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卢鹏
        自己单独在一个房间中,而唐宁三人则在另一个房间里,距离自己也有些远,看来三人早就认识,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在心中想到,同时来到桌旁,拿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后,抬手一挥。

         只见一块散发着幽光的兽骨出现在半空,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马立铭要是全部释放,兽骨足有五丈大小,就算是此刻的房间,都没有兽骨大。

         不管兽骨中有何物,自己也不应该打开,想必兽骨可以开启西疆的幻鬼图,进入黑暗城堡,也不知会发生何事,看来只有尽快制作出金色毛笔,才可在黑暗城堡中多一分把握,来保护夏雨。

         想到这里,马立铭站起身,走出房间,忽然发现唐宁三人的背影,正向着外面的街道走去,摸了摸下巴,马立铭也来到了客栈外,看了看左侧的唐宁三人后,向着右侧走去。

         不管三人要去何方,马立铭都不打算一探究竟,为今之计,要尽快在秦霜镇制作出金色毛笔,数个时辰后,马立铭来到一间商铺前站立,略一沉吟,便走进商铺中。

         商铺并不是很大,方圆十丈大小,但是里面的物品却很齐全,丹药、草药、卷轴……应有尽有,就连墙壁上都挂着一件件道器,虽然此刻的马立铭无法对比道器之间的强弱,但是上面散发着道器特有的强大,却感知的一清二楚。

         来到一件道器旁,马立铭刚想伸出手去抚摸,突然一句话语从旁边传来,扭头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站立在一旁。

         “前辈是想进入天命境以后,得到自己的第一件道器?”停顿了片刻,见马立铭没有开口,男子接着又道,脸上依旧堆满了笑容,

         “虽说本店没有非常厉害的道器,但所有的道器,晚辈都敢保证,独一无二,而且威力也比其余商铺中的道器强大。”

         看来中年男子便是掌柜,修为在命旋五层,而看出自己的修为,也应该有其独特的办法,收回手掌,马立铭开口说道,“可否有毛笔形状的道器?”

         “毛笔……”掌柜低语了一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一些,但瞬间便恢复,同时开口说道,“前辈所需道器,本店确实没有,如果有足够的金币,可以为前辈量身炼制一件。”

         没想到道器也可定做,可做出来的毛笔,会不会无法施展符咒,而林熬用自己的鲜血当做毛笔,在黄色的纸张上画上符咒,便可施展。马立铭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

         “凡人施展符咒,可用鲜血,就是不知炼制完的毛笔,是否可以在黄色纸张上施展符咒。”

         “凡人施展符咒早已失传,就算是习会,也不可能战胜命修,因为强大的符咒,早就被毁,就算能够流传至今的符咒,大多都很简单,不如前辈看看这把战斧,”听到此话,掌柜笑容僵持了片刻后,便迈步来到墙壁旁,伸出手摘下一把斧子。

         看着掌柜的手中的斧子,虽然只有一尺大小,但是上面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两侧的斧面上,各有一座高山。将战斧握在手中,马立铭没有感觉到一丝重量。

         “别看轻如鸿毛,但在天命境命修的手中,可开山裂石,轻轻的一挥,便可灭杀一切命旋境,”掌柜见马立铭若有所思,一眼便看出究竟,赶忙解释道。

         点了点头,马立铭抬手一挥,只见战斧稳稳的挂在原本的墙壁上,同时转身向着外面走去,掌柜知晓,马立铭只需要毛笔,但是他的商铺中根本没有,不过眼珠转了转后,掌柜快速来到一个书架旁,取下一个卷轴后,开口说道,

         “前辈请留步。”

         疑惑的转过身,马立铭不知晓掌柜的还有何事,而自己的离开,虽说少了一些礼数,但是对于命修之间,只要修为高深,根本没有礼数可以讲,也可以说,修为低的命修对修为高的命修需要中规中矩,反之,却不必在意这些。

         至始至终都带着笑容的掌柜,就连马立铭转身离开时,笑容也没有消失,当来到近前,掌柜开口说道,“这里是炼制毛笔道器的卷轴,不知可是需要?”

         自己去过许多商铺,都没有找寻到制作金色毛笔的材质,和金色毛笔的道器,想到这里,马立铭抬手将卷轴打开。

         里面却如掌柜所说,写着如何炼制毛笔道器,略一沉思,马立铭便将卷轴收走,而掌柜也在此刻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

         “此卷轴只有本店出售,而且与道器一样,独一无二,前辈只需五十金币,便可随意取走。”

         五十金币对于命修来说虽说不多,但也不少,不过马立铭取出五十金币,交给对方后,也没有停留片刻,直接走出商铺。

         将金币收起,掌柜刚想转身,却听到一句不满的话语声,“如果毛笔被其炼制成功,到时在黑暗城堡中,会有很多麻烦。”

         “唐宁,不要大惊小怪,那卷轴被许多炼制道器的大师看过,都说是一张废弃的炼制之法,就算是没有废弃,融化材质的水中火,整个道玄大陆,根本无从找寻。”

         发现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黑影后, 掌柜赶忙倒退了数步,可看清其相貌后,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开口说道。

         当秦霜镇陷入一片黑暗后,马立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同时将房门关闭,盘膝坐在铺榻上,而秦霜镇所有的商铺,虽说没有全部进入,但是关于毛笔的一切商铺都已进入,最终还是一无所有。

         取出卷轴,马立铭将上面炼制毛笔的方法记下后,便开始打坐,一丝丝命力,渗透进马立铭的每一个毛孔中,而此刻的丹田中,五色命力和蛊虫毒雾,还有蛊术金光,原本是七种色彩,但是黑色的毒雾和金色的蛊术,彼此纠缠在一起,而马立铭只有毒雾不能通过修炼来提升,所有每次施展法术,都只是施展六色命力。

         三日后,马立铭睁开双目,虽然在这其中始终在修炼,但修为增长的很是缓慢,而唐宁也来过数次,每次都会聊上数个时辰,才会离开,所说之事也不过是一些无关之事。

         客栈门前,唐宁三人小声在交谈,可是见到马立铭从楼上走下后,唐宁赶忙上前,开口说道,“前辈,去往黑暗城堡,还需一段路程,不如早些前往,到时也可率先进入。”

         虽然昨日唐宁便告知,但是马立铭没有想到会这般早,还是点了点头。

         也没有片刻耽搁,平贝汗放出圆盘,便向着远方飞去,而马立铭载着唐宁,在后方紧随其后,不过心中却很疑惑。

         按照唐宁所说,要有一名天命境的命修,才可进入黑暗城堡,但是马立铭却没有发现,不由得扭头看向一旁的唐宁。而唐宁双目紧闭,劲风吹的衣裳猎猎作响,却没有开口之意。

         遁光飞快的前行,原本离开秦霜镇时天空还残留着黑暗,此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但一颗火红的太阳却挂在天空,昭告所有大陆上的命修和凡人,夜色只有在我落下西山后,才会出现。

         又过去了数日,前方的平贝汗放慢速度,操控着圆盘向着下方落去,没有过多久,两道遁光便落在地面上。

         抬头看向四周,只见眼前是一片浩瀚的海洋,一**海浪从远方疾驰而来,好像千军万马在前行,所发出的声音更像是呐喊。

         就在这时,马立铭抬头看向远方,本以为马立铭会问出为何会来此的唐宁,面露疑惑,随之望去,安优苏和平贝汗也同样如此。

         等待了片刻,见到数只鸟儿划破长空,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唐宁便在心中鄙视马立铭草木皆兵,同时张了张口。

         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出,一声轻咦传来,唐宁赶忙闭上嘴巴,再次望去,只见一道飞快的遁光,带着破空声降落在不远处。

         当遁光掠去,露出一名孩童和一名中年男子,此刻的马立铭不由得双目一凝,同时感觉到中年男子的修为与自己相当,但是孩童的修为,却无法看出。

         面露喜色,唐宁赶忙对着孩童抱拳开口,“卢鹏前辈,一路辛苦了。”

         没有理会唐宁,卢鹏向着其身后看去,在安优苏和平贝汗身上只是扫过,但是在见到马立铭后,却开口说道,

         “蚕子,这名晚辈的修为和你相当,不知你可否能战胜。”

         话语刚刚说完,身旁的中年男子便迈步向着马立铭走来,看似很是缓慢,但每迈一步都接近一丈远,只是五步便来到近前,同时挥动着双手,向前抓来。

         看着袭来的双手,马立铭没有丝毫移动,但手臂上突然飘起一阵黑雾,快速的迎向中年男子的双手,下一刻,两者便相距一臂远,只需眨眼间,便可碰触到一起。

         但就在此时,一阵莫名的旋风,突然刮起,将马立铭释放出的蛊虫毒雾吹向远方,同时中年男子的身形,因为旋风快速的后退,到达卢鹏的身旁,才停下身形。

         “不错,”卢鹏随口说出,同时看向安优苏和平贝汗,接着又道,“进入黑暗城堡,只能四人前往,此刻多出一名,你两说,该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