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冥冥之中
        随着大地的晃动,一座座山峰从地面快速的升起,只是瞬间,陈巴岭便被山峰组成的城墙所包围,让陈巴岭成为了与世隔绝之地。

         忽然,马立铭感觉到有无数道目光看向自己,赶忙睁开双目,只见山峰上划痕已经被鲜血全部填满,但是一个个黑色的身影却在山峰内游走。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收回手掌,也就在此刻,一声凄厉的嘶吼从山峰内传来,还有一颗颗岩石从上方掉落,山峰开始轻微的震动,而马立铭刚刚用手掌按住山峰的地方,出现了一双鲜红的手印。

         向后倒退了数步,马立铭看着鲜红的手印,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突然,山峰内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直奔鲜红手印而来。

         当到底近前后,马立铭发现身影的头发很长,将脸全部遮挡。同时巨大的身影张开口,只见鲜红的手印快速的消失。下一刻,手印消失不见,身影再次传来一声嘶吼,同时抬起头,用一双血红的双目看向马立铭。

         只见马立铭的双目慢慢的变成了红色,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前方走去,而山峰内的身影,慢慢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

         十尺,五尺,三尺......当马立铭的身体碰触到山峰时,居然慢慢的没入进去,可就在半个身躯进入山峰时,马立铭的臂膀传来刺目的幽光。

         同时马立铭的双目也慢慢的恢复到原本的颜色,而山峰内的巨大身影,嘴巴已经向着马立铭咬来,可是闭合间,身影突然哀嚎一声,快速的消失在山峰内。

         而马立铭的身体也被山峰一点点的排挤出,当半个身躯全部显露出来时,马立铭赶忙腾空而起,盘膝坐在圆盘上看着山峰,同时用手掌抚摸手臂上的蛇形图案。

         在遇到五色花朵时,蛇形图案让自己清醒,而此刻同样如此,虽然自己不知晓图案到底是何物,但是图案已经解救自己两回。

         看着鲜红的划痕,马立铭沉思了片刻后,抬手一挥,一块巴掌大小的岩石出现在面前,同时伸手成刀状,向着岩石劈砍而去。

         只听‘咔咔’两声,岩石两边被马立铭砍掉,同时横着再次劈砍向岩石,没有过多久,一块巴掌大小的石板便出现在面前。

         这里发生的一切应该都与这座山峰有关,而村落中的凡人,想必被山峰的身影吞食,不然怎会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看来以往探查此地之人,也找寻到了此地,只是碰到了山峰内的身影,所有才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此地,只是那个身影到底为何物?

         山顶上所见到的一切,全部是幻化而成,难道是身影为了迷惑众人,施展的法术,可是身影为何会知晓自己父母的相貌,就连行为举止都虚幻的一模一样。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没有想明白这里到底为何会如此,不过却伸出一个手指,只见五色真气将手指包裹,抬头看了看鲜红的划痕,马立铭快速在石板上临摹。

         没有过多久,石板上便出现了许多散发真真气的五色划痕,当马立铭抬起手指时,心神中突然传来轰鸣的感觉,同时哀嚎声一声接着一声。

         但是瞬间声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低头看去,石板上的划痕居然不见了踪影,而山峰上原本血红颜色的划痕,淡了许多。

         摸了摸下巴,马立铭再次提起真气,在石板上临摹,这一次比刚刚快了许多,只是眨眼的功夫,石板上便再次出现一道道划痕。

         可是这一次没有任何轰鸣感,只是普普通通的划痕,但是石板确是发生轻微的声响,下一刻,传来咔擦一声,石板化成了粉末,从半空落下。

         看似平凡无奇的划痕,没想到根本无法临摹,如果能够临摹出来,想必会有自己不知晓的事情发生,只是这临摹......

         想到这里,马立铭太手一挥,又一块岩石出现在面前,同时挥舞手掌,将岩石变成平整的石板后,马立铭再次一笔笔的开始临摹。

         二块、五块、十块.......每当临摹出来,石板都会化成粉末,而每次临摹完成,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马立铭临摹下山峰上的划痕。

         日夜交替,时间流逝,马立铭的双目出现了许多血丝,直到第五十快石板化成粉末,马立铭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

         但是马立铭的耳边却传来轻轻的吼声,那吼声与石板上所发出的一模一样,马立铭知道,自己离成功已经不远,就好比修为的提升,此刻只要找到契机,便可临摹而成。

         抬手一挥,数十块岩石出现在四周,下一刻,便成为一个个石板,而马立铭闭上双目,提起体内的命力,继续在石板上临摹。

         又过去了十天,马立铭体内的命力也消耗殆尽,而双目内的血丝也已经将眼睛渲染成红色,山峰上的划痕也不再是血红的色彩,而是淡淡的粉色。

         如果将面前的石板全部临摹,还不能成功,那山峰上划痕,必定会恢复如初,也许到了那个时候,自身想要临摹而出,想必会更加艰难。

         看着面前的三个石板,马立铭在心中想到,同时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吞吐着四周的真气,和万物的命气。

         半日后,马立铭睁开了双目,抬起手指,沉思了片刻后,开始快速的临摹,至于为什么要临摹山峰上的划痕,马立铭并不知晓,但是冥冥中指引着马立铭,必须要将划痕临摹而出。

         这一次马立铭是提起体内全部的真气,而且很是仔细的将每一笔临摹的近乎完美,所有速度也慢了许多,直到收回手掌时。

         只见一副一模一样的划痕,出现在石板上,又好像一副图画,更像是一个个扭动的线条,突然,石板传来一声哀鸣,便化作粉末,随着阵阵山峰飘散向四周。

         看来用真气根本无法临摹,或许命力能够成功,想到这里,马立铭提起命力,再次临摹,枯萎的临摹很是乏味,但是马立铭却感觉到,随着临摹次数的增多,自己的心性也发生了变化,修为居然有所增长。

         数个时辰后,用命力临摹的划痕便出现在石板上,这次也没有逃离化成粉末的厄运,但是马立铭却双手掐诀,点指向散落下方的粉末。

         只见粉末倒卷而回,在命力的包裹下,快速的拼接在一起,下一刻,一个完好无损的石板,散发着五色光芒,出现在半空。

         不过马立铭并没有一丝喜悦,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石板,同时收回其四周的命力,也就在此刻,石板开始散开,再次化成粉末,消失在半空。

         看着最后一块石板,马立铭没有立刻去临摹,而是双手掐诀,降落在地面上,同时迈步来到山峰近前,双手掐诀,伸出手掌。

         只见上方凝聚出一个白色的圆球,而且还有巨响从圆球内传出,当马立铭伸出手掌变成拳头后,圆球炸开,一道闪电直奔山峰而来。

         可是在距离山峰还有三丈远时,马立铭抬起另一只手掌,指向闪电,只见闪电随之变大了数倍,下一刻,便击中山峰。

         一声巨响传来,只见出现了一道裂痕,下一刻便向蜘蛛网般快速的蔓延,而且一块块岩石从山峰的表面脱落,就连四周的山峰都是开始晃动。

         而马立铭赶忙从面前的山峰上取下一块岩石,同时飞身而起,盘膝坐在半空,提起体内的命力在岩石上临摹。

         光滑如镜的山峰开始快速的倒塌,而且夹杂着愤怒的吼声,下一刻,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快要崩裂的山峰边缘,看着上方的马立铭。

         不过马立铭并没有理会这些,只是专注临摹在岩石上的每一笔,心中知晓,如果这次再失败,不光是无法临摹,就连山峰内的巨大身影都会冲出山峰。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周的山峰上落下一块块岩石,而山峰在向一旁倾斜,用不了多久,山峰便会全部倒塌,巨大身影也会出现在马立铭面前。

         就在这时,马立铭收回了手掌,只见岩石上出现了一道道划痕,但是还没有看清划痕的形状,岩石发出砰的一声,变成了粉末。

         可是这次的马立铭,没有露出一丝可惜的神情,而是抬手一挥,体内真气随之而出,下一刻便包裹住所有的岩石粉末,开始一点点的拼组。

         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一声兴奋的吼声,那吼声中带着脱困而出的喜悦,更带着对自由的向往,当发现上方的马立铭后,身影纵身而起,向着上方飞来。

         看了看袭来的身影,马立铭没有丝毫躲闪,而是用真气加快了拼组的速度,时间在此刻对于马立铭的来说很是重要。

         如果让黑影来到近前,以马立铭此刻的修为,根本无法与其抗衡,那种迷惑心智的法术,又或者可以说是道法,就连天命境的命修,都不可能保证有十成的把握战胜。

         而马立铭用真气施展的是法术,命修通过感悟施展出的是道法,因为不知晓巨大身影的体内拥有的是真气还是命力,所有才会说施展法术或者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