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半章补全
        第十七章

         吴勇的话音刚落,刘铁柱铿锵有力的声音道:“你在做梦!”

         “哦,是吗?”吴勇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刘铁柱和缪缈,笑得一脸猥琐,道:“那我凭什么要将人给你?”

         刘铁柱大声怒道:“吴勇,你别欺人太甚!”

         吴勇忍不住轻蔑一笑,道:“刘铁柱,我欺人太甚?我欺人太甚的事情多了去了,这件事情还真不算什么,一句话问你,换不换?”

         刘铁柱看了眼吴勇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在他身后的缪缈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娘的,收起你的绿豆眼!

         在吴勇放肆的目光下,缪缈忍不住腹诽,心里暗地里啐了一口默默抬眼看向身旁的刘铁柱,正好与刘铁柱投向她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啊喂,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刘铁柱见了缪缈那副怂样,随意收回眼神,扭头看向对面的吴勇,开口道:“不换。”

         “哦?”吴勇闻言瞬间冷下脸,道:“那请回,这里不欢迎你。”

         刘铁柱却坚持,道:“把人给我。”

         吴勇却冷不丁反问:“凭什么?”

         刘铁柱学着吴勇冷笑一声:“你别忘了,我为什么离开这里。”

         吴勇的脸瞬间冷下,沉默片刻,重新挂起那副贼兮兮的笑,道:“刘大哥,看你说的什么话,不就是两个人嘛,我给,马上就给!”说完朝身旁抱着大顺的男人使了个眼色,身旁两人默默将人交到刘铁柱手里。

         缪缈接过不知是睡着了的还是被打晕的女人,不禁抬眼看了下身旁的刘铁柱,想不到这人看起来外表粗狂,可内心却是细心如发,知道自己抱着别人的妻子不管于情于理都不太好,哪怕是非常时期也不行,于是刘铁柱便将人丢到缪缈怀里。

         缪缈小心翼翼抱着昏迷的女人,默默跟在刘铁柱身后离开这个阴森森的旧院子,走之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正好吴勇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缪缈赶紧回头收回目光,心有余悸地小心跟在刘铁柱身后离开。

         吴勇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身旁有人见状不由多嘴拍马屁道:“吴爷,要不让我带几个人上去把那几人绑了?让他们那么嚣张,小的们替你收拾他!”

         “诶。”吴勇一啧嘴,不悦道:“你懂个屁,刘铁柱身旁那人可是个小尤物,永州城已经很久没出现这样的货色了,你们这群蠢货别粗手粗脚地弄伤了人家。来人,派两个人跟着他们,看下那小子住在那,是哪里人。”

         “是!”

         看着有两个小个不起眼的小伙子应了声便跟着缪缈离开的方向追去,吴勇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想到未来那小子用那又细又软的声音哭着求他,吴勇浑身一个爽利,心情突然大好对众人挥挥手,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赏给你们了,爽完后记得处理得干净点,兄弟们今天饿了,片肉的时候给我小心点!”

         “好!”

         底下的男人眼冒兽光,而被吴勇点名的女人却吓得瑟瑟发抖,她们苟且地活着就是为了亲眼看这群畜生被人手刃的那一刻,可现在她们看不到了……死之前还有被一群人糟蹋!

         其中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突然挣脱男人的大手,冲向门口上尖锐的墙角,往上用力撞去。

         鲜血如开得最浓烈的鲜花在那一刻绽放,女人如凋零的花瓣软绵绵地飘落瘫到在地。

         临死前,女人嘴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意,眼神看向那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女人们,直勾勾的宛若在诉说着什么。

         吴勇见状却没有丝毫动容,低头看了眼身旁稍稍有些骚动的女人们,嘴角一抹冷笑,出声道:“来人,既然她自己找死,那么就没过后事了……听说鞭尸是一种乐趣,兄弟们想不想试试?”

         “想!”

         “那就去玩吧。”

         吴勇淡淡一句,却让底下的女人们抖如筛眼里的绝望更浓了,像是黑夜里化不开的墨看不到一点亮光。

         吴勇见了满意地点头,随后看了眼那个撞墙而死的女人,蔑然一笑。

         她以为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很多时候,死亡只是悲剧的开始。

         “去,查清楚这女人家里还有谁,我要知道得一、清、二、楚。”

         身旁的狗头军师闻言,赶紧开口道:“小的这就去办!”

         “让兄弟们玩够了就把人丢厨房里去,人死太久……肉就不好吃了。”

         吴勇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往屋里走去,留下一屋子女人在院内眼睁睁地看着那群男人的兽行。

         而另一头,缪缈背起大顺娘举步维艰跟上刘铁柱,走一步晃三下,好不容易将人背到王家。

         王大牛因为伤了脚便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终于在望眼欲穿的等待中看到了刘铁柱回来的身影。

         王大牛赶紧起身一瘸一拐地上前仔细端详刘铁柱怀里的儿子,确认无事后又看向缪缈背上的妻子,一时间忍不住红了眼眶。

         “刘大哥、小兄弟,你们的大恩大德我王大牛没齿难忘!”

         说着便要跪下,还是刘铁柱一手将人拦住扶起,眉目稍微柔和,对王大牛说:“没事,快带孩子进屋吧。”

         “诶诶诶。”王大牛憨厚地点点头,从刘铁柱手里小心地接过小儿子,看着小儿子天真无邪的睡颜,王大牛心底一阵柔软。

         还好没出事,不然这辈子他也没什么盼头了。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缪缈和刘铁柱跟着王大牛进屋,将背上昏睡过去的大顺娘放到床上,确认无事后,缪缈便没管王大牛和刘铁柱两人在一旁交谈,悄悄离开了王家。

         等王大牛谢过刘铁柱后,才暮然发现缪缈不见了,不由开口询问身边的刘铁柱:“刘大哥,那个小兄弟呢,说来要是今天没有他见义勇为,我家大顺……”

         刘铁柱嘴拙不会安慰人,只是轻轻拍了拍王大牛的肩膀,才开口道:“没事的,孩子平安回来就好。”

         “恩恩……”

         王大牛默默低下头不语,而刘铁柱看向门口的方向,那个小男孩应该不是永州本地人吧,口音不像、外表不像,最重要的是那一双眼……闪闪发光好像会说话。

         这样一个人物,绝对不是平常人。

         只是看他那样,沦落到了这永州城,怕就怕在他……太引人注目了。

         刘铁柱晃晃神,在这样的乱世之中,铁石心肠已经是保命的本能之一,哪怕如此,他还是打心眼里不希望那个孩子明亮的眼眸里蒙尘。

         可是,谁叫他是个男孩呢,男孩注定要在乱世闯荡一番。

         乱世英雄,若无乱世哪来英雄。

         他就盼着英雄早日出现,让那些隐藏于黑暗之下的龌龊都大白于天下,让那些苦命的人早日脱离苦海。

         仅此而已。

         摇摇头,刘铁柱没想到一个小男孩居然会引得自己感慨万分,谢过王大牛的再三挽留,刘铁柱走出王家大门仰天微微叹了一口气。

         帮王大牛一家是祖上的恩义,但是那个小个子……他只能求他自己自求多福了。

         他明知被吴勇看上的人是个怎么结果,但是却还是没提醒那个孩子,不是不愿意,而是因为提醒了没用。

         如果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哪怕他多嘴提醒了也只是徒增烦恼,那他又何必浪费口舌呢。

         缪缈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心情大好地离开王家往文宜修家走去,好在她之前做了标记,不然以她路痴的天性在这样类似的大街小巷里穿行,迷路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缪缈沿着自己做的小路标回到了文家,而她身后的两个长相不起眼的男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悄悄离开,留下一人继续盯着。

         缪缈回到屋正好看到文宜修端了碗黑乎乎的药朝她这个方向走来,缪缈不禁多看了两眼,中药这种东西对于怕苦的她来说一向敬谢不敏,如今单问道那股味胃里都一阵不舒服。

         文宜修见缪缈回家,眼睛不禁微微发亮,开口道:“大喵,你去哪了?”

         缪缈嘿嘿一笑,心情大好地说道:“我去做好事了。”

         文宜修似乎被缪缈愉悦的情绪感染,微皱的眉头松开,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道:“我先把药送进去,你在这里等等我。”

         缪缈点点头,示意文宜修进去她在这里等着。

         等文宜修进屋,缪缈耳边突然想起熟悉的系统音——

         【叮!宿主间接性救人,获得功德点+200,经验点+200】

         啊咦,这样也行?

         缪缈被这突如其来的奖励弄得一懵,随后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跟着刘铁柱救人系统也将其中一部分功劳算到她头上,这样一来她又多了两百点功德点。

         整个人都是开心的!

         可是缪缈却不知道,在她刚刚离开的府邸中,吴勇坐在上位眯起绿豆大小的眼,啧嘴道:“你是说他进了文秀才家?”

         下面一人赶紧回应道:“是的大人,小的亲眼看到他进了文家就再没出来过。”

         吴勇闻言沉思片刻,却勾起一抹诡异的笑,道:“我答应了那老太婆不动她文家一分一毫,看在她死去的大官丈夫的面子和那块宝玉的份上。

         我这般信守承诺之人确不会动她文家一寸地,但是那还没嫁给她儿子的童养媳却还不是她文家人。

         你说,未来儿媳妇和一个陌生人,孰轻孰重呢?”

         底下的小弟闻言贼贼笑了起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他们不知道,此时永州城迎来了一位大贵人。

         马车低调驶入,没有惊起任何人的注意,马车慢慢驶向城内唯一一家药铺。

         马车停在药铺的后院,此时从屋内走出一个年迈的老郎中,只见他见到马车便单膝跪地,低头垂目不敢多说一句。

         孔甲见状淡淡开口道:“起来回话。”

         老郎中不要身旁人扶,直挺挺地利落起身开口道:“是!”声音中气十足,丝毫没有在前堂的沙哑。

         老郎中身旁的小学徒也是低眉顺眼,哪怕看到眼前堪称怪诞的一幕也丝毫不为所动。

         孔甲见了丝毫不奇怪,淡淡丢下一句——

         “主上来了。”

         而跪在车前的两人脸色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