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第 31 章
        第三十二章

         岱川大发善心,将在岸边眼巴巴看着他的缪缈拎进水里,难得体贴地想到了那么热的天也让小家伙玩玩水。

         可是谁能想到,刚刚还趴在他手心里安安分分的小东西,突然纵身一跃往水里一跳。

         不见踪影。

         岱川一挑眉,看着刚刚缪缈消失的湖面,水面上的波纹泛起微微涟漪后又瞬息消失。

         一如那个小家伙,在他平静的心湖搅起涟漪后又悄然离开。

         他会那么轻易让人离开?

         做梦。

         好不容易找到的乐趣,岱川一时半伙还不想让那个小东西离开。

         岱川看着宁静的湖面,微微沉声道:“玩够了?”

         声音微挑好似带着无限宠溺,仿佛缪缈刚刚的举动只是再和他玩闹。

         缪缈躲在湖里随手抓着一棵水草终于不再随水漂流,她之前在国外学过潜水,和潜水教练学了一招在水里憋气的技巧,虽然比不上戴上氧气瓶但是也比常人在水底憋气憋得久。

         但她却不小心忽略了自己的小身板。

         蒲一入水,缪缈就差点被暗流冲得老远,费劲全身的力气才抓住水里肆意生长的水草,这才微微稳住自己的随水飘荡的身子。

         因为她没游到湖底,于是乎岱川那半带着威胁的语气缪缈听了个正着。

         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离开岱川,她现在自投罗网的话那就是个傻逼。

         岱川凝神听了好一会却没听到其他的声响,勾唇一笑,靠在岸边不慌不忙地闭目养神。

         缪缈呆在湖里却是有些呆不住了,可她又不敢松了水草随水流而下,要知道这湖底随便来只鱼都能一口把她吸进肚里。

         再加上系统一直迟迟没有声响,天知道要离岱川有多远系统才能不受他的干扰正常运行。

         缪缈不知道,于是手里紧紧地拽着那根水草。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缪缈的涨得通红,一不小心吐了口气,刚用手捂住嘴后,缪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串气泡飘然而上。

         无力阻止。

         岱川靠在岸边看似闭目养神,实则是在竖起耳朵听湖面的声音。

         实则这一串小气泡确实不能引起他的注意,但是同一方向接连几串的气泡却让岱川不由勾起了唇。

         缪缈捂住嘴的手越用力,从她手缝里飘出去的气泡就越多。

         她要坚持不住了,岱川那个死变态应该走了吧。

         毕竟都那么久了。

         缪缈松开捂住自己嘴的手另一只手松开水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水面上而去。

         近了近了。

         缪缈用力一蹬,悄悄露出一个小脑袋在水面上,像是失水的鱼儿张大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待她微微缓过劲来,缪缈随手一抹自己脸上的水睁眼一看面露惊恐的神色——

         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这个好整以暇环胸抱拳看着她的男人为什么长得那么像岱川!

         “玩够了?”

         岱川状似十分好脾气地开口问,脸上挂着颠倒众生的微笑。

         缪缈心里心痛万分,她还真以为岱川这个最没耐心的人已经走了,这才敢从水里出来。

         她要是知道岱川居然这里,她就是宁愿随水而流走也不愿意再被他抓走了啊!

         心累无爱。

         缪缈被岱川那脸诡异的微笑吓得不敢说话,别的不说,她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事绝对没完!

         缪缈没说话,只是在水里脚用力一蹬朝着岱川快速游去。

         这湖水不深,尤其是他们就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对峙着,水面刚刚到了岱川的腰际,在水波的调戏下,岱川完美的人鱼线若隐若现。

         缪缈闷头朝着岱川游去,原计划是准备抱大腿好好装装可怜卖卖萌,以求岱川不虐杀之恩。

         但是!

         缪缈游着游着正好撞上一个软软热热的东西,她眯着眼游着下定决心做一个狗腿子,趁着岱川对她还有点蜜汁兴趣的时候,紧紧抱好岱川的金大腿以求抵消了刚刚她准备逃走的事实。

         缪缈咬咬牙关,双手往大腿上一抱,此时水波正好褪下,将缪缈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空气中。

         缪缈管理好表情“刷”地一下抬头眼巴巴地看着岱川,眼里尽力展现着自己的可怜与……愚蠢。

         咦?

         为什么她看岱川的角度有点奇怪?

         不偏不倚、正正好好一抬脸就面对岱川那微沉的脸。

         缪缈倏地低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双手双脚环抱着的……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个。

         缪缈此时脑袋有点懵,手脚并用微微地用力,察觉到自己环抱着的“粗柱子”微微一跳,隐隐有龙抬头的趋势。

         我了个大擦!

         缪缈赶紧一松手,双脚冲着岱川不知哪处用力一蹬,人如同飞离的箭矢弹射而出。

         随后躲在远远的地方一脸“哔了狗”的表情看着岱川,那脸色活脱脱就像是被人占了便宜的黄花大闺女。

         而岱川的脸色在缪缈那用力一蹬后更不好了,脸色阴沉得似乎能滴水,看着缪缈那一脸惊恐的表情,岱川突然勾唇一笑。

         小东西,似乎懂得蛮多的。

         缪缈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点什么,她现在脑袋里不停地被刷屏——

         她碰了岱川的小弟弟!

         她抱了岱大人的小兄弟!

         她……踢了大BOSS的宝贝棍子!

         呵呵……哒。

         虽然以前在国外的时候,过寝室生活的时候,外国妹子不知出于什么,总想将一脸禁欲系的缪缈破功,对与让缪缈和她一起看爱情动作前有着一种蜜汁执着。

         外国妹子总是喜欢将她的珍藏分享给她看,但是缪缈草草地看过几部后就没兴趣了。

         毕竟,影片里的外国男演员有着让她接受无能的大器,缪缈表示敬谢不敏。

         可是,她刚刚摸得小岱川,好像也小不到哪……

         啊呸!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而是她该怎么解决眼下这个尴尬的局面,岱川不会一怒之下把她捏死吧……

         缪缈浑身一抖,抬起脸一脸纯真软萌地看着岱川,眨巴眨巴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岱川。

         岱川勾唇危险一笑:“小东西,你不觉得现在这幅表情……有点晚了么?”

         缪缈被piapia打脸,可依旧装傻不停,脸上一脸无公害的表情看着岱川。

         岱川缓过劲来倒也没有抓着刚刚的囧事不放,而经过刚刚这么一闹,岱川也没心情追究缪缈的“失踪”,随手将人捻在手里就上了岸。

         这一次树林湖底游的闹剧也不咸不淡地落幕了。

         缪缈折腾了一回最后还是回到了岱川的手掌心,缪缈强烈表示不服!

         岱川换好衣服后回来就看到躲在角落里默默画圈圈的缪缈,微微一笑后坐了过去,在她身后慢悠悠地开口:“是不是在后悔?”

         缪缈一吓,回头看向来人一脸的不怀好意,赶紧摇摇头没说话。

         岱川这个人精,随便说句话里的含义都格外耐人寻味,她要是应下就是脑子有坑。

         这边缪缈装傻充愣,岱川见了也没打算缪缈这么轻易地开口,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和小家伙慢慢玩,但是做错了事情还是要给予惩罚。

         不然下次她又犯了这个乱跑毛病的话,他可就不会那么轻易地一笔带过了。

         “小东西。”岱川出声,“下次你再敢乱跑,小心我打折你的腿,让你再也跑不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却不由让缪缈菊花一紧,她就知道岱川没那么简单就轻轻掀过,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缪缈嘿嘿一傻笑,岱川见了不由眉角一挑,这小家伙装傻装上瘾了,只是若是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话,就不要怪他了……

         “小家伙别装傻,我知道你的听得懂。”岱川伸手戳了戳缪缈的脑袋,看着她盘腿坐在地上小脑袋被他戳得一晃一晃的,道:“下次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缪缈一颤,嘴角的傻笑都笑不起来了。

         下次……她就是不成功便成仁!

         所以若是没有万无一失的准备,她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岱川身边为好,先降低他的警惕心再想办法逃出去。

         不然的话……她怕哪天这个大变态心情不好,她的小日子也就到头了。

         不行不行,跟在一个定时炸弹身边,缪缈表示自己眼前的耽误之急就是——离开岱川!

         岱川不知道缪缈小脑袋里在想什么,但是若是他知道缪缈脑袋里在想什么的话,说不定也不会在意,顶多就是勾唇妖孽一笑——

         小东西想逃就逃,若是能逃出他身边隐藏在暗处的天罗地网也行,大不了让小家伙在外面玩会反正最后还是会……被“请尽快”回来的。

         好在缪缈不知道岱川的想法,不然她说不定一联系上系统的话,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兑换毒药把岱川这个妖孽毒死最好。

         省得他为害人间。

         不过缪缈现在不但不知道岱川心里的想法,甚至于连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都不知道是哪里。

         只知道这一路,孔甲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渭城。

         缪缈在车厢内过得天昏地暗,时不时和岱川斗斗智,虽然最后都是以她失败告终。

         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这可让缪缈憋屈了好久,但是大变态当前,缪缈是能时刻警惕着不能说话,甚至每天自我催眠,弄得她几乎差点也以为自己是哑巴了。

         可虽然憋屈,但是这个哑巴缪缈还是得当下去。

         不然岱川是不是地出招,她要是一开口的话,连去年她穿什么底裤都会被岱川给掏出来!

         岱川这个心机婊,每天把她当猴子刷就算了,还时不时地突袭让她开口说话。

         她才不上当!

         “小东西,你什么时候变大来看看?”

         Excuse me !

         你在说什么她听不懂……

         ……

         我屮艸芔茻!!!

         岱川你个死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