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速藤船
        在结界中,本就被鬼脸包裹的严严实实,根本没有出路,所以在天空中飞行,也同样如此,不过卢鹏和贺振等天命境命修,在前方为马立铭开辟了一条道路,同时也阻挡住了前行的速度,所以马立铭没有用多久,便来到近前。

         有天命境的命修,在四周击杀鬼脸,马立铭也轻松了不少,但是地面上的命修,本就修为很低,只是顷刻间,便被茫茫的鬼脸淹没,没有一人逃脱。

         当所有的鬼脸从地面飞起后,下方出现了数十具骸骨,有的站立,有的双手掐诀,还有的伸出一只手掌,好似在呼救,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枉然,下一刻,所有的骸骨便轰然散落在地,而地面上好像有一张大嘴,骸骨居然全部没入地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不及细想,四周的鬼脸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数名天命境的命修,都不能顺利的离开,一只、三只、五只......从远方看,就好像一个黑色的粽子,将马立铭几人包裹在当中。

         抬手一挥,一个光球出现在半空,下一刻,数道闪电劈中几只鬼脸,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当闪电消失,鬼脸化作幽光,掉落在地面上。

         可是幽光在闪烁了几下后,并没有消失,而且还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让幽光快速的变大,瞬间后,原本消亡的鬼脸,再次出现,重新飘上半空,吐出鲜红的舌头。

         在此地,鬼脸可以永生,不管灭杀多少,都可在瞬间复原,看来只能将韩信灭杀,才可让所有的鬼脸,暂停攻击。

         想到这里,马立铭看了看四周,但却无法找寻到韩信的踪影,就算是其余的天命境的命修,都被无穷无尽的鬼脸所分割,只有通过闪烁的命力光芒,知晓打斗依旧在继续。

         “马前辈,必须要快些离开,才可有机会进入黑暗城堡。”唐宁颤抖的说道,同时施展出自己的道法,来击杀一条条鲜花的舌头。

         点了点头,马立铭心念一动,只见手臂上的蛊虫王,慢慢的飞出,身形也在快速的变大,当一声嘶吼传来后,蛊虫王已经有数百丈大小,浑身被黑雾缠绕。

         “你是苗疆族?”见到蛊虫王,韩信失声说道,同时抬手一挥,所有的鬼脸全部停下攻击,慢慢的露出韩信的身影。

         不知晓鬼脸为何会全部退去,贺振与卢鹏等天命境的命修,互望一眼后,便赶忙聚拢在一起,也从每个人的眼中,看到了疑惑的目光。

         “贺道友,根本不能离开,这可如何是好?”一名天命境的命修,看着前方无边无际的鬼脸,又看了看韩信后,开口对着贺振说道。

         “未必不能,”说完此话,贺振抬起头看着蛊虫王,接着又道,“或许苗疆族掌蛊,可以带我等离开。”

         众人纷纷一愣,但想起在道玄大陆上,见到的巨大的金身后,同时看着马立铭,而唐宁并不知晓掌蛊是何人,发现看向这里后,有些惊恐的说道,

         “晚辈并不是掌蛊,要是有离开的方法,必定会说出,可是......”

         话语刚刚说了一般,发现气愤有些诡异,所有的天命境前辈,根本没有理会自己,便不再开口,扭头看向马立铭。

         共有十名天命境的命修,进入黑暗城堡外围,而此刻算上贺振,只有八名,想必都是跟随着鬼脸,来到此地,可其余的二名,难不成去往他处。

         贺振又为何会知晓,自己可以带领众人离开,难不成想要用蛊虫来对付鬼脸,可是自己都不能肯定,蛊虫可以战胜鬼脸,想到这里,马立铭开口说道,

         “众位前辈,虽然晚辈是掌蛊,但是也不能确定是否可以离开,如果还有其他办法,不如先行说出,也好参考一下。”

         “一名小辈,能有什么办法,谁愿与我一同离开,”一名老者,对着马立铭轻蔑的说道,同时抬手一挥,一个巴掌大小的道器,便出现在半空。

         双手掐诀,点指向道器,只见道器慢慢的变大,当到达五丈大小后,所有人都见到了一艘巨大的船只,上面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速藤船?”一名中年男子,开口说道,满脸的不可思议。

         “道友果然见识广博,不过这只是一件仿品,如果有真的速藤船,老夫早已离开此地,”老者淡淡的说道。

         “据在下所知,就算是仿品,也有真品的七成功效,在下愿与道友一同离开,”

         能修炼到天命境的命修,都已经活了上百年,甚至数百年,在权衡了利弊之后,当即有人便主动说道,同时迈步来到老者近前。

         有了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所以其余的命修也开口答应,没有过多久,便有五名天命境的命修,站立在速藤船旁。

         “虽说马前辈用圆盘搭载了晚辈,才会存活到此时,但是速藤船是唯一能够离开的方法,晚辈也请前辈一同离开,”唐宁对着马立铭说道。

         而马立铭是何等的聪慧,一听便知晓,唐宁想要乘坐速藤船离开,在心中也权衡了数遍后,看了看唐宁,马立铭操控着圆盘,向着速藤船飞去。

         如果说能够离开的方法,有两种,那速藤船便是最可靠的一种,就算是蛊虫王能够灭杀鬼脸,但如此多的鬼脸,想必蛊虫王也应付不来。

         可是刚刚飞出一丈远,马立铭便感觉脚下的圆盘不再前行,不管是如何努力操控,都不能移动分毫,皱着眉头,马立铭看向一旁。

         发现贺振正看着自己,同时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下巴,沉思了片刻后,马立铭提起体内命力,抬手一挥,原本不知所以的唐宁,便感觉身体向着远方飘去,下一刻,双脚便站立在速藤船上。

         “贺前辈......”来到贺振近前,马立铭本想问出原由,但话语还没有说完,贺振便开口说道,“只要有足够多的命力,速藤船前行的速度,可以说没有任何命修可以追上,就算是司命境都无法做到,而且防御力也很强大。”

         说道此刻,贺振扭过头,看向速藤船,一旁的卢鹏,也听到了其话语,同时开口自语道,“仿品依旧是仿品,虽说传言可以有七成速藤船的功效,但谁也没有见到过,韩信也不可能让速藤船离开,一定会全力阻拦。”

         说话之间,又有一名天命境的命修站立在速腾船上,而原地只剩下贺振与卢鹏,还有站立在圆盘上,低头沉思的马立铭。

         “一只巨大的蛊虫,一个巨大的道器,难道仅凭这两物,便可离开此地?”韩信轻哼一声,开口说道。

         “能不能离开,只有试过才知晓,”取出速藤船的老者,开口说道,同时看了看马立铭三人后,提起命力加持在船身上。

         下一刻,速藤船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远方飞去,而韩信嘿嘿一笑,抬手一指,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快速浮现出一个个拥有四肢的鬼脸,也就是六级鬼脸。

         一根根鲜红的舌头,带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向着速藤船围困而来,不过速藤船速度很快,在舌头碰触到其船体后,便被击向一旁,可是鲜红的舌头实在是太多,总有那么一两条围绕住船体。

         只要被围困住,速藤船的速度便会降低一些,不过依旧很快,拖拽着鬼脸向着远方疾驰,而鲜红的舌头一条条的围困过来,没有过多久,船体便被鲜红的舌头所包围。

         皱了皱眉头,韩信见到此幕,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因为速藤船根本没有停下,还在前行,连带着围困的鬼脸,也被拽向远方。

         闭上双目,韩信口中说出一句句的咒语,原本平整的额头,慢慢的鼓气,下一刻,一颗独角出现在额头,同时脱离身体,激射向速藤船。

         受到舌头的围绕,速藤船的速度慢了许多,没有过多久,独角便击中船体,发出一声巨响后,速藤船一阵摇晃,出现了一个小洞。

         没想到韩信的独角,居然比道器还要坚硬,只是轻轻的一击,便将速藤船击出一个小洞,可根本不能影响速藤船整体的功效。

         马立铭一边看着,一边在心中想到,就在此刻,韩信左右一挥,原本悬浮在身后的鬼脸,再次发出尖叫声,向着速藤船飞去,同时鲜红的舌头,也随之而出。

         慢了许多的速藤船,在被击中后,虽说还在前行,但速度已经比以往慢了五成,当鲜红的舌头再次袭来后,只是片刻间,便包裹的严严实实。

         “速速离开,”见到此幕,贺振开口说道,同时双手掐诀,抬手一挥,一把道器长剑激射而出,卢鹏也没有丝毫怠慢,取出一把五尺巨斧,比其身体都要高出一截。

         只见长剑与巨斧在飞出后,贺振与卢鹏大喝一声,提起命力,加持彼此的道器上,速度之快,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来到韩信的三丈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