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薄如蝉翼
        “快快住手,”当疑惑的三皇子走出大厅后,发现是马立铭站立在院子中,便赶忙开口说道,同时来到近前,对着马立铭接着又道,“手下士兵多有冒犯,请前辈恕罪。”

         “三皇子,”点了点头,马立铭开口说道,同时四周的士兵只感觉身体一轻,便向着后方倒退了数步,摔倒在地面上。

         “在论道会一别,小王与前辈已经许久不见,不知这次前来将军府,所为何事?”

         没想到自己带来的士兵如此不济,就连马立铭一人都无法制伏,还弄的人仰马翻,但三皇子又一想,在古罗镇附近的山峰下,见到的闪电,所以也觉得应当如此,面带微笑的将马立铭请进大厅,同时说道。

         其实三皇子知晓世间有命修的存在,而且也知晓命修可以施展道法,但马立铭弄出的闪电,与道法截然不同,但却很是强大,普通凡人根本不敢沾染。

         将军府中应该是顾文雄的手下,此刻却是三皇子的士兵,看来一定有事情发生,不然怎会如此,而自己所需的材料,或许三皇子可以弄到。想到这里,马立铭开口说道,

         “前来此地,只想找寻一些制作毛笔的材料。”

         “制作毛笔的材料......”嘴中重复了一句,三皇子陷入了沉思,而一旁的霍傲却站起身,开口说道,“前辈,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哦?”虽然马立铭认出对方,但是并不打算说出,才疑惑说道。

         若有所思了片刻,霍傲便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但内心更加确定,自己必定见到过马立铭,只是一时没有想起。

         “制作毛笔的材料,本王府中的确没有,不过却有一件古朴的盔甲......”三皇子双目一亮,开口说道,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便被一直没有开口的顾文雄打断道,“可是在御谷国成立之时,从域外降下的盔甲?”

         “不错,正是此物。”

         “据说盔甲薄如蝉翼,却奇重无比,真想见一见这传说中的盔甲。”

         “只要将军将虎符找寻到,这件盔甲赠与将军又如何?”

         听到此话,顾文雄不再作声,可马立铭却有所疑惑,什么样的盔甲可以奇重无比,如果真是如此,那又怎能穿上,统领千军。

         而三皇子与顾文雄的话语中提到了虎符,这个虎符自己在边府中也曾见到,难道是同一个虎符,可为何会不见了踪影,三皇子前来此地,想必就是为虎符而来。

         “前辈,与本王前往一观,如何?”一提到虎符,顾文雄便沉默下来,但是三皇子却眼珠转了转,开口对着马立铭说道。

         点了点头,马立铭与三皇子便走出了将军府,而顾文雄和霍傲并没有跟随,只是坐在原位,互相看了一眼后,各自离开大厅。

         夜晚的都城,没有了喧闹,也让马车前行的速度快了许多,但是都城中有一个内城,也就是皇宫所在,只有大王与其妃子才可居住在内城中,三皇子的府邸则在都城的西侧。

         没有过多久,马车便停在王府门前,而马立铭与三皇子走下马车,向着府邸内走去,所遇到的仆从,都会站直身躯对着三皇子问安。

         穿过美丽的花园,来到一个封闭的房间前,推开房门,只见左侧是琳琅满目的兵器,长枪、短刀、佩剑......,足有数千件之多。

         而右侧则是一个个的盔甲,锃明刷亮,如果阳光照射在上面,一定会反射出光芒,盔甲的后方,则有数十个一尺大小的木箱,一股浓郁的药草香气,从木箱内传出。

         向着前方走去,当三皇子来到一面墙壁旁,伸手抚摸向旁边的一块青砖,一声声机关开启的响动传来,下一刻,墙壁便从中间裂开一丈大小后,响动消失,墙壁也停止裂开。

         只见墙壁内,悬挂着一副完美的盔甲,呈雪白色,头盔上有一只独角,而战甲仿佛一片片龙鳞,战靴上面有两只鹰形图案,还有一个方形戒指,每一件都很稀薄。

         “就是此物,不知对前辈可有用处?”转过身后,三皇子开口说道。

         来到近前,马立铭伸手摸了摸盔甲,感觉很是丝滑,材质就好像是用蚕丝所制,握住头盔,马立铭向上提起,却发现头盔根本不为所动,便收回手掌。

         “此盔甲只有数百名士兵,同时用力,才可提起分毫,为了将其挂在这里,足足用了上万的人力,如果前辈喜欢,可以自行取走。”见马立铭没有提起,三皇子略带讽刺的说道。

         虽然盔甲奇重无比,但是自己总感觉有种熟悉,可自己根本没有见到过,而卷轴也没有记载过,如果取走,此刻的修为根本无法做到,更何况自身也不知晓盔甲到底对命修有何用处。

         想到这里,马立铭抬手一挥,只见一道五色光柱出现在半空,同时向着盔甲击去,在三皇子疼惜的目光中,击中了盔甲。

         没有丝毫的声响传出,盔甲依旧完好无损的挂在墙壁上,可马立铭却摸了摸下巴,沉思了片刻后,开口说道,“这副盔甲确实无法取走。”

         “那是自然,如果可以轻易取走,早已不在此地。”三皇子有些得意的说道,同时话锋一转,接着又道,“既然前辈不能独自取走,本王可派人帮助前辈取走盔甲,不过......”

         说道此处,三皇子停下了话语,同时用双目看向马立铭,想要看出马立铭是不是很喜欢此物,更可知晓自己接下来的话语,是否足够吸引对方,可三皇子失望的扭过头,看向盔甲,貌似自语般说道,

         “顾文雄兵权在握,此刻又有武林盟主成为其手下,父王顾虑颇多,想要收回虎符,招揽霍傲,但顾文雄却以虎符丢失为由,不愿交出,如果前辈能够找寻到虎符,此盔甲便送与前辈。”

         看来三皇子早已有所算计,让自身前来,也是为了帮其找寻到虎符,此事对自己来说,不难,而招揽霍傲之事,自身也要参与其中,不然师尊的命令很难完成。

         至于取走盔甲,在真气与盔甲接触的一刹那,熟悉感也增强了许多,或许真气与盔甲有所关联,想到这里,马立铭再次来到盔甲近前,同时闭上双目,抬起双手,只见五色真气围绕在双手四周。

         没有听到马立铭回答自己的话语,又见到其来到盔甲近前,虽然三皇子不知晓马立铭为何会有五色命力,但是与命修接触过的三皇子,也让命修取走过盔甲,但都已失败告终,所以才会如此说,更是不相信马立铭可以将盔甲取走。

         睁开双目,马立铭的目中出现丝丝金光,同时用双手去碰触盔甲,随着双手的接近,马立铭双目中的金光,也越来越明亮。

         原本只有烛光让四周出现微亮的光芒,但此刻却被真气照射的五光十色,就连见多识广的三皇子,都啧啧称奇。

         下一刻,手掌便碰触到盔甲,马立铭只感觉真气快速的消耗,速度之快,只是眨眼间便消耗了大半真气,而盔甲却没有丝毫变化。

         如果盔甲可以吞食真气,那就说明真气对盔甲有一定的作用,而双目的金光,在照射在盔甲上以后,没有一丝消耗,看来只能让盔甲停止吞食,才可有所变化。

         想到这里,马立铭收回金光,同时提起全部的真气,向着盔甲输入,不管能不能起到作用,马立铭都决定一试。

         直到半个时辰后,马立铭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一空,周身也出现了虚弱的汗水,可盔甲吞食真气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弱。

         这一切,三皇子都看在眼中,也猜出大概,内心嘲笑之意更浓,却没有在脸上表达出来,肯定马立铭无法将盔甲取走,已成事实。

         戒指中还有丹药的话,自己吞下后,一定可以坚持到盔甲发生变化,但剩余不多的丹药,全部交给了苏毅,如果此刻放弃,必定会前功尽弃,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

         随着脑海一点点的思考,马立铭默默地提起命力,只见手掌四周就要消失的五色真气,快速的被五色命力所取代,四周暗淡的光芒,也再次五光十色。

         “这......”本以为在五色真气消失后,马立铭便会知难而退,但是此刻的一幕,让知晓命修只拥有命力的三皇子,膛目结舌,更是用见到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向马立铭。

         对于三皇子的表情,马立铭虽然没有见到,但已经猜到,其不光有真气和命力,还有蛊术的金光,只是金光并没有储存在丹田,而是在脑海中。

         其实在习会蛊术后,马立铭便感觉到脑海中的变化,但却无法用印记施展而出,只能用金色真气取代,而双目中的金光,是马立铭通过感知,才可放出,不过却不能加持在印记上。

         而蛊术高深以后,脑海中的金光也会变的强大,至于到达蛊术的最高修为,金光会变成何种形态出现脑海,这一切都是未知,只有等到马立铭的蛊术到达以后,才会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