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谷咏
        其实耿杰仁的心中希望丹药没有人加价,到时自身交给将丹药放在交易会之人,相应的金币,便可将丹药取走,而所需金币只需八千,虽然少得到一些分成,但是增加寿元比分成更可贵。

         如果交易的最低金币太过少,那大药必定不会落到自己的手中,所以耿杰仁才说出此话,更是让众人知难而退。

         果不其然,听到需要两万金币,便没有加价之声,耿杰仁皱着眉头看向四周,但是心中却很激动,不过却没有显露。

         “看来此丹与诸位没有缘份,那么就......”

         “两万金币。”

         就在此刻,耿杰仁的话语,被一句并不是很大的声音所打断,而四周众人全部循声望去。

         只见一名皮肤白皙,身材瘦小的少年,请定神闲的站在地面上,而双目很是明亮,旁边则有一名少年跟随,趾高气扬,任由四周目光看来。

         正是马立铭和边有才,而喊出两万金币的是马立铭,虽然知晓丹药不值两万金币,但是不管是对命修还是凡人,都有增加寿元之功效。

         不管马福腾如何误会马立铭,都是其大伯,也是其唯一的至亲,就连边有才都为边远德弄来人参,更何况马立铭拥有数十万金币,这两万金币,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看着马立铭,耿杰仁的内心很是气愤,但是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同时对着四周开口说道,

         “不知诸位还有没有高于两万金币,如果没有,丹药便归少年拥有。”

         众人看了看四周,心中更是知晓,这颗丹药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对于景气旺盛的壮男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对于年迈的老者,却相当的可贵。

         等待了片刻,见无人加价,耿杰仁内心暗叹一声,这颗丹药自身已经无法得到,而双目中露出丝丝不舍,不过还是要将丹药让出,

         “请这位少年将金币拿出,丹药便可取走。”

         可是在众人之中,朱员外却是注意到耿杰仁的眼神,并猜到其心中想法,双目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下一刻,便露出笑容,向着远处的阁楼走去。

         虽然交易会开始后,不准大声喧闹,但是可以随意离开,只要没有阻碍到交易会正常进行,就算离开此地,都无人阻拦。

         这一切马立铭并不知晓,只是听到跟杰仁话语后,便来到圆柱上,同时抬手一挥,一片金光出现在眼前,当金光掠去,出现一枚枚的金币,好像凭空出现,又好像早已经摆放在圆柱上。

         “如何出现的金币?”

         “是不是我眼花了,金币竟凭空出现。”

         “少年应该会变戏法。”

         ……

         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众人对于金币出现在圆柱上,感到匪夷所思。

         不过耿杰仁便是命修,所以见到马立铭手上戒指后,心中想起了承阴宗,却没有感觉到承阴宗弟子身上的气息,这让耿杰仁肯定,马立铭并不是承阴宗弟子。

         在圆柱上的马立铭,将四周话语听进耳中,就好像是在耳边想起,便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而圆柱上的金币,也在此刻清点出数目,正好两万枚,将装着丹药的瓷瓶放入戒指中,马立铭便转身走下圆柱。

         带着不甘与愤怒,耿杰仁也离开了圆柱,走向阁楼,当推开阁楼大门后,忽然发现一名体型臃肿,肥头大耳的男子,站在一层内,同时露出协议的笑容,开口说道,

         “想必耿老很是想要增加寿元丹药,而我可以和耿老做一笔交易。”

         ……

         交易会并没有因为耿杰仁的离开,而终止,此刻一名身穿透明衣裙的女子,在阳光的照应下,连里面的肚兜和薄如纸屑的衬裤展现在出来。

         而女子的双目很大,就好像两颗明珠,但眉宇间却很是妖艳头,鼻子不是很大,不过在杏脸桃腮的脸上,显得很是好看,再加上唇如胭脂的樱桃小嘴,让众人的脑海有些迷茫。

         “小女子汝嫣,是受交易会的邀请,才来主持,请诸位要多多加价哦!”看了看四周,女子娇滴滴的说道,同时双目还不停眨动。

         虽然不能在女子的身上感觉到命力,但是这种姿态,这种话语,肯定会吸引很多人来加价下面的物品,看来交易会请女子,想必看中了女子的勾人心魂的举止。

         看着台上的女子,马立铭在心中想道,而不远处的边有才,却是露出炽热的目光,看向圆柱上方,仿佛要将女子牢牢的记在心中。

         忽然一阵清风刮过,将女子的裙摆微微掀起,边有才也不知看到什么,嘴巴大大张开,居然有口水从里面流出。

         就在这时,从圆柱下方走上十名士兵,手中拿着长矛,下一刻,便站立在四周,而两名女子手拿托盘,也来到圆柱上。

         下面要交易的物品,想必很是稀少,不然怎会让士兵把守在四周,可是对于命修来说,这些士兵根本不能阻挡,可是四周大多是凡人,看来也不敢有人前去抢夺,看着上方,马立铭在心中想道,同时也很好奇,托盘上到底是何物品,会让交易会如此谨慎。

         因为托盘上被红色的丝绢盖着,所以汝嫣来到近前,拿起丝绢,同时将托盘上的物品,握在手中。

         只见汝嫣的手中出现一个手掌大小的石块,上面散发着幽光,当阳光照射在上面,石块居然改变了颜色,闪烁出阵阵青芒。

         “对于这块石头,诸位肯定不知晓是什么,小女子也可以告诉诸位,石头只不过是普通岩石,”汝嫣没有说出娇滴滴的话语,而是细声细语的说道,让众人感觉其变成一个大家闺秀,就连行为举止都优雅自如。

         “每三年举行一次交易会,这次怎么将一块岩石拿来做交易。”

         “是不是另一个托盘上也是普通物品。”

         “依在下看,另一个物品应该是树杈。”

         ……

         一句句话语在四周响起,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因为圆柱的关系,汝嫣听的很是真切,不过汝嫣的双目,在此刻慢慢弯曲,嘴角也开始上扬,说道,

         “虽然只是普通岩石,但是上面却可以变换色彩,最主要还可以让一名前辈,为得到岩石之人做一件事情。”

         “什么人?”

         “汝小姐就不要卖关子。”

         “是啊!快些讲来。”

         ……

         本是对岩石不感兴趣的众人,当听到汝嫣的话语后,不由得露出好奇的目光,同时开口催促。

         “谷咏,又称谷算子。”汝嫣一字一顿的说道。

         可是四周众人听到后,不顾交易会的规定,开口大声吵闹起来,并不是几人开口,而是全部大声议论,

         “没有听错吧!”

         “应该是谷算子,不然谁能无聊的让普通岩石散发光芒。”

         “据传,谷算子生性怪异,喜怒无常,不过所算之事没有一次不准。”

         “可是所算之人大多死于非命。”

         ……

         听着四周的声音,马立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是心中却决定得到岩石,不管谷算子是不是如此厉害,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知晓古天霸到底是谁,具体在哪里。

         四周士兵看着众人吵闹,并没有出手阻止,应该是早就知晓会如此,而汝嫣看了看四周,露出甜美的笑容,等待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既然诸位已经知晓,也知晓谷算子的厉害,那就将岩石取走,只需三千金币。”

         如果遇到生死劫难时,找到谷算子来知晓吉凶,即可躲避开一些事情,也可让自身飞黄腾达,腰缠万贯,更可立于不败之地。

         “三千五百金币。”

         “四千金币。”

         “四千一百金币、”

         ……

         没有过多久,已经到达一万三千金币,而且竞相加价的还有数十人之多,大多是中年男子,其中还有三名少年。

         见到此幕,汝嫣的双目露出兴奋,如果继续下去,自身必定可以得到许多金币,也不枉前来此地,在最后再使用一些手段,到时所得金币会更多。

         而此刻的马立铭并没有加价,但是心中知晓,此刻的加价不会得到岩石,如果一次加价十万金币,或许可以得到,不过岩石的价值,就不知值不值那么多金币。

         可是身旁的边有才,却双目直勾勾的看着汝嫣,而口中再不等的加价,每次都是加价一百金币,不管其余人加价多少,就算是一万金币,边有才都会加价一百。

         “一万八千金币。”

         “二万金币。”

         “三万万金币,”就在这时,一句有些稚嫩的话语,从远处传来,而每次加价并没有超过五千枚金币,但是此刻却是加价一万枚,这让四周想要再次加价之人,停下了话语,同时扭头看去。

         只见加价的是一名少年,虽然只有十三四,但是身上穿着华丽的衣衫,腰间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玉佩,上面精雕细刻着一只猛虎,左手拿着与金币色彩一样的扇子,右手的手指上带着两个扳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