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得知下落
        看着茅草屋的门自动关闭,马立铭皱了皱眉头,同时抬手一挥,地面上的卷轴自动飞起,将卷轴一一打开,里面写着无数的字迹,还有一些图案。

         这是记载草药的卷轴,上面所画的图案应该是草药的形态,而字迹看来就是药性,这几个卷轴中足足记载了数百种,看来不光是茅草屋四周的草药有所记载,就连这里没有草药,卷轴中都记载的很清晰。

         将所有的卷轴看了一遍后,马立铭来到草药的近前,在心中想到,因为是命修的原因,所有马立铭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记忆的能力也是凡人的数倍都不止。

         只过去了一日,马立铭便将所有的草药全部记清,同时向着茅草屋走去,可就在其距离茅草屋还有一丈远,从草屋里飞来一个包裹,同时一句话语随之传出,

         “把所有的草药全部种上,当可以炼制丹药时,便是见到谷算子之时。”

         没有理会传来的话语,马立铭双目露出怒色,迈步继续向着茅草屋走去,但是手掌快要碰触到草屋的门时,里面再次传来一句话语,

         “如果你推开门,休想让谷算子为你卜算想要知晓的事情。”

         将手掌握成拳头,马立铭慢慢转过身,同时将包裹打开,只见里面满满的种子,但是双目中的怒火却没有丝毫减弱。

         站在原地,马立铭闭上双目,深深的呼出几口气,当再次睁开双目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同时来到不远处的一处空地,双手掐诀向着地面点指。

         只见平整的地面开始剧烈的翻滚,下一刻土壤便松软起来,而马立铭将包裹中的种子全部撒在土壤上,再次一挥,地面再次翻滚,种子便全部没入地下。

         一日一日的过去,马立铭始终不停的浇灌着种子,而且为了草药快速的生长,居然用体内的命力加持在草药上。

         如果是寻常命修根本无法做到,但是马立铭的道是人道,而命力则来自万物,所有体内的命力加持在万物上,都会让万物不断的生长。

         数个月后,原本小小的种子,早已破土而出,又经过命力的洗礼,已经可以用来炼制丹药,而马立铭看着四周的草药,大多都是卷轴所记载,具体的药性也全部知晓。

         不过在这半个月里,老者没有走出茅草屋半步,虽然马立铭有些奇怪,但没有进去查看,只等到今日草药的成熟,便再次向着茅草屋走去。

         推开茅草屋的门,老者正站立在丹炉旁,同时双手放在上面,口中念动着一连串的话语,突然大喝一声,丹炉下面的火焰快速的熄灭,而丹炉的盖子也被掀开。

         快速的从一旁取来一个葫芦,同时一颗颗黝黑的丹药从丹炉内漂浮而起,抬起将丹药握在手中,老者提起命力加持在双手,轻轻的揉搓几下。

         原本黝黑的丹药,慢慢的退去,下一刻,一颗颗散发着浓郁药香的丹药出现在手掌中,而老者扭头看了看马立铭后,快速的将丹药装进葫芦中,同时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开口说道,

         “草药是否可以炼制丹药?”

         点了点头,心中对老者很是不满的马立铭,如果不是想要知晓父母的下落,此刻早已施展法术将对方灭杀,这也是马立铭在命修之间学习到的残酷,如果修为高深,便可掌握别人的命运,也可掌握自己的命运。

         “可是这几日谷算子并未归来,还请......”

         还没等老者将话语说完,马立铭的双目露出寒光,同时身形晃动,伸出手掌一把握住对方的脖颈,而老者也因为脖颈被握住,将想要说出的话语咽回肚子中。

         “如果见不到谷算子,今日你休想留在此地,”知晓老者又想用话语推脱,气氛的马立铭在说完此话后,用真气加持手掌,同时慢慢的用力握去。

         “我......知道......”只见老者的脸色涨红,同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而马立铭来到此地只为找寻谷算子,如果不是老者百般刁难,马立铭也不会如此,虽然老者的话语没有全部说出,但是马立铭知晓老者已经知晓后果,便松开手掌。

         虽然老者可以施展道法,挣脱开马立铭的手掌,但是老者修为比马立铭低了几层,就算是挣脱开,也不敢保证逃脱的掉。

         “老夫便是谷算子。”向后倒退了数步,老者沉声说道,同时发现马立铭露出疑惑的神情,紧接着又道,“所谓的发光岩石,只不过是老夫在上面涂抹了一些特殊的草药,前辈可用清水清洗,便可恢复到岩石的原来面貌。“

         抬手一挥,马立铭取出岩石,看了看老者后,从不远处取来清水,同时将岩石放在清水中,果不其然,岩石上面的光芒慢慢的消失,而清水则一点点的出现光芒。

         看来老者所言不虚,如果不是谷算子本人,又为何知晓岩石为何有光芒,而自己在卷轴也发现了有这种草药的存在,只是种植的很是稀少,就连这里都没有一株。

         而此刻的谷算子盘膝坐在铺榻上,同时取来一个头颅大小的白色圆球,开口说道,“不知前辈所算何事,虽然老夫算尽天下之事,但是也有不能算出之时,如果无法算出,也请前辈不要责怪。”

         “我的父母此刻在何地?”既然知晓老者便是谷算子,马立铭便怀着心中的希望,开口说道。

         听完此话,老者闭上双目,同时双手捏出印记,高高举起,并快速的放在胸前,马立铭只感觉四周传来一股奇异的力量,这种力量与命力和真气不同,这种力量带着通晓未来的气息。

         就在这时,谷算子睁开双目,看向面前的白色圆球,而圆球开始向上漂浮,当距离地面一张高时,散发出夺目的亮光。

         以马立铭此刻的修为,根本无惧亮光,但是圆球所发出的亮光,马立铭看到后,双目传来刺痛的感觉,便赶忙看向一旁,而谷算子却没有丝毫不适,用双目死死的盯着圆球。

         突然,谷算子用捏出印记的双手,指向圆球,只见圆球上的亮光慢慢的消失,而里面出现了一幅幅画面,就好比在脑海中找寻一个特定的画面。

         此刻的谷算子额头溢出了汗水,皱着眉头看着上方的圆球,直到半个时辰后,谷算子盘膝而坐的躯体,向着圆球飘去。

         当与圆球一样高时,谷算子用双手从上至下的拍向圆球,下一刻,圆球便向着地面落去,而谷算子的身形也快速的回到原本的位置,不过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汗水全部浸湿。

         圆球在快要接触到地面上,突然停止下落,上面的画面也不再快速的转换,谷算子擦拭了一下额头上汗水,站起身用双手捧着圆球。

         只见圆球内出现了一个洞穴,四壁则是雪白的岩石,而中间有两个长方形的黑色盒子,里面有两个身影,正是马福勇和孟钰。

         看着双目紧闭的父母,马立铭留下了泪水,心中更是肯定,这不是虚幻而出,同时急切的问道,“这是哪里?”

         “这......”听到此话,谷算子的露出为难之色,但是发现马立铭没有得到答案,双目的寒冷的目光后,谷算子赶忙说道,“离此地有五千丈远,那里有着诡异的种族,苗疆族。”

         “苗疆族具体位置可否相告,”沉思了片刻,马立铭压制住知晓父母下落的喜悦后,开口说道。

         “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也可找寻到大致的方位。”伸手入怀,谷算子取出一个卷轴交给马立铭后,开口说道。

         打开卷轴看了数遍后,马立铭便转身离开了茅草屋,同时取出黑色圆盘,腾空而起,向着远方飞去,而谷算子看着马立铭消失在天际,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双目却显露出一丝狡诈。

         这一切马立铭并不知晓,得知父母的下落,已经让马立铭忘记所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困在洞穴中的父母解救出来。

         虽然不知道古泽霸到底是谁,但必须先够救出父母,再去寻找古泽霸,更是要将其掠走的白色珠子找寻到,不管白色珠子是何物,只要是马家之物,便不允许任何人抢走。

         已经将所有真气全部加持在圆盘上马立铭,速度比以往快了一些,但是三日才飞行出千丈远,而卷轴中记载,苗疆族距离茅草屋相距有五千丈,但是到底一处时,必须要步行前往。

         因为思念父母的心绪急切,所以马立铭已经忘记了过去了多久,直到这一日,远方突然飞来一道火红色的光点,速度之快只是瞬间便相距十丈远。

         心念一动,马立铭改变了方向,继续向着前方飞去,但是火红色的光点也改变了方向,直奔马立铭飞来,速度居然比马立铭还要块石数倍。

         将圆盘停下,悬浮在半空,马立铭皱着眉头看着光点的接近,而心中却是在想,此时此刻为何还会出现此物,难道出了大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