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盔甲图案
        修炼真气时吸收天地间存在的真气,而马立铭悟出的道,是人道,吸收天地万物所产生的命力,如果马立铭没有去吸收命力,万物产生的命力便会化作气体漂浮在半空,所以命力与真气相比,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命力接触盔甲的一刹那,马立铭居然感觉到盔甲传来兴奋的情绪,而且吞食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但马立铭却有些无奈,不知盔甲何时才会停下。

         体内的命力不断的消耗,没有过多久,便剩下一少半,马立铭皱着眉头,露出坚定的目光,身上的衣衫也已经被汗水浸湿,地面上出现了一片片水痕。

         就在此刻,盔甲突然散发出夺目白色的光芒,而且一声震天嘶吼从上面传来,那声音中透露着无限霸气,有九天之间唯我独尊之意。

         一道白光从马立铭的手掌蔓延而来,速度之快,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便到达身体上,下一刻,白光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消失的还有挂在墙壁上的战甲。

         “这......这战甲怎么消失了,”看着空荡荡的墙壁,三皇子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同时更加害怕,如果战甲能够消失,那其余的头盔、战靴和戒指,也会如此。

         三皇子话音刚刚落下,只见马立铭的手掌向着头盔摸去,还没有碰触到,头盔便化作一道白光,迅速的消失,当到达头顶上方时,消失不见。

         手掌轻轻下移,战靴与戒指一起化作白光,一个直奔双脚,一个凝聚在手指上,而原本的储藏物品的戒指,没有丝毫改变,只是在另一根手指上,多出了一个戒指的图案。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低头看着手指上的图案,只见图案的外表与挂在墙壁上的戒指一般不二,但是却和蛇形图案一样,买呀丝毫出奇之处。

         同时还发现前胸有一条盘踞白龙,头颅上长着两个好似梅花鹿般的长角,脸型如马匹一般,但却有两根胡须分别在嘴角两侧,足有一尺长,而且脸庞的四周还有一个个鳞片,身体上散发着若隐若现,散发着光芒的鳞片,身体下方则有四只带着利刺的爪子。

         如果脱下靴子,可以见到马立铭双脚上,各有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一双鹰目带着锐利的光芒,而且展翅的姿态,好像随时都会离开马立铭的双脚,飞奔向远方,头颅的顶端有一个白色光点,如果不是透过马立铭长长的秀发,根本无法发现。

         “前辈果然神通广大,连整套盔甲,都可随意收走。”见所有的盔甲全部消失,三皇子知晓自己已经没有与马立铭讲价的余地,本想就此离开,但突然眼珠转了转后,接着又道,

         “俗话说宝剑赠英雄,既然盔甲承认了前辈,那小王也不便收回,只是虎符之事,却与皇家性命相连,也请前辈帮助找回。”

         看着面带焦急的三皇子,马立铭知晓其所说的话语,都是为了让自己为其找寻虎符,而又不能强迫自己去做,只能婉转的说出。

         还有二日便是自己接受处罚之时,如果还没有寻找到制作金色毛笔的材料,想必不能承受住长剑的一击,自身也会丧命,而盔甲又是三皇子之物,自己又不好白白拿走,沉思了片刻,马立铭开口将实情说出,

         “如果在二日内,在下还能前来,必定会为三皇子找寻到虎符。”

         “前辈已经得到盔甲,想必快要抵挡万物。”

         “何出此言?”不知晓三皇子所说的万物到达是什么,马立铭赶忙接道。

         听到马立铭疑惑的话语,三皇子微微一笑,从腰间取出一把佩剑,向着一侧的普通盔甲轻轻劈砍,只见盔甲在接触到佩剑后,仿佛是一张薄纸,随着佩剑快速的分开,下一刻便一分为二。

         “小王手中是一把宝剑,虽然不能与命修的道器相媲美,但也可削铁如泥,绝不逊色,而前辈所得到的盔甲,小王也劈砍过,不过却没有将盔甲毁坏,就连一点划痕都没有留下。”将佩剑放回剑鞘内,三皇子开口说道。

         就算三皇子的佩剑可以削铁如泥,但是凡人的武器,又怎能和命修所使用的道器相比,更何况此刻的自己,并不能让盔甲显露出体外,为今之计,只有快些参透盔甲的奥秘。想到这里,马立铭开口说道,

         “在下借用此地,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明日此时,便给三皇子答复。”

         其实马立铭根本不需留在此地,直接离开到达一个清静的地方,也可安心参透,但是为了节省时间,所以才会这般开口。

         “就不打扰前辈精修,此剑也留在此地,相信前辈会找寻到答案,”皇子之间本就勾心斗角,而三皇子更加善于察言观色,所以见到马立铭的神情后,便猜到其心中所想。

         点了点头,看着三皇子离开的背影,当房间门关闭后,马立铭盘膝坐在地面上,闭上双目,四周精纯的真气和命力好像泉水一般涌进其身体中。

         过去了半日,马立铭才睁开双目,同时感知了一下丹田,只见两个五色漩涡,快速的旋转,还有一些真气和命力凝聚而来,但是随着修炼的停止,凝聚的真气与命力也快速的消失。

         虽然没有到达全盛时的修为,但也恢复了大半,是要看看盔甲到底是何物的时候了,想到这里,马立铭站起身,脱下衣裳,同时将真气提起,向着胸口的白龙而去。

         真气快速的消失,而白龙上面的白光也越来越璀璨,当丹田中的真气只剩下一小部分时,只见白龙图案开始快速神展开,原本只有一尺大小的图案,也在快速的变大。

         下一刻,马立铭的胸口处便出现一个巨大的龙头,两个角的顶端到底臂膀,而嘴角的两根胡须,则在丹田的位置,脸庞露出威严的神情。

         不过身体却从一个肩膀上通向后背,只见后背上出现了无数的鳞片图案,而且四只爪子散发着寒气,分别朝着四个方向伸展开。

         白光耀眼,将四周照射的很是明亮,就算是外面巡视的士兵,也发现了此地的变化,本想靠近查看一番,但是三皇子有命,不得靠近,所有才带着好奇的心绪,继续在王府内巡视。

         虽然白光很是耀眼,但是白龙图案吸收真气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弱,自己体内的真气也已经耗尽,看来只能用命力来加持。

         皱着眉头,马立铭不知晓战甲为何需要如此多的真气,所以想到这里后,便用命力接替真气,再次加持在战甲上。

         可是白龙图案吸收的速度飞快,直到命力也所剩无几时,一声龙吼传遍四周,那吼声震动四周,一侧的普通盔甲全部颤抖,没有过多久便全部散开,化作一片片普通的铁皮。

         随着吼声,马立铭的身体上浮现出白色的鳞片,而且快速的蔓延,但是身体内的命力也快速的消耗,当鳞片覆盖前胸与后背时,丹田内的命力和真气已经完全消失,一种虚弱的感觉升起。

         身形晃动了数下后,马立铭才稳住身形,如果命修没有了命力,就好比凡人,而盔甲本就很是沉重,如果不是马立铭的力气够大,就算是盔甲认可了马立铭,此刻也早已摔倒在地。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马立铭低头看向胸前,只见图案已经消失,而取代图案的是一层散发着白光的龙头,后背则是一个个龙鳞,就好像一条龙将其身体包裹。

         看来将战甲召唤而出,需要自身丹田中的全部命力和真气,如果是在全盛时期召唤战甲,还可让真理与命力剩余一些在丹田里,但此刻却不能做到。

         抬手摸了摸身上的鳞片,马立铭在心中想到,同时将一旁的宝剑握在手中,沉思了片刻后,狠狠的刺向胸口,如果说宝剑都能够将战甲击穿,那此物对于命修来说,是一件可有可无之物。

         只听“当朗朗”一声响起,原本完好的宝剑,在刺中战甲后,快速的弯曲,下一刻便断裂成数段,散落在地面上,而战甲被刺中的地方,却完好无损,一点损伤都没有。

         果然如三皇子所说,而制作宝剑也要用特殊的材质,虽不能与道器相媲美,但卷轴中记载,凡人中的制器大师,可将得到的特殊材质炼制到宝剑中,贵为皇子的宝剑,必定不凡,不过自己也要尽快找寻到材料,制作出毛笔,虎符之事,或许用不了多久,便可找寻到。

         想到这里,马立铭盘膝而坐,开始恢复体内缺失的真气与命力,而身体上的白色鳞片,在半个时辰后,便慢慢的消失,重新变成白龙图案,盘踞在前胸。

         当夜幕再次将大地笼罩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三皇子迈步走了进来,马立铭虽然听到了声响,但却没有站起身,而是抓紧所有的时间,快速恢复体内的真气和命力。

         “不知前辈可否给小王一个答复?”等待了片刻,三皇子见马立铭没有睁开双目之意,便开口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