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沈老爹一吓,他带着老婆孩子赶了一天路好不容易才来到衙门,现在就想敲个鼓而已,就这样还要被人凶巴巴地吼一通,实在是太委屈了。

     为了顺利拿赵子渊换五百两并成功进入望京城入住代王府,沈老爹硬生生忍住了回骂的冲动,绷着牙才没把那句“娘子有人要削我”喊出口。

     要知道,平时他只要喊出这一句,沈老娘一个回旋腿过去,绝壁打得人直接趴地上。

     “是这样的,县令大人……”沈老爹准备将他们敲鼓是为了来领赏金的事情说出来。

     后头蒙面的赵子渊将背着的沈念念放了下来,凑在她耳边快速说了几句,沈念念点点头,直接走到沈老爹面前。

     “爹我们回去吧,你不要闹了,衙门的鼓不能乱敲。”

     沈老爹愣了愣,沈念念挤眉弄眼,用他们深宅山里人独有的方式交流。

     ——圆圆说事情有变,暂时撤退。

     沈老爹往后看了眼,见赵子渊压低着头躲在沈老娘身后,显然比刚才更为警惕。

     快速反应过来的沈老爹扔了棒槌就走,“不敲了,不敲了,我们回去。”

     差点被棒槌砸到的黄县令一脸愤然。

     走出好一段距离,确认后面没有人跟过来,沈老爹停下脚步,叫住赵子渊,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不让我敲鼓?”

     此时他们身处胡同口,街道人群涌动,都是来看五皇子入城的仪仗队。

     赵子渊沉思片刻,“五哥和我,关系不是很好。我没有料到他会来这里,依刚才那个县官的反应来看,他势必是想要奉承五哥的。”如果刚才出去了,他们只有五个人,对方却有一整支侍卫队,无异于羊入虎口。

     虽然他失踪数月,但只要李铮将军如他锦囊中所言去对付宁*队,此时早就是大获全胜的局面,朝廷根本没有必要重新派人奔赴边疆,更别提派的人还是五哥。

     五哥对军事一窍不通,谈何上战场指挥作战?何况他和宁贼勾结,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前线将士给卖了。

     沈老爹听出点意味,一脸深沉地凑过来问,“小伙子,瞧你讳莫如深的样子,该不会是遇刺的事也有你家大兄弟一份吧?”

     赵子渊眉头紧蹙,仍在思虑前方的战事。

     沈老爹双手后伸,抱住后脑勺,嘴里叼根竹签,“还真被我猜对了。”

     沈念念一直没弄懂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圆圆不开心,她也不开心,拉了沈老爹的衣角问,“爹,到底怎么了?”

     沈老爹指指赵子渊,“他家兄弟想弄死他,寡不敌众,我们要跟着他一块,很有可能也被弄死。”

     沈念念皱了皱眉,满脑子都是“有人要弄死圆圆”的想法,完全忽略沈老爹后面几句他们也有可能会遇到危险的话,在她心里,圆圆是应该被保护的。作为主人,她要承担起保护圆圆的责任。

     “圆圆。”半晌,她走到赵子渊跟前,张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声音如响铃般清脆:“我不会让别人弄死你的,在那之前,我会弄死他的。”

     明明是充满杀气的狠话,被她说出来,带了点奶声奶气的甜糯,就好像在许什么山盟海誓。

     赵子渊愣了愣,而后弯下腰,伸手搭在她的额头上,一脸正经地教训道:“小孩子不可以说这样残忍的话。”

     沈念念像小猫一样发出“唔”的一声,感觉好像说错话,圆圆更加不高兴了。

     他揉了揉她前额的碎发,“说过要护你们五年,我怎么会轻易被人弄死,残忍的话,残忍的事,交给大人来做就好,念念不需要担心这些。”

     声音轻快,语调缓和,是他十六年来少见的温柔。

     平生第一次,觉得有人陪在身边是一件非常欣慰的事,就好像被当成了什么珍宝,他也有被人如此珍惜的一天。

     沈念念眨了眨眼。

     圆圆……在对着她微笑…………

     好温暖……

     这样的笑容……想要守护一辈子……

     他们挨得近,沈念念一伸手就圈住了赵子渊的脖子,她往前蹭了蹭,抱住他的脑袋兴奋摇晃,“圆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沈老爹在旁边看得心都快要化了,倚在沈老娘肩头,一脸感动,“你看,人间有真爱,人间有真情,多么温馨有爱的画面啊。”

     沈老娘瞪他一眼,而后抖了抖膀子,沈老爹一个没靠住,往前跌了一跌。

     沈老娘走到赵子渊跟前,将沈念念拽了出来,从而解救了差点被摇晕的赵子渊,她问:“我们一家人对山下的事情不太清楚,弄不懂你们那些明争暗斗的套路,但既然我们选择了跟随你上京,便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你说吧,有什么事是我们能帮的?”

     赵子渊闷了闷声,沉默片刻后,他抬起头,缓缓开口:“战事未曾像我预料那样结束,前线定出了什么意外,倘若我现在回望京,保不齐五哥设了什么陷阱,他大可以恶人先告状,压我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名,与其这样,倒不如先去边疆。我是皇上任命的督军,回到军队重新指挥大军,赢下这场战事,才是我该做的事情。”

     沈老爹和沈老娘对望一眼。

     赵子渊又道:“前路危险,你们不必随我同去,先待在这里,等我做完该做的事情凯旋之时,定会来浣城接你们。”

     沈老爹和沈老娘背过身,捞起沈念念和沈悠悠,四人围成一个圈,快速召开家庭会议。

     沈老爹:“我觉得小伙子挺有血气的,保家卫国什么的,挺带感。”

     沈老娘:“我不管什么血气不血气,我只知道,要是让他一个人独行,保不齐死在路上,我们就没地投靠了。”

     沈念念:“我想和圆圆待在一起,他那么弱,感觉很容易被人弄死的。”

     沈悠悠:静静装哔中——反正只是想刷新副本而已,军队副本也可以刷刷看啦。

     数秒后。

     代表方沈老爹郑重表示:“小伙子,来,让我们一起奔向硝烟弥漫的未来。”

     赵子渊有些犹豫,他原本以为战事早就结束直接带着沈家人回望京即可,但现在事情发生了变故,他不得不考虑他们的人身安全。

     “同我一起去,你们可能会遇到危险,还是在这里等我归来比较好。”他严肃认真地将此行的潜在危险一一告知。

     沈老爹:“不行,我们就赖定你了。”

     赵子渊:“你们老弱妇孺的上战场……”

     沈家四人迷之微笑,沈老娘啪地就是一劈掌,沈念念配合地在旁边砸石头,沈悠悠做背景音乐:“妈的智障。”

     沈老爹很贴心地提醒,“论战斗力,你可能是我们当中最弱的了,圆圆。”

     最后两字“圆圆”咬字清晰,发音端正。赵子渊脸一僵,许久,他长叹一口气,“那就一起吧。”

     而在离开浣城奔赴边疆之前,他们决定先在这里过个夜歇息一晚。

     吃饭过夜住客栈需要银子,在沈老爹的提议下,沈老娘拿出了她的看家本领,在大街上摆了个摊,表演分镖射活人以及胸口碎大石,顺便耍耍大刀舞舞剑,成功获得了围观群众的银两打赏。

     沈老爹捂着胸口,拿银子去客栈开了个房,夜深人静的时候,确认赵子渊已经入睡,沈家人偷偷摸摸地出了门。

     拿客栈窗帘做了夜行衣的四人身着黑衣,窃窃私语地商量着今晚的行动。

     “圆圆当初被砍得那么惨,我们得为他报仇才行。”沈念念义愤填膺,蠢蠢欲动准备为她的爱宠来一次复仇行动。

     沈老爹:“圆圆他哥确实太不厚道了,哪有这么对自己弟弟的,派人砍就算了,还不给砍个痛快,要死不活地挣扎得多难受啊。”

     沈老娘一脸冷酷地看着提出要报仇泄愤的父女二人组,抬手摸了摸刚从床上被拽醒来一脸懵逼的沈悠悠,“等会你来望风,有啥动静你就使劲骂人。”

     两个女儿待在深山这么久,是时候让她们活动活动筋骨了。

     有句话说的好,靠人不如靠己,以后她们要是被欺负了,还是得自己动手反击,累积一下动手经验也是好的。

     她沈老娘的女儿,要是连半夜潜入衙门揍人都做不到,那就太丢脸了。

     县府后院。

     赵子川刚结束完和安耐霜的一起看星星看月亮,顺便商量怎么在战场上捡漏的事,一脸兴奋地回到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