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今日更新
        第十九章

         缪缈靠在一扇墙面上垂头纳闷,他怎么会在永州?

         她能认出,刚刚那个红衣男人就是那本书里的大反派摄政王岱川。

         在书中,岱川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袭浓烈夺目的红衣,在配上他那张俊美如妖的脸,活脱脱妖精转世。

         但是在永州旱灾的时候正是政权交迭之时,岱川怎么有时间跑到这个小地方来?

         在仁心堂里和岱川对视的那一眼,缪缈看到那身红衣时便想到了岱川,当她抬头看向来人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人淡漠的眼神。

         正是这个眼神让缪缈一下就确认了来人的身份。

         可是这个时候岱川来永州城却让缪缈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按理来说,岱川这样的人出现在永州城肯定有他的目的。

         但是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缪缈却不得而知。

         缪缈子在苦恼岱川为什么出现在永州城,她却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不然以岱川过耳不忘的变态程度,听她一句话就能想起她的声音。

         然后……就呵呵了。

         缪缈不知道自己侥幸逃过一劫,心想不管岱川来永州城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她等生长包时间一到,变小后再小心行事,熬到岱川离开她就可以不用再东躲西藏,只要努力赚取功德点就行。

         毕竟,岱川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永州。

         这么一想,缪缈脸上凝重的表情微微散开,而此时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上升起,第一抹晨曦跳到地上驱散人间的黑暗。

         缪缈想通后准备往仁心堂的方向回走,毕竟她是第一个发现老太太的人,于情于理都该去问候一声。

         可没等缪缈走两步,突然颈后一疼,眼前发黑后便轻飘飘地往后倒去,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缪缈的脑海里不停回放一句话——

         果然,妖孽出没,一定要谨防人生安全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在将缪缈打晕的人接着了她,让她不至于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在将缪缈打晕后,两人偷偷摸摸将人抱起,沿着一条近道离开了仁心堂。

         而在仁心堂后院的某人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风雨不动安如山地坐在房内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下棋。

         “唔,小丁,这步棋你是不是走错了?”

         一袭红衣的男子坐姿慵懒地斜斜靠在椅子上,他的对面是一个出尘清逸的青年男子,男子手执白子,听到红衣男子的话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开口道:“别叫我小丁!”

         男子声音如同他的长相一般清越绝尘,清脆得如同山间小溪汩汩而流,妙不可言。

         而红衣男子盯着一张大众脸,可浑身丝毫没有收敛的气场却让人不容小觑,明明懒懒靠着却是让人不容忽视的存在。

         谢令尘不去看对面那个人而是低头专心看棋盘上的棋子布局,和主上下棋稍微有些许分神都有可能输得片甲不留。

         而他,不能输。

         岱川如玉雕的手指尖把玩着一颗黑玉棋,看着对面那个眉头紧锁陷入沉思的男子,故意开口道:“小丁,瘟疫的事情怎么样了?”

         谢令尘闻言落白子的手一顿不小心下错了位置,可是落子无悔,只得无奈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说道:“这次不是一般的瘟疫,我至今也还没有什么头绪,所以才决定亲自来这里看看。只希望能尽快找到解决方法,这样……也能让更多人幸免于难。”

         男子声音优雅绝尘,可话里话外还是透着一股医者父母心的善意。

         岱川却不是那等心慈手软之辈,所以没在意谢令尘说了什么,举手落下一子后,淡淡开口道:“你输了。”

         谢令尘闻言一愣,苦笑着放回手中的棋子,道:“要赢你三局,真难。”

         岱川一笑,那张平凡的脸似乎都带了光,夺目璀璨。

         谢令尘默默收着棋盘,一点都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而知道门外发生什么的某人却一脸悠闲地看着谢令尘收棋盘,悠闲得不得了。

         门外发生的抢人案悄无声息,甚至没激起半点浪花就结束了,缪缈人也消失在仁心堂外。

         等仁心堂里的一切弄好后天已经亮了,在老郎中妙手回春的医术下,老太太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人老了比不得年轻人,受了伤后便一直在昏睡却已经没了生命之忧。

         文宜修在安顿好母亲后,才突然发现吗缪缈不见了

         文宜修问身旁站着的云娘,道:“云姐姐,你有没有见到大喵?”

         云娘帮老人理好衣服,闻言一愣,摇摇头道:“我刚刚好像见他往外走,然后就不知道了。”

         话音刚落,就见文宜修疯了似的往外冲,丢下云娘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冲出门的文宜修将哪里都翻遍了就是没找到缪缈,家里、城里、仁心堂都问了个遍,可是缪缈还没找到。

         他不相信缪缈会这样不辞而别,故而回到医馆的时候难免有些失魂落魄。

         正巧回医馆时,老太太刚醒碰上刚刚回来的文宜修,一时间感慨万分忍不住老泪纵横,一把牵过文宜修的手,哭道:“秉文……娘错了!”

         文宜修不知道老太太话中的意思,还没开口就听到老太太说:“秉文,你那救命恩人呢?快找到他,不然就晚了!”

         文宜修大惊,不知道他娘嘴里的晚了是什么意思,不禁开口问道:“娘,你说什么?!”

         因为涉及一条人命,老太太只得一五一十将事情交代清楚,只是隐去之前她给缪缈下药这事,只是说了她和吴勇做交易这事,还说了缪缈可能是被好汉帮那群人给抓走了。

         文宜修一听大惊失色,他们都是永州本地人,知道被好汉帮抓走意味着什么。

         无论男女,一旦被抓走都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何况,大喵还只是个孩子!

         文宜修想到这忍不住骂道:“娘,您糊涂啊!”再怎么都不能和好汉帮那群人做交易,那时和恶魔打交道,一不小心自己也会变成恶魔啊!

         文宜修想到这再也坐不住了,缪缈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却害她沦落如此境地,他必须去救他!

         思及此,文宜修猛地站了起来就要往外冲,好在云娘眼疾手快匠人一把拉住,看着文宜修脸上的焦急,叹了口气问道:“宜修,你这是要去哪,救人?就凭你?”

         没等文宜修开口,云娘继续道:“你去有什么用,凭借你天生聪颖学识出众好汉帮那群人就会放人?不可能的,所以我和你去,他们不是要人吗,我去替换那小兄弟,这样至少能挽回一点我们的过错。”

         云娘表情淡淡,而在病榻上的老太太却拼命摇头,这是她当做干女儿养大的孩子啊,若不是那人说不行的话就是云娘被抓走,她也不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

         云娘毕竟是女人,她是女人知道女人若是落入那里会是一个怎样悲催的境地!

         文宜修看了眼云娘又看了眼在床上泪眼婆娑的老母,面无表情地开口道:“云姐姐你在这里照顾好娘,我去去就回。”

         “秉文!”

         文宜修不顾母亲和云娘的喊声,扭头就往外快步走去。

         他一定要将大喵毫发无损地带回来,不然……他于心难安!

         而文宜修哭哭寻找的缪缈却被人像扛麻袋似的一路扛回了吴宅,男人将缪缈丢到一个大床上便悄悄离开了。

         此时天已经亮了,门扉发出嘎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

         吴勇搓搓手朝着床上的小娇娃走去,等他立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到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缪缈时,不由发出一阵以为不明的贼笑声。

         可是缪缈脸上左一块黑右一块灰的看得他十分不爽,随口喊了句来人,从门外便进来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

         吴勇不耐烦的开口道:“你,给我把他脸上的东西弄干净。”

         女子低眉顺眼不答一句,只是拼命点头表明自己已经明白了,边点着头边退下去,偶尔抬头间露出的侧脸可以看出是个长相精致,只是嘴里不停发出“嗯嗯阿依”意味不明的声响。

         吴勇皱着眉看着女子小心地推出去,心头有一瞬间的烦躁,可是当初为了安全起见伺候他们的人都被毒成了哑巴,不然这等长相的女子丢到床上把玩一番听她嘴里喊出的娇声,这将是何等妙事。

         怪只怪那群人太小心谨慎,不然……

         想到这吴勇突然看向床上的缪缈,不过虽说他们有时候太过于胆小怕事,但是他们给的药还是蛮不错的,好比他让文家老太婆给床上这个娇娃娃灌的药,那可是千金都难买到的好物,他这里也只有独独一份,还是之前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宝贝。

         现在那宝贝让床上昏迷的缪缈吃了,他可是没有半点心疼。好歹也算阅人无数,床上这样的可是万一挑一的尤物,用了那药也不心疼。

         这时刚刚离开的女子去而又返,手里捧着一小盆金贵的干净水。

         要知道这样一盆水在普通人家可是救命的东西,可是在吴宅这里就是一盆比人命还要重要的水罢了。

         女人将手里的小巾扭干后走向床头,在吴勇的注视下,手哆哆嗦嗦地将缪缈脸上的尘土擦去,一点点地露出那张精致稚气的脸。

         果然他没看错,有那么一双美目的人怎么可能长得丑!

         吴勇心里乐颠颠地暗自开心,也不枉费他费尽心思从文家捞人,就是这样的少年好玩,娇嫩多汁又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真,更有着小兽般的倔强。

         吴勇稍微想想便觉得心情大好,连对着哑巴女子下脚时都轻了两分。

         女子赶紧悄悄退出,临走时还特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缪缈,眼里带着不为人知的怜悯和惋惜。

         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又要被这群畜生祸害了,什么时候才能因果得报,让这里的人都去死吧!

         吴勇看了眼床上洗净脸的缪缈,伸手在缪缈娇嫩的小脸上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满意地看到缪缈脸上出现嫣红的红印,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这间屋子。

         放心,夜还长着呢,他不急。

         吴勇前脚离开屋子,缪缈后脚便睁开了眼睛。

         马丹,脖子好痛脸好痛!

         缪缈挣扎着起床,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房间里尽是金饰宝物,从内里透出一股暴发户的味道。

         可是再富贵也不是她熟悉的地方,所以这里是哪里?

         而这时从门外悄悄溜进刚刚那个哑巴女人,缪缈一见有活人赶紧张嘴准备出声,却看到来人一脸焦急不安地将食指放在嘴边,好像在示意她不要说话。

         缪缈见状乖乖点头不说话,女人悄悄走到她床头,不停地指手画脚连带着嘴里发出压抑却意味不明的声音。

         缪缈不懂却也敏锐的察觉出了女人是个哑巴,不禁也压低声音开口小声问道:“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

         女人听了连连摆手,不停地撕扯自己衣服,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甚至眼里都露出些许星星点点的绝望。

         缪缈见了还有什么不明白,赶紧握住女人的手不停地安抚她。女人在缪缈的小心安抚下慢慢恢复了平静。

         等女人平复了心情后,缪缈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这样一来,我能不能逃出去?”

         女人低垂着脸默默摇头。

         是不能还是不可能?

         缪缈之前没有和聋哑人相处过的经历,此时看着眼前女人不停地以手为掌抹向脖子,却也一眼就明白了女人的意思。

         逃出去就是死。

         可是不逃出去难道一直带着这?这也不现实,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但是她从女人激动的动作中看出,这里可不是什么善堂福地,而是一个吃人的地狱。

         突然想到什么,缪缈小声试探地问道:“这里是不是吴宅?”

         女人浑身一抖却还是认真地点点头。

         一个名字就让她如此害怕,显然她在这个地方受到了多少非人的待遇!

         缪缈不敢想,可是这下却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要逃出去的想法。

         可是这样想着,她的耳边突然想起一阵熟悉的机械声——

         【叮!宿主使用【身高定制包】,倒计时0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