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外围
        对于命旋境的命修来说,如果进入黑暗城堡,得到里面的宝物,便可有机会将修为提升数层,但也不是所有的宝物都可提升修为,有一些命旋镜的命修进入后,不但没有得到宝物,还把性命丢在了里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命修所需要的就是提升修为,得到强大的力量和无限的寿元,而卢鹏的话语,让安优苏和平贝汗自行选择。

         刚刚的蚕子向着自己袭来,想必是卢鹏试探一下自己的实力,而蚕子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道,这种道在其双手而来时,展露出死亡的气息。

         看着前方的蚕子,马立铭在心中想到,而安优苏和平贝汗已经彼此拉开架势,但却没有施展道法,只是沉思了片刻后,平贝汗取出圆盘,飞身而起。

         安优苏见到平贝汗离开,心中满是愧疚之意,不过在想到黑暗城堡中的宝贝后,开口自语道,“只要修为能够出类拔萃,承阴宗每年都会开启黑暗城堡之门,让弟子进入,如果这次能够得到有用的宝贝,在下必定会与平道友一同分享。”

         因为安优苏的话语声很低,所以其余人根本无法听到,不过马立铭却距离其最近,体内的命力也是同等级命修的数倍,将其话语听的一清二楚。

         满意的点了点头,卢鹏来到不远处,盘膝坐在地面上,而蚕子却站立在其身后,警惕四周,好像是一名贴身的侍卫,时刻保护主子的安危。

         知晓安优苏的心中很是愧疚,但是修为的低下,让唐宁不敢说些什么,只是来到近前,拍了拍安优苏的肩膀后,在卢鹏不远处坐下。

         看了看唐宁,安优苏面色恢复如常,坐在地面上,而马立铭则没有来到卢鹏身旁,在离几人十丈远处盘膝坐下。

         不是因为马立铭自大,不害怕有命修偷袭,其心中更是担忧卢鹏对自己不利,而偷袭马立铭的命修,只有到达天命境才可一击灭杀,如果是命旋境的命修,根本无法做到。

         只要不能做到,马立铭便有把握,不让对方第二次偷袭成功,而天命境的命修,根本不会偷袭与马立铭,所以才有恃无恐的安心打坐。

         四周一片寂静,不过阳光带来的炽热感,却在慢慢的消失,而东方也出现了一片黑暗,将光亮一点点的驱赶。

         这般景象持续了快月余,直到有一天,浩瀚的海面被黑暗和白昼再次分割,也就在此刻,海水快速的退去,如果说原本的海水好像千军万马,此时却是溃败的千军。

         只是顷刻间,海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露出一个巨大的盆地,而卢鹏睁开双目,站起身,带着蚕子踏空而起,向着盆地的中心飞去。

         不过马立铭操控着圆盘,在飞行了片刻后,耳边传来一阵阵的阴风,随着距离盆地中心越近,阴风也越来越大。

         当距离盆地中心还有十丈远时,卢鹏落下遁光,迈步前行,虽然不知晓对方为何如此,但是马立铭也落下遁光,与唐宁和安优苏在后追赶。

         天命境命修的速度,岂是命旋镜命修可以追赶,虽然马立铭的速度与卢鹏只差了一丝,但并没有急于追赶,只是与唐宁保持同样的速度前行。尽管如此,十丈远的距离,也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可到达。

         来到盆地的中心,只见一个山峰出现在眼前,上面散发着夺目的金光,愕然是一枚枚金币,此刻的马立铭则站立在金币山的旁边。

         抬头看去,只见金币山的顶端,竖着一枚五丈大小的金币,原本金光闪闪,当黑暗笼罩在上面后,出现了黑色,虽然不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在慢慢的增多。

         当黑暗笼罩巨大金币三成后,从四面八方飞来数道遁光,速度之快,只是瞬间便来到金币山下,而且地面上还有数十道身影。

         所有的命修全部来到金币山旁后,马立铭扭头看去,发现有九名天命境的命修和二十七名命旋镜的命修。

         必须要有天命境的命修带队,才可进入黑暗城堡,也可以将这里的命修按照天命境命修的数量,来划分成十个队伍。

         队伍中的天命境命修,全部露出警惕的目光,就连卢鹏也不例外,而且彼此保持着一定距离,见到此幕,马立铭摸了摸下巴后,看着上方。

         原本巨大金币上的黑暗只有一丝,不过此时已经到达了一半,同时金币也成为了两种色彩,一半是金光闪闪的金光,一半是漆黑如墨的黑色,就连阴风都大了许多,四周的地面也出现了一层白霜。

         就在此时,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就好像是巨大金币放大了数倍,挂在半空中,同样是一半黑色一半金色,金币山开始剧烈的晃动,并发出嗡嗡的响声。

         突然,一枚枚金币从金币山上飞起,化作金色的光线,向着十名天命境的命修飞来,同时天空中的两色金币,向着左右拉扯,原本完整的虚空,随着金币的两种色彩,越来越远,出现了一条裂缝。

         当黑色与金色相距三丈远后,一股寒冷刺骨的阴气,从虚空的裂缝中刮出,让所有的命旋境的命修全部瑟瑟发抖。唯独灵力浑厚的马立铭和十名天命境的命修,没有丝毫变化。

         露出好奇的目光,卢鹏看向马立铭,但只是片刻,便双眉微皱的看着上方,将手中的金币抛出,同时抬手一指,体内精纯的命力顺着手指,没入抛出的金币中。

         同样其余的天命镜命修,也提起体内真气,加持抛出的金币,没有过多久,十枚金币散发出强烈的金芒,向着虚空出现的裂缝飞去。

         在金币消失在裂缝后,十股庞大的吸力,向着十名天命境的命修吸来,而唐宁和安优苏赶忙靠拢向卢鹏,马立铭见此,也迈步走去。

         当站立在卢鹏近前后,吸力变得更加猛烈,同时身形向着上方飞起,慢慢的没入裂缝中,可是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笑,马立铭只感觉脑海一阵眩晕,赶忙提起命力,晕厥之感才慢慢的消失,同时看向下方。

         原本以为每个队伍只有四名命旋境的命修,但是此刻马立铭才发现,下方队伍的人数,与自己所想相差很多,有二名一个队伍,有五名一个队伍,也有三名一个队伍,但惟独没有超过五名命修的队伍。

         看来进入黑暗城堡,一枚金币只能带走五名命修,只是不知晓其余的队伍,为何会如此之少,难不成修为都很高深,或者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得到宝物。

         就在马立铭心中所想时,大笑声再次传来,马立铭赶忙用命力抵御,不过笑声中夹杂着强大的命力,虽然堪堪可以抵御,但是身旁的唐宁与安优苏却陷入的昏迷。

         看了看远方飞来的遁光,卢鹏暗叫一声不好,便抬起手在唐宁和安优苏的肩膀上轻轻一拍,便清醒过来,同时赶忙道谢。

         这只不过是马立铭所在的队伍,还有一些队伍,因为笑声,全部陷入昏迷,每个队伍只有一名天命境的命修,所以在唤醒昏迷命修的同时,上升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遁光飞快,当马立铭的身形进入裂缝后,遁光也到达了近前,并露出一名粗犷的男子,同时男子抬手一挥,一道强大的命力,直奔上升最慢的队伍袭来。

         数声惨叫传来,队伍便被击散,男子则跃身而起,随着吸力向着裂缝而去,

         眼前一黑,马立铭的身形便消失在裂缝中,但是可以感知到四周的虚空,在快速的移动,就好像幻鬼图在传送一般。

         闭上双目,默默的感受着因为虚空的移动,带给自身如刀割般的感觉,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马立铭始终用命力修复皮肤上的伤口。

         当命力消耗了三成后,刀割般的感觉消失一空,马立铭才慢慢的睁开双目,只见眼前是一片黑暗,没有一丝亮光,唯独不知从哪里而来的幽光,让马立铭可以看到三丈内的一切。

         没有立刻前行,卢鹏快速的打坐,恢复体内的命力,见到此幕,所有人全部打坐,不过蚕子依旧守护在卢鹏身旁,警惕左右。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马立铭率先睁开双目,不过没有站起身,只是用手掌抚摸地面,一阵阴寒的气息从地面传来。

         阴风想必是从地面传出,如果这里便是黑暗城堡,那为何如此的光秃,三丈内就连岩石都没有一块,想到这里,马立铭站起身,想要向一侧走去,但是卢鹏的一句话语,却让其止住了脚步。

         “晚辈,如果想要安然进入黑暗城堡,便不要擅自离开。”

         退回脚步,马立铭再次盘膝坐下,而唐宁在一旁低声说道,“前辈,这里是黑暗城堡的外围,只有不被茫茫的黑暗迷失方向,才可进入黑暗城堡。”

         点了点头,马立铭闭上双目,但是心中却起了疑惑,因为自己的命力浑厚,恢复起来也慢了许多,如果说自己已经恢复到全胜时期,那唐宁与安优苏也已经恢复,可为何不离开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