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算计
        一块、三块、五块……数个时辰后,申宏田的上方还剩下二块兽骨,一块平凡无奇散发着淡淡的黑芒,而另一块则是最小的,上面还有无数孔洞。

         “剩下的两块兽骨,虽说外表很是平常,但是赌骨是看里面的宝物,而不是外表,”见没有命修开口,申宏田开口说道。

         等待了片刻,依旧没有命修开口,申宏田不由得看向马立铭这里,而唐宁也在此刻,小声说道,“前辈,申宏田所说不假,或许会有宝物在里面,不如前辈赌其中之一,就算是没有,也没有白来一次。”

         马立铭的心中,本就想赌一睹,但是戒指中的金币并不是很多,所以才迟迟没有做决定,既然此刻的两块兽骨,没有命修愿意去赌,所幸马立铭要看看兽骨到底有何出奇之处。

         “拥有孔洞的兽骨,一百金币。”

         “一百金币休想拿走,五百金币。”话语刚落,一名少年开口说道。

         “一千金币。”马立铭面无表情的说道。

         “二千金币。”少年不肯罢休,喊出金币的数量。但是心中却有些紧张,不过在看到申宏田的目光后,少年的心绪平复了许多。

         “二千五百金币。”这一切都被马立铭看在眼里,同时不急不缓的说道,但心中早已有了决定,更是肯定少年会继续喊出。

         “三千金币。”果不其然,少年开口说道。

         身旁的唐宁见到此幕,脸上露出了笑容,少年和唐宁本就认识,也是怕兽骨没有全部赌出,所以申宏田才请唐宁前来。

         不过心思慎密是马立铭,也看出了自己被少年和唐宁算计,但依旧继续赌骨,没有理会二人。

         “四千金币。”

         “五千金币。”

         就在少年说出此话后,马立铭慢慢的闭上双目,等了片刻,唐宁发现马立铭依旧没有睁开之意,内心便有些焦急,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现,带着淡淡的笑容,对着马立铭说道,

         “前辈,如果不在赌骨,那兽骨便归少年所有?”

         “在下本就没有打算赌骨,只不过想感受一下而已,兽骨归谁所有,都是很正常之事。”慢慢的睁开双目,马立铭用锐利的目光看向唐宁,但所说的话语却很平淡。

         “这……”唐宁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心中依然猜到马立铭知晓了自己的计量,可是这五千金币对于其来说所说不多,但是那兽骨分明就是没有宝物,用五千金币来赌,有些可惜。

         在以往,唐宁与少年也做过此事,而且无往而不利,每一次都很成功,也分工很是明确,少年抬高金币的数量,唐宁负责劝赌骨的命修来赌。

         因为命修都有一股不服输的气概,所以少年故意抬高金币的数量,心中便有些恼火,同时想要压过少年,便一次次的成功。

         但今日却碰到了马立铭,一眼便识穿二人的算计,也没有揭穿,在兽骨到五千金币后,马立铭不再开口,让二人为算计他人,付出相应代价。

         在兽骨下方的申宏田本是花金币请的唐宁,所以不管成功与否,都和其没有任何关系,见马立铭也没有开口之意,便说道。

         “兽骨归少年所有,交上金币,将兽骨拿走。”

         少年长得很是英俊,瘦小的身材,皮肤也很白皙,不过伸手入怀,却没有取出金币,申宏田知晓对方不愿取出,露出不悦的神情,不管是谁,只要喊出金币,就必须要取走,不然碧敏宗以后怎能拿出兽骨继续来赌,来让命修参与赌骨。

         知晓自己没有金币的少年,脸上露出滴滴汗珠,更是埋怨唐宁,为何会找来马立铭,来参与赌骨,如果或作其余命修,或许此刻早已成功,不过又一想,自己不是喊出的金币太过高,也不会如此。

         就在此时,马立铭身旁的唐宁伸手入怀,取出一袋金币,向着申宏田抛出,少年看了看唐宁,也没有开口,直接将兽骨收起后,转身离开此地。

         兽骨虽然有数丈大小,但是命修可以让兽骨缩小,同样命力包裹住兽骨,心念一动,也会让兽骨快速的变大。

         至于到底为何会如此,在马立铭看来,命力中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能让任何物体变大或缩小,就好比其手指上带着的戒指,只需心念一动,便可让物体缩小,收入其中。

         “最后一块兽骨.....”知晓依靠唐宁,无法再将兽骨赌出,申宏田便想开口,将兽骨带回宗门中,但是刚刚说了一半,便被一句话语打断。

         “此兽骨二百金币,在下愿意取走。”

         所有的命修带着嘲笑,循声望去,这块兽骨也是一块废骨,就算是一个金币,都不愿赌,可却有出二百金币的命修。

         说话的命修正是马立铭,就连身旁的唐宁都摸不着头脑,刚刚喊出金币,对方已经看出是自己在算计,可这一次,难道是为了算计自己。

         越想越感觉不对,唐宁有些喊出金币,但却不敢开口,而申宏田听到此话,点了点头后,抬手一挥,黑色兽骨便出现在马立铭前方。

         将兽骨收进戒指中,取出金币交给申宏田后,马立铭便转身离开,而唐宁眼珠转了转后,赶忙在后方跟随。

         离开赌骨之地也很是简单,只需启动幻鬼图便可,没有过多久,天空中便出现一道遁光,上面站立着马立铭与唐宁。

         在见到脚下的圆盘后,唐宁心中第一反应,马立铭是承阴宗弟子,但是在见到其施展命力后,却发现与承阴宗弟子很是不同,而且也没有听说过有六色的命力,带着疑惑,唐宁决定。这一次必须要让马立铭一起进入黑暗城堡。

         数日后,前方出现了一片雾气,很是浓密,用双目根本无法看出多远,当落下遁光,来到雾气旁后,兽吼声此起彼伏。

         从地面取来一块巴掌大小的岩石,唐宁用命力加持在岩石上,下一刻,岩石自动飞起,快速的向着雾气深处而去。

         所过之处雾气向着两旁散开,没有过多久,前方便出现一条通道,两侧则是更加浓郁的雾气。

         “前辈,跟随岩石,便可到达秦霜镇。”唐宁开口说道,而马立铭心念一动,操控着圆盘,向着前方飞去。

         当前行五丈远,后面通道两侧的雾气,开始向着中间闭合,下一刻,后方便再次被雾气弥漫,前方的岩石让雾气散开,而马立铭后方的雾气又快速的弥漫,直到半个时辰后,才走出雾气。

         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城墙,高足有数百丈,驱赶雾气的岩石,向着城墙飞去,当两者碰触到一起后,没有任何声响传来,岩石便消失在城墙内。

         如此高的城墙,想必是岩石所砌成,而所有的岩石全部来自命修驱赶雾气,所抛出的岩石,伸手摸了摸城墙,一阵阵的命力波动从上传来。

         “城墙犹如道器,就算是天命境的命修,全力一击,都不能将城墙击倒。”唐宁开口道。

         点了点头,马立铭并没有城门,而且城墙连绵千丈远,两端分别有一座高大的山峰阻拦住城墙的延伸,还有两名命修,在不远处盘膝打坐。

         迈步向前走去,当来到几名命修近前后,马立铭发现其中一名命修,正是以五千金币得到兽骨的少年,睁开双目后,少年也发现了马立铭,赶忙站起身,开口说道,

         “兽骨以归在下所有,难道前辈要来抢夺?”

         “那兽骨本就是废骨,就算是抢来又有何用。”唐宁说完,同时转过身,对着马立铭深深一拜后,接着又道,

         “请前辈饶恕晚辈的过错。”

         “晚辈安优苏,之前的一切,都是一时之念,”少年也赶忙说道。

         可是还没等马立铭开口,唐宁便站直身躯,接着又道,“这位道友是承阴宗弟子,平贝汗。”

         “为何不见秦霜镇?”马立铭本就没有因为兽骨之事而生气,便看了看四周后,疑惑的问道。

         “秦霜镇在城墙内,以晚辈的修为,必须要翻过一座山,才可进入,那样会耽误半月时日,如果有平道友相帮,便可翻越城墙。”唐宁开口解释道。

         想必此次前往黑暗城堡,算上自身已经有四名命修,可没有一名到达天命境,修为最高的是自己,看来天命境的命修,应该在秦霜镇中。

         马立铭在心中想到,同时发现平贝汗取出一个黑色圆盘,正是承阴宗独有的飞行道器,载着安优苏向着天空飞去。

         看了看唐宁,马立铭知晓对方肯定将自己拥有圆盘之事,告诉了平贝汗,便抬手一挥,取出圆盘,紧随而上。

         数百丈高的城墙,对于拥有圆盘的马立铭来说,瞬间便可越过,当双脚站立在地面上,只见前方出现了许多商铺,足有数百间。

         没有进入商铺,向着远方的一间客栈走去,在唐宁交付完金币后,马立铭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同时也被告知,三日后,便会前往黑暗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