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两万金币
        “公子,人参在这里,”用力收回手掌,沈娇燕发现边有才的力气很大,自己根本无法收回,便有些不悦的说道。

         “是、是、是,”

         不舍的松开手,边有才取回人参,同时用双目看向沈娇燕的背影,就是不知脑海中是不是想着一些道貌岸然的做法。

         回到圆柱上,沈娇燕再次来到托盘旁,抬起有些酸痛的手掌,下一刻,便从托盘上拿起一个古朴卷轴,而且还有一些残破。

         “虽然卷轴残破,却是命修之物,只要参透,便可增长寿元,只需八百金币便可取走。”看了看四周,沈娇燕一字字的说道。

         命修的寿元是凡人的数倍,而修为越高,寿元越多,命旋九层寿元便可到达三百年,而到达天命境寿元最多也达到八百年......

         可是对于寿元不多发凡人,这个卷轴显得很是珍贵,没有过多久,卷轴便被加价到一千金币,而且还在继续往上加,最终被一名女子取走。

         交易会在激烈的进行,马立铭也没有加过一次价,而四周的凡人,高兴、兴奋、失落、沮丧......所有的表情全部在这里出现。

         没有过多久,托盘上的物品便全部被四周众人取走,而沈娇燕在圆柱上深深鞠了一躬后,便走下圆柱,想必这次主持交易会,自身得到许多金币。

         “交易会结束了?”

         “不会这么快吧!”

         “据说有一件很特殊的物品,为什么没有见到?”

         ……

         四周再次响起一片议论声,好像这次交易会不应该就此结束。

         就在这时,圆柱上突然出现一名老者,只见老者眼眶凹陷,满脸褶皱,头发也已经花白,但是一双眼睛却很明亮,同时开口说道,

         “交易会的物品分三次加价,这第一次沈娇燕已经主持完,老夫便主持第二次。”

         虽然话语声不大,但是让四周安静下来,当看清老者的身影后,下方再次传来不可思议的话语声,

         “这是专为帝王炼制丹药的药师耿老?”

         “什么?老者是药师?”

         “没想到交易会居然可以请到耿老来主持。”

         ……

         而此刻的马立铭,摸了摸下巴,看向老者,而刚刚出现在圆柱上,虽然速度很快,但是马立铭还是看清了老者的身形,同时也发现老者的修为居然在命修九层的巅峰。

         “老夫正是耿杰仁,”老者微微一笑,听到四周的话语声,露出得意之色,同时接着又道,

         “交易会继续进行,诸位从此刻开始不要大声喧闹,不然会被士兵带出交易会。”

         随着话语的说出,三名七八岁的孩童来到圆柱上,而手中各拿着一个瓷瓶,当并排站立在前方后,耿杰仁来到随手拿起一个瓷瓶,同时从里面倒出一粒丹药。

         一股浓郁的药香传遍四周,让闻到的众人露出陶醉的神情,而马立铭却没有如此,因为这药香很是熟悉,手指的戒指中便有许多。

         “此乃仙家之物,可治百病,也可增强体魄,本来有千颗,但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所以现在只有不到百颗,而每颗丹药需八十金币,”耿杰仁有些惋惜的说道。

         听到此话,边有才露出得意的笑容,同时扭头看向马立铭,更是用眼神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也就是那个意外,正是其所造成。

         等待了片刻,耿杰仁发现四周众人并没有加价,接着又道,“诸位想必是在顾虑丹药是否如老夫所说,如果哪位此刻病魔缠身,那老夫愿无偿赠送一颗丹药。”

         话语刚刚说出,便从人群中走出一名精壮男子,当站立在圆柱后,耿杰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男子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势,而且面色红润。

         而男子将上半身的衣裳脱下,只见胸前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手印,而且手印凹陷在血肉中,就连手纹也显现的很是清晰。

         看清手印后,边有才再次看向马立铭,因为男子正是在阁楼中抢夺金币之人,而且还被马立铭击中一章,而那个手印,想必是马立铭所为。

         点了点头,老者取出一颗丹药,而男子也没有丝毫犹豫,将丹药吞进腹中,忽然男子的四周出现一片白色雾气,但是雾气在持续片刻后,便慢慢的消散,同时露出男子的身形,而手印也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被四周众人见到后,传来一阵唏嘘声,同时双目露出渴望的神情。

         可男子刚走下圆柱,耿杰仁突出露出凶狠的目光,同时从袖口中取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扎进男子的后背,鲜血瞬间流淌在圆柱上。

         闷哼一声,男子便倒在地面上,四周传来哗然,而远处的士兵走过来将说话之人带走,而是愣愣的看向圆柱。

         男子的倒地是耿杰仁有意为之,不然怎会如此镇定,就算是修为快要到达天命境,也不可能在如此多的士兵中离开交易会,而马立铭则若有所思的看着倒地男子,同时抬手摸了摸下巴。

         就在这时,男子突然站起身,抬手摸了摸后背,根本没有发现伤口,可是身上和地面上的血迹,却是在告诉自己,这里的鲜血是自身流出。

         这次的四周已经陷入了疯狂,如果将丹药带着身上,只要带多少颗,便可有多少次性命,一时间没有等老者开口,四周便传来加价的声音,

         “一百金币一颗。”

         “一百金币也想拿走,二百金币。”

         “二百五十金币。”

         ……

         点了点头,耿杰仁抬起双手,而就是这个动作,便让四周落针可闻,同时开口说道,

         “老夫先取出三十颗丹药,依然是八十金币一颗,不过最少要取走三十颗,才可加价。”

         耿杰仁并没有白白送出丹药,看来这三十颗丹药必定会让其得到许多分成,而最低的加价都要二千四百金币,不过自身早已有丹药,足以够用,听到此话,马立铭在心中想道。

         “二千八百金币。”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随口说道,好像这些金币,只不过是一些数字。

         但是都城内并不缺拥有金币的凡人,也不缺官吏,所以在中年男子加价以后,紧接着又传来数句加价声。

         “三千金币。”

         “三千五百金币、”

         “四千金币."

         ……

         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三十颗丹药已经到达上万金币,也已经无人再加价,想必拥有这么多金币,只有富甲一方的商人和都城的官吏。

         对于这个结果,耿杰仁已经很满意,更何况后面还有五十颗这样的丹药,想必自身会得到更多的金币。

         只见一名五短身材的男子,迈着四方步走上圆柱,而耿杰仁见到男子后,恭敬的说道,

         “原来是徐堂,徐大人。”

         “有劳耿老了,”徐堂点了点,从怀中拿出一些银票交给耿杰仁,并将装有三十颗丹药的瓷瓶取走后,开口说道。

         “难怪有这么金币。”

         “怎么了?”

         “徐堂可是掌管着铸币,所有的金币都要经过他的手。”

         ……

         听到二人的对话,四周众人露出鄙视的眼神,同时开口小声议论。

         当徐堂走下圆柱,议论声也随之消失,而耿杰仁从另一名孩童的再次拿起一个瓷瓶,同时开口说道,

         “这里是五十颗丹药,和刚刚的三十颗有同样的药效,而老夫见诸位很想得到,那这次便分成十份来交易,但是每颗丹药一百金币。”

         看来耿杰仁很会主持,如果是将丹药一起交易,就算是被众人取走,所交易的金币也不会有许多,但是此刻将丹药分开交易,也可让其余拥有金币之人,取走丹药。

         也就是说,众人中假如有十人各拥有万枚金币,如果一起交易,只能交易到万枚,但是分开交易,可以让几人得到,也可将几人身上的万枚金币,全部交易在丹药上。

         将自身戒指中的丹药取出,想必也会得到许多金币,而自身从老者那里,得到数十万枚金币,想必也不用如此,见丹药如此抢手,马立铭在心中想道。

         而在耿杰仁说完话语后,四周便传来此起彼伏的加价声,最终分成十份的五十颗金币,全部被取走,所得金币,最少都在九千六百枚。

         将最后一个瓷瓶拿起,老者露出梦寐以求的神情,同时从瓷瓶中取出一颗丹药,只见丹药上闪烁着亮光,但是没有一点药香传出,当亮光消失,露出一颗平凡无奇的丹药。

         “因为寿元不多,老夫才专心与炼丹,而此丹药拥有增加十年寿元的功效,不过瓷瓶中只有一颗,所以万以稀为贵,交易的金币要两万枚金币。”老者看着众人,一字字的说出。

         听到此话,四周鸦雀无声,但是每个人的心中都很疑惑,刚刚沈娇燕交易的卷轴,只需参透便可增加三百年寿元,而丹药只是增加十年,便需要两万金币。