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我回来了
        第二十四章

         缪缈之前中了chun药的那种混沌感却渐渐消失,虽然不知道这个顶级洗髓丹到底有什么其他作用,但是眼下只要能将她的chun药化解了那么也花得值!

         而就在缪缈暗自开心的时候,在医馆后院一袭红衣飘过,就听到院内一阵幽深淡淡的声音——

         “送个男人去后院。”

         此时服用完了洗髓丹的缪缈却不知道岱川正准备给她准备一份大礼,解决了燃眉之急,缪缈正在暗搓搓地准备策划着离开。

         这时从窗户外微凉的夏风送来阵阵药香,缪缈脑门间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之前送文宜修母亲的时候她便是在仁心堂见到了岱川……

         这么说来,她可以大胆猜测下……这里就是她之前待过的仁心堂!

         如此一来……在她变小后,如果她找到了文宜修的话,她就可以跟着他离开这个龙潭虎穴了。

         这样想着,耳边传来系统熟悉的声音——

         【叮!宿主生长包时限倒计时——5、4、3、2、1】

         终于,等来了生长包的最后倒计时,缪缈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回神后发现自己刚刚躺的那张床现在对于她而言是无比的巨大。

         缪缈从堆在一起的侍女服中钻出来,回头看了眼刚刚穿在身上的侍女服,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庞然大物。

         简直神奇!

         刚刚还穿在身上的衣服现在对于她而言就是庞然大物,好在她此时身上穿着的如意锦服随着她身材变小耶变小了,不然她就要裸ben着逃出去。

         回头最后再望望床上的一堆衣服,缪缈倒也没有留恋,毕竟此地不宜就留尽早离开为好。

         如此一想,缪缈赶紧收回目光,迈开小短腿朝着床柱子走去。

         之前一两步的距离现在成了鸿沟,缪缈小跑到床柱旁,双手抱住对于她而言粗大的床柱子,慢慢滑了下来直至安全落地。

         缪缈抬头看了眼高床,不禁嘘一口气,要是中途臂力不行不小心松了手那她可就非死即残。

         可是……她的臂力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来不及细究缪缈落地后赶紧跑向一旁的小角落,沿着墙壁离开房间。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缪缈从合实的门边上的小缝里钻了出去。

         此时的缪缈不知道,在离她房间的不远处有一个男人正朝着这边走开,而且……来者不善。

         就来缪缈离开房间没多久,禁闭着的木门被人从外推开,来人一进屋就发现了房间内空无一人,只留下床上一堆软塌塌的衣物。

         不好,人逃走了!

         来人当即转身走到门外,从怀里掏出一个造型奇特的小笛子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可奇特的是,笛子吹出来确实没有任何声音,可男人依旧拿着笛子在不停地吹。

         不久之后,从走廊一头走出一红衣男子,男子面容普通全身唯一亮点就是身上的红衣,即便如此,在门口吹笛的男人一见到来人后立即单膝跪地,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来人一眼。

         岱川没多看跪在地上的男人一眼径自走进屋内,第一眼就看到床上那堆半旧不新的侍女服。

         岱川走进发现衣物堆放的位置有些奇怪,伸手在衣服上方随意拂了两下,敏锐地察觉到了衣物上残留的余温。

         应该刚走不久,但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

         着实有趣。

         岱川微微扬唇开口低声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说完转身就有人应声去找失踪的缪缈,但是这一切,还在草丛里狂奔的缪缈却不知道。

         这一路上,缪缈一路奔跑朝着她也不知道的方向跑去。

         可奇怪的是,这一路跑了那么久,她都没有一点点体力不支的兆头。

         这让缪缈不禁有些奇怪,毕竟她现在是小矮人的形态,跑了那么远一段距离居然还不觉得累,这就有点奇怪了。

         【叮!宿主素质全面改造,体能优化中……】

         什么鬼?

         听到脑海里传来的系统提示声,缪缈停下脚步问系统:“囧囧,你到底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叮!【混沌洗髓丹】具有美体纤骨、洗髓锻筋等神奇功效,会将宿主体内的污秽废物渐渐排出体外,此过程时间延续至宿主生命体消失。】

         【此过程时效为永久。】

         缪缈听了系统的话呆了好半天,之后才慢慢品味出其中的三分味——也就是说,她吃掉的这颗洗髓丹可不是书里面烂大街的货色,洗髓伐筋这个过程是持久性一直伴随到她老直至死去。

         难怪她还说,怎么她吃下洗髓丹后没有书上面写的那种出一身黑泥把体内的毒素排出去,原来是因为她吃下的洗髓丹是极品,其中奥妙还等着缪缈自己体验。

         弄清楚了这点,缪缈放在悬着的一颗心迈开腿朝着前方跑去,万幸的是,缪缈前进正好就是仁心堂的前院,在各种草堆树木的遮挡下,缪缈这个路痴居然顺顺利利地靠着两条腿跑到了前院。

         缪缈抹去额上渗出晶莹的汗珠,发现自己到了之前来过的医馆前,左顾右盼发现周围没有任何新动静,缪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进了屋下,从门脚边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好在医馆此时没有闲人,缪缈左藏右躲终于找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老太太。

         看到躺在病床上安详地睡着觉的老太太,缪缈快步走到床前,看到老太太的鞋子想了想钻了进去。

         不过半响,缪缈便又从鞋口钻了出来,趴在鞋沿上大喘气——谁能想到老太太有脚臭,她刚刚钻进去差点熏死了!

         无奈之下,躲在鞋子里这个计划以老太太的脚气告终,缪缈默默爬上床柱子悄悄躲进了老太太满头长发里,好在她身材统共也只有三厘米,这么一来,悄悄躲好不动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除了头顶这个盲区,缪缈也实在想不到还有哪里能藏人。

         就在缪缈刚刚藏好身后,房门就被从外打开,文宜修身后跟着云娘最前面带头的是一个年轻的药童子。

         三人一起进屋,药童子走到老太太床前伸手握了一下老太太的手腕后便对身后的文宜修说:“文秀才,你娘已经没什么大碍,这样一来你可以尽早将人带回去好好休养吧,毕竟……在这里占一个房间养病花销着实太大。”

         文宜修闻言垂在身旁的手在袖子里紧了紧,微微低头谁也见不到他的神色,半响之后才哑着声音开口道:“好。”

         文宜修说完朝面前的药童子微微点头,越过药童走到床前轻轻将老太太抱起后径自离开了这间屋。

         云娘见状微微朝药童点点头后跟着文宜修离开,留在床头的药童看着文宜修离开的背影微微摇头,低声道——

         “时不待人……”

         文宜修微微抿着唇抱着老太太,却不料在门口突然被一红衣男子拦住去路。

         岱川紧紧盯着文宜修怀里的老太太,深色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