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误点误点!发错了!
        第一章不会玩网游的主播不是好网红(1)

         厉擎苍没有想到言蹊会认出他,他已经习惯了,哪怕言蹊忘记了他,他也没有强求什么,只要人在他身边就行了。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言蹊刚对他说完之后就轻飘飘地往后倒下,厉擎苍不顾周身乱糟糟的环境,飞快地跑到言蹊身旁接住了往后倒的她。

         言蹊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间躺在了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里,勉强睁开眼发现面前的人是那个不小心被她遗忘的男人,不禁有些意动。

         还好的就是,她的记忆终于回来了,而她终于能完完整整地想起她和男人之间的事情。

         言蹊闭上眼睛晕了过去,厉擎苍脸色一变,也不顾战场上混乱的局面,抱起怀里的人就往外走。两大家族的当家人已经躺在了地上,他们去的胜利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厉擎苍将人抱着离开了修罗场,一路直奔着皇宫而去,只有那里才能让他放心。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厉擎苍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言蹊会给他一个那么大的惊喜。

         黎博士拿着这边传来的身体报告单,上下扫视了三遍这才睁大眼,难以置信地说,“小姑娘居然怀孕了?”

         星际人有着强悍的体魄和精神力,这两样让他们在星际里几乎所向披靡,只是宇宙是公平的,相对应的星际人的生育能力远远比不上地球人,几乎很多已经结对的伴侣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怀不上一个孩子,可言蹊居然那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就怀上了?

         黎博士都不禁感叹地球人真的是上天的宠儿,而捡到言蹊的厉擎苍更是一个让人嫉妒的幸运儿,才那么短的时间就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黎博士甚至都忍不住有些嫉妒。

         可是心酸之后,黎博士当即跃跃欲试道,“小姑娘现在的情况很特别,要是能送到我这里来最保险,不不不,她是孕妇最好不要经历长途跋涉,还是我自己过去帝星吧。”

         黎博士之前那么多年一直都是蜗居在日利亚的地下室,因为他在帝国的档案里是已经死了的人,为了藏住当年的秘密,黎博士一直隐姓埋名,时至今日,终于厉擎苍成功了之后他才有机会能在出现在人前。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看着那个当初奄奄一息的小婴儿长成如今这幅顶天地里的模样,黎博士打心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黎博士在视屏那一头已经是忙得团团转,势必要将地下室里的一切有可能要用上的都要带过去,反倒是乍然听到这个消息的厉擎苍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仔细一看原来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黎博士见了也忍不住乐了,一向泰山崩前而色不变的厉擎苍百年难得一见的出现了懵然的神色,黎博士好笑,只觉得要是言蹊肚子里的孩子能顺利生下来,那么不说整个宇宙让他横着走,至少在帝星上确实无人能出他左右。

         这个孩子如果能顺利生下来,那么他就是上天给他们最大的恩赐。

         只是言蹊的情况太特殊,黎博士不确定这一胎能不能顺利生下来,所以他现在就要以最快的方式赶到帝星。再加上据了解,小姑娘的记忆好像已经恢复了,这一点极有可能是和她怀孕了有关。

         黎博士一想到这便再也忍不住了,匆匆挂了电话收拾东西去了,留下厉擎苍一个人站在言蹊身旁有些不知所措。

         心底软得一塌糊涂,厉擎苍就连看着言蹊的眼神里都带着柔光。眼神流连到言蹊的肚子上,这里孕育着一个和他生命紧密相连的小生命。

         一想到这,厉擎苍就觉得生命是如此的奇妙和美好。

         言蹊此时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身旁的男人一脸柔情地看着她。

         【叮——恭喜宿主恭喜宿主抢夺气运成功,成功选中了最终命主的男人,奖励宿主1500气运点。】

         【叮——宿主完成任务,因为系统扫描时发现了一个不知名的病毒,要求宿主立刻马上离开这个世界。】

         言蹊还没来得及说话脑海里就听到了系统的声音,紧接着被着一系列的警告弄得一怔,等她听清楚后不禁反问,“那我现在突然离开,那么这个世界里的我会怎样?”

         【叮——会有你的精神体留在这里,陪着这里的人走过一生后然后死去,等一切结束后,这里的发生的一切将以记忆的方式回馈道宿主脑海里。】

         换而言之,这里的人还是言蹊,不过是她的一个分、身,然而言蹊却还是不愿意。

         只是系统却没有再给言蹊思考的时间,直接进行了倒计时——

         【叮——宿主位面传输倒计时开始——10、9、8……】

         言蹊大惊,她没想到系统的态度那么强硬,十秒钟的时间,言蹊最后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厉擎苍。

         两人目光相对都没有说话,言蹊看向厉擎苍的眼神里有着难以忽视的眷恋。

         【叮——5、4、3……】

         厉擎苍不知怎么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捂住了言蹊的手,瞪大眼睛看着她嘴唇微动说出了两个字。

         只是系统的倒计时正好到了最后一秒,言蹊最后说了句对不起,这三个字也不知道厉擎苍有没有听到就被系统给强迫地传送走了。

         言蹊的思绪却一直停留在最后厉擎苍对她说的那两个字,似乎好像是——

         别走?!

         【叮——位面传输中——】

         【叮——位面传输成功——】

         【叮——为了补偿宿主,系统无偿赠送宿主一张【心想事成卡】。】

         言蹊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

         “叮铃铃——”

         不知滚落在哪里的闹钟准时在六点响起,沙发靠墙的角落里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屋外还是像石灰石的颜色,带着点雾蒙蒙亮,从窗帘缝隙里透出的微光照得她脸上闪着腻人的油光。

         肥嘟嘟的手扒拉着沙发边,那张肥头大耳的脸上抿出一个深深的酒窝。能装下二两酒的涡涡长在这张脸上,不知多少人在心底默默惋惜,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她昨天晚上居然睡在墙角,好在这屋子暖气足,不然又要感冒了。

         晕乎乎地爬起来进屋换衣服,远远看去像个圆鼓鼓的大皮球。言蹊长得一米七多的大高个,可惜体重和她的身高一般,在女生当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甚至在男生之中也鲜有比她还胖的人。

         “啪嗒。”脚下勾住了一个不知名物体,整个人重重往前栽去。

         “嘭!”

         重物落地的闷声,好在整间屋子地板上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摔在地上倒也不怎么疼,就是胸前两团肉被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言蹊趴在地上差点又睡了过去,好在她想起今天是周一,第一二节课是谢主任的课,堂堂课必抓迟到早退缺席学生的教务主任,她迷迷糊糊伸出右手抓住一手不能掌握的大胸,狠狠一捏,痛得整个瞌睡都跑没了。

         自捏大胸醒瞌睡的,除了她估计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出来了。

         然而她要是不这样做的话,以她慢吞吞性子那么第一二节的课她肯定赶不上。然而号称B大教导主任的谢主任的课谁都不敢迟到,不然的话迟到的惩罚十分的残酷。

         言蹊慢腾腾地刷牙洗脸,然后随便找了件特肥大的羽绒服往身上一罩,穿上雪地靴便出门了。

         虽然京城的冬日让人没有勇气出门,可是她可是一个175斤的大胖子,自带一层厚厚的防寒的肥脂肪,出门只要有件羽绒服挡风几乎能在京城横着走。

         早上的京城永远都在堵在路上,言蹊机智地选择了步行到学校,当初她买下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是为了自己上下学能方便一点。

         言蹊步行走到学校,经过食堂的时候言蹊买了三个肉包和一杯豆浆。在食堂解决了早点后,她紧赶慢赶终于在上课铃声前一秒赶到教室。

         等她到教室的时候,正好身后就响起了上课铃声,言蹊吓得那张大盆脸都白了两分,因为她发现谢主任已经站在讲台上整理着今天要讲课的PPT。

         谢主任是个中年的帅大叔,如果不是他平时教学作风实在太过严苛估计都能评上学校的最帅男老师之一。

         谢主任察觉到教室门口有人的时候侧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言蹊后谢主任推了推脸上的眼睛,“时间掐得很准啊。”话里的意味不明,让站在门口的言蹊脚底抹油赶紧溜到了座位上。

         而在下面坐着乖巧坐的同学看到今天言蹊又没有迟到不禁有些失望,甚至有人对着言蹊发出了一声遗憾的长叹,而后又紧紧地盯着门口,看下后头有谁那么倒霉居然敢在谢教授的课上迟到。

         很不巧,言蹊后头就有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迟到了,红着脸忸怩地进了教室,望着台上整理课件的谢教授,弱弱地说了声“谢教授,我迟到了”。

         谢教授头也没抬,直接将手边放着的话筒推了过去,耳后又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课件。

         只见妹子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拿起了话筒,埋着下脑袋,将话筒放在嘴边——

         然后整个教室充斥着不可描述的呻yin声。

         “嗯……啊啊……哦……”

         底下众人对于台上迟到的妹子致意最衷心的问候。

         言蹊的脸莫名白了三分,她不愿意回忆那时候她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