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又是金币
        看来以往见到任广晨都是身披斗篷,想必是怕没有完成宗门任务,被对方认出,接过斗篷和腰牌,马立铭并没有立刻穿上,而是抬手一挥,收进手中的戒指中。

         而边有才知晓自己不是去杀大将军,心绪也平复了许多,将斗篷和腰牌塞进怀中,就好像身怀六甲的孕妇,与马立铭向着岩洞走去。

         命修的不光五感超过凡人,就连记忆力都是凡人十数倍,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走出弯曲的岩洞,并没有让马立铭花费多少时间。

         站在山脚下,马立铭回过头看向这看似寻常的山峰,他知道越是寻常的地方,越是危机四伏,就好比这山峰,谁能想道在山腹能有一个宗门,而宗门的任务便是以杀人来完成。

         都城是凡人城镇中最繁华的,也是富人最多的地方,这里权贵无数,但是有权的地方,便会有被欺压的贫民,就算是都城也不例外。

         一辆辆马车在城门前进进出出,虽然还有许多行人进入,但是丝毫没有影响马车的前行,当站在都城的街道上,一个个商铺排列在两旁,而路人不时驻足进入商铺。

         而此刻的马立铭则来到一间茶楼,坐在靠着窗户的椅子上,向着外面张望,对面的边有才则皱着眉头,想着自身的任务。

         茶楼中很是混乱,熙熙攘攘的声音络绎不绝,马立铭来到此地便是为了打探付伟虎到底是何人,可是等待了数个时辰,都没有听到一点消息。

         看来付伟虎并不是人尽皆知的人物,也只有去往别处找寻,虽然宗门的任务并没有规定何时要完成,想必有时间的限制。

         站起身,马立铭刚想离开茶楼,便看向楼梯口处,只见一名身材魁伟,一脸凶相的男子走了进来,而四周原本吵杂的声音在此刻也消失了,好像被人生生的塞进腹中。

         “真热闹啊!掌柜的给我来个雅间,”凶相男子看了看四周,得意的大笑两声后,大声的说道。

         “虎爷这边请,”

         只见不远处有一名伙计,赶忙来到男子的近前,同时躬身弯腰,伸手指向一个房间,而脸上堆满了笑容。

         “够机灵,等会虎爷重重有赏,”伸手在伙计的肩膀拍了一下后,男子便迈步向着房间走去,而身后还有两名高大的男子,也一同走进房间。

         见男子走进房间,伙计呲牙咧嘴的摸了摸肩膀,同时向着楼下走去,每迈出一步,身形都会晃动几下后,才能迈出第二步。

         虽然男子的身上没有命力,但是力量却是很大,不然伙计也不会如此,想必是一名会武术的凡人,看着男子走进房间,马立铭则迈步向楼下走去。

         没有过多久,马立铭便来到楼梯上,可是刚刚走出走出几步,便听到下方传来伙计的声音,

         “真以为自己是爷,要不是认了一个大官当干爹,我就不信你敢这么胡作非为,想当初不就是一名流浪的乞丐吗,付伟虎早晚有你倒霉的时候。”

         本以为伙计只不过是在发牢骚,但是马立铭听到最后一句话语后,身形遁了一下,同时开口说道,

         “伙计,给我来一个雅间。”

         “好嘞,”伙计赶忙答应道。

         茶铺的雅间都在二层,所以马立铭便转身走回二楼,而边有才不知道马立铭在做什么,始终都没有离开座位,当发现可以进入雅间后,便站起身进入到房间中。

         其实哪里都一样,客栈中的房间分三六九等,而茶楼品尝同样也分,这也可以代表一种身份。

         来到房间中,马立铭并没有继续喝茶,而是抬手一挥,一个黑色斗篷出现在了面前,同时披在自己的身上,看了看左右。

         茶楼的雅间之间只用一层木板相隔,而且还很薄,如果紧挨的两个雅间,客人说话的声音大些,彼此都会听的很清晰,而马立铭所在的雅间,正好在付伟虎的隔壁。

         “那批金币怎么样了?”

         “再有二个时辰便可到达。”

         “好,不要出什么差错,如果被发现,就算是干爹都保不住我。”

         “知道了。”

         并没有听进去几人交谈的马立铭,提起真气加持在双手,同时向着隔绝雅间的木板击去,可是就在手掌快要接触到木板时,忽然一道黑影将马立铭的手掌拦住,便传来边有才的话语声,

         “怎能让大哥出手,付伟虎就交给我吧!”

         只见边有才不知何时将斗篷披在身上,当说完此话后,便提起脚踹在了木板上,一阵破碎的声响传来后,两个雅间便被彼此打通。

         虽然雅间中的声响很是大,但是外面品茶的客人并没有注意,因为付伟虎在都城是有名的一霸,平日里仗势欺人,而且还专门欺负穷苦之人,就算是听到了声响,这些客人也不敢进入。

         原本在商量事情的付伟虎,发现木板被击穿,而且还是如此的容易,便知晓这一次碰到了仇家,可是看到马立铭身披斗篷后,疑惑的问道,

         “如果是道上的,请将斗篷摘下,也可让在下知晓什么事情得罪了你。”

         回答付伟虎话语的是一个快若闪电的拳头,而且还有五色光芒笼罩在拳头上,而付伟虎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栽倒在地面上。

         原本一同喝茶的两名男子,见到付伟虎只是顷刻间便丧命在此地,赶忙向着外面跑去,而边有才并没有想要二人离开的意思,身形轻微晃动了一下,便阻挡在二人面前。

         “饶命啊!饶命啊!”

         二人赶忙跪地求饶,而边有才抬起脚踹在了一名男子的头部,只见男子立刻晕厥过去,另一名男子赶忙在地上叩头,想要让边有才放过自己。

         凡人对于命修来说只需眨眼间便可灭杀,虽然付伟虎会些武术,但是在马立铭的眼中根本算不了什么,更何况此刻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命旋八层。

         一阵窗户破碎的声响传来后,伙计终于听到雅间传来的声响,心中猜测一定有事情发生,便赶忙跑了进去,只见地面一片狼藉,付伟虎则倒在地面上,头部留出很多鲜血,而马立铭和边有才却不见了踪影。

         在都城以西五百丈远的地方,有一个荒废的寺庙,里面没有一个僧人,院子中全是杂草,可是有一个房间却是整洁,就连一丝尘土。

         “就是这里,再有片刻便会运来。”一名男子的话语在房间中想起,正是跟随付伟虎去喝茶的一名男子。

         其实边有才和马立铭一起动手,全是听到了付伟虎几人的谈话,才会如此,如果不是话语中提到金币,边有才肯定不会相帮,也不会来到此地。

         虽然在福圆镇得到了许多金币,但是在与孙宇飞打斗时,边有才抛出了大多数金币,所剩下的也就只是百十个。

         按照边有才的话说,只要金币足够多,就算是帝王见到自己都要礼让三分。

         没有过多久,外面传来马车的响声,同时一声吆喝后,一名老者走下马车,同时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而脸上还带着笑容。

         可是发现马立铭后,老者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惊恐,而且还有胆怯,同时开口说道,

         “怎么是你。”

         原来老者正是与几名少年一同前往边府的老者,只见老者二话不说,便提起命力,向着房间外跑去,就好比老鼠见到了猫。

         不过刚刚迈出两步,便被边有才从后方拽住,同时说了一句话语,

         “既然来了,怎么这么着急走,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也许是边有才的话语带着某种力量,老者居然不再逃跑,而是转过身,笑容再次挂在脸上,同时眼珠转了转后开口说道,

         “老夫并不是想走,只是想将外面的金币交给前辈。”

         既然有意向赠,那就收下,虽然自己对于这些金币,可有可无,但是总要准备些带着身上,点了点头,马立铭向着外面走去。

         只见外面有五辆马车,而每辆马车上都有两个箱子,不过四周却没有一个人,想必是老者怕此事泄漏,将所有马夫全部打发走。

         来到箱子前,马立铭抬手一挥,只见盖子便被打开,里面全部是金光闪闪的金币,走到另一个箱子前,里面装的同样是金币。

         没有过多久,马立铭便将所有的箱子打开,可是其中有一个箱子中是一些瓷瓶,而且一股浓郁的香气从瓷瓶中传出。

         拿起一个瓷瓶,同时将塞住瓷瓶口的木塞打开,只见里面有一颗指甲盖大小的丹药,而此刻的香气也浓郁了许多。

         虽然不知晓丹药是何物,但是上面传来的香气却让自己觉得很是舒服,就连体内的命力旋窝,旋转的速度都快了一丝。

         见到马立铭皱着眉头,老者便猜到其心中的想法,赶忙跑过来,开口说道,

         “这是老夫从各各宗门收来的丹药。”

         “为何要把丹药运到这里?”

         “这个……过几日都城内会有一个交易会,这些丹药便是给付伟虎,让其送到交易会,”犹豫了一下后,老者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