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狭路相逢
        第二十三章

         坐在车前头的孔甲好像看着死人般静静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就听到车内传来男人磁性的嗓音——

         “小甲,把那个女人一并带走。”

         “……是。”

         虽然不解,但是孔甲还是轻轻一点从马车前一跃而起将不远处的缪缈如同拎小鸡崽似的拎起,在眨眼间又回到了马车前。

         缪缈不安分,被人腾空架起的感觉哪怕她现在犯迷糊了也还是感受得到,心下一紧悬空后她下意识地放声尖叫——

         啊!!!

         在马车内的岱川不由皱眉,女人的尖叫声对于天生耳聪的他而言无异于是天大的噪音,这位爷从来都是不会隐藏自己不悦的主,当下便放话道——

         “聒噪。”

         孔甲闻言一个手刀干净利落,女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此后,这辆马车低调地驶离吴宅大院。

         而与此同时,吴宅大院的屋檐上双腿悬空坐着一个神秘的妙龄女子。

         女人一袭半旧的侍女服,面目清秀却十分不起眼俨然就是刚刚离开的哑巴女人。

         女人双腿悬空在半空中晃荡,看着底下熊熊燃烧的烈火不由无聊望天,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那药人现在怎样,我那‘得春丹’统共也就捯饬出一瓶,这一屋子的死人还不如放她出去玩玩,她可别白白浪费了我一颗宝贝药丸……”

         女人的话音隐在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无人听晓,在烈火熊熊之中昔日作恶的人以一种最痛苦的方式死去,面部狰狞死相惨烈。

         “可惜了我那些宝贝蛊虫,要陪着你们受着烈火烹烧之苦……”

         “它们苦,你们……也别想那么轻易去死。”

         ………………………………………………

         吴宅院内火气冲天映得天边一片火红。

         永州城大道一辆低调的马车缓缓驶过,车前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一旁还有一坨不知名物体。

         孔甲专注地驾着车不顾身旁人不安分的扭动,好不容易到了医馆,孔甲停好车便静静站在车旁等待发话。

         车内,岱川淡淡开口道:“小甲,将人弄进屋。”

         “是。”

         得到准确指示,孔甲将不停扭动的人一把扛在肩上,然后大步向屋内走去。

         缪缈被人顶着胃十分不舒服不停地shen吟扭动,而扛着她的孔甲却是依旧无动于衷,进了屋将人随手丢在床上后就转身离开,不顾缪缈的死活。

         因为中了种类略奇特的chun药,所以缪缈哪怕被人打晕后还是有着残余的意识,她知道自己被人打晕还被人扛进了一见陌生的屋子。

         心里不安的驱使着缪缈略微恢复了一些神智,微微睁眼就看到了一间装饰古朴的房间,门外飘来的阵阵药香让缪缈稍稍恢复了一点点清醒。

         这里是哪里?

         她记得她是在宛如人间地狱的吴宅,然后有个女人帮她逃了出去,但是在逃出去的时候……她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对了,那个chun药!

         缪缈差点忘了自己还中了chun药的事,现在一回想起来,缪缈就觉得浑身发软脑门发热,全身骨头就像在火炉里烤了一般又软又炽热。

         不行,缪缈起身准备下床,刚刚伸出一只脚踩在地上却突然腿一软,还好及时扶住身旁的床架,否则的话她就会往前一摔脸直接撞上地板。

         扶住床架的缪缈大喘气,她现在这幅任君采撷的模样不用想肯定是chun药发作了,这么一来,她想恢复正常只能服用刚刚买的洗髓丹。

         这么想着,缪缈就听到了系统熟悉的提示音——

         【叮!宿主举手之劳解救人质,奖励功德点……&(%%……#……%#&*)¥%¥#%@%……¥*……@¥%%……&…………)】

         我去?怎么了?!

         缪缈在心里默默听着系统的话却没想到后面一阵乱音,然后在心里怎么呼叫系统都没用。

         囧囧难道你也中毒了?

         可是无论缪缈在心里怎么问就像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回应,这对于处于陌生环境又中了chun药的缪缈而言,这无疑于晴天霹雳。

         他喵的,系统你先给我洗髓丹再消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

         缪缈无意间从嘴里发的声音她发现居然那么软绵娇媚,这个chun药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缪缈渐渐有些撑不住的时候,低着头的她没有发现门口缓缓走进一个艳丽的身影。

         天生五感敏感的他刚一走进屋就闻到了一股独特的味道,似麝非麝却让人闻了不禁有些兽血沸腾。

         岱川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转瞬即逝,慢慢走近床上那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东西,越走进越觉得那股香吻越浓。

         呵,原来中了那药。

         等人走到她面前缪缈才惊觉屋内进了一个人,不禁抬头望向来人,入眼一抹鲜红眼底不由自主地曼出一股讶然。

         怎么是他,怎么会是他!

         岱川居高临下将缪缈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中,不禁生出一股趣味,难道这小东西还认得他?

         有趣,有趣。

         看到岱川嘴角的笑,那么他现在顶着一副大众脸的面孔,但是那抹笑还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邪性,这下可让不甚清醒的缪缈打了个冷颤回神后赶紧底下了头。

         系统到底发生了什么,关键时候失踪这不是要她小命吗?!

         缪缈低下头却依旧察觉到眼前男人注视的眼光,但是一个低头装鸵鸟,一个俯视看戏,两人之间居然维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谁都没再说话。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缪缈越发觉得脑袋不清醒了,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她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十分可口,就像将一盘肉放在饿得快死的人面前,哪怕吃不到也要拼死冲上去舔一口都是好的。

         现在的岱川对于她而言就是一盘香喷喷的熟肉,饿糊涂的缪缈哪怕拼死都要上前咬一口再说。

         于是乎……中了chun药脑袋已经不清醒的缪缈突然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腿在床上一蹬饿虎扑食般的朝岱川身上扑去。

         岱川看到朝他扑来的缪缈,淡然伸手掐住缪缈脆弱的脖颈看着她那双灵动的美目在自己手里渐渐变得狰狞。

         缪缈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她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点光,呼吸都是一种奢侈的活动。

         就在她频临死亡那一刻,突然听到有人诱惑般地开口问道——

         “系统是什么?”

         系统,系统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啊……

         “不……不知道……”

         “呵。”

         一声短促却意味深长的笑声在缪缈耳边响起,随后缪缈就觉得大量新鲜的空气朝她涌来,恍惚间她睁眼好像看到一抹嫣红渐渐消失。

         岱川……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脑袋缺氧而身上瘫软的缪缈突然又听到了那道熟悉的系统提示音,一时间她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

         【叮!宿主举手之劳解救人质,奖励功德点1000点,现有功德点1001。】

         我山屾出!系统你特喵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刚刚她是真的快死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能逃过一劫,但是她却知道,有那么一瞬间岱川是想让她死!

         她要是死了,系统也是会玩完啊!

         【叮!岱川的个人磁场会影响系统的存在干扰系统的正常运行,导致系统出现乱码死机,所以强烈建议宿主远离岱川珍惜生命。】

         哦,呵呵。

         你现在和我说这个有什么卵用?!刚刚她都要死了,好不容易侥幸逃过一劫,下一次就不会有这样的好运了!

         话说岱川刚刚问了她什么问题来着,好像是——

         “系统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岱川怎么知道系统的?!

         【叮!温馨提示——岱川天赋异禀五感超人,五里内的任何声响都能听见。】

         无爱了,系统你就不能早点说……现在说有毛线用?!她可能是某次不小心说了出来被听力超群又天性猎奇的岱川听到后记在心里,然后又正好发现从吴宅蹿出的她,于是便顺手抓回来暗搓搓揉搓让她吐出他不知道的秘密。

         这么说来,刚刚岱川不杀她就是为了她口中的秘密?这简直就是刚出虎口又落狼穴,简直不要太悲催。

         这么一想,她能依靠的还真只有不靠谱的系统,想到这缪缈心底问道:“刚刚怎么喊你都没有用,现在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叮!经系统推测,若是远离岱川一定距离系统就能正常工作。】

         也就是说她不能和岱川离得很近,不然系统就会消失她的最后一层保护屏就会消失,那时候就是听人宰割生死有天了。

         所以现在是岱川走远了,所以她才能苟延残喘地在这里和系统商量,若是岱川哪天心血来潮又来刚刚那么一出,她可就不一定能逃过一劫了。

         那么眼下的耽误之急就是……逃出这里远离岱川!

         【叮!宿主使用【身高定制包】,倒计时00:04:58】

         还有最后五分钟生长包就会时效,到时候她就能变小离开这里,只要离开了岱川……世界那么大她哪里都可以去!

         看来有时候人小也有人小的好处,只是祸福相依变大不一定就是坏事,变小也不一定是好事。

         “啊嗯……”

         一阵热流喷涌而出,缪缈才惊觉她好像忘记了自己中了chun药这事,要知道听吴勇说这药可不是什么地摊货,这可是若是没有行那鱼水之欢就会爆体身亡的烈性chun药!

         【叮!宿主700点购买的洗髓丹已放入储物格,宿主可任何时间选择服用。】

         因为生长包只有五分钟了,她想逃出去只有趁着变小的时候离开,如果还有chun药负状态加持她想逃出去更是难上加难,毫无疑问洗髓丹现在吃是最合适的时候。

         这么一想,缪缈手中就出现了一个近乎透明的小珠子,珠子质地软绵Q弹,但是洗髓丹中透出一股沁人心鼻的清香,缪缈一闻那浑浑噩噩的脑袋不由清新了几分。

         想也不想,缪缈仰头将手里的小珠子放在嘴里,只觉得那珠子刚刚一入喉便化了消失得了然无痕。

         可是之前中了chun药的那种混沌感却渐渐消失,虽然不知道这个顶级洗髓丹到底有什么其他作用,但是眼下只要能将她的chun药化解了那么也花得值!

         而就在缪缈暗自开心的时候,在医馆后院一袭红衣飘过,就听到院内一阵幽深淡淡的声音——

         “送个男人去后院。”

         ps:因为问的人太多,我来解释下……

         之前修补衣服的功德点500已经冻结了,所以剩下700点正好买洗髓丹。

         我回归啦,晚上我会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