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外篇 电车琐事 一 温馨、痴情与旧厂房
    “咦,这不是海事大学附近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范蕾发现自己站在202路电车海事大学站高架桥对面,但是桥上驶过的不是蓝灰相间的6WA型电车,却是一辆辆陌生的红色快速公交,毫无美感,车前LED红绿滚动显示“28路兴工街→小平岛”,两边的电线杆已经无影无踪。

     “扯淡呢吧,即使地铁一号线全线通车也不带这么玩的!”范蕾双眼瞪得有灯泡大小,“28路怎么会全面取代202呢,这不可能!”她瘫坐在地上,开始疯狂地抓头发、掐脸颊,“是噩梦的话,就快点醒来啊!”

     忽然响起“咣咣”的敲门声,并且伴随着老母亲担忧的叫声:“蕾蕾,你没事吧,做噩梦了?”梦境瞬间粉碎,闪回到范蕾那不大不小的房间,她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脸颊和头皮火辣辣地疼。

     “妈,我没事,您休息去吧。”“没事就好,再睡会儿吧,今天一定要考虑清楚以后的去向。”范蕾听着远去的脚步声,爬起来看看墙上的挂表,才四点半,今天她负责的2243号电车预定要跑小平岛前的第二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该到位了。

     范蕾无心睡眠,钻出温暖的被窝,快速穿戴好制服,来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餐。煎蛋的“嘶嘶”声把父母都引来了,“蕾蕾,这么早啊,有什么急事吗?”“哦,我今天轮第二班车,必须要早点到车库。”

     母亲听了,眉毛高高挑起:“我不是说了让你快点决定以后的去向吗,怎么还要继续去电车上工作?等地铁一号线全线通车后,202就保不住了!”

     “妈,你在胡说什么!202怎么可以被拆掉,她与201一样,都是这座城市历史的见证者,也是一个文化符号,更是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

     父亲摇了摇头:“我们都是外地移民,对这东西的感情本来就淡薄,没就没吧,你爷爷在这里住的时间久也许有感情,但我们不是,我早就听烦了那咣当声!”

     范蕾跺着脚,略带哭腔大叫:“爸,怎么你也这么说,亏你还在这座城市呆了二十多年,竟然这样薄情!”说完,她将锅里的煎蛋狼吞虎咽地一扫而光,头也不回地走出厨房,在父母的叫骂声中换好鞋子,摔门而去。

     走在无人的楼道里,范蕾小声嘀咕着:“真是的,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201与202缺一不可,都是这座城市流动的历史!”一路上范蕾都在不停地碎碎念,一定要将今早的所有不愉快都发泄出去。

     车库为早班员工准备的绿色小申龙0651号接送车早已停在黑石礁车站,范蕾一脸怨气地上了车,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空空的车厢里除了司机也只有三名修车工,工人们都靠着车窗打瞌睡,鼾声如雷。

     十五分钟后,中巴车停在北河口车场前院,这里依旧是绿树成荫,芳草萋萋,极目远眺可以看见那一前一后停在轨道上的4000型酒红色2289和黄绿相间的7000型7010。早间的空气清新无比,让每个人都有想要贪婪地吸光的欲望。

     范蕾面无表情地走过前面的二层小楼,一直走到后方高大的平顶车库,这里共有六个出口,两名身穿蓝色工作服、头戴鸭舌帽的工人正在检修停在二号门的2243号电车。

     车顶那位工人认真地检查着弓子,确认是否有变形等毛病,每年因刮弓导致的线路局部停运不在少数,所以这是一项关键工作。

     而车底的工人正从检修井中探出头来叮叮当当地敲打着底盘,确认转向架是否正常。对于6WA型电车而言,转向架相当于要害,如果这里受到严重损伤,那离报废也就不远了。

     “受电弓一切正常,老对儿,你那边怎么样?”“转向架没问题,接下来检查一下空压机和逆变器!”两个厚重的男低音彼此呼应,配合默契。他们注意到了范蕾,十分热情地打招呼:“哟,小范,来的这么早啊,看我们修车吗?”范蕾硬挤出一个微笑回应:“王师傅,李师傅,检修辛苦了,车辆能够安全运行你们功不可没。”

     脸上有雀斑的李师傅看出了范蕾的异样,从梯子上下来关切地问道:“小范,怎么了,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范蕾看着两位师傅热情高涨地检修电车,不忍心把地铁一号线和202的冲突说出来,这两位都是从解放广场时期就一直在202负责修车。

     “不,没什么,早上出来的急,没吃饭而已。”范蕾随便编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谁知李师傅竟然认真了:“哎,你们年轻人就是着急,忙着出门连早饭都来不及吃,我从家里带了热乎乎的包子,拿来给你吧。”范蕾那句:“李师傅,不用您费心。”还没出口,他就已经转身离去了。

     井下的王师傅哈哈大笑:“老李就是这么热心肠,你就接受了吧!”说完,他从检修井中爬出来,上车走进驾驶室,摆弄了几下仪表:“嗯,空压机和逆变器工作都正常,这辆车可以出库了。”不远处,穿着制服的司机张澜和同车乘务员李娟已经在向范蕾招手。

     范蕾刚和两位“老对儿”打完招呼,李师傅已经拎着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回来了,他将包子塞到范蕾手上:“快吃吧,马上要出车了,饿着肚子可不行!“

     范蕾苦笑着接过包子,与两位“老对儿“一起上了电车,李娟微笑着对范蕾小声说道:“有一次我也是没吃早饭就来了,和你一样被李师傅硬塞了两个包子,不过阿姨的手艺真的不错。”

     “唉,其实我吃过早饭了,李师傅看我有些不高兴就问了一下,我只是拿没吃早饭搪塞他而已,如果告诉他202可能会被拆掉不是太伤他的心了。”范蕾叹着气低语回应。

     李娟点头赞许:“也对,不能把恐慌情绪传播给整个车组,非常时期更需要积极向上。”说话间,张澜已经驾驶2243离开车库,停在了即将发车的海蓝色3615后面,车上的智能调度用广播员般的声音说道:“您的计划,下次发车时间是五点四十分,下次发车前车是3615车,当前系统时间五点二十五分。”

     李师傅目送2243出库,露出了一丝苦笑:“我们哪会不知道202那未知的命运呢,但是只要这条线路在一天,我们就坚守一天!”王师傅半喜半忧:“老李,我们也快退休了,不一定能守到最后,还要看这些年轻人啊!”“说的是,但是我们现在还得继续守着啊,快点吧,该检查下一辆车了!”说完,李师傅已经大步走向停在3号门的海蓝色3618,王师傅也小跑着跟上,两人再次热火朝天地开干。

     再说2243车内,范蕾坐在靠近上车门的乘务员位置上,抬头忧郁地看了一眼头顶的LED显示屏,那里如今只是在不停地滚动“欢迎使用智达通讯设备”。自从202换上GPS报站后,原先的英汉双语报站就停用了,车厢铰接部位拱门中央的两个显示屏也就再也不显示站名。

     “还是以前的报站好,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广告。”范蕾小声地碎碎念,她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现在202在全程的出站和进站分别加上了“华正眼科”和“苏宁易购提醒您”,在个别站点还加上“有去往品鑫祛痘的乘客,请在本站下车”,这些广告听得范蕾都想吐了。

     前面的3615缓缓驶离站台,2243开进去接过重担,上早班的乘客在这时候还不是很多,并没有像高峰期那样如潮水般涌进车厢。范蕾机械地说着“乘客,请上,请投币,请刷卡,请往里走”的服务语,心里却在想着“不知道那个人今天还会出现吗?”

     十分钟后,伴随着调度室墙上的电铃“叮铃铃”的响声,范蕾和李娟关闭了车门,按下讯响器,同时喊出:“走,老对儿!”2243咣当咣当地驶离站台,以30公里的时速行进在美丽的郊区。

     车到海事大学,上来一位忧郁的蓝衣青年,他刷卡后便开始抚摸着“A市人”的内壁,喃喃自语道:“趁着202还在就多坐几次吧,万一哪天被这混蛋政府拆了想找都找不到。”

     范蕾忽然开始脸红,心跳急剧加速:“呀,他果然又来了,这次只有一个人呢,那些公交迷似乎没有跟来。看来他和我一样很担心202被拆啊,我们一定会非常有共鸣!”

     由于害羞与不安,范蕾直到兴工街都不敢与蓝衣青年搭话,她右胳膊肘支在投币箱上,手托下巴,呆呆地注视着青年的一举一动。忽然又带着绯红的面颊拼命摇头:“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什么,他怎么会对我这样的大龄剩女有兴趣呢,好好清醒一下吧!”

     往后连续几天,蓝衣青年都会准时出现在海事大学车站,对“A市人”电车进行例行的“爱抚”,并且开始注意驾驶室里张澜的一举一动。

     范蕾再次开始心慌意乱:“啊呀,他果然对我没感觉,原来是对老对儿有意思,怎么办?”在前半节车厢的李娟注意到了范蕾的异样,她掩嘴偷笑:“原来蕾蕾喜欢上了这位乘客,好好八卦一下吧”,结果两个人都忘记了开启下车门。

     “喂,我要下车,开门,喃们怎么溜号了?”两位大叔的怒吼声把两位乘务员从遐想中拽了回来,她们赶忙按下开门摁钮让这两位下车。张澜十分纳闷:“今天这俩老对儿好像都不在状态啊,怎么回事呢?”

     车到兴工街,乘客全下光了,李娟走过来调侃范蕾:“哎呦,浪漫之都不是吹的,我们这里马上就要诞生一对儿电车情侣了!”范蕾双腮如苹果般艳红,开始追打李娟:“不许胡说,别跑,站住!”李娟跑到张澜身后做鬼脸:“哎呀,真是不利索,直接承认这份情感不是很好嘛!”

     张澜对此哭笑不得:“你们两个别闹了,我还得回车呢。蕾蕾,既然喜欢那个人就去勇敢追求吧!”范蕾被这句话鼓舞到了:“嗯,我该大胆追求爱情了,再犹豫不决只怕会错过对的人。”

     第二天,蓝衣青年又出现在了2243号电车上,这回范蕾勇敢地过去拦住了他,略带结巴地说道:“你……,你很喜欢电车对吧?”青年一愣:“对啊,你有什么事吗,乘务员大姐?”

     “我……,我想和你一起去个地方,可以吗?这里我们每天都经过,应该会有印象。”青年难得地露出了笑容:“咦,乘务员主动邀约乘客还真是少见,好吧,反正没什么事,那就去吧。对了,我叫小满,大姐的服务卡我看过了,是叫范蕾对吧?”

     范蕾心花怒放,小鹿乱撞:“呀,原来他还是很注意我的,太好了!”她顾不上更换便服,拽着小满沿兴工街至西安路那一溜商场快步疾走,不到十五分钟,停在202路解放广场车站对面。

     这里有一个菜市场,比邻新建的现代住宅区,但是在它的旁边却有一个“叛徒”,与这一切显得非常不搭调。红色的砖瓦显示出这个“叛徒”诞生于上个世纪,而且还带有尖顶的小阁楼。这间房子,更准确地说是厂房,在现代建筑群中独树一帜。

     小满哈哈一笑:“果然是这里,老电车工厂,五一路客运站遗址。这里我知道,以前常来这里隔着铁丝大门张望院里的老电车。”

     两人穿过菜市场,进到院内,只见那座红砖房上仍残留有几扇老旧的木门和若干蓝框破窗,墙体上“安全文明生产,人人有责”的白漆大字依稀可见,但是窗与窗之间的柱形突起上的白字已无法辨认。屋外的一片方寸之地长满了荒草,据说以前在这里有一段轨道。在高处还留有几个铁卡子,也许是过去修车时需要往上吊吧。

     小满的兴致上来了,开始滔滔不绝:“在这里拆除之前,202的轨道上一直是有两个岔的,一个从菜市场门口进来,岔在小平岛方向的轨道上;另一个在那个黑色的铁栅栏外面,是出库往兴工街去的,并没有现在的这个白栏杆。厂房旁边以前有个大车棚,很多电车都停在这里修过,菜市场那里是一大片空地,也停过好多老车。而且过去这个大院是有两个需要推开的铁丝网门,现在有一个被菜市场挤掉了,另一个换成了黑色的栅栏。唉,找不回以前的感觉了,现在这地上也看不出当年旧电线杆的痕迹。”

     范蕾也来了兴致,帮忙补充道:“我听爷爷说过,1000、2000、7000、8000、621等老车都是在这里诞生的,直到后革的新电车工厂开始起用,这里才变成普通的车库,而且201和202都曾以这里为家。2009年这里变成地铁临时工地时也只有三个报废的红色4000型外壳和长期在202担任防滑车的仅存的黄绿色7000型,其他的2000、3000、4000和7000都已经在北河口车库拆解完毕了。”

     小满感慨道:“马路对面原本有很多老店铺,也在修地铁时弄没了。前面的立交桥那里以前是一座过街天桥,在00年前后拆了,我常常站在那天桥上张望着这大院里面,看着那一辆辆老车真的十分满足。这里不知承载了多少老A市人的回忆,如今已经变得这般熟悉而又陌生。可惜啊,以前进不来时无比向往,现在进来了它却已变样,真是讽刺啊!”

     两人都拿出手机,“咔嚓咔嚓”一阵狂拍,算是对过去遗憾的弥补。随后他们一起从墙上的大洞走进厂房,那里堆满了装着果蔬的纸箱,还摆着切肉的案板。能够证明这里曾是工厂的痕迹也只有天花板上的修车起落架卡子和一盏老吊灯外加几个小隔间,地上的检修井早已被填平,09年时残留在此的一些电车零件也已经无影无踪。

     “时候不早了,该离开了,下次换我带着范蕾姐去两个好地方吧,一定能带来极大的震撼!”“呀,真的吗,我很期待啊!”范蕾又一次小鹿乱撞,天啊,像她这样的大龄女子竟会有人提出私会,这是无法想像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