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天地异变
        龙游逆鳞,而马立铭的逆鳞则是父母,虽然此刻没有在身旁,但是脑海中父母的记忆是不可能忘记的,而第二个逆鳞,便是在武阳宗的夏雨。www.Pinwenba.com

         下一刻,金色符号便进入马立铭的眉心,一阵阵刺痛随之而来,虽然所有的符号全部被真气包裹,但是符号好像拥有无穷的力量,轻易的破开真气的包围,直奔脑海而来。

         发生的太快,马立铭根本来不及反应,当再想提起真气时,已经无法围困住符号,便赶忙将脑海中关于父母和夏雨的记忆包裹。

         虽然知道真气无法抵御符号,但是此刻的马立铭只能如此,就算是有一丝希望,也要努力争取,就算是最终失败,自己也尝试过,努力过。

         并没有发生马立铭所想之事,只见符号在进入脑海后,快速的拼接,下一刻,便出现一句句话语,而且字迹马立铭也可以完全看懂。

         而老者的画像,忽然燃烧起来,同时又一股奇异的力量,将马立铭包裹,这种力量马立铭在苏青念动咒语时发现过。

         既然没有消除自身的记忆,马立铭便将真气收回,同时盘膝坐在地面上,将脑海中的话语记下,如果命修想要记住一件事情,就算是到死亡时,都不会忘记。

         也就在此刻,燃烧的画像,变成了数个火球,每个火球都在慢慢的晃动,下一刻,一个个造型各异的身影,出现在火球中。

         有站立的,双手放在头顶,有盘膝的,双手在胸前,更有悬浮在半空,全身漆黑的身影,而马立铭也在苏青的身上,看到过几个身影的姿态。

         这些身影就是施展蛊术的姿势,看来自己应该效仿火球中的身影,在配合脑海中的话语,才可真真正正的施展出蛊术。

         想到这里,马立铭将身影的姿态全部记住,便闭上双目,双手捏出印记,一遍遍的施展,而丹田中的真气和命力,在此刻停止了旋转,就连马立铭五脏,都停止了跳动。

         如果不是马立铭的双手始终在变化印记,就算是其他命修经过此地,都不会察觉到马立铭拥有修为,更不能发现马立铭依旧存活。

         在苗疆族的屋舍内,掌蛊疲惫的脸色依旧孟钰消失,而苏木牙也已经离开,只见掌蛊站起身,走出屋舍,看向不远处的蛊房,开口自语道,

         “已经过去三日,难道此人无法习会蛊术,真是如此,苗疆族也只能听天由命。”

         “掌蛊,夜已深,早些歇息。”就在这时,苏木牙也从屋舍中走出,当见到掌蛊后,开口说道。

         在离开掌蛊的房间后,苏木牙便无法入睡,脑海中始终回荡着掌蛊的话语,而且对马立铭也很好奇,一名外乡人居然奇迹般的出现族印。

         虽然蛊术大多人都可会一些,但想要真正操控蛊虫,必须要有族印,如果没有族印,只能和马夫人一样,只是简单的毒害其他人,更会被蛊虫噬主。

         点了点头,掌蛊依旧看着蛊房,而苏木牙知晓了掌蛊的心事后,便没有多言,和其一同看向蛊房,但是心中都很盼望马立铭能够成功。

         时间流逝的很快,转眼间便到深夜,掌蛊毕竟年迈,困意也随之而来,便扭过头,对着苏木牙说道,“看来还需一日。”

         “只有苗疆族族人成年以后,才会进入蛊房学习蛊术,但是多半的族人只需二日便可习会,不能习会的族人只是半日便走出蛊房,而此刻的外乡人,怎会呆上三日,会不会已经身亡?”

         虽然很想马立铭成功,但是苏木牙担忧的说道,同时看向蛊房的目光露出了惋惜之色。

         “所有的事情都没有绝对,只有明日天亮,进入蛊房才可知晓,”沉思了片刻,掌蛊开口说道,同时转身向着屋舍走去。

         在学习蛊术时,很怕外界的干扰,而掌蛊不知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已经用去了三日,这对于学习蛊术来说,已经是很长的时间。

         就在这时,蛊房的四周突然冒起了金光,照耀整个苗疆族,而掌蛊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心绪久久不能平复。

         原本也想离去的苏木牙,惊讶的看向蛊房,不知在想些什么,下一刻,所有的族人全部走出屋舍,揉了揉朦胧的双目,寻找金光的源头,当发现时蛊房传来时,全部为之一振,同时开口议论道。

         “这是蛊术之光。”

         “只有初次习会蛊术之人,才可有金光出现。”

         “已经过去三日,就算是出现金光,所习蛊术也不可能如苏木牙般强大。”

         ............

         蛊房中,马立铭已经睁开双目,而臂膀上的脓包在快速的退去,下方的铺榻闪烁着夺目的金光,手中还握着一个木盒。

         习会蛊术居然可以让自己的神识提升许多,更从四周感知道一种特殊的力量,这种力量古朴、强大,这还只是第一幅画像所传授的蛊术,不知其余的画像会不会如此。

         想到这里,马立铭看向四周的画像,发现老者的画像已经黯淡无光,从新挂在墙壁上,而其余的十七副画像,依旧散发着金光,但却弱了很多。

         当脓包全部消失,马立铭将木盒放在面前,双手捏出印记,立于胸前,只见四周的画像再次换位,下一刻,一副画像便停在前方,传来一句话语,

         “苗疆族第十八代弟子,接受蛊术传承。”

         随着话语的说出,画像中的男子闭上双目,双手捏出印记,口中念出咒语,当双目睁开后,将印记向着天空指去,同时画像慢慢的燃烧起来。

         与此同时,从四周飞来数个画像,同时抬起手掌,只见一道金光从指尖分出,彼此凝聚在一点,下一刻便幻化成一杆毛笔,随着金光的增多,毛笔开始一点点的刻画。

         苗疆族上方的天幕,在此刻出现了一片金光,好像一层金色的纸张,足有方圆百丈大小,没有过多久,便有一杆金色的毛笔,在金色纸张上刻画。

         随之时间的推移,金色纸张上出现了一副画,一个个笔画,当金色的毛笔消失后,纸张上愕然出现了一个符咒。

         “这是符降术,”看着上方的金色纸张,掌蛊开口说道,而话语中露出难掩的激动,可就在此刻,天空快速的凝聚黑色的云彩,而且还有轰隆隆的雷声。

         不过这一切没有持续多久,金色纸张便消散一空,本来凝聚的黑色云彩,也快速的消散,下一刻,天空便恢复到原本的样子。

         “难道只是昙花一现,”掌蛊开口自语道,沉思了片刻后,接着又道,“苏木牙和苏青学习蛊术时,便出现过天地异变,这个外乡人的蛊术也不会低于二人。”

         并不知晓天幕出现天地异变的马立铭,看着前方绕少殆尽的画像,快速的捏出印记,但却没有一点金光的出现。

         所有的印记都与画像出现的一样,为何不能出现金光,难道还欠缺点什么,可自己脑海所记,绝不会出现任何欠缺。

         皱了皱眉头,马立铭始终无法想通,哪里出现了错误,同时抬起头看了看剩下的十副画像,沉思了片刻后,双目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

         没有片刻耽搁,马立铭双手掐诀,伸出手掌,同时将无根手指彼此张开,下一刻,每个手指慢慢的变化出五种色彩。

         将四根手指闭合与掌心,只留下一根手指,而手指的颜色是金色,与四周的金色虽然有些不同,但是色彩上却并无差异。

         既然捏出印记不能出现金光,那自己便用真气中的金色,来代替金光,想到这里,马立铭收回手掌,再次捏出印记,向着天空指去,同时提起体内的金色真气,顺着印记,激射向半空。

         “掌蛊,那里是什么?”本以为马立铭学习蛊术已经结束,但是苏木牙突然发现上方再次出现一个金色纸张,虽然没有百丈大小,只有一丈大小,但是又一次天地异变,对于出生在苗疆族的苏木牙来说,根本没有见到过。

         “这是古卷轴记载的二次异变,如果这次能够成功,那此人的蛊术只在我之上,到时整个苗疆族也可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掌蛊双目含泪的开口说道。

         可是纸张转眼间便消散一空,黑色的云彩也没有出现,金色毛笔也没有出现,只有一个不大的纸张,貌似还有一些残缺。

         看来真气可以替代金光,只是用真气幻化出的毛笔,根本不能在金色纸张上刻画,应该画些什么,自己也一点不知晓,要是能够继续接受蛊术传承,或许可以找寻到答案。

         想到这里,马立铭看向四周只剩下不多金光的画像,赶忙双手掐诀,抬手一挥,只见一道道金色光柱直奔画像而来。

         下一刻,便没入画像中,原本就要消失的金光,在此刻忽然明亮起来,而且越来越亮,比以往亮了数倍都不止,所剩下的画像也只剩下十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