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旧章补全
        第二十二章

         缪缈两只腿做莲花座的姿势盘坐在床上,常人很难完成的动作缪缈却能轻而易举地完成。

         从小练舞的妹子都是软塌塌的娇宝贝。

         缪缈盘腿坐在床上沉思,还差四个小时生长包就到了时限,这么一来逃出去就不是什么难事,重点是吴勇给她吃了那个劳什子chun药才真要命。

         难道她真的离开这里就要找个汉子“释放”一下?可是那时候她是小矮人,总不可能找个小蚂蚁嘿咻嘿咻吧……

         所以耽误之急就是解决□□的事。

         缪缈在心底询问系统:“囧囧,我真喝了那劳什子的chun药?”

         【叮!经系统扫描后,宿主体内确实出现了不可预测的异变!∑( ̄□ ̄;)】

         缪缈大惊,原来吴勇说的不是炸她而是真的!

         情急之下缪缈急切地问道:“那我不会真的每个月都要去找汉子吧?”

         【叮!宿主救人及时,奖励幸运大转盘一次。( ̄▽ ̄)~*】

         啊?!

         【叮!大转盘开始。】

         和上次一样,缪缈眼前出现了一个虚拟立体的大转盘,上面写着一到一百。

         缪缈缓了半天才伸出手轻轻一点转盘的中心,大转盘上的指针立刻快速转动。

         指针旋转渐渐由快到慢,指针缓缓停下落在了“九”的数字上。

         【叮!宿主抽中九号礼物——【混沌洗髓丹】,可洗髓伐骨驳除体内杂质,解除宿主的眼前的负状态。 (-^〇^-) 】

         缪缈眼前一亮,这回终于不手背了抽了回好东西!

         【叮!【混沌洗髓丹】限时特价699,只要699你就能把它抱回家!~\(≧▽≦)/~】

         我……靠。

         系统你能不能再坑一点,她好不容易存了700点系统还真是见缝插针一点余钱都不给她留!

         不对!幸运大转盘什么时候还有付钱了?那算哪门子的幸运啊?

         【叮!【混沌洗髓丹】属于顶级丹药,由于宿主等级过低,夸阶使用【混沌洗髓丹】需要支付一定手续费。(.w.)】

         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可她全部家当的699还只是一个手续费?

         突然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混沌级别的东西连使用都要那么贵的手续费,那么这个洗髓丹的原价该是个怎样的天文数字!

         想想都觉得前途一片渺茫,可是现在她要是不买下这颗洗髓丹就像在体内埋下一颗□□,每个月炸一次也够她足足喝上一壶了。

         还不提吴勇恐吓她的爆体身亡……

         一想到这缪缈也不心疼功德点了,咬咬牙买下了那颗神秘的顶级洗髓丹。

         【叮!宿主购买【混沌洗髓丹】成功,扣除699点功德点,现有1点功德点。】

         心痛啊!

         就在缪缈一朝回到解放前的心痛之际,从虚掩着的门后探出一个小脑袋,哑巴女人小心翼翼地进了屋走到缪缈面前,从自个怀中掏出一件半旧的侍女服递给缪缈。

         缪缈迷茫地抱着哑巴女人硬塞给她的衣服,歪了歪脑袋不解地看着她。

         哑巴女人急了,不停地指手画脚嘴里吱吱呜呜地低低吼着无意义的音节,指了指缪缈怀里的衣服又指了指自己,突然踮起脚小心谨慎地朝后走了两步后回头看着缪缈。

         缪缈灵光一闪,惊道:“你要我换上这件衣服和你一起逃出去?”

         哑巴女人闻言愣了一瞬后狂点头,回过神来将食指竖在自己嘴边,示意缪缈小声一点。

         缪缈见自己没理解错后顿了顿仔细想了想,她可以等四个小时后变小再离开,但是……吴勇可等不了。

         现在是吴勇突然有事离开了一会,等一会后他回来她不确定自己能赤手空拳面对一个成年男人。

         左右难逃一劫,还不如现在跟着眼前这个女人逃出去试试。

         一计不成大不了再来一计,见招拆招总比坐以待毙来得好。

         这样想着缪缈就朝着女人点了点头,拿起怀里的衣服冲着女人点点头,说道:“好的!我去换衣服,我们一起逃出这个鬼地方!”

         女人闻言眼里似乎含着泪,郑重点点头后指了指门外示意自己在门外等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最后还十分贴心地关上了门。

         缪缈看着女人离开,立刻躲到屏风后在心底问系统:“囧囧,我要修复如意锦服。”

         【叮!宿主修复【如意锦服】扣除500点功德点,免费赠送宿主一支【伤口粘合剂】。】

         悄无声息的,缪缈身上的粗布衣服手臂处破损的地方忽然一下子变得完好无损,她的储物格里静静躺着一支【伤口粘合剂】。

         看到身上的如意锦服修补好了缪缈才松了口气,因为破损状态的如意锦服是不能变更衣服款式,只有修补好了才能随心换衣服。

         仔细想了想,缪缈将如意锦服变成一套亵衣,再将那套半旧的侍女服套在外面,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哑巴女人盯着缪缈微鼓的胸认真地看了会。

         缪缈被她看得不好意思,才开口道:“我往里面塞了些布料……”

         女人略疑惑地看了眼缪缈,最终点点头走在前头带路,而缪缈低着头跟在女人身后。

         接昨天~

         缪缈跟在女人身后左绕绕右走走,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看路。

         可说来也巧,这一路走来,她们居然没有遇到一个人。

         缪缈倒也没将这点异样放在心上,只是猜想哑巴女人之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以至于对这个宅子里的所有路线都已经轻车熟路,现在才能完美地避开了所有监守的人。

         可刚想着迎面便出现了一个人,哑巴女人见了赶紧停下脚步,低眉顺眼地等着那人离开。

         缪缈跟在女人身后也只得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好不容易等那人走过身前,缪缈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听到男人突然出声道:“你,跟我来。”

         缪缈一吓,头低得更下了。

         就在缪缈纠结去与不去的时候,哑巴女人突然上前一步立在缪缈身前正好挡住了男人看向缪缈的眼光。

         男人倒也不在乎,随意打量了女人两眼不置可否地转身离开,哑巴女人见了也默默跟上男人的脚步。

         走了两步后,女人悄悄回头对缪缈做了个“走”的嘴型,伸出手指了指右边那条道示意缪缈往那边走。

         缪缈想开口说话却硬生生吞下到嘴边的话,眼睁睁地看着女人跟着那个男人走远,缪缈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

         她……好像欠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缪缈迈步脚步朝女人消失的方向走了两步后还是默默收回脚步,犹豫片刻后还是转身朝着女人指的右边走廊快步离去。

         而跟着男人离开的哑巴女人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低垂着的脸上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停下脚步,嘴里突然发出一阵清脆的哨声,在前头走着的男人轰然倒地。

         死不瞑目。

         看着眼前死相诡异的男人,女人清秀的脸上勾起一抹诡异至极的笑,踩着男人的尸体朝着另一个方向曼步而去。

         另一头的缪缈大步走着,远远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这下可把她急了。

         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之前那幕,就差临门一脚就能逃出去了!

         缪缈焦急地左看右看却发现附近没有丝毫可以藏身的地方,唯一的厢房还上了锁。

         就在缪缈急得头冒冷汗的时候,耳边传来系统熟悉的提示音——

         【叮!温馨提示,【后天】商城内有【□□】,开锁撬窗偷汉子,居家旅行过日子必备良品!(ps:偷鸡摸狗不是梦~( ̄▽ ̄)~*干杯)】

         买买买!

         【叮!【□□】购买成功,宿主功德点扣除一点,现有功德点为0.】

         缪缈:……哦。

         不敢怎样,缪缈花了她最后一点功德点买了一把万能开锁钥匙,正准备撬锁躲进屋里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大呼——

         “走水了,走水了!”

         咦,着火了?

         缪缈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手上动作也没停,正好听到男人的交谈声戛然而止,她猜想可能是往后院跑去救火了。

         看着手下已经开了的锁,缪缈还是好奇地推开了门,毕竟这样一大间屋子上了锁里面究竟藏了什么?

         推门一看,缪缈忍不住捂上了嘴。

         里面横七竖八或睡或趴着一群衣衫褴褛的女人,其中一股奇怪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屋里的女人皆是面黄肌瘦表情麻木。

         缪缈才惊觉,这间屋子原来就是吴勇这群畜生藏人的地方!

         里屋的女人们有些抬眼看了杵在门口的缪缈,可没有一个人说话,眼地里皆是麻木的漠然。

         缪缈沉默片刻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腿肚子一软差点跪了下去,还好及时扶住大门才稳住没有倒下。

         微微摇摇头,缪缈开口说道:“后院走水了,你们能逃就逃吧,嗯~”说完缪缈赶紧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奇了怪了,她的声音怎么会那么软柔娇媚!

         脑门突然一热,缪缈浑身就像着了火,星星之火一点点燃烧掉了她的理智。

         腿好软头好热身体好奇怪……

         缪缈也没心思管屋内的人,扶着走廊上的扶手一点点向外艰难地挪动,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什么方向。

         而吴宅大院外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静静停在不远处,孔甲看着大宅院里腾腾升起的黑烟,不由低头朝车内的人如实禀报:“爷,来晚一步。”

         “呵,这火来得真及时……”

         孔甲站在车前静静不语,。

         “算他们机灵,我们走。”

         “是。”

         孔甲应声后便一跃而上了马车,而从熊熊烈火之中的吴宅小门里突然冲出一个面黑如碳的女子。

         女人一步三摇好似喝醉了酒,嘴里稀里糊涂地瞎说着些奇奇怪怪的话。

         “系统我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我好热好热……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车内原本闭目养神的男人突然睁眼,听着耳边有些耳熟的声音以及陌生又熟悉的词汇,嘴角勾起一抹笑。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坐在车前头的孔甲好像看着死人般静静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就听到车内传来男人磁性的嗓音——

         “把这个女人一并带走。”

         “……是。”

         虽然不解,但是孔甲还是轻轻一点从马车前一跃而起将不远处的缪缈如同拎小鸡崽似的拎起,在眨眼间又回到了马车前。

         缪缈不安分,被人腾空架起的感觉哪怕她现在犯迷糊了也还是感受得到,心下一紧悬空后她下意识地放声尖叫——

         啊!!!

         在马车内的岱川不由皱眉,女人的尖叫声对于天生耳聪的他而言无异于是天大的噪音,这位爷从来都是不会隐藏自己不悦的主,当下便放话道——

         “聒噪。”

         孔甲闻言赶紧地一个手刀干净利落,女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此后,这辆马车低调地驶离吴宅大院。

         而与此同时,吴宅大院的屋檐上双腿悬空坐着一个神秘的妙龄女子。

         女人一袭半旧的侍女服,面目清秀却十分不起眼俨然就是刚刚离开的哑巴女人。

         女人双腿悬空在半空中晃荡,看着底下熊熊燃烧的烈火不由无聊望天,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那药人现在怎样,我那‘得春丹’统共也就捯饬出一瓶,这一屋子的死人还不如放她出去玩玩,她可别白白浪费了我那颗宝贝药丸……”

         女人的话音隐在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无人听晓,在烈火熊熊之中昔日作恶的人以一种最痛苦的方式死去,面部狰狞死相惨烈。

         “可惜了我那些宝贝蛊虫,要陪着你们受着烈火烹烧之苦……”

         “它们苦,你们……也别想那么轻易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