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沈念念微愣半秒,而后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她指着赵子渊的鼻子,气势居高临下,语气凶狠狠地喊:“不吃饿死你!”

     她低头看散落在地上的食物,那都是她辛辛苦苦才采摘收集到的,他一句不要吃,就毁掉了她一个小时的劳动成果。

     真的是……太令人生气了……

     沈念念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在她报复性地再次将暂时手无缚鸡之力的赵子渊捏肿脸后,她重新去捡地上的果子食物。

     一边捡一边忍不住瞅他,一瞅就无法再生气了。

     将她爹常常对镜感慨的一句粗话概括——这张脸真的是……太他妈好看了!

     这么好看的宠物,养在身边实在是太值了!

     第一次发掘自己颜控属性的沈念念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只要照一下镜子,她也是可以完全被自己的容貌所征服的。

     所有形容女孩子可爱的词,都能用到她身上。

     终于捡完了所有散落的食物,沈念念摸了摸鼻子,定晴看了看对面依旧保持打坐姿势的赵子渊。

     虽然他的敌意显而易见,但是她还是忍不住为他找理由:他一定是因为受伤了闹脾气才讨厌她的,一定是这样。

     她不能跟一个受伤的宠物计较。

     她要做一个心胸宽广的好孩子。

     拖着麻袋往屋里而去的沈念念想到什么,回头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吃生的呀?那等会我烤熟了喂你。”

     完全忽视掉了他之前的冷漠拒绝。

     赵子渊禁不住往她离去的方向望一眼:这个女娃娃……真的是太奇怪了……

     一会说要吃他,一会又说救他,被凶了之后的反应活脱脱像一只小猛兽,却又能迅速平静下来,对他绽放灿烂的笑容。

     她到底……想干什么……

     处于困境的赵子渊不敢过多揣测,他只能在保有自己应有尊严的情况下,静观其变。

     煮好了一锅大杂烩的沈念念很快端着碗出来,她想要喂他,但是赵子渊哪里肯,头往右撇,撇得脖子都快断了,就是不愿意张嘴接受来自“食人族”的施舍。

     不吃,兴许他能多活几个时辰;吃了,也许他就立马中毒而亡成为别人的腹中美食。

     要知道,食人族这种种族,是不能用正常人的观念去看待的,万一她们就喜欢吃中毒身亡后的尸体呢?

     沈念念有些沮丧,连续被人拒绝这么多次,心好累的。

     她放下碗,“等会你要是有力气了,你自己吃。”

     虽然暂时没有办法享受到喂食新宠物的乐趣,但是她可以获取为他建窝的乐趣。

     新宠物,总得有个新窝嘛。

     平时这个时候,吃饱喝足后的沈念念早已经拖着沈悠悠漫山遍野地跑,但今天,她却出人意料地待在小屋的空地前,哪都没有去。

     她决定给他造一个超大超舒适的窝!

     小工匠沈念念正式上线,乒乒乓乓的声响和她走调的歌声在林间飘荡。

     躺在屋檐下晒太阳的沈悠悠望了眼不远处挥洒汗水的妹妹,激动得几乎泪流而下。

     她意味深长地瞄了眼旁边依旧被裹成一团的赵子渊,不由地弯腰握起他的手,殷切的目光写满期待:同志,以后陪玩这种艰难的任务,就正式交给你了!

     一定要长而久地做念念的玩伴啊!

     内心默默感叹完毕的沈悠悠瞬间意气风发:妈蛋,终于可以解放了啊!陪沈念念这种大力娃玩耍那可不是一般的折磨!

     想到什么,沈悠悠忽地眼神一溜,从摇椅后面取出一把斧头,指了指沈念念,而后又指了指赵子渊,做出了一个杀头的姿势,凶神恶煞地予以警告:

     ——不要想着反杀,老娘随时盯着你!要是欺负念念,一斧头劈了你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哦。

     不远处沈念念碰巧回过头,沈悠悠瞬间丢掉斧头,变脸似的,脸上立马堆起友善的笑容。

     从沈念念的视角来看,此时此刻她的智障姐姐正友好地和她的新宠物进行互动。

     原来姐姐也很喜欢她的新宠物呢。

     沈念念很是欣慰,她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欣赏,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正好干活干得累了,她甩掉手里的工具,朝屋檐下而去。

     围绕“我的新宠物是不是很特别很好看很可爱”这一话题,姐妹俩开始了温馨的讨论,沈念念用说的,沈悠悠用点头摇头表示自己观点,从皮毛声音智商等各种稀奇古怪的方面夸了半个钟头后,沈念念终于想起自己的正当活计——她得赶在太阳下山前造好新窝!

     沈念念一走,沈悠悠瞬间又恢复凶神恶煞的脸,恶气冲冲地拿出斧头,十足一副大姐头的派头再一次警告赵子渊:虽然我们家念念傻白甜,但是我特么智商可是很高的!乖乖当个好玩伴就放过你。

     此时此刻,在听了沈念念一口地道的望京话夸赞后,赵子渊内心的好奇已经汹涌澎湃,而在面对大姐大沈悠悠更加凶狠的升级版警告时,他的好奇欲就已经到达最高点。

     为什么……这个提斧头的女子张嘴闭嘴就是“妈的智障”呢……

     山中智障食人族趣事真多。

     夕阳的薄纱渐渐笼罩山间,劳作了一天的沈念念,终于造好了她想象中的新窝——

     一个迷你型的小木屋,虽然做工略显粗糙,但好歹能遮风挡雨,沈念念很是满意。

     一路被拖进木屋的赵子渊却不太高兴。

     在他看来,这完全就是一个大型狗屋。

     由于木屋内里空间太小,赵子渊不能完全伸展身体,他只能半躺着靠在角落。

     沈念念铺好干草以及软软的被褥,小木屋仅有的一个开窗上,挂着她编好的花圈。

     她将杂烩汤又煮了一遍,重新端一碗递过去。

     这一回,她不嚷着直接喂了,而是悄悄地放在小木屋的门口——一个窄窄的几乎只能用爬才能爬出来的门。

     月亮爬上山顶时,沈悠悠小心翼翼地探查小木屋,门口的碗汤一口未动,他仍旧没有吃东西。

     这样下去……他真的会饿死。

     解决了住宿问题,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他的食物问题了。

     他必须得吃点东西才行。

     接下来的几天,沈念念雷打不动地将准备好的食物放在小木屋门口,他还是不吃,她就假装是树上的松鼠,从开窗里将新鲜的果子丢进去。

     焦急等待后,沈念念发现,虽然递到门口的碗里食物一口未动,但她从窗外投进去的果子好像少了几个。

     他喜欢……吃果子吗?

     之后沈念念就不再递食物,而是改为疯狂地投喂果子。

     赵子渊其实不喜欢吃果子。

     又涩又酸,难吃得要死。

     但他没有办法,他必须警惕起来,她递来的食物他不敢吃,他只能吃窗户外投来的新鲜果子。

     一口气吃了十天果子后,赵子渊终于吃到吐了。

     沈念念跳出来,趴在窗口望他,水灵灵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

     “你怎么了?”她真的很怕他死掉。

     赵子渊一张脸青白,他袖子里藏着好几个果子,但他实在无法下噎了。

     沈念念盯着他好一会,而后一声不响地走开。

     片刻后,沈念念返回来,手里拿着一条烤鱼。她迫切地想要吸引赵子渊的注意力,索性从门里爬起去。

     狭窄的小木屋顿时变得拥挤,两人紧紧挨着,他望她一眼,好奇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沈念念嘻嘻一笑,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拍了拍他的肩,而后指了指鱼,张嘴就是一口啃。

     她开心地嚼着鱼肉,将剩下的鱼递到他跟前,一脸真诚地说道:“我吃了,没有毒,死不了。”

     赵子渊实在太饿了,半条烤鱼摆在面前,香喷喷的,诱惑太大,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

     烤鱼吃到嘴里的那一刻,香酥的味道沿着舌尖缓缓顺延,平生第一次发现,原来鱼也可以这么好吃。

     吃了第一口,就有第二口,很快地,半条鱼都被他啃进肚子。

     沈念念贴心地端来水,自己先尝一口,而后才递给他。

     原来,他也怕死。

     所以才不吃她的东西么?

     她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温柔触碰,一下一下,像是给暴躁的野兽顺毛一样。

     “我不会伤害你,你不要怕。”她的眼睛清澈又明亮,脸上笑容天真明媚,“你长这么好看,我要养你一辈子的。”

     赵子渊一愣,放下手里的碗,抬头的瞬间,正好望见她投来的目光——

     毫无保留的喜爱和真诚。

     她在这时朝他伸出手,“我叫沈念念,很高兴能够喂养你,你叫什么名字?”

     他鬼使神差地张嘴答道“……子渊……”

     沈念念很是兴奋:“……子渊……渊渊……圆圆!唔,以后我就叫你圆圆了!”

     “……不要……”

     “圆圆,叫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