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第 37 章
        第三十七章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缪缈身体力行地实践了这句话。

         让她成功逃出渭城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她在官道上碰到那一伙人。那时候,她察觉出不对劲后立刻逃开了,可谁曾想到兜兜转转,他们居然回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碰面。

         不但缪缈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就连一直盯着她看认出她就是那个机灵的小子的少年都是一脸不可思议。

         兜兜转转,这人居然又回到了他们手心里。

         这缘分,简直就是妙不可言。

         缪缈盯着三人的眼神有些吃不消,不由伸出爪子挥了挥,勉强勾出一抹僵硬的笑,“嘿嘿……好巧好巧……”

         少年围着她一眨不眨地盯着看,眼里荡漾着十分的趣味。

         “你不就是那个从官道上逃跑的那个臭小子吗?怎么,几日不见你居然混成现在这个模样。”

         缪缈闻言,瞬间明白少年已经认出了她,索性破罐子破摔,从她面前一直沉默无言的男人身后出来,拱手道:“今日多谢小兄弟出手帮忙,在下感激不尽,以后如有用得上我的地方请管直言,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万死不辞。”

         那姿态,十足的洒脱,十足十的就是一个跑江湖的。

         少年经事少,看到缪缈这副姿态,在脸上到之前她近乎敏锐的洞察力,以为自己遇到了同行,全然没有想到她口中所说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大话空话,也不想想,他们两次遇到她,她无不都是落入狼狈的处境,而她口中所说的话,其中含有的水分也是可想而知。

         少年正了正色,正打算开口的时候,就听到一道雄浑有力的男声响起——

         “你在躲什么?”

         少年恍然,渭城城门今日突然加紧戒备,美名其曰是皇上遇刺现在封锁城门,进出都要经过层层把关,可是他们今天本来只打算碰碰运气,却没想到只是花了点小钱便出了这渭城,细思起来却是不对。

         要是想出城门,光明正大地出去倒也不是不可能,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眼前这人的一举一动实在是太过蹊跷,为什么要在接近盘查点的时候突然蹿进他们的车?

         或者说,她到底在躲什么?

         ——————

         城门之上。

         孔甲手持噬香蝶的精致银笼,突然发现噬香蝶一阵骚动可过了会又安静了下来,似乎想到什么,瞬间浑身一紧,转身下了城楼回到了客栈。

         他,错过了什么?

         ————————

         被尹锐突然这么一问,所有的问题都豁然开朗,之前放得□□通通被一只大手拨开直指问题的最根本——那就是,她到底在躲什么?

         缪缈没有想到有人会突然问出这么直白又犀利的问题,不由转眼看向她身边的男人。从她进来之后,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男人都没有动过一下,仿佛她这个人不是贸然出现在他们车上似的,可现在突然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个男人不动如山却在心底将一切都纳入眼中,心中自有自己的一番算计。

         现在,车上所有人都盯着她看,要是她不回答出个七卯八拾出来,她估计她自个的小命都保不住了,她刚刚躲在那人的身后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人身旁藏着把匕首。

         她这下可真是出了虎口又入狼穴!

         缪缈不安,却不敢不说,深吸口气似乎是下定决心,“好,既然你们好心收留我,我投桃报李告诉你们也无妨。”

         少年下意识正了正身子,就连一旁安静的老妇人也忍不住将视线投到她身上,只有坐在角落里的那人依旧不动声色,自说了那句话之后就一直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她说的话没有引起他半点反应。

         真正的硬骨头在这。

         为了让那个男人相信,缪缈搜肠刮肚在短短的几个瞬息间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起承转合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师承妙手空空,师傅一声偷盗无数无一失手,却总是将偷得的东西救济贫苦大众。在我心里,师傅是侠盗,所以我一直跟在师傅身边学习,发誓将来也要想师傅一个不为人知的大侠盗。

         可惜……师傅在不久前死了,死在永州城边缘的一个小村子里,是疟疾。

         师傅死了后我不得不一个人上路去了最近的永州城,在官道上遇上了你们,然后我察觉不对劲,就跑了……

         我本想传承师门的教诲做一个劫富济贫的大侠盗,可永州城因旱灾所致,城内的有钱人早就搬走了,只留下那些没钱没能力搬走的平民百姓,所以我一路北上,到了附近渭城。

         昨夜我偷了当地的一家富商家的宝贝,结果今天就发现城门口监察加严,情急之下,在下若有得罪之处请多多见谅。”

         故事讲完,她觉得她自己都快被感动哭了,果不其然,少年看她的眼神里不再是全然的防备,就连老妇人一直紧绷的肩膀也微微松弛,缪缈轻轻松了半口气,剩下半口气在看到坐在角落里的男人不言不语看向她的眼神时,两人的目光有一瞬间的碰撞,她那半口气又收回去了。

         这人的眼神在告诉她,他并不相信她口中所说的任何一句话。

         她原本微微落地的心又悬了起来,男人满脸的络腮胡子看不清整张脸,只能看得到那张犀利如鹰隼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人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半响,只听见男人低沉沉的男声响起,“妙手空空?”

         缪缈一凛,不敢多说话,她随口胡诌的名字,若没有这人还好说,若真有这人那她就是多说多错,“对啊,我师傅是这么说的。”

         男人在缪缈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嘴边的络腮胡子动了动,“那——江湖奇能异士众多,有请。”

         缪缈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动,就知道这人不相信她说的任何一句话,现在好了,他不信嘴上说的只看手上功夫,她挖了个大坑给自己跳下去,而这个坑她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得不跳。

         跳了,说不定还有一丝生机;不跳,她可没忽视这间车内的洪波暗涌,车内两人皆以男人为首,要是她稍微露出一点马脚,不用他开口,剩下两人都能将她小命收了,她没有错看少年虎口处的粗茧和老妇人微鼓的太阳穴。

         这一车人都是高手。

         不得已,缪缈低下头敛下眼里所有的情绪,“多有得罪请多见谅。”

         说完,她身轻如燕快速闪到男人身旁,整个身子紧紧贴上男人的前胸,整个人好似嵌进了男人宽广的胸膛,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缝隙,甚至她能感受到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

         尹锐没有想到缪缈会直接扑上来,他第一反应是将人掀出去,可身体贴上一副柔弱无骨的娇躯,隐隐约约呼吸间还能闻到一股如风淡雅又惑人的香气,转瞬即逝,待他细闻又乍有还无,一瞬间有片刻的走神。

         待他反应过来时,发现身前那个温软的身子已经离开,只留下一抹似是而非的余香,而他随身不离的匕首正在一双细长优美的手里静静地躺着。

         少年惊呆了,一双不小的眼睛瞬间瞪得比牛眼还大,结结巴巴地开口:“大、大、大当家的,你、你的、你的匕首……他……你……怎么回事?”

         缪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她贴近男人的一瞬间她本来做好了被甩开的准备,到时候她就推脱于她刚出师,失手在所难免,更何况偷东西都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哪有偷东西还光明正大地偷啊。

         所以,她不怕失败。可眼下的情况好像不是她想象的任何一种,她居然这个男人身上偷到了匕首,不可思议的同时却于她而言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这事横看竖看都对她刚刚胡诌的那段话是最有力的证明。

         缪缈安静地握着那把还带着余温的匕首,她刚刚感觉到了男人的身子有一瞬间的放松,趁乱她眼疾手快地抽出他身旁的匕首,现在她要做的只有等。

         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一张脏兮兮的小脸,一双黑乎乎的小手,尹锐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复杂,脸上的络腮胡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男声微沉:“你叫什么名字?”

         “缪缈……”缪缈冷不丁被人这么一问,自己的本名被炸了出来,好在话锋一转,“妙妙空手,我师傅帮我取的名字。”

         男人不置可否,手微微一动,缪缈顿时觉得手上一空,只见她原本握在手心的匕首又物归原主回到了远处。男人做完这一切之后,又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不理她了。

         缪缈有些弄不清了,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少年蹭了蹭挪了过来到她身旁,压低了声音却难以抑止声音里的激动,“妙妙,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人近大当家的身还不被丢出去,你是怎么偷到的匕首?”

         缪缈不答反问,“大当家?”

         少年现在几乎是把她当成了一伙人,话里话外倒也没有丝毫隐瞒,“对啊,我们都是盘山寨的人,这次是有事出门一趟才遇上了你,现在我们正往寨子里赶回去呢。”

         缪缈如遭雷劈,盘山寨?她这回事是真入了狼穴!

         少年说完见缪缈没有任何反应却不乐意了,推了推她,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刚刚那一切的呢!”

         缪缈呆如木鸡,干巴巴地道:“师门机密概不外传。”八个字就把少年满腔的话堵在喉间,差点没憋红一张脸。

         缪缈没管身旁少年不满的眼神,突然想起什么看向身旁一直闭目养神的男人,一时间有些惊愕。

         他就是尹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