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电车灵们的对话
        (三)电车灵们的对话

         在A市有这样一个传说,每到月圆之夜,公交车的车灵们便会出窍并且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奇妙见闻。这不,到了八月十五,车灵们开始活动了,不过今天的主角们是有轨电车6WA、3000与唯一的4WA和7000。

         2路有轨电车的终点小平岛前,轨道到这里并不是尽头,在信号灯的另一边是她的车场,那里被公交迷们称为“电车死亡线”。在最外围,一辆酒红色的3000型电车和一辆黄绿相间的7000型电车一前一后地紧邻着停放,7000型电车的玻璃上还贴着1路有轨字样。

         她们的运营使命早在2007年便已完成,车内堆满了袋装的沙子,没有能坐的地方,她们都在充当着防滑车的角色。

         清冷的月光下,这两辆电车显得十分孤寂,与她们身后停满6WA的车库格格不入,因为她们是这里仅有的老式电车。酒红色3000型电车的车灵从车顶飘了出来,是一位身穿旗袍的民国年轻女子;而7000型电车的车灵明显是上世纪80年代女工的打扮,一身浅蓝色的工厂制服。

         3000型电车灵忧郁地说道:“唉,我们两个什么时候能和那些6WA停在一起呢?天天停在外面太寂寞了,就像孤魂野鬼一样。”7000型电车灵安慰道:“姐姐,别多想了,我们在这里属于独苗,也很少有机会能到线路上露面。等到雪天或路面结冰时,我们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我的宿体不知已经被翻新了不知多少次,车辆的编号也被抹去,只从那些公交迷那里听说我的编号是2289。自打从3路有轨上下来,我就很少见到其他的姐妹,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曾有幸去过A市火车站撒沙子,又重走了一次我曾走过的路线,两边的景物变化实在太大了,东关街老胡同被围起来待拆,唯一有点历史气息的也只有你那些姐妹们了。我们7000型电车也只存在了二十多年,跑过2路有轨也跑过1路有轨,涂装从最初的绿白杠到95涂装,再到车体广告和一身蓝,最后到我的宿体的涂装。”

         “我们姐妹12个和17辆2000型电车在2006年7月之后都停在解放广场,但都在2009年被拆得一点渣不剩,只留下我的宿体当防滑车,解放广场车场被拆除后,我就到了这里。另外还有外销版的双大灯7000型共12辆,10辆在B市于2006年报废,2辆在D市于2001年报废。”

         “妹妹的运气比我好,自从我的宿体当上了防滑车,就再也没回到过原线路服务,只在2路有轨沿线撒沙子。前不久2283的壳子在这里待过,车窗破得不像样,连车门都没了,但就在前几天,她竟然被拖到了民主车场准备重生,然后卖掉。”

         “哦,我在解放广场时也见过2283,当时她与2282和2288的壳子一起被送过来,我以为灵体早已散去,没想到她们在闲置来了8年后还能重获新生。我记得那时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辆仅存的621和1000型防滑车,现在都被拆解了。”

         “你们3000型老电车命大福大,到今年已经80了,大修过2次,还有15辆车在线,若干卖掉,3辆防滑,一辆教练车。我们7000,还有已经不在的621、1000、2000、8000等型号的电车就没这么好运了,我听说B市和D市以及省会都还留了几辆D市版的1000型和卖出去的8000型作展览。”

         2路有轨两辆防滑车的对话就到这里了,那辆编号据说是2289的3000型的电车灵后来一言不发,若有所思地回到自己的宿体里睡下。7000型的电车灵也不再多说,飘到别处去偷听其他车灵的对话。

         在圆顶车库的后面,也孤零零地停着两辆灰蓝相间的6WA,2243与2260对脸停放,她们的车灯和“A市人“拼音字母的缩写图案都已被拆掉,露出后面的电线。

         2260的车体千疮百孔,保险杠不知去向,车皮掉了好几块儿,露出锈迹斑斑的铁皮,线路幕未换成LED滚动字幕,依旧是不需要一直开着的老式霓虹灯牌,车内惨不忍睹,仪表盘被拆得空空如也,车门机关盖大开,露出里面的零件。

         2243外观比2260新了很多,但由于在马栏河桥上的那次重大事故,她的车窗掉了好几块,左侧伤得尤其严重,露出里面像麻袋一样的东西。车内除了仪表,和2260也没什么两样,碎玻璃掉了一地,被撞掉的窗户斜靠在积满灰尘的车座上,监视摄像头从天花板上吊下来,被风一吹,左摇右晃的。

         2243的车灵弯腰驼背,手拄拐杖;2260的车灵衣衫褴褛,嘴里一颗牙都没有。两个车灵都是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咳咳,我的宿体诞生于2001年,是最早的一批6WA,却早早地就报废了,孤零零地放在这里,成了供应零件的车子,宿体被拆得一塌糊涂,害得我也加速衰老了。”

         “咳咳,老姐姐,你该庆幸自己的宿体没有因事故报废,去年秋天我的宿体在马栏河桥被水泥罐车撞惨了,那辆车把我的宿体撞得曲里拐弯的,整个转向架基本废了,害得我也闪了腰,一夜之间白了头,还连累车里的乘务员范蕾姑娘跟着住院。”

         不远处停着被卷入事故的蓝色3618,她伤得倒不重,修的差不多了,挡风玻璃仍带有大面积的裂纹。车灵是一位遮着半边脸的蓝衣长发女子,她幽怨地说道:“拜那讨厌的水泥罐车所赐,我的宿体轻微破相,马上就能修好,和老姐姐的宿体撞在一起真不好受!”

         停在3618前方的2261不知在这里闲置了几年,看外表非常新,但是车门是敞开的,电弓已经放下,据说已无法运行。她的车灵是衣着朴素的一位年轻女子,愤愤不平:“我不知在这里沉睡了多久,更不知道我的宿体为何会被闲置,但我知道她很想重新回到线路上!”

         “不太可能了,你的宿体由于电弓降下的时间太久,已经不能跑线了。”从车库里飘出一个打扮得像花蝴蝶一样的年轻女车灵,她的宿体是2238号电车。“我作为2路有轨第一个摆脱素颜的电车的车灵,也已经沉睡了多时。还好只是闲置大修,现在我的宿体已经重见阳光,终于再度驰骋在轨道上!”

         “喂,你们这样太伤我的心了!”一个脸上缠满绷带的蓝衣女车灵从库里飘了过来,“我的宿体3616在运行时由于气压机不打气而与前面的2252追尾,整个驾驶室都撞凹陷了,面目全非,连着我一起受罪,现在也是个给别的车提供零件的角色。”

         3522的车灵也出现了,她穿着红黄相间的长裙,面部却像被火烧过一样,非常恐怖。“想比惨吗?我的宿体3522在去年夏天由于空调故障自燃,现在也是报废的命,也在给别的车供应零件,我们选的这些6WA宿体太脆弱了。”

         “好了,好了。”2243的车灵开始打圆场,“毕竟大部分姐妹还是好好的,我们应该高兴。”“是吗?在这个2路有轨的多事之秋,恐怕谁都不好过!”2239的车灵也从车库里飘了过来,她长发披肩,在腰间系了一条红腰带。

         “哎,小老妹儿,你这是弄的什么名堂?”2239的车灵忧伤地说道:“上个月,我的宿体在和平广场撞死了一老一小,明明是他们违规过路,我的宿体与她的司机都非常小心,结果被判赔了200万,比老姐姐你的事故赔得还多。好不容易重新上线,却在压死人的轮子上绑了个红绸子,于是我也跟着变装了!”

         3618车灵十分愤慨:“外面隔一段时间就会争论一次2路有轨的去留,本来地铁一号线就够添堵的,偏偏又有这许多麻烦事儿,总有那不守规矩的社会车辆与行人来插上一脚,把2路有轨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又给那些希望2路有轨消失的人提供口实!”

         2238车灵爽朗地一笑:“不用担心,2路有轨有先天优势。比之其他车辆,我们有专有路权;比之黑漆漆的地铁,我们有美丽的风景和悠久的历史,不怕被取消。6WA目前在线的1路有轨和2路有轨加起来还有40多辆,希望她们都能正常走完这一生,不要再因为意外而提前完成使命。”

         小平岛车场里的交谈就到这里,所有停驶或报废的6WA车灵都将希望寄托在尚在运营的车辆身上。确实不用太担心,因为6WA离正常报废的年限还很长,而且还有为数不少的老A市人们在为争取保留2路有轨而努力。

         在民主广场1路有轨的主干线旁边有一条支线,通往民主电车修配厂,那里也是所有1路有轨电车的大本营。这里由于接近市中心,空气比远在郊区的小平岛车场浑浊了不少。

         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停放着一个朱红色的3000型车壳,她的车窗碎了大半,车门不知去向,两头的椭圆形灯箱里仍放着1路有轨的牌子,这就是前不久从小平岛拖过来的2283。

         在2283的前面,停着已经被拆成空壳等待大修的墨绿色3000型2267号电车。两个车灵都已出窍,个个貌美,一红一绿,都是民国风范。

         2283车灵首先发话:“8年前和我一起放在解放广场的2282、2288两位姐姐据说也被送到这里重生,不知道进展的如何了。”“不用担心,独苗4WA2263带来了消息,说她们俩都已经被修得有模有样,还在车顶上安装了‘A市旅游集散中心’的牌子,看来是要卖到这里去。”

         “啊?那岂不是与2284、2286还有2292一样了吗!”“没错,2284被卖到渔人码头的品海楼,改造成茶餐厅,供孩子们玩乐。”2267的车灵开始娓娓道来。

         “我曾飘过去一次,2284她被幽囚在二楼的一个小空间里,在一楼大厅一进去就能看到她的脸,车体还是绿色,保留圆形的车灯与铜铃。2286被卖到位于一二九街的规划博物馆,那里尚未完工,我也不知她怎么样。”

         “2292在C市的203高地,给了一小段轨道,车门外摆了阶梯供游人攀登,但是那里十分荒凉,杳无人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2266、2269、2287、2290都已回炉炼钢,2291先被送到203高地,去年下落不明,听说在码头15库二楼有个电车光阴咖啡厅,那里有一辆绿色的3000型被改造成了吧台,不知道是不是她。2279在这里当教练车,我与她的车灵很少见面。”

         车场的另一个角落里,两辆基本大修完的酒红色3000型电车并排停放,车身几乎全新,黄色的杠子已被抹去,全身只有红色,车顶立着“A市旅游集散中心”的椭圆形牌子,她们就是曾经报废过的2282与2288,两个车灵都是小巧可爱的妙龄少女。

         “我做梦都没想过我们的宿体会从解放广场拖到这里进行重生,只是不能回归线路了,要被卖到这个旅游集散中心去。”

         “是啊,很快我们就要和姐妹们说再见了。这段短暂的重逢足够了,至少知道她们都还好,不知道我们被卖过去之后会被拿来做什么。”

         “姐姐,2283也被送过来了,据说要和我们一样大修,然后一起卖到这个集散中心去。”“哦?那太好了,我们在08年就一起待在解放广场,现在又能重逢了!”

         停在她们后面的是2263号4WA型仿古电车,外形与3000型相近,方顶圆灯,但车身材质不是木头的,车门也不是镶嵌在滑道里,而是贴着车身开关。车内座位还是地铁坐,投币箱为经典的‘平头大肚’款式,操作台接近6WA,并非3000型的老式转杆儿操作装置,靠近三个车门的柱子上都有读卡器的壳子,看来是跑过1路有轨。

         2263的红衣女车灵长叹了一口气:“唉,不知我还要在这里待多久,作为A市有轨电车的独苗,我的宿体应该是在线时间最短的一辆车,但是3条线路都跑过,最遗憾的是没能让那个酷爱老电车的赵大夫坐上来。我的宿体闲置的时间也长,仔细算来应该将近10年了,设备长期不用已经老化,想上线也不行了,希望能早些去博物馆。”

         “别丧气啊,也许妹妹的宿体只是试做型,如果我们3000型都不行了,机车厂应该会考虑量产像4WA这样的仿古电车来取代我们。”安慰4WA的是一位绿衣中年女车灵,她的宿体是2264,首个进行第三次大修的3000型电车。

         “这第三次大修最为不伦不类,用一块很大的LED显示屏来取代原先的椭圆形灯箱,把整个车体拆得只剩壳子,然后装上新的电机,并重新喷漆,这一次可以说完全看不出木头的质感,把圆形大灯两边的小红灯改为一个,而且十分突出。15辆在线的3000型都要改成这样,统一喷成绿色。这种改法,不如让我的宿体早些报废。”

         两辆绿色的防滑车2265、2285的车灵飘了出来,纷纷劝道:“姐姐,别抱怨了,那些师傅们愿意大修你们的宿体,说明他们很重视3000型电车这个文化象征。师傅们顶着巨大的压力为你们的宿体续命,应该高兴才是。我们这些防滑车也不指望能进行第三次大修了,就在后台默默地为姐姐们服务到宿体彻底报废为止。”

         “真羡慕你们这些还能动弹的,我这拆件车的车灵又该何去何从!”一个胖胖的女车灵飘了出来,她的宿体是1路有轨6WA最小编号3505。

         这个胖女人一肚子怨气:“我的宿体报废的实在荒唐,上线不到一年由于小故障停在这里,却被当成了拆件车,就这样墙倒众人推,我的宿体报废了。”

         那辆红黄相间的6WA3505正好紧挨着防滑车2285,3505的内部也是破败不堪,零件被拆了大半,车窗上还贴着2008年11月1路有轨由于海之韵施工改至华乐广场终点的通知呢。

         同样在大修的2274的车灵从库里飘过来说道:“算了,就让那些领导折腾去吧,如今A市只剩两条有轨电车线路,在解放广场的老电车工厂又黄了,我们大部分姐妹的宿体都是在那里出生的,以后的新电车都要在离兴工街不远的机车厂里诞生。”

         这个老车灵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咳咳,想当初3000型电车共30辆,都生于1936年,都曾在3路有轨上线,一起大修过两次,从无线路幕到有线路幕,从人工手动开门到人工按钮开门,从95涂装到红绿蓝三色与全身广告再到红绿两色,再到不久之后的全绿色。1路有轨与3路有轨合并后有一半儿是拆的拆,卖的卖,防滑的防滑,当教练的当教练,只剩15个还在线上。转眼就到了宿体的80大寿,我们这些灵体也在随着宿体的折旧而发生变化,不知道还能存在几年,且活且珍惜吧。”

         “不管外面怎么议论3000型电车,扰民也好,妨碍交通也好,都是在强行甩锅。我们的宿体好歹也是一代A市人的回忆,绝不可能被轻易抹杀掉。这座A市本来历史文化气息就不是很浓厚,再没了这些流动的历史,基本就完蛋了,我可不希望将来没有能开动3000型电车的年轻司机。”

         听2274的车灵讲完,其他的车灵陷入了沉思,纷纷回到宿体中去认真思考自己未来的归宿。仔细算一算,A市目前所有可知的有轨电车,621、1000、2000市内无保留,仅有4辆D市版1000型在外展览;7000仅剩一个防滑车;8000客死B市,仅有3辆在外展览;4WA闲置;也只有3000与6WA仍在与这座城市一起前行。

         在博物馆等地的3000型电车虽然静止了,但也能以另一种方式实现自己的价值。至于在线的3000型电车,能跑几年是几年,再过二十年就真的一百岁了,但是1路有轨和2路有轨的总体寿命可比百年还要长。

         车场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但线上的电车灵们才刚刚开始互相祝福,6WA电车2242与3615在会展中心擦肩而过,两位车灵出窍私聊,“恭喜姐姐平安度过第十四个年头,以后也要继续加油!”“妹妹也是,才刚过了8年,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3000型电车2268与2272在兴工街碰面,两位红衣车灵出窍相互调侃,“哈哈,在宿体八十大寿时要换绿衣服了,这是新生活的开始!”“没错,为了以后的美好日子,让我们干一杯!”

         A市有轨电车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两条电车线路依旧命运未卜,但还是要继续前行,早出晚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