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哑巴女人
        第二十一章

         缪缈被吴勇的眼神吓到,他的眼神好可怕好像要一口把她吃掉,缪缈忍不住了,故意软声问道:“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你这个坏蛋!”声音娇软绵柔,惹得吴勇浑身一个激灵。

         在美色面前,吴勇的脑袋也不甚清醒,想着也没什么关系就告诉了缪缈她喝了什么,顺带着吓吓她让她别再想着逃跑,准备让她一辈子都呆在这。

         吴勇开口调笑道:“小宝贝,那东西可是绝顶好物,那东西哥哥也就只有那么一份,你喝了对你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缪缈更迷茫了,对她能有什么好处?

         吴勇趁机捏了把缪缈的脸,开口道:“你喝的那个可是好东西,哥哥也就只要那么独独一份。那宝贝能让最正经的尼姑变成□□,能让服用者每次登上极乐之后身子骨愈发娇软,而且中了此药的人每个月必须行那敦伦之事,否则……就会爆体身亡。”

         吴勇说完一直盯着缪缈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满意地看到她脸上惊恐的表情,吴勇才笑道:“别害怕,哥哥才舍不得让你就这样死掉,你只要乖乖听话哥哥保证每个月喂饱你。”

         缪缈才从那个药的药性中回过神后,她听到吴勇这话呕得她差点就要从系统里拿出三叉戟,一戟插死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

         好在关键时刻缪缈忍了下来,她可以将吴勇杀死,但是这个宅子里住了那么多年轻壮汉,她不可能在杀了人后还能安全离开。

         这么一来,她就要好好打算了。

         生长包的时限还有四个小时,她必须熬过这四个小时,然后变小了以后再想办法逃出去。

         打定主意后,缪缈眨巴眨巴大眼睛,抬起头看着吴勇说道:“你骗人!否则我现在为什么没有一点感觉?”

         “哈哈!”吴勇闻言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开口道:“说你傻你还真傻,这药之所以是宝贝就是无色无味让人不知不觉中中招,再说这药的药性挥发慢,你慢慢就会感觉到药效的……”

         吴勇边说着边朝着缪缈挤眉弄眼,绿豆大的小眼被他这么一挤更看不到了,缪缈闻言不禁有些慌了,赶紧柔下声音小心问道:“那……这药有没有解药?”

         “哎呦喂,小宝贝你还真是傻得可爱啊!”吴勇放声大笑后才缓缓开口答道:“我给你喝的是顶级chun药,而所有chun药的唯一解药就是鱼、水、之、欢。”

         吴勇的话响在缪缈耳边如同惊雷,那她就算逃出这里后还要找汉子,阿不……是每个月都要找汉子?

         我去你奶奶个腿!

         缪缈按捺不住心中的狂躁与不安,正要开口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吴勇听了皱了皱眉却还是开口道:“进来。”

         刚刚离开那个哑巴的妙龄女子怯生生地走了进来,头都不敢抬起来多看吴勇一眼,只是伸手不停地指了指门外,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难以忽视的焦急。

         吴勇似乎知道女人要表达的意思,侧头看了眼稀里糊涂的缪缈,确认她没有药性发作的丝毫征兆,他不知道文家老太是什么时候下的药,所以不能知道药效发作的确切时间。

         不过人都在他这倒也不用担心,他估摸着药效发作的时候再回来就行。

         吴勇仔细想了想便离开了房间,留下哑巴女人和缪缈大眼瞪小眼。

         等确认吴勇消失不见后,缪缈才小心谨慎地开口问眼前的女人:“他走了……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女人不解却还是微微点点头。

         缪缈顿了顿,小声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机会能逃出去你会逃走吗?”

         女人没想到缪缈会问这个问题,愣了片刻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

         过了一会,女人才抬起头看向缪缈,指了指自己的嘴微微摇摇头。

         缪缈恍然,女人和她不一样,她是一个哑巴。

         但是缪缈从女人偶尔张嘴说话的口型来看,她之前很有可能是个正常人,只是后来别毒哑了!

         想到这种可能缪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么一群大老爷们不可能只有眼前这个女人服侍他们,也就是说很可能有一群可怜人被他们这群丧心病狂的人给活生生弄成了哑巴!

         缪缈小心证实问道:“是不是还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

         女人闻言垂下脑袋悲伤地点了点头。

         一阵微风从门外飘进带来一袭淡淡的清香,缪缈只觉得一阵怒气涌上脑门,那群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把好好的姑娘毒成哑巴,在现代聋哑人都活得比正常人艰难许多,更何况是在农耕封建的古代。

         这群人简直不是人!

         可是生气归生气,冷静下来后缪缈却觉得一阵无力,她连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救别人?

         本来她是想试探一下哑巴女人,看下能不能从她口中得到离开的路线,但是现在看来,女人的话可以听但是不能全信。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眼前女人唯一的活路就是老老实实带着这间藏污纳垢的宅子里,要知道人为了活下来有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虽然很同情女人的遭遇,但是她却不会因此就全心全意地相信她。

         这个宅院里,她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女人见缪缈低头沉思便也没再说话而是悄悄退下,临走前还顺手将门带上掩好。

         等出了缪缈所在的院子,一直低眉顺眼的女人脚步突然一顿,回头看了眼缪缈所在的小院,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随后抬头朝外走去。

         而随着微风吹来的夏日热腾腾的暑气中,夹杂这一句近似低语的女声——

         “那药该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