆在房里除了看书就是……折腾她。

         “小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缪缈装死。

         “不说?”

         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缪缈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尾椎升起一股悚然的害怕,像是炸毛的小兽浑身顿时紧绷,指甲盖都不自觉地泛白,好半响才从嘴角挤出一抹笑,从牙缝里蹦出一声——

         “喵~”

         她发誓她真的不是有意卖萌,可不自觉地抵在脸颊旁的右手闹的是哪样?!

         “呵……”

         岱川收回那张俊脸,笑得无比风光潋滟,眉角似乎沁出些许泛着些许晶光,浑身没有骨头似的倚在椅背上,脸上荡漾着媚色无边的春qing,丝毫都看不出这是刚刚对他散发着无边威压的男人。

         缪缈生无可恋,都说女人的心思好比海底针,那么岱川的心思就是海里的浮游生物,谁特么都找不到!

         等岱川笑够了,顺手捻起一脸麻木的缪缈放在手心,心情大好地喊:“喵喵?”

         缪缈:……

         哪怕心底再嫌弃,缪缈却还是伸手握拳抵在脸颊旁,转转手腕眨巴大眼睛实力卖萌.

         “喵~”忍!

         “喵喵。”男人似乎还喊上瘾了,开口声线优雅迷人低下头对着缪缈又喊了一句。

         “喵~!”泥垢了!

         “喵喵。”

         “喵……!!!”你特喵给我适可而止!啊呸!才不是喵!

         “原来你的名字叫喵喵。”

         缪缈呵呵一脸,却还是认命地点点头,他到底从那里推出来她叫喵喵的:)

         岱川似乎认定了她的名字就是喵喵,自从那天经过一番和(jing)谐(hun)友(kong)好(he)的问话后,缪缈发现她的生活更杯具了。

         书房里——

         “把桌上的案牍拿过来。”

         缪缈一脸傻白甜。

         岱川微笑:“喵喵,嗯?”

         那一声意味不明的嗯成功让缪缈打了个激灵,却还是想装一装傻,毕竟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她这样的小身板真心不适合做这样的体力活。

         岱川诡谲一笑,轻声呢喃,“我忘了,以你的小身板估计也拿不动这些……”

         缪缈狂点头。

         岱川粗暴地捻起缪缈背后的衣襟将人直接丢进盛满了墨汁的砚台里,砚台已经用墨锭磨出墨水了,黑乎乎的一片远远就闻到了一阵清新的墨香。

         可无论砚台里再怎么香,缪缈都不愿意碰它一下,更何况现在是岱川这个死人居然把她直接丢进了砚台里!

         缪缈半身都浸在墨汁里,好几滴墨飞溅到脸上,只是墨水没在脸上停留多久就往下滑,而她的脸颊上只留下几道轻轻浅浅的墨痕。

         岱川眼底暗芒一闪,看着那张素白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升起几抹嫣红,刹那间那张脸顿时生动起来,好像静止的大戏动了起来,而不是没有生机的安静。

         “重活你干不了。”岱川若无其事地起身拿起桌上的案牍放在手心里,看着怒目横视他的缪缈,“那你就身、体、力、行地帮我研磨吧。”

         缪缈微怔,身体力行?

         岱川看似是专心地看着手里的案卷,随口道:“据说人温研磨出来的墨堪称极品……”

         缪缈嘴角微抽,幺蛾子真他喵的多,岱川这个死变态,一会不折腾就不好过!

         想归这样想,缪缈还是认命地听话地研磨,一把脱掉了脚上素纹嵌大东珠的小鞋子,在砚台中心立起脚尖开始转圈。

         她在舞团里首席的位置,其中有一项评定就是原地转圈,在规定的圆圈内转圈,她是舞团里转得最多最稳以及……最优美的那个人。

         缪缈在墨盘中随意地转圈,有意无意间溅出了一桌子的墨汁,那墨水有几滴溅到岱川的附近,缪缈装作不知道,在墨盘心里玩的不亦乐乎,看也不看岱川一眼。

         岱川手背上被溅了一滴墨,只是那滴墨不堪重负,迅速滑下了他毫无瑕疵的手背,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尽数落在了书桌上。

         看着在墨盘心里玩得开怀的缪缈,岱川沉默片刻,又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宗卷,大有放任缪缈大闹天空都无所谓的的诡异偏宠。

         缪缈什么都不知道,还在用生命转圈,专心地帮岱川好好“研磨”。

         前提是忽略周围的一片狼藉的话。

         等孔甲再进来的时候,看到岱川书桌上不堪入目的桌面,再看了看坐在砚台上半身都是墨水的缪缈,按捺下心中的讶然走到岱川身边,等待他开口。

         缪缈气喘吁吁地坐在砚台上,脚下是极其珍贵的龙香锡金墨,脸上是歪歪扭扭的墨痕,些许凌乱的头发黏在额上,红扑扑的小脸蛋是得逞之后的得意。

         还真别说,这样一闹后整个人身心舒爽,就连看岱川都顺眼了那么一点。

         岱川终于抬起头,看了眼眼睛发亮炯炯有神盯着他看的小东西,丝毫不在意极其难得的龙香锡金墨被这样白白糟蹋,只是看向令嘉那脏兮兮的小脸蛋,皱了皱眉,“脏死了。”

         缪缈一脸懵然,孔甲不愧为全能型人才,听了岱大、BOSS的话,悄无声息地下去,再上来的时候将缪缈的专属洗具提了上来,将她小心拎进装了花瓣的小木桶里后,还贴心地替她拉上了木桶周围的鲛纱,再以极快的速度将桌上的狼藉整顿一新,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在这过程中,岱川一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只是总能听见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时不时拍打水面的水花声,还有舒服的喟叹声,声声入耳扰人清净。

         岱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孔甲注意到了假寐的岱川脸上的不虞,手下的动作放得更轻了,跟在身边主上那么久,他知道主上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身旁的杂音,哪怕只是一滴水珠落地的声音,在主上的耳朵里无异于震天响的噪音。

         孔甲手下的动作越快了,最后出去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向那个被层层名贵的鲛纱围住的那块禁地,无声地叹了声,以往任何惹了主上的结局果都不怎么好,那个娇娇小小又十分神秘的小家伙最多只能自求多福了。

         孔甲退出去后,岱川微蹙的眉头倏地松开,睁开眼看向噪音的来源,从椅子上起身朝着缪缈所在的方向走去。

         “唰——”

         层层鲛纱被人粗暴地撕裂,岱川居高临下地看着在木桶里玩的不亦乐的缪缈,眼里的寒意似乎能凝出冰渣子。

         缪缈呆若木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低头看了看自己一马平川的前胸,几乎是下一秒,立刻抱住胸口埋进水里,嘴里喊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啊!!!”

         岱川看着水里的小东西一系列的反应,微微眯起了眼睛,沉声道:“你很吵。”

         缪缈心底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她洗澡洗得好好地谁能想到岱川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刚刚的举动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好在她变成拇指姑娘之后,不单单是身高变小了,就连胸口前的那二两肉也变没了,不然岱川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几乎是把她看光了。

         可突然间,缪缈想到似乎还在绕梁她的尖叫声,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默默将脑袋埋进水里,似乎这样就能躲过头顶那人犀利的眼光。

         好在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岱川意味不明地轻嗤一声,眼神盯着埋在水里的缪缈凝视片刻后才转身离开。

         缪缈缓缓从水里抬起头,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岱川临走之前留下的轻嗤声,下意识地低头,一张小脸突然一瞬间爆红。

         岱川你个死变态!

         ps:抱歉,我回来晚了~

         我会尽量保持日更~

         我不开新文,暑假主力更这篇~

         宝宝们挥挥手让我看到泥萌吧(*/w\*)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