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震慑心神
        “赤痢,你我都在七级,如果这里老夫没有猜错,此人便可将雕像复活,”见到男子后,韩信眉头略微皱了下,便开口说道。

         “在此地已经永生,就算是七级又何妨,不过命修绝不能在此地存活,”不以为然的说道,同时赤痢看了看马立铭。

         “永生有何用,每年都会受到万灵噬身的痛苦,难道赤道友就没有想过,离开这里,见到属于你我的阳光?”韩信淡淡的说道,每一句话语,都说中赤痢的心底。

         对于赤痢来说,马立铭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守护之地中,韩信与赤痢平分了这片天地,也就是各管一处,但使命都是一样。

         “如何才能复活?”沉思了片刻,赤痢问道,同时向着马立铭抬手一挥。

         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约束了四周,马立铭本想躲闪,却发现已经无法移动,就连双眉都不能皱起。

         “赤道友这是为何?”见到此幕,韩信质问道,但是没有给赤痢说话的时间,便指着马立铭接着又道,“他的臂膀上,有一条蛇形图案,上面的气息与雕像一般不二,如果将两者融合,想必雕像便会拥有灵智。”

         “雕像乃是圣兽,守护之地的一切,都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条普通的蛇形图案,就算是魂魄很是强大,也不可能与圣兽的雕像所融合。”摇了摇头,赤痢将心中担忧说出。

         “此话不假,但用所有子民的力量,就算是不能完全融合,只要有圣兽的一丝神通,便可让你我拥有肉身,也可进入黑暗城堡内部。”韩信淡淡的说话,脸上露出自信的神情。

         思量了片刻,赤痢点了点头,同时转过身,对着上方无数的鬼物,轻轻一挥,鬼脸会意,慢慢的降落在地面上,将身形趴伏在地。

         发现所有的鬼脸,已经趴伏在地,韩信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是在见到马立铭后,变成了为难的神情,同时开口说道,

         “赤痢道友,复活需要这位小道友的蛇形图案,可是......”

         “这有何难。”听出韩信话语中的一丝,赤痢随口说道,同时来到马立铭的近前,抬起其一条手臂,轻轻一拽。

         ‘咔擦’一声,马立铭的臂膀应声而断,鲜血喷出一丈远,脸色也变得很是苍白,一颗颗汗珠,从额头滚落到地面上,身上的衣裳,只是瞬间,便被浸湿。

         真想大声的嘶吼一声,来缓解一下缺失臂膀的疼痛,但此刻的马立铭根本无法做到,就连提起命力,来修复伤口,都是一件非常困难之事。

         双目恶狠狠的看着赤痢,如果眼神可以杀敌,赤痢已经不知死了多少回,但以马立铭的修为,就算是没有被约束,也不可能战胜对方。

         将手臂丢出,抬手握住手臂,韩信看了看蛇形图案,和蛇头前方的一颗黑色珠子,用手抚摸一下,发现与抢夺盔甲时,感知到一模一样后,便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并将手臂与蛇形雕像放在面前的地面上。说道,

         “赤痢道友,到时还需助老夫一臂之力。”

         “这是自然,韩信道友尽管施展,”本以为韩信自己便可复活圣兽,赤痢在一旁为其护法便可,但听到其话语后,赤痢眼珠转了转后,才说道。

         这一切韩信并不知晓,只是自顾自的双手掐诀,立在胸前,几个呼吸后,双手上散发出夺目的幽光,趴伏在地面上的鬼脸,也散发出刺目的幽光。

         下一刻,马立铭手臂上的蛇形图案和蛇形雕像,慢慢的飘起,沐浴在浩瀚的幽光中,而赤痢见到此幕,眼中闪过一丝狡诈,默默地注视着,双目紧闭,神情紧绷的韩信。

         当上升到离地面十丈高的半空时,一声震慑心神的嘶吼传来,马立铭只感觉自己的魂魄,随着声音的传出,都要离开肉身,追随吼声而去。

         虽然只是三声嘶吼,但是马立铭的嘴角已经挂上了血丝,苍白的面孔,更加的苍白,好似一张雪白的纸张,不过在见到韩信与赤痢后,却发现二人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难道这嘶吼,只能伤害到命旋境的命修,到达天命境以后,便会无事,可以往自己也听到过这样的吼声,也没有任何不适。

         看着半空中自己的手臂,马立铭在心中想到,可不知离此地有多远的一处天空中,一名粗犷的男子悬浮在半空,看着远方的一大片幽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西侧百丈外,一名孩童躲藏在不大的十块后方,也就是孩童的个头比较小,如果或作其余人,都不可能将身形完全躲藏。

         而孩童正是卢鹏,只见其盘膝而坐,双目微微皱起,但嘴中念出一连串的咒语,当蛇形图案发出吼声后,卢鹏心神一乱,张开嘴喷出数口鲜血,同时怒视远方的幽光,低声说道,

         “这声音居然如此强大,如果在近前听到,刚刚的自己早已被吼声灭杀,只是不知吼声还会不会传来,不管怎样,都要找回蚕子,不然多年的心血,岂不白白浪费在此地。”

         卢鹏转身向着远方飞去,同时将地面上的石块收走,足足飞出数个时辰,才落在地面上,抬手一挥,将沿途收走的石块,全部取出,搭建成一座石室。

         走进石室内,卢鹏双手掐诀,四周便出现一层光幕,在加上石块常年存在此地,所有会自然而然的出现幽光。

         做好这一切,再次盘膝而坐,念出咒语,如果从此经过,根本无法察觉,只能发现此处多出了一座小山,只有到达近前,才可知晓,里面的情景。

         “前辈,这样下去,黑暗城堡还进不进了?”在一个三丈大小的凹地内,数名命修,盘膝打坐,一名少年来到天命境的命修近前,开口说道。

         “此地和以往相比,很是不同,再次等候了数日都没有发现一个鬼脸,看来依靠以往的方法,已经无法进入黑暗城堡,那就自己来寻找。”

         如果天命境的命修知晓,鬼脸全部聚集在一起,等到着圣兽的复活,必定不会走出凹地,也不会再想进入黑暗城堡之事。

         不过在发现远处的天边,出现一片夺目的幽光后,这个队伍中的天命境的命修,更是肯定那幽光,会噬自己的一次大机缘,或许可以得到宝物。

         一行数人,在天命境的命修带领下,向着幽光飞去。

         不过在茫茫的黑暗中,却有一名孤单的身影,没有腾空飞行,只是迈着大步,向着远方一步步的走着,不过在听到震慑心神的嘶吼后,改变了方向,速度也快了许多。

         震慑心神的嘶吼过去后,半空中的手臂猛然炸开,一副蛇形图案,出现在半空,而手臂炸开的血肉,全部附着在图案上,慢慢的被其吸收,变成红色的图案,可是蛇形图案却很薄。

         就在此刻,韩信睁开双目,站起身,抬起立于胸前的双手,指向图案指去,一条黑色的丝线,从其头顶上方飞起。

         趴伏在地面上的鬼脸,头顶处,也有一条黑色丝线飞出,虽然比韩信体内飞出的丝线,细小了许多,但是速度却毫不逊色,直奔红色的蛇形图案,

         下一刻,所有的黑色丝线,全部被蛇形图案所吞食,原本薄薄的身形,快速的充实起来,不过蛇形图案好像一个无底洞,不管是多少黑色丝线,都可全部吞食。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虚弱,而四周数之不尽的鬼脸,也有上百只纷纷炸开,或作雾气融入虚空。

         “赤痢道友,快快出手相帮,”又过去了片刻,韩信发现蛇形图案,还需要许多黑色的丝线,便赶忙开口说道。

         “韩信道友不必心急,以在下看,这图案顷刻间便可完全充实,”赤痢不急不缓的说道。

         “那也需要许多的黑色,才可办到,此刻正是赤痢道友,出手之时,”听到此话,韩信难以置信的看向赤痢,以往私交甚好的对方,此刻为何要迟缓起来。

         “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出手相帮。”赤痢见无法推辞,便开口说道,同时双手掐诀,一条头发丝般的黑丝,快速的向着蛇形图案飞去。

         从韩信头顶飞出的黑色细丝,手腕粗细,而四周鬼脸所释放出的黑色细丝,也有手指粗细,当见到赤痢头顶上方的黑色细丝后,马立铭在心中想到,

         赤痢的修为与韩信相当,如果说黑色细丝为何会这般细小,那肯定是其没有全部释放出,保留了一些,看来此人的心机很深。

         对于这点,韩信也不是不知晓,但是想起以往的互帮互助,便没有猜测什么,只是以为赤痢,在上次接受万灵噬身之时,伤势没有痊愈,所有才不能将全部的黑色细丝释放出。

         毕竟是七级鬼脸,就算是只有头发丝粗细,那精纯的程度,也不是普通鬼脸所能比的,半个时辰后,蛇形图案便完全充实起来,活灵活现,仿佛拥有了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