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第 39 章
        第三十九章

         缪渺她自己都捯饬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一车子的人突然齐刷刷地看着她,好像她做了一件令人发指的大事。

         欲哭无泪,她之前打死也没想到系统会让她去拔尹锐的胡子,要知道尹锐的胡子在书里,哪怕面对女主都没有想过要剃掉,系统要求上缴尹锐的999根胡子,比拔老虎的胡子还要困难的一百倍。

         她到底该怎样才能完成系统交给她的任务,刚刚拔下一根都已经算是走大运,要是现在她再拔一根,她自己都无法保证还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回来,更别提还要拔下九百九十九根胡子。

         这个问题简直就是一个死胡同。

         少年孙希几乎是看怪物似的看着缪缈,如果说之前缪缈偷东西那一幕给他带来的是震惊的话,那么眼前这一幕带给他的就是震撼。

         他家大当家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想不通的孙希看着缪缈只觉得在看一个奇迹,能这样招惹大当家还全身而退的人,他除了眼前这位还真没见过谁了。

         孙希看向缪缈的眼神,肃然起敬。

         缪缈一路愁眉苦脸地坐在一旁,马车缓缓行驶在车道上,一开始还算平稳越到后来,颠簸越来越剧烈,强烈到她想忽视都没有办法,可看看身边的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种颠簸,她甚至还能从少年的脸上看出一丝压抑的兴奋。

         兴奋?

         没过多久她的疑惑就被解开了,马车行驶了那么多天,终于到了尹锐的老巢——盘山寨。

         盘山寨地处永州城附近的一座半山腰里,粗狂的茅屋和黑面朝天的人,寨子里处处体现着一股为盗的野蛮气息。

         真不知道尹锐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将这一寨子的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她可是知道,在此之前,盘山寨的大当家并不是尹锐,只是后来尹锐如同神降雷厉风行地将盘山寨收拾整顿一番,在这乱世之中渐渐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寨子里还有很多孤寡,都是尹锐当上大当家后收进盘山寨的,只是盘山寨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养闲人,无论年纪大小只有付出劳动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所以哪怕身处乱世,寨子里依旧是一片热火朝天的生机景象。

         缪缈啧啧称奇,她是大当家带回来的人,再加上少年添油加醋地宣传,寨子里现在几乎人人都知道了她的存在,并且还对她传说中的侠盗妙手空空十分好奇。

         信步走在盘山寨里,尹锐并没有限制她的行动,她索性趁机将整个寨子的大致方向弄清楚,虽然她有系统出品的地图,可惜……系统出品,常数坑品。

         靠人不如靠己,一旦她拿到了尹锐的胡子,下一步就是逃离这个虎穴,完成任务之后,奔向她的星辰大海,到时候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谁也管不着她了。

         想想未来不用担惊受怕的日子,她的内心顿时豪情万丈,所以当下最紧急的事情就是——尹锐的胡子。

         想着想着,一不留神就碰上了一个端着水的小姑娘。

         “你是谁?”小姑娘警惕地看着她,待看清她身上破破烂烂的乞丐装时,眼底的警惕变成了轻蔑。

         “真是的,尹大哥又随随便便往山寨里塞人,现在真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

         不大不小的嘀咕声声入耳,好在她不是真心要来投靠尹锐的乞丐,不然单凭这一句话,稍微有点骨气的人估摸着都得扭头就走,而听了这话还能留下来的人想也不是什么善茬。

         小姑娘还真是……胸大无脑啊。

         她没空搭理这个没脑的小姑娘,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怎样把尹锐的胡子弄到手,之后她就能逃之夭夭,懒得受她这莫名其妙的鸟气。

         小姑娘见小乞丐并不搭理她,被人娇宠大的气性也上来了,手里的水批头就往人头上倒,好在不是刚刚烧开的热水,只是水井里打上来的冰井水而已。

         即便如此,被这样一盆水披头而下,缪缈此时的模样却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清水从头而下,冲刷去脸上的黑土黄泥,渐渐露出一张占尽风流的小脸,身上破破烂烂的乞丐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勾勒出一抹纤细脆弱的身线。

         “你在干什么?”

         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响起,在少女开口之前,之间眼前一道身影闪过,等她在回神就看到那个小乞丐居然一把抱住了尹锐的腰!

         缪缈打定“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的主意,一听到尹锐的声音,她转身就跑向他的身边,只是对两人的身高估测有些误差,她没想到尹锐居然那么高,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让她这个一米五多的三级残废只能囹圄地抱住他的腰,开始干嚎——

         “大当家的,我不活了!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的人被人欺负死啊!”

         你的人……

         尹锐心底一动,低头盯着那张蹭着他的衣袍露出一张白皙风流小脸的人,沉吟片刻,做出了令众人跌破眼镜地事情。

         “嗯。”

         缪缈只觉得肩头一沉,圆瞪她本就大的眼睛,眼底哪里有半点湿意,显然刚刚那一嗓子只是在做戏,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尹锐居然还配合她继续演下去这一幕。

         紧接着,似乎觉得让众人惊得跌破眼睛不够,尹锐又加了一句,“以后进我身的事情,统统交给他做。”

         宋妍儿难以置信地松掉了手里的铜盆,众人表示他们的下巴已经惊掉了。

         大当家的身边不留活人。这几乎是山寨里所有人的共识,就连二当家亲亲闺女尊贵如宋妍儿,哪怕表现得再喜欢尹锐都只敢做一做无伤大雅的端茶送水的小事。如今却是大当家的自己亲口说出的话,这如何能让众人不震惊。

         缪缈眨巴眨巴大眼睛,歪着脑袋看着他,明显表达着自己的疑问。

         只是尹锐轻飘飘地丢下这样一句话后,就被人因有要事商量给喊走了,转身离开之前低头看向身前的小家伙,伸出大拇指在她脸上一抹,手指上留下一层黑泥,手下出现一撇的嫩滑白腻。

         眼神微暗,收起了手转身就走,只是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指尖忍不住反复摩挲。

         肤如凝脂,触之生温。

         大当家走得潇洒,留下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的观众,只是想起大当家那张充满了男子气概的络腮胡的粗犷脸庞,再将视线转向一旁不明就里的小乞丐的身上,联想起之前有过大当家的某些难得的桃色八卦,众人眼底似乎有些明了。

         这人嘛,最讲究阴阳调和,而大当家身为一寨之主,身边却干干净净得实在不像话,之前隐约就有过大当家有分桃之好,如今再看看人群之中站着的小乞丐,越看越觉得心惊,男子阴柔娇媚成他这个样子,就连他们看着都觉得身下一阵燥热,更何况是本就好这口的大当家!

         众人恍然,难怪他们寨花频频对大当家示爱都不能打动他一分一毫,原来大当家喜欢的是小小巧巧、看起来似乎一根手指都能将她捏碎的娇人儿啊。

         宋妍儿紧咬着下唇,鼻腔里喘着粗气看着面前一脸迷茫的缪缈,一脚踹开她身前的铜盆,发出一阵清脆的“咚”的声音,气哄哄地扭头就走。

         缪缈还没回神,就发现当事人一个两个的都走了,留下她一声湿哒哒地站在人群之中,都没个人管她的死活,哪怕出现个人把她丢到柴房里也行啊,至少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被众人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似的围观起来。

         她很尴尬的好嘛……

         “咳咳……”清清嗓子,拿出她毕生最温柔的声音道,“请问一下,你们大当家住哪呢?”

         她想得很简单,她的任务目标人物就是尹锐,不管她接下来住哪里,先确定了尹锐的住处,跑得了和尚哪里还跑得了庙,接下来她再见机行事,就不行完不成任务。

         缪缈一开口。众人微醺半刻,然后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紧接着十分热情地指明了大当家的住处,顺便还怒刷了一下未来“寨主夫人”的好感。

         不明真相的缪缈只觉得,不愧是干强盗这行的人,果然对自己就是豪爽热情,她只是问了尹锐的住处,这群人连尹锐的喜好习惯都告诉她是闹哪样,不过知道了这些也没有坏处,说不定到时候完成任务的时候还能排上用场。

         所以一个讲得仔细一个听得认真,不知不觉间日落下西山,余阳洒下一片片金箔。

         缪缈抬头迎着夕阳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逆着光而来高大的男人朝着她走来,清风拂过,她竟然觉得有一阵阵的晕眩。

         晃晃脑袋,看清了尹锐的脸,缪缈扬起最灿烂的笑脸走上前,“大当家的,有什么能替您效劳的吗?”

         尹锐凝视片刻,转身离开。

         缪缈赶紧跟上,尹锐走的方向正是之前旁人告诉她的尹锐的住处所在的东面。

         果不其然,尹锐就是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她是他带进这里的,她到底住哪还得问问这位大爷。

         小心翼翼地上前,“大当家的,我住哪?”

         微弯着腰,半个身子从尹锐身旁探出,一张姿色天然的脸蛋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他面前。

         半响后……

         她这样很累啊,尤其是她现在这个小身边就这么耗了一会眼前就一阵阵发黑,好在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尹锐开口了。

         “住在隔壁。”

         缪缈收回探出去的半个身子,眼前的晕眩还没过去,晃了晃脑袋,抬起头正想说话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栽去。

         好在一双有力的手将她稳稳托住,将人后仰的身子捞回了他的怀中——

         “你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